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世代間想法與社會發展變遷。--《黃金穀進行曲》

2016/5/18  
  
本站分類:創作

見證世代間想法與社會發展變遷。--《黃金穀進行曲》

本書是興穀國小何元亨校長經歷不同的身分轉換與生命歷程後,紀錄下的生活體悟。他用文字書寫心底最掛念的家人與遙遠的家鄉,同時關心國家、社會、教育等發展。透過他真摯抒情的筆調,台灣的一情一景躍然眼前。

 

內容試閱

夢旋故鄉土

曾經,仰望漆黑的天空,在稠密的黑絲絨裡尋找乍亮的綴飾。濃厚的黑霧遮掩住不斷掙扎的星光,繁星點點盡藏匿滔滔雲海裡,那密麻如織的烏雲卻怎麼也篩不落竄瀉的星光。駐足在異鄉的河堤上,使勁揉去眼前的迷濛,揉不開忽隱忽現閃爍不定的光譜。我不斷嘗試尋找燦爛如珍珠的星星,只要找到那顆星;就能找到魂牽夢繫的故鄉了。
故鄉,在那遙遠的地方;在那夢中咫尺的國度裡。離鄉久了,便不自主的將自己當成異鄉人,原本熟悉的故鄉愈來愈覺得陌生;繫住故鄉的情感線卻愈來愈牢固。故鄉的景物或許變了,唯一不變的是鄉土的呼喚,對故鄉的眷戀是異鄉遊子永遠的專利。
離開故鄉已經十幾年了,緊傍著大安溪的小村莊是我生長的地方。產業道路把村莊剖成兩部分,我的家住在村頭,沿著產業道路走,盡頭便是大安溪了。記得小時候,我喜歡在溪邊的堤防上遠眺大安溪,溪的對岸是焦黃又帶點綠意的鐵砧山,山腳下有淙淙的溪水流過。從堤防到山之間,隆起的沙洲把河床切割成好幾條大小不一的河道。各種不同形狀的石頭靜臥在沙洲上,還來不及開花的菅芒迎風搖曳,讓習慣寂靜的沙洲變得更熱鬧了。
大安溪蘊藏我童年的回憶;凝聚我童年歡樂的時光。
每年夏天,大安溪便成了天然的游泳池。村裡的小孩寧願冒著被父母處罰的危險到溪中游泳,戲水早已成為我們這群小孩夏天的嘉年華會。那個年代,其實我們都相信溪裡面的水鬼會不定期﹁抓交替﹂,但溪水清涼的魅力仍然戰勝對水鬼的恐懼。那時候根本不知道溺水的後果究竟會怎麼樣?更搞不懂父母親在擔心什麼?
為了掩人耳目,我們開始學會各種不同的說謊技巧,每次游泳前,總得編出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我們最常編的藉口是到同學家寫功課,或者說到學校幫老師做壁報……為了避開村人注意的眼光,我們會選擇一個定點集合再分批出發。我們不敢沿著村中的產業道路走,只能順著田埂穿過一大片稻田到達目的地。盡情享受過游泳的樂趣後才依依不捨的上岸,但我們並不急著回家,我們會坐在岸邊等身上殘留的水珠被陽光蒸發後,再輕輕的塗上一層沙。經過這麼複雜的手續才能完全將泡過水的痕跡和證據毀滅。
我家屋後連著一大片稻田,這一大片稻田養活我們全家人,也提供我們四兄弟讀書的經濟來源。從小,看著父母在這塊土地上耕耘,他們的汗水揮灑在這塊土地上;就好像撫養我們兄弟般地付出無數的心血。不過,農作物的收成是可以預期的;我們將來的成就卻是難以捉摸。每年暑假,總會遇上收成與耕耘兩個完整的農忙期,父母親頂著大太陽在稻田裡穿梭。在那個年代,農業機械化尚未普及,所有繁雜的農事必須依賴大量的人力。農忙時期,農村裡的男女老少,沒有人捨得休息,連聊天都讓人覺得奢侈。稻作收成那段時間,每天天未亮,爸爸和爺爺便得下田割稻。以往已經約定好繼續﹁交換工﹂的農人,只要在收割前協商確認每個人收割的日期,這一季的稻作便能順利收成。
爸爸和爺爺都是專職的莊稼漢,靠天吃飯;也靠這塊土地吃飯。輪到我家割稻收成的日子,爸爸前一天已經把打穀機拖到田裡,媽媽忙著張羅一二十人吃的點心和午餐。這時候,我早已打從心裡高興起來,又可以吃到豐盛的菜餚了,那可是我夢寐以求的一件事啊。清晨,天色還朦朧昏暗,窗外卻已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打穀機明快的節奏聲搭配農人的嘻鬧聲及稻草被撥動的聲音,在寂靜無聲的清晨更顯得熱鬧繽紛。隔著窗戶向外望,只見農人一彎腰一縮手,茂密的稻穗瞬間成了農人的掌中物。一束束的稻穗放進打穀機中滾打成一顆顆金黃色的稻穀,爸爸戴著破舊不堪的斗笠,躲在打穀機的後面,臉上被稻草屑及穀塵塗滿了,汗水順著額頭流過鼻尖再向下奔流,原本蒙上一層灰的臉龐沖刷出好幾條河道。爸爸習慣性用手背擦拭額頭上的汗珠,笑容變得更燦爛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3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