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登山,就算冒死也要挑戰?--《與山同行》

2016/5/23  
  
本站分類:創作

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登山,就算冒死也要挑戰?--《與山同行》

他是一名教授、一名教育者、一位單純熱衷攀登的山嶺信徒──林金龍教授,完登臺灣百岳後將長年累月攀爬大小山峰之心路歷程結集成冊。透過攀登他自我追尋與歷練;為何登山──因為山就在那裡。藉由一次又一次的攀爬、一次又一次的景仰,生態、教育、經營、美學、禪思、哲學等各種議題,都由屹立的自然獲得解答。

每一次攀登,我都更接近自然,更接近自己,這是自然、是山,教會我的所有。我不追逐,只想體悟更大的自由。

Walk away quietly in any direction and taste the freedom of the mountaineer.
──John Muir

 

內容試閱

▲Camp01 漫走、放肆、自在:雪山東峰線值勤手記

△天造地設

大火之後,我們是少數允許上山的隊伍。此行任務:勘查雪山東峰線步道受損情形,並儘可能把打火人員留下的垃圾帶下山來。
雪山東峰線是雪霸國家公園7條高山步道中的1條。位居著名的武陵風景區內,交通便利,住宿、休閒設施完善,是攀登雪山最大眾化的路線。園區內3,000公尺的高山有51座,其中19座列名百岳,以雪山最受矚目,是雪山山脈最高峰,標高3,886公尺,是臺灣第二高峰。雪山山脈也是大甲溪、大安溪、淡水河、頭前溪的集水區。臺灣受劇烈造山運動的影響,3萬6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隆起近4,000公尺,世所僅見,以本園區為例,從武陵農場至主峰水平距離8公里,爬升約2,000公尺,農場入口處及千祥橋附近露出的眉溪砂岩,原本水平的岩層因而呈現直立狀位態,加上生物活動所留下來的生痕化石,即可見一斑。國際知名地形學大師稱讚臺灣可與「活的地形教室」之譽的紐西蘭比美,此區因地殼運動遺留的褶皺、斷層、懸崖、峭壁、險坡、溪谷,廣泛分布,且擁有全臺灣各山塊中排名第一,高達37個圈谷,這些事實的存在,正好見證了地質奇景。
園區內有東亞第一高的高山湖—翠池,標高3,520公尺,維管束植物1,000多種,稀有植物60多種,哺乳類32種,89種蝴蝶,14種爬蟲類,97種鳥類,較為著名的生物有全世界僅見的棣慕華鳳仙花;冰河期遺老生物、活標本:櫻花鉤吻鮭、山椒魚。櫻花鉤吻鮭也是北半球陸封型鮭魚分布緯度的最南端,是臺灣的國寶魚;另有只吃臺灣樹的寬尾鳳蝶,而樹全世界僅見於臺灣、北美、中國3地;生成良好,修長挺拔、直立如筆,棵棵皆是1,000年以上神木的玉山圓柏;全臺最為壯觀的原始冷杉林、珍貴的紅檜、紅豆杉、雪山草蜥……等等。以植物的多樣性而言,加拿大全部洛磯山區的數量才1,000餘種針葉樹,及僅只600種左右的植物,而洛磯山脈比臺灣整整大5倍!

