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詩作?歌曲?舞台劇本? --《島嶼山海經--城音》

2016/5/26  
  
本站分類:創作

是詩作?歌曲?舞台劇本? --《島嶼山海經--城音》

《島嶼山海經》結合十三名詩人、藝文工作者,融入布農族神話元素集體創作,,並與「電音教母」李昀陵、「電音DJ」DJ INN跨界合作。不只要讓您的心跟著詩作流動,情緒起伏;更要讓音樂帶著您的心翱翔在島經的世界。

神話開始。
故事發生在相視的剎那……
在妳把我捧在手中……
在妳宣讀我命運的神諭前……
我墜入妳眼裡的深淵
美酒釀的
世界。
戀人啊!
在妳沉醉的世界裡,我是一名求道者!
戀人啊!
在妳孕育的城市裡,我是一隻
闖入的飛禽

 

內容試閱

【娼婦/丁威仁 飾】
沒人知道我的包袱裡裝著什麼東西,我現在走在無光的街道上,除了我的腳步聲以外,沒有其他聲響,誰也不知道我從哪裡來,我也不知道我該去哪裡,這個包袱是我最珍貴的東西,我不會讓任何人搶走它。
半年前,有一位客人指定我的服務,他趴在我的身上喘息時,我居然第一次達到高潮,我確定,紮紮實實地,但三個月後,我懷孕了,人家說只有母親才能辨識孩子的父親是誰的,我真的確定,孩子是他的,雖然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我已記不清是怎麼走到這個鎮上的,之前我還在鎮外的樹林,肚子痛到無法行動,然後只能待在一棵大樹下,沒想到,從我的下腹傳來濕意,透過還算明亮的月色,我看見裙子越來越紅,而肚子痛到我已無力叫喊,我知道,他或是她要跟我見面了。
沒有人知道我的包袱裡裝著什麼,我走在無光的街道上,除了我的腳步聲,沒有其他聲響,我從哪裡來已經不再重要,我也不知道我該去哪裡,但我不會讓任何人搶走這個包袱。
前面好像有一間小酒館還亮著燈,我好累,想進去酒館裡坐一下,雖然我不想喝酒,但我必須洗乾淨包袱裡的東西,要不然很快就會變成黑色的,我不能接受它是黑色的,我不喜歡黑色,紅色才是我的信仰……


[一、無夢的沉船]
「我們必須忍耐,對於那放火的舌根……」
隔著好幾座山以及幾條
不曾移動的河流,我顛簸以腳步
調音,帶著肚腹裡的心跳
回憶那張曾經晴朗的
雙人床
我彷彿一株開始發芽的青春
卻早熟地以嘯喘向世界
抗議,你們總是要我
張開大腿調音,卻忘了
我臉龐的模樣
如果可以,我將再次捕獲你
清癯的面容,寫一首可以
在落地窗前種植的
詩句
黑夜太冗長,白晝容易早退
一場暴雨之後,我仍眷戀你倒灌的
體溫,你從小鎮離去是為了
把雨水與眼淚堆積成

於是我們交錯恥骨
把引言留在一點兒喘息裡
然後瀕臨天堂與
地獄的邊緣,從慾望的
浩劫中,找出絮語
或者咒語
喃喃,喃喃
於是我們交換肋骨
不再熟讀彼此的曲線
只能讓泛黑的眼圈變成信物
以淚水化作刀刃切割
一道堅實的冰川
找出沉船的
日記


[二、噤聲的離去]
「我忍耐著,你就繼續謗毀吧!」
我丟掉了許多暴躁的男人
害怕在無光的流沙溺斃
雙腿之間的距離要如何丈量
我飽滿的胸脯餵哺著
男人下腹的宇宙
而後我收集著他們指腹
與西裝的煙味
以及想像中陌生
的蛀牙
來吧,用針迅速縫合雙唇
順便挑開我過胖的子宮
進城後絕不可以微笑
拿起剪刀劃破空氣
男人就會
噤聲
來吧,剖下我的頭顱
以及四肢,然後交換一張
前往烏托邦的
入場券,以朝聖者的
步伐,概論我們
曾有的高潮
然而你卻堆積溫柔的單字
在城外修補我經常受損的耳膜
有時默默地放一把火
默默地看著一切,默默地
揚起嘴角,默默地
離去……


[三、酒館的旋律]
「凡繼續散播謠言的,舌將如錐刺……」
偌大的城裡,每一種氣味
都在枯萎,我正打算逃開密不
透風的街道,投奔真正的
自由,但命運像是荊棘
每一步都刺痛腳掌
與背影
所謂陰影
是乾燥的麵包屑鋪成的
肚子裡的聲響
焦躁且易怒
我想起那晚以肥胖壓住
你的影子,就註定了
所有的新生都沒有
姓名
而雙腿裡的森林越來越深
失蹤的孩子也越來
越多,那些自製的標本
總是被埋在春光的
深處,我反覆地呻吟
只為了入神
而雙腿間的敘事越來越暗
陽光早已從胸口
溜到腐敗的
草叢,每一秒的美學
都在抽動中
走步犯規
我需要一點異鄉的旋律
藍調、爵士、雷鬼或是黑膠裡
破損的合唱混聲,若能多些
布爾喬亞的幾便士,於霓虹咬緊的
小酒館,許多牛仔褲裡
膨脹的火燄,逐漸從指尖
爬上嘴唇
抓緊彼此陌生的體溫……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