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燙者邁出其浴火重生後的生命故事。--《鬼面》

2016/4/27  
  
本站分類:創作

燒燙者邁出其浴火重生後的生命故事。--《鬼面》

一個面部燒傷、長相怪異的神祕女子突然出現在墾丁的一間民宿中,沒有人知道她的身世與來歷。民宿的老闆娘在極缺幫手的情況下雇用她當旅店的清潔打雜工。
神祕女子名叫蘇謐,但街坊鄰居間都稱她為「鬼面」;只有泳具店老闆阿修對她充滿興趣與好奇。
老闆娘的十八歲女兒裘加是個嬌生慣養、高傲任性的大一新鮮人。雖然有男友崇輝的呵護與關愛,仍然深受風度翩翩的學長吸引。混沌不明的三角戀促使裘加和崇輝發生嚴重口角,裘加不顧大雨傾盆,未帶任何雨具跑了出去,因而感染急性肺炎。
住院期間,全由蘇謐悉心照顧。
在一次熱鬧的「墾丁車陣」中,來自德國的一家三口車禍重傷。蘇謐因為聽得懂德文,即時將他們送入醫院搶救;自己卻也因為吸進太多濃煙而肺部受損。
裘加懷著報恩的心情去醫院探視,進而從蘇謐的口中得知:她臉部傷疤的背後,原來有一段發生在德國的不可告人的祕密。
蘇謐的悲慘遭遇,促使裘加反思自己的言行。她一反常態,請求男友崇輝的原諒,兩人言歸於好。
而蘇謐也在鄰居阿修的善意對待下,看見重生的一線希望與光明。

 

內容試閱



「鬼面」的出現是在一個四月初的傍晚,雲層厚低、悶熱難當。
等著詢問住宿價錢的旅客在隊伍中不耐煩地抖腳、探頭,站在櫃檯後的老闆娘低著頭不斷翻看旅客登記簿,身旁的三歲兒子拉著她的裙角,吸著大拇指,唉哼著:「媽媽,我肚子餓!」她忙得焦頭爛額,一邊還擔心廚房裡爐子上的炒飯有沒有燒焦。
「徵人啟示到底貼出去了沒有?怎麼找個人這麼難?!」阿桂在心裡嘀咕,埋怨丈夫辦事沒效力。
「我可以幫忙嗎?」一個聲音問。
這問題來得突然,阿桂沒來得及搞清楚內容,以為是面前的旅客在催促。一抬起頭,看見一個戴著風衣帽,鼻樑上一副大太陽眼鏡、側著臉的女人,跟旁邊穿短褲、T-Shirt、脫鞋,搖著扇子的一排人保持一大段距離。
「要房間請排隊,得等一等!」阿桂說。
「我先把垃圾拿出去丟。」陌生婦人說。
阿桂皺起眉頭,這下她真的迷糊了!
「垃圾要丟不是嗎?」婦人仍然側著臉,說完抓起堆在櫃檯邊的三大包垃圾袋,轉身走出去。
「喂……!」阿桂想要阻止,但是面前的中年男子不耐煩地插嘴說:「到底還有沒有空房間?」
「有!您等一等……」阿桂實在分身乏術,只能遠遠地追蹤那陌生女子的身影。
「還要等多久?可不可以參觀一下?」男子又問。
「媽媽!我肚子餓!」兒子差點把阿桂的裙子給揪了下來。
「阿桂嫂!好像有燒焦味哦!」對面泳具店的老闆喊過來。
「哎呀!爐子的火……!」阿桂感覺自己快瘋了!
「我去看看。」又是那位陌生女子,她倒完垃圾進來。「廚房在後面是吧?」不待阿桂回答,她逕自朝燒焦味走去。
阿桂一隻手正要伸出去阻止,耳邊卻響起一陣「咕嚕嚕」轉輪搭配著紛亂的踢踏聲──一團從香港來的旅客正好滾著行李箱進來,高八度又快速的廣東話頓時充滿整個大廳:
「快D去果邊睇睇,快D行!」有人催促著導遊。
「你唔好急!」
「房的光線要好一D,唔好系牆角上的房。」
「我最好要高層嘅三四樓。」

阿桂一聽見廣東話就頭昏腦脹,她的眼珠往上一翻,吐出一口氣,自言自語道:「無法度了啦!難不成我是三頭六臂?!」
還好那位導遊的國語還算差強人意,房間也早已經訂好。阿桂把一串鑰匙交給導遊,急匆匆地說:「三、四樓,電梯在那兒!」像趕蒼蠅一樣趕緊把他們打發走。

等到這一波人潮底定以後,一個鐘頭也過去了。阿桂癱軟在椅子上,心想:「阿良到底在幹什麼?再不找人來幫忙,我可受不了了!」腦袋一放鬆,她才驚覺:兒子呢?剛才不是還拉著她裙角喊肚子餓嗎?現在人跑哪去了?!
「皮皮、皮皮!」她四處尋找,同時嗅覺也回來了:怎麼旅店裡瀰漫著菜香?阿桂走進廚房一看,發現兒子滿足地扒著飯,小小的圓桌上擺著青椒炒肉絲、麻婆豆腐、一盤煎魚,外加一碗番茄蛋花湯。那位陌生女子正靜靜坐在皮皮旁邊。
「妳煮的?」阿桂驚訝不已。
陌生女子點點頭,目光仍然沒有從孩子的身上移開。「爐上的鍋子正熱,旁邊還有切好的菜……要下鍋不是嗎?」
「麻婆豆腐我可沒準備!」阿桂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反應。
「妳兒子──叫皮皮是吧?──說想吃,我看見冰箱裡有材料,就自作主張炒了一盤。妳……」陌生女子抬起頭來,「不介意吧?」
阿桂正好低下頭去看在扒飯的兒子,摸摸他的頭,「好吃嗎?」
「嗯!好好吃!」
阿桂想說:「當然介意!妳是什麼人?跑來攪局、下毒怎麼辦?!」但是兒子吃得這麼開心,要不是這女人即時的幫助,她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同時應付這許多事!而且她本能地感到這個女子似乎沒有惡意,於是把已經到口的責問又給吞了下去。
「妳是……?」阿桂問。
「我在報上看見你們登的徵人啟示。」
阿桂點點頭。「有任何旅館的實務經驗嗎?」
「沒有。」
「那妳想來做什麼?」
「什麼事都行!鋪床、刷馬桶、煮飯、打雜都可以。我沒有任何要求。」
「我們可是不供吃住的哦!」
「不用!我在鎮上租了一個房間,離這裡近,來回很方便。」
「這裡事情多,上班時間不固定,妳得很有彈性。」
「沒問題!」
阿桂看看兩頰塞著鼓鼓的菜、正在吃第二碗飯的兒子,再聞聞滿室的菜香。「至少她菜好像燒得不錯,」她心想。
「明天就開始,可以嗎?」阿桂問。
女子點點頭。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