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黑白兩道的傳奇人物。--《民初命案:陳其美的黑道傳奇》

2016/6/22  
  
本站分類:創作

穿梭黑白兩道的傳奇人物。--《民初命案:陳其美的黑道傳奇》

以恐怖暴力來誅殺異己,藉由暗殺行動獲得孫中山的信任,開啟革命黨內部自相殘殺的惡性循環!

辛亥革命前後,滬軍都督陳其美是革命黨內部操縱黑道人士的能手。1911年,陳其美誅殺江蘇都督府參謀次長陶駿保,鞏固自己在上海周邊地區的強勢地位。1912年,陳其美命令結拜義弟蔣中正暗殺與孫中山有矛盾的光復會首領陶成章,兩人因此獲得孫中山的信任。1913年,國民黨代理理事長宋教仁在上海火車站遭到槍擊,此時實際掌控上海合法軍警及黑道勢力的陳其美是第一嫌疑人,他並試圖嫁禍給臨時大總統袁世凱。1916年,陳其美在上海法租界遭到殺手的槍殺,在組織一系列的恐怖暗殺行動後,自己也倒在秘密暗殺的血泊之中……
本書圍繞著陳其美黑白兩道的會黨傳奇,發掘民國初年秋瑾、胡道南、陶駿保、陶成章、陳興芝、周實、阮式、宋教仁、夏瑞芳、范鴻仙、鄭汝成、王金發、姚勇忱、韓恢、王治馨、張宗昌、陳其美等一系列命案的歷史真相。

立即訂購《民初命案:陳其美的黑道傳奇》

 

