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成功瞞過國民黨特務與日本情治機關的男人。--《我的父親袁殊:還原五面間諜的真實樣貌》

2016/5/5  
  
本站分類:創作

一個成功瞞過國民黨特務與日本情治機關的男人。--《我的父親袁殊:還原五面間諜的真實樣貌》

「父親的舊衣箱中竟有幾套軍裝,看式樣我知道那不是解放軍的軍裝。後來慢慢知道了其中有國民黨的軍裝,還有一套是日偽軍的將官軍服。我想這總不會是道具吧,如果確實是他的,那麼父親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曾龍

是甚麼原因,讓出生於同盟會家庭的袁殊,成為中共的間諜?
風雲時代下的上海灘頭,一段遊走於刀尖上的驚險人生!

袁殊本是一位創辦月刊與報社的文化人,因緣際會下,於一九三零年代初期化身中共的間諜,打入國民黨中統局與CC派系,喬裝成日本留學生,替兩方勢力做情報工作。抗戰時期加入戴笠領導的軍統局,於淞滬會戰時探聽日軍部署情報,降低中方傷亡。一九四零年,袁殊更在軍統局的安排下,偽裝成日本情報員,藉以竊取到日本「即將南進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情報。該情報後來轉到蘇聯史達林手上,幫助史達林做出「抽調遠東兵力以抵擋納粹德國」的決定。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袁殊轉往南京的汪精衛政府,暗地營救抗日人士,並將大量敵後情報傳給中共。

由於長年從事多重情報工作,又於一九五零年代受「潘漢年案」牽連被捕下獄,袁殊的經歷罕有人知。本書由其長子曾龍親自撰述,一次還原袁殊這位五面間諜的真實樣貌!

 

內容試閱

第六章 國破山河在(節錄)

李士群瘋狂鎮壓抗日運動,殘害人民,對國民黨軍統、中統人員大打出手。李士群和軍統結了不解之仇,袁殊奉命加快幹掉李士群的步伐。
「七十六號」戒備森嚴,袁殊決定採用挖掘地道的方法爆炸「七十六號」汪偽特工總部來炸死李士群。他親自偵察地形,繪製了地圖,計畫得到王天木的批准。

正當計畫加速執行時,軍統局上海區的區長王天木和另一個區長陳恭澍叛變投敵了(據袁殊說,軍統在上海有兩個區)。李士群掌握了軍統留滬人員的全盤情況。李給袁打電話說:「你的那套不行了,你來吧。」袁殊還蒙在鼓裡,與李約定在靜安路小咖啡館見面,李說派車來接他。

袁殊先到了小咖啡館,等了一會兒不見人來,出去看看。剛一出門,意外地碰到樓適夷正要走進來。
樓適夷在「八一三」後離開了上海,先到武漢又到香港,此時正是剛回到上海的時候。樓適夷正在靜安寺同普路口散步,要進這家外國人開的小咖啡館時,見到袁殊跑出來東張西望。袁見到樓後連聲說,「進來,進來!」樓走了進去。
樓對袁說:「你就這樣死心塌地當漢奸了?」
袁殊答道:「你忘了我們是老朋友了?今天沒工夫多談,一會兒有人派車來接我。明天這個時候你來這裡可以見到潘漢年。」
袁告樓,以後有事可通過關露找他。樓適夷離去了。

第二天樓按時來到小咖啡館,看見馬景星一個人坐在那裡。馬景星見到樓適夷後說:「老袁出事了,昨天丁默村請他吃飯時被扣在那裡了,我在等小開來。」
過了一會兒潘漢年來了,聽了袁殊被扣的消息卻不慌不忙地說:「沒事。」他寫了個電話號碼要馬給岩井打個電話就行了。
樓適夷只是偶然的目擊者(以上情節是樓適夷親口對我講述的),其他情況他當然不知道。袁殊本人卻詳細地敘述了被扣的經過。

「七十六號」的車子來後,從車上跳下三四個彪形大漢,闖進小咖啡館,架起袁殊就往外走。袁殊厲聲說:「幹什麼,你們是什麼人?」一個領頭摸樣的人說話了:「袁先生最好不要動,李先生指示我們如果你反抗就當場打死你。」

袁殊被抓到「七十六號」,在一間臨時改成審訊室的會客廳內,李士群和唐會民坐在桌後,李嚴厲地說:「你的事我們都知道了,擺在你面前的路只有兩條,要麼與我們合作,要麼就地打死你!

