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學與哲學的角度,探究時空變化下的生命與情感。--《記憶 零度C--陳乙緁散文集》

2016/6/21  
  
本站分類:創作

從文學與哲學的角度,探究時空變化下的生命與情感。--《記憶 零度C--陳乙緁散文集》

頻率是彩虹間連接起來的暗號,鴿子振翅時的風聲,你的名字,我的名字,銘刻在那千百年前相同交疊在石碑上的影子。春天,她醒了,她又可以記憶了。
──〈陽光的蹤跡〉

在往返於家鄉與異國間,在時間與空間的線性上,
在飛翔尋找與停歇間,在熟悉與陌生的交界上,
如何定位與落地生根?

本書以春夏秋冬四季為題,象徵生命的過程與輪迴,代表記憶的深刻卻又變幻無常。
透過詩與散文的枝格交錯,以獨白、對白穿插討論著各式各樣的人生,愛情與念想。

立即訂購《記憶 零度C--陳乙緁散文集》

 

內容試閱

【背影】
  舞臺上,一對男女,背對著背,低著頭,長長的眼睫毛,覆蓋著。若有所思的眼神中,映著對方遙遠的背影。他說著話,她也說著話,兩個人說同樣的語言,文字卻像不同世界的倉頡字型,需要幾百世紀的破解。字典,考古,探索挖掘,卻仍然還如金字塔的建造般無解成謎。
  兩個同時在說白話的人,穿梭於道理,對方的文字,左右穿牆般,卻沒人願意承認聽不懂對方的語言。就這樣到了世紀末,當某一顆莫名的星球撞上了地球,星象專家預言著世界將要毀滅之時,他們終於同時沉默了。
  以沉默取代溝通。他們腦子各自努力想著對方說過的話,卻仍然想不出個所以然。所有的記憶就只是自己說過的話,唯一記得的,是那地上的影子。最終,因為從未移動的身體,人卻也變成影子了。然而,影子卻也是比較好的伴侶,它適當,適時的出現,承諾實現了那所謂的天荒地老與不離不棄。只是沒有什麼所謂的溫度,沉默雖然無法做任何交流,沉默本身卻也未嘗不是一種交流。一種,嘲諷式,和豁然開朗式的漫畫喜劇,突然,兩個人,都變成舞臺劇中的主角了。只是這次,他們不再是說錯了台詞,忘了台詞,語氣不對,表達不對,語言不對,版本不對。這次,他們選擇沉默以對。或許一開始,兩個就是錯誤的對手戲演員,因為劇團缺人的理由,隨便填補上的一個空缺。候補,小報上一角落出現的字眼。是的,只要是個人,可以說一些什麼,背出幾句台詞,即使荒腔走調,只要舞臺上仍有演員的聲音在環繞著,多一些變化而不再是獨角戲,因為不是主角,將就卻也是導演說了算。於是兩個陌生的人,穿上了搭配的舞衣,假裝一點也不陌生,開始倒背如流的台詞朗朗上口。久了,竟也演得仿如像一齣戲。然而唯有心知肚明的人知道演的是一齣怎樣的鬧劇。
  只是這次,他們都累了,對於那虛假的面具,即使不自知,卻也感覺無力。對於鮮豔的舞衣,完美無缺的台詞,竟也膩了。所謂的一見鍾情,由偶然的邂逅,然後嗎啡上癮,就如那從未停止在不同X軸Y軸上突兀式飛出,與行走的字句,從未真正畫出一個和諧的平面。
  結尾的時候,女的低著頭,看著地上對方的影子,輕輕說:分手吧。影子倒也有幾分真實的哀傷,卻也若隱若現,在眼底。別接近,彷彿對方燙的傷人。卻又開始真的想擁抱了。分手吧。兩個背影回應著沉默。


【盛夏】
  色彩就在剎那間堆積起來了,一個擦身,彷彿飄到空中破掉的氣球裡落下各式各樣顏色的小碎紙片,在降落到大地之後,緊緊地依附著,展開各式各樣的花朵。
也許某一天,你會記起某一個人,或許是在經過下著花瓣雨的小徑上吧。只有在不切實際有如夢一般的景色當中,記憶和現實的交界才會忽然變得很模糊,沒有所謂的疆界,你伸出手,接到了一朵貪玩掉落的花瓣,突然像長了羽毛一般,在數秒間降落地很慢很慢,承載著許許多多片斷的歡笑,在不同的過去時刻。盛夏的顏色很矛盾,張狂的很張狂,卻是靜默式的,含蓄的卻也很含蓄,淡淡淺淺的粉,淡淡淺淺的藍,淡淡淺淺的綠,黃,紫,一切淡淡地,找不到其他比淡淡更強烈的形容詞。彷彿深怕被誰記住一輩子似地,想安靜地就這樣過一季。
  溫度也漸漸地堆積起來,隨著日照高升,一束束的光令人炫目。一如某天聽說湖邊的水在十幾年來第一次溢了出來。冬日的足跡早已不知蹤影地隱沒在鳥鳴間。彩色的羽翼,振動在凝滯的熱空氣中,卻不曾見水氣。縱使抬頭看見一片蔚藍的海,也只是海市蜃樓般地聽說一段路之外的湖水溢滿了出來。
  那滿溢一地水,在泥土地上嘗試書寫什麼,淹覆不了歷史卻不知道想要掙脫什麼。於是含糊了一地的咖啡色,泥濘得就像卡布奇諾和奶精在白色的咖啡杯裡跳的阿根廷Tango。
湖水的波紋是音符,隨著時間,像手上的皺紋,不知在什麼時候卻連在一塊了。在陽光下閃爍鑽石般的色彩。緩慢地浪漫,卻跳不出框框。湖水的波紋是白色裙襬的摺皺,在風中像蝴蝶翅膀一般地微微揚起。
  那一個完美的月。即使起風,也抵不過凝重的溫度與陽光,風起的像一塊塊透明的果凍,浮在許許多多的色彩之上。
  臨近傍晚的時候,一片青草香漸漸從白日的尾巴滲出,瀰漫在暈染的旎彩蒼穹中,野雁隨著落日的方向,成群地在畫布上畫著幾何圖形,嘗試說清那永遠說不清的誤解,那無人理解的幾何。隨著天漸暗,大地漆黑的莫可奈何中,卻閃出點點陸地上的星光,舞動著的繁星,唱著仲夏夜小調,晃著湖中槳,搖著小船,星光閃爍在湖面上,隨著風,一片片閃亮的星光,在湖上面移動,隨著偶然飄過的雲朵,遮住了月影,於是水面上閃爍的金沙時隱時現,神祕地像蒙著一層面紗的吉普賽女郎,那暗紅色的長裙邊際,有弧度地掛在天與水的邊界。
  一切都沉了,醉在紅色液體中,是濃鬱的葡萄香。澀澀地在喉中,熱熱地在心中,腦子卻起了一把火,像一場燎原的天葬,祭祀著遺失的冬季和其溫度,說著異國天荒夜譚的故事與奇蹟。星子眨著眼,看著莫名地紅,隨著夜風薰滿了臉。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