當代華人都會男女幽而不宣的新型態情慾愛戀生活!--《這不是一本情愛指南--我們時代的慾望地圖》

2016/6/24  
  
本站分類:創作

當代華人都會男女幽而不宣的新型態情慾愛戀生活!--《這不是一本情愛指南--我們時代的慾望地圖》

在慾望城池裡書寫慾望──端傳媒記者群遍訪香港‧台灣‧中國大陸,直擊當代都會男女幽而不宣的新型態情慾生活!
在愛情被大書特書的年代,慾望藏在都市角落裡驅動一切:Speed Dating(極速約會)、人民公園中忙著為子女配對的父母、充滿潛規則的香港時鐘酒店、每天上演著異色情慾故事的蘭桂坊GAY BAR、年營業額輕易突破三千萬美元的交友網站、乾爹與糖寶的包養關係、重慶的小三勸退公司、提供手天使服務的台北無障礙旅館、上海的情趣研究院、暗巷中林立的情趣用品店──在虛擬的、現實的、傳統的、當代的、未來的空間裡,都會男女或麻木或激烈地相遇、纏綿,然後錯過。
端傳媒記者帶你按圖索驥,穿梭於日落與天光之間的香港、台灣和中國大陸,感受情慾的滋長與消逝,以及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孤獨與愛。

立及訂購《這不是一本情愛指南--我們時代的慾望地圖》

 

內容試閱

(摘錄自本書:2.1 一期一會一張床 ⓪香港時鐘酒店)

  城市和人一樣,每一個存在都是獨一無二的。香港一城,既保守又開放,時鐘酒店處在二者的交界點,它溫情而冷酷,熱烈而孤獨,許多時候,它是慾望的逃亡地,又可以一個轉身,成為情義的見證場。發掘它的故事,其實也是在發掘香港的「異質空間」,傅柯(Michel Foucault)所說的這種東西,在香港,其實還有不少,也混雜在許多其他事物中構成著這城市的獨特魅力。我訪問了數位時鐘酒店主理人,他們由旺角九龍塘說到中環,由七十年代說到而今……
  正如愛情不止於情慾,時鐘酒店的故事,何止一張床、一對男女那麼簡單。王家衛的電影,總離不開旅館,好像那就是「花樣年華」的所在,愛情在裡面發酵,門牌有點特別,叫「二○四六」。他說愛情是有時限的,會過期,也許對他而言,世界不過是短期出租的時鐘酒店。
  現世的時鐘酒店沒那麼詩意,香港人愛把時鐘賓館、情侶酒店稱為「炮房」,去開房叫「爆房」,它只有功能性的意義:不要問客從何處來,只道春宵一刻值千金。
  時鐘酒店是典型的情慾陽台,用來初嘗禁果,用來偷歡,用來挽救不幸,尋找慰藉。這個社會上的邊緣地帶,其實一直深具社會功能,它補償了諸多不便的家,也包庇著尋租客的需要,以免於車震、殘廁、荒野、當街當巷、巴士後排,諸如此類的「險地」。

【時鐘酒店的靈魂】
  多年以前,陳偉江曾經在充滿文藝氣息的JCCAC(賽馬會創意中心)邂逅了一位日本少女,相約同遊澳門和旺角的時鐘賓館,尋找風光明媚的攝影對象,他們在殘舊的旅館裡懷舊、尋歡、做愛,即使語言不通,也無阻風流韻事。
  「我的慾望很強,也很貪心,既想尋幽探勝,又想拍下私密相片,更想做愛。」他說:「在情侶酒店拍照,如果沒有色情成分,我不知道攝影還有何意義?正如有次我坐上一列從東京開往北海道的火車,我想如果在那美麗的獨立車廂內,與日本女友做愛,同時拍下豔照,會是多麼精彩的事情,否則無論那個車廂有多美,也沒意思。所以如果沒有女伴,愛情酒店便沒有靈魂,拍照將變得毫無意義。」
  他跟初戀情人做愛的時候不准拍照,一直令他感到遺憾:「其實陳冠希的豔照門照片一點也不特別,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我跟現時的女友在精神上的愛有九十分,但可能因為體味的問題,肉體上未能完全滿足我的慾望,所以我跟自己說,有些事是沒辦法的,唯有在外面偷情,而難得她也能夠接受,當她看到我拍攝的少女裸照後,就難免對我懷疑,而我亦從不否認自己會出軌。」
  陳偉江和他女朋友都很喜歡電影《有人喜歡藍》(Blue Valenti),當中男主角帶著老婆離家走入情侶酒店,原希望帶來驚喜和刺激,但現實卻是,這段婚姻已經無可挽回,他已經陷進襄王有心、神女無夢的困境。