袁殊明白事情敗露了,他這次毫無惶恐之感,做好了為國捐軀的準備,他說:「幹我們這行的就和打仗一樣,打仗總是有勝有敗,今天我失敗了,聽憑你處置。」
李士群大發雷霆,拿出了袁殊繪製的「七十六號」地圖副本,袁殊簽名的領取軍統三十多萬獎金的收條,袁殊發給軍統衡陽總部的電文副本。袁殊這才知道王天木、何天鳳都叛變了。袁殊一語不發,靜候處理。

李士群仍不死心,把袁殊帶到一間小客廳,換了副面孔說:「你這事太糟了,王天木不過來,你們還不是天天打漢奸,我只能給你兩、三天的時間考慮,你違背了我們兩人的私人約定,我也無法向日本人交代。」

李拿出了日本憲兵司令部的通知給袁殊看,上面寫著:「凡有以武力反抗日本皇軍佔領者,一律就地處決」,李接著大談成功者流芳百世,失敗者遺臭萬年的人生哲學。
袁殊心想,你拿日本人嚇唬我,我也可以拿日本人嚇唬你嘛。袁對李說,「你給日本人辦事,我就沒有日本人的關係了嗎?」李士群當時不清楚袁殊和日本人的關係,但是在「幹社」時知道袁殊有許多日本人的關係。李怔了一下,沒有說話。

袁殊接著說:「我一要洗澡吃酒,二要從家中取換洗衣服,三要老吳(指吳四寶)把我的汽車開來。」李一時摸不清頭腦,對上述三條完全照辦。李的老婆葉吉卿親自到袁家取換洗衣服,開回汽車,並告訴馬景星袁殊被扣了。

馬景星及時地通知了潘漢年,潘要馬打個電話給岩井英一求援。岩井馬上又和李士群通了電話,約定第二天在「七十六號」邊上一所日本人住宅內和袁殊見面,要求李士群不能武裝押送。李士群和岩井沒有直接關係,但那時岩井已經是副領事了,李不得不從。

岩井見到袁殊的第一句話就是:「你看你到底落在他們手裡了。」以前袁殊曾對岩井說過,搞恐怖活動會影響全面和平,此時的岩井當然知道了袁殊爆炸日本海軍軍火倉庫,計畫爆炸「七十六號」等事,故有譴責之意。岩井答應盡力幫忙,要袁殊等待一段時間。

李士群看到岩井如此關心,對袁殊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當晚,李士群請袁殊到他的房間喝酒。袁殊進去時看到另一張桌上堆滿了鈔票,領會道李在引誘他到「七十六號」入夥。李對袁講,「我這裡最多只能拖一個禮拜,再長就不能向日本憲兵交代了。」

事實上,袁殊在「七十六號」被關了一個多月才轉移出去。

據袁殊說,日本軍隊一般不收回成命,除非同級軍官向發佈命令的人提出有理由的要求。上海的日本憲兵司令是將級軍官,官職低微的岩井是沒有資格收回處決袁殊的成命的。袁殊不向李士群投降,李士群就只能在一個禮拜之內把袁殊處決。

岩井只能和當時在東京的影佐貞昭聯繫。影佐表示對袁殊的問題很關心,故拖延了一個月之久。影佐回到上海後,以袁殊系外務省情報人員,當由外務省偵查後處置為由,把袁引渡度給岩井。

八月份岩井把袁殊轉移到百老匯大廈,加派了特別調查班的兩個學生:武井和川島「保護」袁殊,袁殊也可以上街轉轉,但總有人跟著,岩井要袁殊先休息幾天再說。
袁殊馬上讓武井接來馬景星。囑馬儘快找到潘漢年告知已半自由並請儘快見面。馬景星通過孫師毅、蘭馥清夫婦和潘聯繫上了。袁殊派「保護」人把潘接到百老匯大廈。
袁殊向潘漢年請示行止。潘漢年分析說:「日本人內部鬧派系鬧得厲害,許多日本人批評汪精衛軟弱無力,沒帶出一個兵來。岩井很可能要你公開出面做漢奸,你一切聽岩井的安排。」潘漢年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存在就是發展。」

作為秘密工作的負責人,授意袁殊打入漢奸內部是不足為奇的。以後的事實證明,潘漢年的謀略完全有利於抗日鬥爭。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