△快樂的傻瓜

  3月9日,週五,天氣晴,早上7點,一行5人於學校集合完畢,直接趨 車往合歡山。921之後,中橫谷關至德基之間崩塌嚴重,便道未開放之前, 每次登臨雪山,改走霧社支線繞道至梨山,約需5個小時。夥伴們依舊無人 打睏,一路說個不停,這次組合比較特別,老中青三代,年齡落差20多歲。 其中,W君於1968年即已來過雪山,封腳多年,玩陶玩車玩音響,尤其熱 衷攝影,作品深受肯定贊賞。近耳順之年,又再度扛起背包,平日每天晨 泳1,000公尺,精力、體力仍為一時之選;H君為哲學博士,40歲才開始爬 山,專研道家哲學,每爬一次山就深入老莊的意蘊,屢次以直接體驗的方式 講授生命哲學,頗能啟發學生初識人生的真義。J君為數學博士,原先是個 白面書生,生活領域單純地介於學校與家庭之間,爬山之後,格局大開, 曾參與K2遠征隊國內的陪訓,重裝直攻屏風山,深深體會「人生爬山才開 始」的境界,從此被尊稱為遠征隊一軍成員,今日拋妻棄子上山,兒子仍未 滿周歲,看他堅毅的表情,大概有一段長時間溫柔的付出吧!L小姐家住潮 州,是此行唯一女生,也最年輕,之前每次值勤,單獨1人從屏東開車8小 時,走北橫復興支線至武陵,剛好天亮,勇氣十足過人,這次因為同時段值 勤,邀約一齊同行。當年高中畢業,參加了救國團舉辦的「興隆山登峰隊」 活動,生平與山的初戀即是雪山東峰,首次向山問情,對雪山抱持著「最初 的就是最好的」認知,多年來情深不移。這次受命上山,除再度回首前塵 外,多少也有「書卷埋頭無了日,不如拋卻去尋春」的韻味,並看看當年的 戀人,烈火紋身後,是否仍大節不奪,依然昂然挺立,傲霜凌雪? 這群快樂的傻瓜,體內應帶有不安於室的基因,血液裡流著一段時間 就會發作的登高病毒,如村上春樹的《遠方的鼓聲》,一陣陣傳來內在世界 自我吶喊的訊息,那也是一種移動的需求,本能的飢渴,無需理由,不用動機,自自然然就促使我們收拾行囊,相約一齊上山去了。
近午時分,歇腳位於合歡北峰登山口不遠的落鷹山莊,享受一大碗可口又帶勁的牛肉麵。店名取為落鷹,主人應是皎然磊落人士,並多了詩情畫意,多了自由閒適,更多了一份友月交風的灑脫。一家4口,守著青山,守著理想,廣結山友及遊客,荒郊野外的客棧,它的存在,使我想起了美國劇作家田納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曾說過:「我永遠依賴陌生人的慈悲。」是的,山上沒有陌生人,所有登高望遠者,應能體會這句話真諦。
2點20分,抵達武陵國家公園警察站,大夥簽完了名,拿了一堆大型垃圾袋,順手抓了乳酸桿菌、酵母菌、放射線菌等菌包,準備在369山莊清除公廁異味,20分鐘後,車子停妥在大水池畔,整理好裝備,正式值勤。
大水池原為墾荒種菜的農民所建,前並搭建工寮於旁,除生活作息外,也放置農具,平日無人管理,頗為零亂,來此10餘次,印象不佳。記得先前曾經受管理處梁小姐之託,帶3名外國友人登雪山,3位老外初臨現場,看到此等景觀,一臉詫異,費了半天解釋,老外風度尚佳,倒也沒說什麼,只是家醜外揚,自覺面子掛不住。今日再蒞此地,國家公園管理單位已將工寮拆除,整地為登山口管制站與大型停車場,登山人士,個個稱便,今日大水池與管制站的倒影,已成為遊客競相拍照的著名景點。
從大水池雪山登山口至今晚宿地七卡山莊,共長2公里,步道整理、標示良好,尤其石塊的整齊舖放,排水之考慮,看出當局之用心。可惜沿途有許多煙蒂、果皮、口罩、衛生紙、塑膠袋、包裝紙屑等,零落路旁,這些新近出現的人造遺留物,可能是打火人員撤退時,所無心留下,檢拾整理時,比較麻煩,一來背負重裝,彎腰低頭,次數太過繁密,容易腰酸,放下裝備又嫌麻煩;二來垃圾體積小,有些又會隨風飄移,落入崖邊,不易取得,增加危險性。走到1k處,有一視野不錯的觀景台,可以遠眺中央山脈,有名的北一、北二段的南湖、中央尖、無明等山,如在眼前,正在怡然神往之際,景觀台左側發現出恭後之排遺,看了令人不舒服,這位仁兄可否知道:美國的科學家發現2,000年前的果皮,迄今並未被自然界完全分解,南、北極的探險隊、挑戰大自然的各國隊伍,均不能隨意留下任何排泄物,務必帶回再化學處理。曾經有1位美國某研究所女生來臺研究,她在玉山山區就如此效法,以示尊重並維護這塊土地的乾淨,用心感人,也曾使我愧顏良久,多年來隨隊或帶隊上山,最多只有掩埋而己。把全部垃圾帶下山來,仍需廣泛宣導,我們有責任不給大自然留下任何負擔,我們有權維護美麗清潔的山林原貌,登高活動,要求山林的零污染,應是我們共同的努力目標,我們不希望臺灣的高山,變成全臺灣最大的垃圾丟棄場!
4點左右,抵達2k的七卡山莊,此處為原住民獵場所在,標高約2,463公尺,可容納近130人住宿,平日無人管理,假日始有志工值勤,山莊背山而立,所有建材全由原住民背負上山而建,山莊為公共空間,有賴山友的細心呵護,共同維持賞心悅目的面貌。
長年習慣於登山途中大口吸氣,以調整體力,一則健脾壯胸,洗盡塵滓;二則放慢腳步,可以自肆山水,飽遊沃看。正當沉浸在終日看山不厭山的喜悅中,突然從山莊中走出1男1女,狀似夫妻,照面之初,兩造人馬均略顯意外,彼此對看,互相覺得突兀。他們倆是武陵遊客,一路依指標開車至登山口,就這樣一身單薄,救急裝備、乾糧全無,突發好奇,就施施然地走上來了。我們則全套重裝登高裝備,身上還掛了幾個垃圾袋,左右搖搖晃晃,一臉汗水,大口喘氣的樣子,可能也讓他們吃了一驚。想到他倆如此冒險躁進,固然悠哉遊哉,卻平添多少危險,玉山山區也曾遇見穿高根鞋、兩手空空的尋常遊客,逕自往排雲山莊走去。無知是最大的威脅,山林看似祥和,卻是瞬息萬變、詭譎多端的。國家公園園區遼闊,武陵地區又是熱門渡假勝地,雪山、武陵四秀登山口皆在此區內,四秀線平日乏人管理,若無足夠裝備及申請登高作業程序,私自尋山陟嶺,實在不值得鼓勵。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3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