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晉代干寶所著《搜神記》中的〈田中毛衣女〉為基礎。--《仙女是外星人嗎?--仙女傳說溯源》

2014/12/4  
  
本站分類:創作

以晉代干寶所著《搜神記》中的〈田中毛衣女〉為基礎。--《仙女是外星人嗎?--仙女傳說溯源》

本書是以晉代干寶所著《搜神記》中的〈田中毛衣女〉為基礎,把一系列可以互為印證的歷史遺蹟、文字記載和民間傳說有機結合起來,提出了外星高智慧生物曾在一萬多年前到達地球、改造人類並從此改變了地球和人類歷史的觀點。試圖破解神話古籍和世界各地許多史前遺蹟的未解之謎。並且結合在世界各地出現的飛碟目擊事件和麥田怪圈現象,指出當代外星人與遠古外星人有某種傳承關係。

 

內容試閱

第1節 神話新解
在分析仙女傳說的源頭之前,我們先來瞭解一下什麼是神話。在古代,「神」、「仙」是很難分開的。在中國民間傳說中,神話更多地表現為神仙故事。神仙傳說應該歸類於神話。
什麼是神話?這個問題很難說清楚,即使能夠回答,也還是有點玄。你也許會說,神話不就是人們對解釋不清的自然和社會現象歸結於神靈的作用而編造出來的故事嗎?恐怕沒有這麼簡單。
歷史學家顧頡剛對神話有一套完整的理論。他認為,神話是「層層疊加的歷史」。他在研究神話時發現,神話反映了一定的歷史。最早的神話是原始人根據當時發生的事件編造出來的,此後,一代又一代的人們不斷地編下去,新神話代替老神話,以至於最後的神話與原始人當初反映了一定歷史的神話已經相去甚遠。於是,在人們的眼裡,神話就只是神話,不能當歷史看待。
美國著名學者撒加利亞•西琴(Zecharia Sitchin)是世界上少數幾個能看懂蘇美人的楔形文字的語言學家之一,也是公認的研究古希伯來語(埃及象形文字)專家。西琴認為,無論是《聖經》傳說或者是蘇美人和埃及的神話都不應該被理解為神話,相反,它們應該被理解為「新聞紀實」。西琴在他的代表作《地球編年史》系列書的姐妹篇《重回起源》中談到,遭遇神蹟是很多古代典籍一再出現的主題,從伊甸園到吉爾伽美什中所有的神或者女神,實際上都是指阿努那奇人。阿努那奇人被多部典籍描述為「神的兒子們」、「從太空船上下來的人」。西琴說:「他們(指一些傳統的研究專家)將這些文本當做神話看待,而我認為這些事情真的發生過。」
實際上,神話遠非人們想像的那麼簡單,它應當引起人們對其重新定義。從本質上講,神話是資訊積累和傳遞的手段,並非是某些人的憑空編造,它是人類認識和經歷的真實再現。神話是口述歷史的一種形式,在民間流傳,加上生活化、情感化、場景化等因素,就成了神話傳說。當然,在神話傳說傳播的過程中,由於認識的偏差、傳播的誤差,也由於神話自身在發展中也會融合、兼併其他同類型神話的內容,導致一些神話傳說會嚴重變形,失去原來的模樣。但無論如何演變,它口述歷史的本質不會變。
我們應該相信,原始人在神話中想要告訴後人的,絕不僅僅是奇妙的幻想,更不是漫無邊際的夢境,它要告訴我們的是某些真實的東西以及他們那個年代曾經發生過的一些歷史事件。那麼,神話都傳達了些什麼資訊呢?