內容試閱

【第四章 陳其美的連環命案】

第四節 米占元暗殺范鴻仙

范鴻仙,名光啟,一八八二年出生於安徽合肥北鄉的一個耕讀之家,他從小聰穎好學,早年曾中過秀才。一九○七年,范鴻仙來到上海,在于右任等人創辦的《神州日報》開始了記者兼革命家的職業生涯。
一九○八年夏天,離開《神州日報》的范鴻仙與李鐸(警眾)、李燮樞(辛白)、陳仲衡、王無生、胡適等安徽同鄉,聯合創辦《國民白話日報》。一九○九年五月,范鴻仙協助于右任創辦《民呼日報》,常以「孤鴻」為筆名,發表時事評論文章。《民呼日報》被上海租界當局查封之後,于右任、范鴻仙等人又創辦《民籲日報》。《民籲日報》被查封後,于右任、范鴻仙等人又於一九一○年十月創辦了影響更大的《民立報》。
一九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同盟會中部總會在上海成立,范鴻仙當選候補文事幹事,成為文事幹事宋教仁的得力助手。同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在武昌率先爆發,同盟會中部總會委派柏文蔚、范鴻仙等人負責南京方面的光復工作。南京光復後,江蘇都督程德全於十二月七日通電宣告軍政府職員名單,宋教仁任政務廳長,范鴻仙任參事會長。
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南京臨時政府大總統。力主北伐的范鴻仙在孫中山、黃興、宋教仁、陳其美、于右任等人鼎力支持下,辭去江蘇省參事會長一職,返回安徽家鄉組建「鐵血軍」。一九一三年三月宋教仁遇刺後,范鴻仙又積極參與了國民黨方面的「二次革命」。
「二次革命」失敗後,范鴻仙一度流亡日本。一九一四年初,范鴻仙等人潛回上海,祕密組織中華革命黨總機關部,從事地下性質的革命活動。一九一四年五月,居住在法租界民賴達路新民里的蔣介石、范鴻仙等人,曾經祕密策劃過一次未遂暴動。關於此事,日本駐上海總領事有吉明,在呈送外務大臣加藤高明羅男爵的調查報告中彙報說:
這次行動以蔣介石為首,當地安徽派的一部也參加進來,以中國街閘北小沙渡的祕密分機關為據點,計畫在五月三十日舉事。第一部長陳喻蔭在小沙渡地方的閘北某處舉行暴動;第二部分陳榮廷在真如方面發起騷動,進攻閘北員警署;第三部分何元龍破壞鐵路和電信,然後襲擊滬寧火車站,搶奪當日火車上由上海送往南京的官款。但尚未行動,即為閘北員警署偵悉。閘北員警署的部分人偽作革命黨內應,他們突然進攻小沙渡的祕密機關,陳喻蔭等十餘人被捕,判處死刑和其他刑罰,其他人逃走。
所謂「安徽派的一部」,指的就是范鴻仙、吳忠信所領導的一部分安徽籍革命黨人。經過這次未遂事變,袁世凱應上海鎮守使鄭汝成的要求,在原有兩團兵力的基礎上,又從直隸增派騎兵、炮兵各一團駐紮上海。鄭汝成還在租界區設立祕密機關,大量收買下層革命黨人充當線人密探。按照有吉明的說法,這些線人為了爭功領賞,行為至為惡劣。自一九一三年秋至一九一四年夏,因「亂黨」嫌疑而被判死刑或其他刑罰的達數百人,其中真正的革命黨人只有數十人個。
蔣介石在行動失敗後,躲藏到張靜江位於租界區的一處祕密住所。有一天,蔣介石外出歸來,發現該住所已經被租界巡捕所包圍,只好逃回浙江奉化的溪口老家短暫躲藏。為了籌措逃亡日本的路費和繼續從事革命活動的經費,蔣介石在盟弟王恩溥協助下,綁架了奉化北門外的首富夏全木,從夏全木那裡敲詐勒索了一萬元現洋。
一九一四年七月八日下午,孫中山在日本東京的築地精養軒召開中華革命黨成立大會,正式就任該黨總理,並且親自書寫「願犧牲一己之身命自由權利,統率同志,再舉革命,務達民權、民生兩主義,並創制五權憲法」的入黨誓約,由胡漢民擔任主盟人,陳其美、居正擔任介紹人。
八月二十八日,孫中山、丁仁傑、周應時、戴季陶、陸惠生等人來到陳其美在東京赤阪區高橋醫院養病的病房,商討下一步的革命行動,決定「鄧鏗圖粵,夏之麟圖浙,複靈兄弟圖寧,互為犄角」。為了便於統一指揮,孫中山專門委派蔣介石、陸惠生回到上海,著手籌辦行動總部。
九月一日,蔣介石攜款離開東京,九月十六日抵達上海。九月十九日深夜,正在通過安徽籍軍官陳元輔等人,企圖攻打鄭汝成設在上海製造局的鎮守使署的范鴻仙,在設於法租界葛羅路三十三號(現嵩山路三十九號)的上海中華革命黨總機關部裡,被四名殺手刺殺身亡,年僅三十二歲。
九月十九日晚上,范鴻仙留宿上海中華革命黨總機關部的前樓二樓,保鏢楊斌在樓下負責保衛,平時總要睡在范鴻仙床前地板上的貼身保鏢鐘明貴,聲稱自己的被子拆洗未幹,要求回家住宿。
當天深夜,從隔壁空房子的前樓陽臺沿著繩梯悄悄閃進四個黑影,他們闖進范鴻仙的房間,掀起床帳揮刀便砍。范鴻仙驚醒之後,忍痛負傷向樓下跑去,被兩名兇手死死抓住,又被另一名兇手頂住胸膛開槍射殺。槍聲驚醒了住在樓下的楊斌和住在後樓的劉秋水、劉義章、張海洲、陸學文,張海洲卸下門板迎著槍彈衝向前樓二樓,陸學文等人手執鐵棍、柴刀緊跟其後。四名兇手一面開槍,一面沿著繩梯逃往隔壁。其中一名兇手於慌亂中跌倒摔傷,被楊斌等人活捉。范鴻仙因傷勢過重,倒在了血泊之中。
據法租界司法當局的審訊記錄,組織實施暗殺行動的密探頭目是米占元,充當內應線人的是范鴻仙的貼身保鏢鐘明貴。
到了辛亥革命期間,米占元搖身一變,混入揚州軍政分府司令兼第二軍軍長徐寶山所統帥的革命軍隊裡面,充當了第三師第五旅旅長,徐寶山被陳其美、張靜江、黃複生、李海秋等人設計謀殺後,米占元投靠馮國璋,繼續負責在包括上海在內的江蘇境內緝捕革命黨人。他先是買通鐘明貴的師傅蘆某,又通過蘆某買通鐘明貴通風報信,從而成功實施了針對范鴻仙的暗殺行動。
范鴻仙遇難後,由蔣介石出資七百大洋購置楠木棺材和貴重禮服予以收殮。九月二十日,上海革命黨人給陳其美寫信彙報情況,二十二日又致電陳其美通報情況。陳其美恰巧到小田原的山田純三郎家裡客居三日,直到二十四日才收到電報信函,當即趕往孫中山住處彙報情況。

