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春秋戰國到美國FBI,古今中外諜報理論系統,一切盡收。--《制敵機先--中國古代諜報事件分析》

2014/12/18  
  
本站分類:創作

從春秋戰國到美國FBI,古今中外諜報理論系統,一切盡收。--《制敵機先--中國古代諜報事件分析》

以現代情報學分析中國古代諜報事件
從春秋戰國到美國FBI,古今中外諜報理論系統,一切盡收

為救齊國攻魯之危,子貢當雙面諜,設連環計:
激齊國挑戰吳國,要吳國刺激齊國,誘越國偷襲吳國,
計計相連,中原局勢大變!


作者文通古今,為人幽默風趣,即使如諜報活動這般生硬的題材,亦透過作者引人入勝的文筆,讓讀者融會貫通,曉得諜報活動在今日的重要性。譬如書中提到的《管子.輕重戊》篇,說明了齊國利用情報逐步控制魯國經濟,當魯國發現經濟對齊國的依賴度過高時,為時已晚。此典故非常貼近目前兩岸的時事現況,更說明了現代的諜報工作不僅止於軍事,亦應用在經濟、政治與社會等多元領域。--國立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副教授 蔡子晧

透過作者的巧思點化,史事變身為今日國際外交、007或其他好萊塢電影常見的題材。對國際關係、戰爭史事有興趣的讀者,應該看本書!喜歡當代諜報小說、諜報電玩的讀者玩家,更該閱讀本書!--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趙修霈

西塞羅說:「歷史是真理的火炬。」本書充分發揮歷史鑑往知來的作用,讓諜報活動隱密的本質在智慧火炬前昭然若揭。--臺北市立大學中語系助理教授 吳肇嘉

筆者帶領我們穿梭古今,描繪生動的間諜與反間故事。這些情景也適用於商業經營環境,告訴讀者應重視企業的資訊安全,依循適當的內部控制程序並保存證據,事前做好保護企業的動作,事後亦有相關佐證以降低企業損害。--國立成功大學會計系副教授 周庭楷

放眼古今中外,情報以經由間諜戰、暗殺等機密工作,轉換為恐怖活動的防制。從情報專業人員訓練而言,專業戰鬥技能以外,更要培養對於巨量資料分析、研判的能力。本書《制敵機先》以歷史上王者的經驗,讓讀者在面臨人生中關鍵時刻,有智慧做出最有利的決定。--中央警察大學鑑識系助理教授 陳用佛

古代諜報文獻經作者詮釋後,敘事生動,扣人心弦,讀來不能釋手,欲罷不能,導出二十個情報學及情報觀念探討,尤本書最特出者。吾人觀賞007情報員執行任務的同時,不難想見老祖宗經歷的諜報虞詐是如何的風起雲湧了。--慈濟大學東方語文學系助理教授 何昆益

本書以現代筆法詮釋古代史料中的諜報事件,進而接引相關的案例,取材廣泛,穿梭古今。作者用他們熾熱的心、理性的視角,引領讀者探尋知識性、活動性、組織性與機密性的諜報風景,旨明辭切。--逢甲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李綉玲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因此情報活動與諜報人員對國家的重要不言而喻。本書分析詳實,深入淺出,實在值得一讀再讀。--國立臺灣師大僑生先修部華語文學科講師 陳嘉凌

本書融貫古今,從浩瀚古籍中徵引相關案例,與情報學的知識互相發明,於專業的研習或閒暇的閱讀,都極具參考價值。 --國立清華大學華語中心講師 林宛蓉

 

內容試閱

夏朝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朝代。在這一歷史時期,隨著原始社會的瓦解、奴隸制度的逐步建立,王朝內部各階層間的鬥爭、統治者之間的爭奪私有財產和權利的鬥爭日益激烈,中國古代的間諜和間諜活動也就應運而生。
少康是夏朝著名的中興君主。少時一直受到叛將寒浞和他兩個兒子澆和殪的追殺。後來得到虞氏首領虞思的幫助,蓄積力量,欲圖重興夏業,他廣施恩惠,收攬夏的遺民遺臣。少康聰慧過人,多才善戰,精於謀略。他把大臣女艾派到澆統治的過地去從事間諜活動。女艾潛入過地,窺探澆的動向和過地百姓的民意,隨時秘密報告給少康。少康靠女艾的密報採用內外夾擊的戰術,終於殺澆滅過。少康還把自己的兒子季杼派到殪所在的戈地進行間諜活動。季杼善於用計,最終幫助父親完成了殺殪滅戈的心願。少康經過幾十年的抗爭,透過間諜活動,終於消滅了寒浞,奪回過、戈等封地,恢復了夏朝的統治,這就是歷史上的「少康中興。」這也是中國最早見於文字記載的間諜活動。
少康之所以能夠中興夏朝,係透過諸多情報要素的蒐集,如人、時、地、物等,並據以規劃後續相關的情報活動。本篇旨在藉此說明情報的要素。但在此之前,必須先針對情報的定義做一說明。
「情報」在英文(Intelligence)原為一高雅的字眼(An Elegante Worte),根據《牛津英文字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的解釋,Intelligence的原意是泛指「瞭解的能力」(the Faculty of Understanding),並未帶有任何特殊的意義;但在十九世紀初年,Intelligence已開始被賦予「間諜的通訊」(the Communication of a Spy)的意思,至十九世紀末,一些主要的國家,在其政府機構之中,尤其是軍事情報部門已公開地使用Intelligence一詞,遂使Intelligence一詞逐漸具有指政府的情報機構、情報事務、情報活動等特殊專業上的意義。
此後,Intelligence雖已被廣泛地作為情報專業上的使用,但其意義卻很快就出現眾說紛紜的現象,如著名的「胡佛委員會」(the Hoover Commission)在一九五五年對美國的情報活動進行調查時,即很驚訝地發現,美國的各情報機構對情報一詞的解釋都有自己偏好的觀點;然而此種分歧的情形,並非完全是各機構的本位主義作祟,而是因為Intelligence一詞的意義原本就極為廣泛複雜;舉例而言,美國的情報學者特洛依(Thomas F. Troy)即認為,對情報的解釋基本上都應涵蓋「原始的」和「完成的」情報(raw and finished intelligence)、「正面的」及「反面的」情報(positive and negative intelligence)、「戰術的」和「戰略的」情報(tactical and strategic intelligence)、「機關的」和「國家的」情報(departmental and national intelligence)。所以當卡爾(Leo D. Carl)在編撰《國際情報字典》(The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Intelligence)時,即收錄了至少一百二十七條有關情報的定義。此外,威爾森(William Wilson)在其所編的《美國情報字典》(Dictionary of the United States Intelligence Services)中,對情報的意義也有二十條說明。
二次大戰之後,對情報的意義提出具體看法的人,首推美國早期情報學者肯特(Sherman Kent),他在其名著《美國世界政策的戰略情報》(Strategic Intelligence for American World Policy)一書中即曾指出:基本上情報就是一種「知識」(Information),而且是一種攸關國家安全的知識,情報的目的就是在追求一種有價值的知識(search for a useful knowledge),但知識的追求,則必須透過由人採取各種實際的活動(Activities)才能獲得,而人又必須仰賴各種類型的組織(Organizations)的支援配合運作,才有可能順利地進行情報活動或完成情報工作。故而從廣義上來看,情報可以說是包含知識、活動與組織等三個層面。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