第2節 巧合還是同源
縱觀古代神話傳說,不管傳播的地域是泱泱華夏還是異域他邦,也不管傳播人各自種族、語言、風俗習慣是多麼的不同,宗教信仰存在多麼大的差別,但都有一個共性,這就是這些神話傳說最原始、最原生態的那一部分,總是同「天」有關,同「火」有關,同「鳥」有關,同「超能力」有關。
中國神話傳說中最古老和最大的神當屬「天帝」。
中國神話中的「天帝」是什麼?望文生義,就是天上的主宰者。這裡的「天」,並不是指現在人們理解是無邊無際的天空,而是實有所指的「天庭」,是居高臨下實施統治的地方。例如《西遊記》裡孫悟空大鬧天宮,天宮裡有「玉皇大帝」、 「托塔李天王」、 「天兵天將」等不同等級的神職和名稱,發生了許多引人入勝的故事。
中國上古神話很多是以「天」為中心展開的,許多神蹟都和「天」有密切的關係。例如,「開天闢地」的神話,涉及盤古、伏羲、女媧、黃帝等神;「天梯」的神話,涉及伏羲兄妹、顓頊、柏高、十巫等神;「女媧補天」的神話,涉及女媧、祝融、共工等神;「嫦娥奔月」的神話,涉及嫦娥、西王母、玉皇大帝、太上老君等神。
與中國神話相對應的是,在外國的神話傳說中,最古老的神和最被認同的神是「上帝」。
西方神話中的「上帝」是什麼?祂並不是虛無縹緲的冥冥精神世界的虛幻影像,而是指上面(指頭頂上的某處)至高無上的統治者。這個「上」也不是無邊無際的天空,而是可以俯視人間、裁判人類的地方。西方神話故事中,記敘得最多的也都與「天上」有關。例如,宙斯是天上降臨的統治者。在古蘇美人眼中,最大的神是「阿努那奇」,翻譯成漢語就是「從天而降的神」。希臘神話中,奧林匹斯山是眾神的住所,宙斯的兒子阿波羅駕著太陽車來到人間,教人們築城修路。北歐神話和希臘神話有幾乎一樣的內容。這裡所指的奧林匹斯山是普通人不可企及的「聖山」,相當於中國神話中所指的「天庭」。
在古今中外的神話故事中,都不約而同地有「從天而降」的情節,有「噴火閃電」的情節,有「飛毯」或是「羽衣」的情節,有「呼風喚雨」、「移山填海」、「出神入化」等超能力的情節……它們是那樣的不約而同,那樣的巧合,使人們困惑於一種現象:相似的神話!相似的文明!
要知道,在古時候,在以狩獵採摘和刀耕火種為特徵的落後的生產力發展階段,地區間的文化交流尚未形成,各地區的文明發展形式有很大的獨立性,如非洲大陸和澳洲大陸之間隔著遼闊的太平洋。在西元紀元前的古代,澳洲土著人是不可能划著獨木舟來到非洲大陸的。然而,在各個相對封閉的早期神話傳說體系中,世界各地區、各民族的神話竟然存在驚人的相似的情節。這不能不使人猜測,它們是否出自相同的背景,有著相似的經歷,是對同類事件的不同描述。如果是這樣,神話傳說應該會和某些歷史遺存相印證。