=====================================
(摘錄自本書:4.1 提供五星級打手槍服務的天使 ⓪台北無障礙旅館)

【從新學起】
  「我要讓他相信,身體可以帶他去對的地方。」短短九十分鐘互動時間,透過按摩、擁抱、撫摸,她告訴小王子,陰莖失去知覺,人體其他部位將變得更敏感。這稱為「代償作用」。而如何協助小王子找出身體「代償」的部位、將親密行為的焦點從生殖器官的高潮轉移開來,是宋十夜的目標。
  「讓我們把全身都找一遍吧!」十夜說,人體感官接受外界刺激,視覺所佔比例達七成以上;為使小王子觸覺更靈敏,她備好眼罩,徵得小王子同意後,替他矇上眼睛,一起確認身體的快感地圖。不到一小時,他們找到過去從未被開發的身體密碼:新敏感帶。

  「這輩子就這樣了吧,」發生車禍前,小王子曾有過美好的性經驗,下半身癱了,對於高潮的記憶卻還在。接受手天使服務之前,他很自然地把先前美好的性愛體驗當成「評分標準」,因此每次一想到親密關係、纏綿悱惻之事,總以為未來剩下死路一條。
  「才不是這樣!在床上優秀的男人,可不是只會用下半身滿足女人!」宋十夜要強調:全天下男人都會犯這種錯。期待每一場性愛都應該由陰莖主導。但事實上大腦,才是人體最重要的性器官。腦袋主宰了身體之間互動的張力。產生張力之前,你需要想像力,甚至,創造力。
  宋十夜舉了個例子:手指,某種程度上比陰莖更容易讓女性產生快感。打破一男一女親密行為模式的固有框架,沒有生殖能力與高潮能力的身體,照樣能貼近心儀的對象。甚至,如果小王子願意,他可以做得比過去更棒。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主張,人類一切行為皆離不開性慾,而這股被他稱為「原慾」(Libido,又譯利比多,泛指生殖意義之外的身體器官快感)的力量,能進一步成為人類發展愛與建設的驅力。
  身障者們發現了原慾,但,這股慾望能否帶來正面驅力,才是黃智堅的企圖心所在。
  「我的確用慾望慫恿他們,開始追求一個不同的人生,」黃智堅說,性,不過是一種手段;慾望,可以是正面能量。

【人人都可能成為小王子】

  身障者爭取自身性權,卻還得面對整個社會「要不要把你們當人看」的單一價值觀。手天使成軍以來,多名身障人士曾分享,遭遇「不速鬼!」(編按:台語,指不像樣、不三不四)「他們也會想要那個喔?」等歧視言語。飲食男女乃人之大慾,他們卻被期待噤聲禁慾,甚至無慾。
  但黃智堅可不這麼想。有一次,他透過視訊問小王子,想交女朋友嗎?對方答「想」;他又問,你該不會想要談個戀愛還得讓老爸推著輪椅站在旁邊吧?「也是喔,」小王子陷入考慮。「那就去跟人群接觸!回校園去吧!」黃智堅一再「慫恿」。
  「至少有踏出一步的感覺,」一句話,小王子總結自己一年來的改變。
成為輪椅族之初,朋友找他出門,不論吃飯喝咖啡唱KTV,每當尿意一起,輪椅總是連廁所門都進不去。久了,他索性當個宅男。但,就連關起門來玩交友軟體,也得掙扎到底該不該跟對方坦白自己不良於行。小王子的擔心並非多餘。曾經,有人明講介意與輪椅族交往;有人乾脆直接消失不見蹤影;還有網友懷疑身障是假、詐騙為真。但也有女人表示,絲毫不介意男友是身障人士。
  「對感情就是又愛又恨……,但現在遇到喜歡的對象,我還是會透露自己的想法!」小王子積極自學繪畫、彈奏烏克麗麗,積極籌備復學。若無意外,下學年即將重回校園,銜接未完成的學位。
  至於小王子的腦袋換了沒有?手天使團隊不知道,也許,連他自己也還不確定。能確定的是,體內的「利比多」被喚醒了。但可別誤會,手天使團隊並不打算替身障者打造一座愛情溫室。如果有追愛失敗來找黃智堅討拍,他會說,那很好啊,人生就是有風也有雨嘛。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