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對教育界和知識界帶來怎麼樣的影響?--《文革風暴中的九位大學校長》

2016/5/25  
  
本站分類:創作

文化大革命對教育界和知識界帶來怎麼樣的影響?--《文革風暴中的九位大學校長》

文革風暴降臨時,他們首當其衝,坐在火山口上。
在視知識如糞土的極左時代,他們飽受肉體折磨與精神摧殘,更有人死於學生之手……

本書講述九位大學校長的文革遭遇,包括北京大學校長陸平、清華大學校長蔣南翔、南京大學校長匡亞明、蘭州大學校長江隆基、武漢大學校長李達、西安交通大學校長彭康、中央音樂學院院長馬思聰、上海音樂學院院長賀綠汀、無錫輕工學院院長陳德鈞。除李達、馬思聰二位為知識家,其他七位都是革命家。受極左思潮的衝擊,大學校長的角色存在不可調和的內在矛盾,既作為中共的教育工作領導者,在學校中必須落實共產黨的各項政策;又要扮演知識守護者的角色,從事培養專業人才的工作。政治與知識的衝突,在他們身上有很多細節的反映。本書帶領讀者從矛盾衝突的漩渦中心,瞭解知識份子處於文革重災區,那多舛命運、身不逢時的靈魂掙扎。

 

內容試閱

【「全民聲討」的北京大學校長─陸平】

陸平是一個有著良好執行力的官員,如果他一直在鐵道部門發展,想必也能幹番事業,可在視知識如糞土的極左時代讓他執掌北京大學,其留下的是一地呻吟與四面哀歌。
人生之路中總有幾個關節點,它們決定著你的成功或失敗,順遂或坎坷。一九五七年擔任鐵道部副部長的陸平,被組織任命為北京大學一把手,這是他人生的拐點,由是開啟了他在北大從整人始到被整終的可悲可歎之旅,爭議之聲伴隨著他的後半生。

「踏入是非之地」

一九五七年夏天,突如其來的一場反右運動把知識份子集中的高校變成火藥味甚濃的角鬪場。一批直言的師生響應黨的整風號召,結果「多情總被無情惱」,他們被打成右派,劃入另冊。或自保或人在江湖,其他的師生紛紛拿起筆來做刀槍,向右派們開火。
反右後的高校,成為極左路線的重災區,成為動輒得咎的危險地帶。
陸平就是在這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心境下,來到高校的領頭羊―北京大學。他沒有如履薄冰的恐懼,有的只是勇往直前的自信。當年的《人民日報》對陸平的工作調動有過報導:

「從整風運動和反右派鬪爭中暴露的情況表明,我國許多大、中學校和其他文教單位的政治工作薄弱,領導力量不足,中央對此十分重視,決定從中央黨政機關中抽調一千名優秀的高級和中級幹部以加強文教戰線。」、「目前有一百三十七名高級幹部已經確定抽調,其中六十多人已走上了新的工作崗位。這批高教幹部一般都具備政治修養較好、思想水準較高、作風好、身體好、能團結知識份子等條件,他們的文化水準和領導能力也是能夠勝任各種文教部門的領導工作的。在一百三十七人當中,有副部長級幹部五人,部長助理級幹部十人,司、局級幹部一百二十二人。財政部副部長劉墉如,原來是北京師範大學畢業生,現在又回到母校,擔任副校長;被派往北京大學擔任副校長的陸平,原來是鐵道部副部長。」

北京大學是陸平的母校,一九三四年二十歲的陸平考進了這所名牌學府,就讀於教育系。按理說,從事高校管理工作與他專業對口,在尊重教育規律方面他應該比其他的大學校長佔有優勢。可在入讀北大前,他已不顧個人的安危,參加了地下黨;求學期間,他重心放在革命活動,他是一九三五年一二九學潮的核心人物;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後,他又投入抗戰的洪流,未能完成學業。聰穎的陸平沒有受到系統的專業訓練,他的知識資本比較欠缺,組織之所以安排他掌管北京大學,他在該校求學是一個重要因素,更關鍵的是他的革命資歷。