------

第七節 陳其美命喪連環案

除掉鄭汝成後,陳其美等人迅速制定以艦隊為主、炮隊營為副,同時並舉的行動計畫,決定於十二月中旬發動上海起義。他任命吳忠信為參謀長,肇和艦長黃鳴球為海軍總司令,楊虎、孫祥夫為海軍陸戰隊正副司令。袁世凱得到密報,立即採取應對措施,把一部分與陳其美祕密聯絡的軍隊調離遣散,派遣海軍總長薩鎮冰專程到上海檢閱海軍,命令肇和艦於十二月六日開赴廣東。
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五日,陳其美下令趁海軍各艦長公宴薩鎮冰的機會提前起義。下午三時,楊虎率領海軍陸戰隊三十多人直奔肇和艦。六時許,佔領肇和艦的楊虎向上海製造局開炮,在法租界漁陽裡坐鎮指揮的陳其美聽到炮聲,立即率領吳忠信、蔣介石、丁景良、周應時等人趕赴華界就近指揮。半路上得知各路起義相繼失利,只好退回租界重新布置。他們在漁陽里商議過程中,法租界巡捕十餘人破門而入,在樓下望風的陳果夫、丁景良被當場逮捕。陳其美、吳忠信、楊庶堪、蔣介石等人聽到響動,迅速登上屋頂轉移到位於新民里十一號的蔣介石住所。肇和艦起義持續時間不到十二個小時,革命黨人被捕四十餘人,死傷七十餘人。
十二月二十五日,唐繼堯、任可澄、蔡鍔、李烈鈞、戴戡等人宣布雲南獨立,維持共和,推舉唐繼堯為雲南都督,並組織約二萬人的討袁護國軍。全國範圍內武裝討袁的護國戰爭,由此爆發,日本政府的對華政策也因此轉變為大力支持一切反袁力量。……
上海方面的陳其美,依然想效法辛亥革命時期的路徑手段,聯絡李平書等上海地區的商界人士及商團武裝發動起義,遭到李平書等人婉言拒絕。用李平書的話說:「余鑒於癸醜之役,極力勸阻。況三月底為南北錢業收賬之期,一旦起事,地方不免紛擾,關係市面金融,於餉源亦大有妨礙。」
三月二十二日,袁世凱被迫撤銷帝制。二十三日又下令取消洪憲年號。三十一日,孫中山在電報中對於陳其美等人遲遲沒有採取行動表示責難:「北方來電,帝制取消,軍心益振,而滬反因之觀望,恐前聯絡之人皆多不實,故托此為辭,欲再得款耳。望兄詳察,勿受其欺,幸甚。」
四月四日,孫中山在電報中再次催促上海革命黨人採取行動:「能動即動,若彼等政府成立,吾黨外交更失地位。王統昨晚離京,其事二十前後可發。山東消息甚佳,月內當動。」
陳其美顯然不是甘心情願與岑春煊「取一致之行動」的一個人。他膽大妄為地致力於恐怖暗殺活動的直接結果,是在護國戰爭接近勝利的一九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慘遭暗殺。五月十九日,孫中山在致居正的密電中表示說:「英士昨下午在山田家被凶轟斃,捕凶一人,關係者數人,捕房查押。見兄侄來,請暫勿會。此電請秘。」
同樣是在五月十九日,中華革命黨上海機關報《民國日報》刊載《陳英士先生遇害記》一文,其中較為翔實地報導了慘案現場:

昨晚五時三十分左右,法新租界薩坡賽路十四號門牌出一重大之暗殺案。蓋民黨鉅子陳英士先生竟被匪徒狙擊畢命也。匪徒共三四人,雇坐五百七十二號汽車前往,時陳先生方在客室會客,該匪徒由兩人入門,其一穿橡皮雨衣,其一穿黑色衣服,進門後即徑入客室,對準陳先生亂開手槍,陳頭部中彈倒地,該匪即飛步奔逃。因有人追出故仍舉槍亂放,又傷一人(丁某)死一人(聞系王某),該匪等奔上汽車圖逃,而汽車夫已不知去向(當系聞槍聲畏避),急自行司機竟將機件損壞不能行動,又舍車而逃。則探捕已趕至圍捕,當即捉住一人,後聞又在某處捕得嫌疑犯一人,現在偵查中。而陳先生因彈中要害,未及入醫院即棄民國而長逝矣,嗚呼。