第3節 未解之謎
按照歷史學家的歷史分期,人們把有文字記載以後的歷史稱為人類文明史,即把文字產生以前的歷史算為史前史。迄今為止,在埃及發現的最早文字大約起源於西元前4000年,距今6000年。古巴比倫文化的泥板文書距今已有5500年歷史。中國最為古老的文字要屬甲骨文,它大約產生於商周時期,距今有5000多年的歷史。從古印度人生活的地方發掘出的石器、陶器、象牙等物件上,有許多奇怪符號,經研究判斷,這些符號具有表音和表意的意義,應該是最早的古印度文字,距今約5000年。以上可見,單從文字的出現來說,人類文明是經6000年的歲月發展而來的。而在之前,大約從200萬年以前開始,人類從類人猿漸漸進化,進入舊石器時期,直到進入新石器時期。這段漫長的史前史與我們現在所指的人類文明史的時間比例是3000000∶1。在這段遙遠而漫長的史前時期,發生了什麼呢?按理說,人類文明發展進程應該是一個由低到高的漸進過程,至少不可能前面的文明程度超過後來的文明程度。
但是,在過去100多年裡,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考古手段日益科學化,人們發現了大量的史前遺址,至今無法解讀這些遺物、遺址的正確含義。尤其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史前遺蹟反映出來的文明程度、科技水準與歷史學描述的發展進程及我們已知的人類文明發展史,出現了巨大而明顯的反差,恰恰出現了前面的文明超過後面的文明的情況。
歷史學家、人類學家、科學家試圖用種種已有的理論框架和技術方法去考證,去解釋,如生物進化論、碳14測定、化學分析、遙感、聲納等多種手段都用上了,其結果反而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未解之謎。
在被稱為科學的歷史學無法解釋的許多現象面前,人們自然而然會重新考證神話。而這一考證,竟發現了許多與神話傳說相印證的遺蹟和事實。美國著名作家道格拉斯•凱尼恩(Douglas Kenyon)編撰了一本書,書名叫《被禁止的歷史》,由17位相關領域的關鍵人物寫的42篇重量級文章構成,揭示了神話和遺蹟相印證的種種事實。
19世紀中期,德國考古學家海因里希•施里曼(Heinrich Schilemann)從古希臘史詩巨著《荷馬史詩》裡所隱含的模糊暗示入手,在各地尋找傳說中的特洛伊城,終於在安納托利亞的希薩爾克山發現了它的廢墟。而在此之前,學術界一直認為《荷馬史詩》中的特洛伊城是憑空虛構出來的。
基督教的《聖經》中有過大洪水的記載,一般人都認為這肯定是虛構的。中國也有很多關於大洪水的神話傳說,華中師大教授陳建憲還專門在《民間文學論壇》1996年第3期發表了〈中國洪水神話的類型與分布〉一文,該文獲湖北省社科成果三等獎。那麼,大洪水是神話還是確有其事呢?位於中東地區的古蘇美人在西元前4000年發明了楔形文字。根據被發現的泥板文獻記載,在人類經歷了一次滅頂之災的大洪水以前,曾經存在過埃利德烏、巴布奇比拉、拉拉克、希帕爾、休爾帕克五個城市。如果認為關於大洪水的記載和傳說都是虛構的,那麼也一定會認為泥板文書中的記載也是荒誕不經的。但考古學家恰恰在泥板文書提供的地點上找到了大洪水以前五個城市中的三個城市遺址。
事實上,世界各地的考古發掘,留給我們太多太多的未解之謎。例如:一直被人們稱為古代建築奇蹟的埃及大金字塔,就像聳立在地球上的巨大問號。位於埃及吉薩高原的三座大金字塔分別以三個法老的名字命名,分別叫孟考拉金字塔、哈夫拉金字塔和古夫金字塔。三座金字塔周圍還有三座小金字塔、司芬克斯人面獅身像和一些神殿。其中最大的古夫金字塔高146公尺,由大約230萬塊重達數噸至數十噸的巨石壘成。石塊與石塊之間沒有任何黏合物,但十分嚴密。這些大石塊是怎樣切割、搬運、安放上去的呢?古夫金字塔選址在北緯29°58′51″,穿過大金字塔的子午線剛好將地球上大洲、大洋的面積分為平均的兩半;這座金字塔的高度乘以10億,大致相當於地球到太陽的距離;它的底面積除以兩倍的塔高,剛好約等於圓周率3.14159。難道這些都只是巧合嗎?直到現在,還沒有人真正瞭解埃及大金字塔建於何時、為何人所建以及它的具體功能是什麼。
還有,與埃及金字塔同樣神奇的中美洲墨西哥平頂金字塔以及相關的馬雅文明;位於直布羅陀海峽外大西洋中的消失的亞特蘭提斯城;英國南部索爾茲伯里平原上的「巨石陣」;祕魯的納斯卡線;法國布列塔尼半島上的「羽蛇城」;位於南太平洋水域神祕的復活節島,等等。諸如此類的考古發現只告訴了我們這些地方的神奇,並不能告訴我們遠古時期這些地方發生的事件。我們不僅要憑藉實物考古,而且要充分利用原始的神話和傳說。因為在這些流傳已久的神話傳說中,往往記錄了比實物和文書記載更加久遠的已經消失的歷史真相。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