------

【政治掛帥時代的清華校長─蔣南翔】

他既是清華大學書記兼校長,又是北京市委常委兼市高等學校黨委第一書記,同時還是高等教育部一把手,並是八屆中央候補委員(時省長中能躋身候補中央委員的極少)。在文革前高等學校校長行列中,蔣南翔無疑是最顯赫最耀眼的一顆星星。他的氣場太大。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九日,古都北平,幾千學子為抗日救亡,頂著凜冽的寒風,遊行示威,與軍警發生衝突,這場學潮的「操盤手」為清華大學中文系三年級學生蔣南翔,時年二十二歲,血氣方剛。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九日,人民大會堂,首都青年一萬人集會紀念一二九運動三十周年,政治局委員彭真、團中央書記胡耀邦出席,北京大學校長陸平等一二九運動骨幹蒞臨。蔣南翔在會上做了題為〈學習一二九運動的歷史經驗,做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的長篇講話,《人民日報》全文轉發。此年蔣南翔五十二歲,他身兼多職,是中央候補委員、高教部部長同時兼任清華大學黨委書記和校長,萬人矚目。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九日上午,由清華大學造反派四一四「鬪蔣作戰部」等單位發起召開「批判鬪爭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蔣南翔―揭開蔣南翔一二九學運領袖的畫皮」大會。東方紅《電0支隊》揭露了蔣南翔在三十年代極力推崇王明、劉少奇的投降主義路線,對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線,臨陣脫逃,出賣學生運動的叛徒嘴臉。會上,羅征啟、譚浩強上臺控訴,揭發起草一二九三十周年紀念文章內幕和政治思想方面蔣南翔自覺對抗毛主席的滔天罪行。與四一四不共戴天的清華大學另一造反組織―團派在幹部韓銀山主持下也召開了「批判蔣南翔大會」。此年蔣南翔五十四歲,被任意醜化,打入另冊。
這三組不同的鏡頭展示的是蔣南翔人生的崛起、高峰、低谷的三個不同階段。其環環相扣,沒有一二九運動的革命資歷,蔣不可能坐上高等教育界的頭把交椅;蔣不擁有權力,也不會成為清華大學的第一號靶子。真是福兮禍之所伏。

「主政清華十四載」

一九五二年冬天,蔣南翔出任共產黨時代清華大學的首位校長。在這之前,國民黨兵敗大陸,老校長梅貽琦隨之也離開了其執政達十七年之久的菁菁校園,在海峽對岸過餘生,其後,清華校長之位空缺了四年,直到蔣南翔上任―這說明有關部門為此任命曾頗費思量;在這之後,蔣南翔主政清華十四載,如果沒有文化大革命這一史無前例的大浩劫,蔣南翔在此位置上還會繼續居留相當時間。
清華曾是蔣南翔的母校,一九三二年他考進清華中文系,在此度過五個寒暑(因領導學潮他推遲一年畢業),這裏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對他都不陌生,只是當其由一名學生升格為一校之長時,清華園物是人非―當年給他上課的老師要麼駕鶴而去(如朱自清、聞一多等),要麼轉到北京大學等外單位,他就讀的中文系已人去樓空。
此時的清華大學剛經歷院系調整,其實力雄厚的文學院、法學院、理學院併入北京大學,而其得到的只是北大工學院。梅貽琦時代清華是一所綜合性大學,而傳到蔣南翔手中,清華已被肢解為純粹的工科院校。
在清華元氣大傷時,蔣南翔來到了清華,此時他三十八歲。三十八歲就能出任中國頂尖學府的掌門人,世所少見;在同期大學校長行列中,蔣南翔是一名虎虎生威的少壯派,一九五二年,首都五大名校校長的年齡分佈是:北京大學馬寅初七十歲,中國人民大學吳玉章七十四歲,北京師範大學陳垣七十二歲,北京農業大學孫曉村六十六歲,清華大學蔣南翔三十八歲。
因投身於革命,蔣南翔在清華求學期間,用於學業上的時間很有限;大學畢業後十五年,他一直在黨內從事青年運動,足跡踏遍武漢、重慶、延安、東北等地,在學生工作方面,他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有著極深的造詣。正因為他是青年工作的行家裏手,組織指派他挑起了清華大學校長的重擔。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