在偵查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該報已經按照中國特色的疑罪從有、有罪推定的傳統思維,把幕後主凶鎖定在袁世凱身上:「陳英士先生之歷史俟更詳述,惟先生富辯奸之識,滬軍取消後,薄工商總長而不為,蓋早知袁之不可共處。袁亦忌先生最甚,當時即竭力播散謠言,顛倒輿論,以金錢之力污蔑先生名譽,迨二年春,宋案發生,先生協助捕房發奸摘伏,用是益遭袁忌。嗣後先生主持討袁,至今日未嘗少懈,袁政府心目中殆以先生為唯一勁敵,至懸賞七十萬元以購先生,可見其謀害之亟。此次行刺,兇犯其設備至周,進行至勇,非偶然也。」
五月二十日,孫中山在致黃興信中進一步介紹說:

英士兄以十八日下午五時被刺,係在薩坡賽路山田家會客。先兩日,英士病頗劇,杜門,而是日則約有兩處人相見。第一起為劉基炎(說山),為鴻豐煤礦公司四華人一日人。坐頃,更有二人入。坐客興辭,英士亦起身,客即以槍擊英士頭部,立倒地。丁景良、吳忠信、蕭紉秋、余建光在外室聞槍聲,闖門欲入。數兇手槍亂放,丁景良亦中槍,餘人走避。兇手等且放槍且逃,丁、吳從後追呼。兇手等本乘汽車來,此時汽車夫先走捕房報,故獲得兇手許國霖。又一兇手王介凡則斃於道,或云自殺,或云其夥殺以滅口。繼獲李海秋一名,則介該公司與英士交涉,而是日同來者也。李與日人俱云不知情(日人亦可疑,然此時未捕)。李海秋與王介凡為英士素識,許國霖與一程起鵬則是日始問姓名。許被獲,已認兇手,並云王、程、李皆凶。王已死,程未獲。李之介紹鴻豐公司人來,謂有礦產將抵押與中日實業公司,借五十萬,而請英士擔保,可借二十萬與革命黨。英士固常聞人云,鴻豐為偵探機關,然不料其有大不測之舉動。且見滬事再失敗,前費鉅款無效,謀再起,因急籌款,則姑與接洽。事變突起,未嘗防備。聞捕房查得是日到者十六人,把門守路者皆持槍擊人,蓋非尋常暗殺事件可比,英士頭中一槍,頰中兩槍,故登時殞命。

這是迄今為止關於陳其美刺殺案最為權威卻又單邊片面的歷史敘述,按照孫中山的說法,陳其美之死是袁世凱政府針對革命黨人的連環命案中的重要一環:「英士忠於革命主義,任事勇銳,百折不回,為民黨不可多得之人。年始四十,遽遭賊害!數年來,如宋鈍初、范鴻仙、夏之麒俱為逆賊購凶刺死,今又繼及英士。」
在同一封書信中,孫中山對於國內大勢另有分析:「英士於肇和艦事件失敗後,迭遭挫折。同時惕生亦經營進行。顧前此不能為一致之行動,故常有積極的無形之衝突,兩難奏效。弟到滬後,各人感情漸洽,方與惕生謀合辦方法,而英士慘遭不測矣。英士死後,所圖必大受影響。但冀將來由惕生專任殲彼楊、盧二賊,事當有濟。然軍隊運動已久,而屢不得力,其卑劣之觀望,正未易破。馮在南京,為陰為陽,盧、楊益有所恃,其部下更難決心。大抵民黨他方無特別之勢力發展,則滬事急遽無好希望也。」
「惕生」即黃興的親信、曾任南京臨時政府參謀次長的鈕永建。「楊、盧」即袁世凱中央政府委任的淞滬護軍使楊善德和第十師師長兼淞滬護軍副使盧永祥。「馮」即鎮守南京的江蘇督軍馮國璋。孫中山在這段話中,還隱約透露了革命黨內部的派系鬥爭。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