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開放勢必導向民主化?--《中共威權政治的強國體制--人類歷史無法預見的發展之路》

2014/12/8  
  
本站分類:創作

經濟開放勢必導向民主化?--《中共威權政治的強國體制--人類歷史無法預見的發展之路》

經濟開放勢必導向民主化?在中國,這理論未必成立!中共威權體制的未來將走向何方?是否邁向極權,還是另一種人類目前尚未發展出來的新政體?作者劉文斌長年鑽研兩岸關係,發現臺灣愈來愈趨近西方式的民主,而大陸卻頑強固守在威權體制的階段,在大陸難以步入民主政體的狀況下,兩岸未來的關係將如何演變?這,便取決於大陸政治體制的發展走向!

 

內容試閱

被譽為「俄國馬克思主義之父」的普列漢諾夫(G. V. Plekhanov;1856-1918)在1918年4月7-21日於病危中口授,由密友列•格•捷依奇筆錄、秘密收藏的《政治遺囑》,依普列漢諾夫遺言,在蘇聯崩潰之後的1999年11月30日於俄國《獨立報》發表,其內容中不僅對其學生列寧進行嚴厲的批判,更明指:「《共產黨宣言》所做的分析在蒸汽機工業時代是絕對正確的,但在使用電力後開始失去意義。……。而貫穿整個《共產黨宣言》的主要思想則至今仍然是正確的。這個思想是這樣的:物質生產的水準決定社會的階級結構、人們的思維方式、他們的世界觀、意識形態、他們的智力活動,等等」, 顯示生產力改變對於上層建築的影響過程因生產力的改變而改變,但因生產力發展超出馬克思的想像,至上層建築的變化,也脫離馬克思主義的設想,且早在電氣時代就已被證實,更何況馬克思離世迄今,人類尚且經歷快速的電腦化發展,下層建築所指涉的生產力與生產關係超出馬克思的想像不知凡幾,致使馬克思的「下層建築變動將改變上層建築」縱使有普列漢諾夫對其「物質生產的水準決定社會的階級結構、人們的思維方式、他們的世界觀、意識形態、他們的智力活動」論證的支持,但共產主義的立論是否適用於當前後資本主義社會的政經發展情勢仍有待商榷。若然,則道爾與及諸多西方學者的立論就無法保證推論出經濟發展必然推動政治的變動,更遑論經濟發展會促成「民主化」的發展。
  從另一個角度看,眾所周知馬克思認為下層建築中的生產力與生產關係改變,必將迫使上層建築的各種制度改變的主張。依馬克思的思維,在人類進化中不斷增進生產力改變的「必然」過程,難以避免的發生了工業革命,並引發資本主義,上層建築為符合下層建築的改變,又「偶然」的發展出民主體制。顯然的,生產力隨科學進步的「必然」,無法因為人的主觀意志而移轉,就像隨科學的演進而進入電腦時代,以電腦作為重要的生產力關鍵時,任何人都無法強迫生產力必須停留在石器時代,或跳脫當前以電腦主宰的生產力,進入目前無法想像的生產力展現階段一般,但生產關係卻因牽涉及生產力的持有與產品的分配關係,因此,可以依據政治的引導或制度的設定而改變,故下層建築的兩項因素,人為僅能控制「生產關係」一項,其中,將公有制做為生產關係的重心就是控制生產關係的重要作為。若馬克思上下層關係的立論正確,那麼控制下層建築中的生產關係,就可以控制,至少是部分控制上層關係的轉變。中共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中不僅依然強調共產黨的領導,更依然堅持經濟公有制的重要,就是由國家控制生產關係,就是展現國家必須牢牢控制上層建築的變遷,也就是在由國家主導上層關係的變遷方向。換言之,上層建築中的政治制度,必也在確保共產黨領導下與其經濟公有制所帶來的國家可以「對經濟任意掌控能力」相互配合,與西方崇尚的私有體制,及因應私有體制而發展出西方式的民主,顯係南轅北轍,那麼中共經濟發展的最終結果,又何以必須是進入西方學者所設想的西方式的民主制度?更何況和西方國家政黨在黨員流逝、政黨間互相合縱連橫、獨立政治活動增加, 甚至因意識形態低落、電腦改變生活方式、新興議題興起、全球化等等因素變遷,使現有政黨體制的存在都已遭受嚴重的威脅,未來政黨是否會持續存在,都已被學術界廣泛討論,又怎麼可以將可能因時空環境持續改變而消失的政黨制度,甚至是現有的西方民主政治運作模式,做為中共未來蛻變的目標?甚或詛咒共產威權將因此脆弱或崩壞?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所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要求「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推行公有制多種實現形式」而形成「政左經不右」現象,更進一步反映出「圖7-2 威權政體與經濟發展相輔相成圖」的可能性,依據此圖形,則威權體制可以創造經濟的發展,當然也帶動政治、社會、文化的變遷成為多元會社會,但卻對於威權政治不僅沒有構成威脅,甚至回頭支持威權政治的持續存在,那麼中共的威權體制不僅得以長存,甚至可能在時空環境改變中創造出新的政體典範。
  在現有威權體制的維護中,中共由上而下的以「黨國鎮壓能力」、「國家對經濟任意掌控能力」壓制,並以未制度化且操縱在黨內菁英手中的「權力的更迭」方式選擇最能維護威權的人選,以維護威權體制的持續運行,被治的人民群眾,對中共威權向下壓制的力量卻也在民意調查中表現欣然接受的態度,其緊密與互動關係如下圖(略)。
  如此「上壓下承、菁英維護」的威權體制,怎可能於欠缺巨大且突發的事件(如「革命」)而垮臺?偏偏中共威權體制目前所面對的環境卻又欠缺這種革命性質突變的可能。本書論證了這種關係。至於中共在不可見的未來可能的表現,不僅以現有的證據難以斷定,其發展出人類過去所沒有的政體,亦非不可能。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d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3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