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類國共黨史與塵封已久的資料。--《紅色史褶裡的真相(二):「解放」紅塵·「反右」紅飆》

2016/4/7  
  
本站分類:創作

各類國共黨史與塵封已久的資料。--《紅色史褶裡的真相(二):「解放」紅塵·「反右」紅飆》

叢書集結作者二十年發表的「紅色」主題,縱向展示中共滴血針腳,具體剖析紅色謬根。叢書史料經歷時間檢驗,滴珠折光,具備各項參考價值。
第二冊進入「激情燃燒」的1950年代,赤禍全面鋪展。中共「如期」啃吃自己兒女,從地下黨到高崗,從反右至大饑荒,還有至今仍被歪說的「抗美援朝」、「三面紅旗」,赤血滴滴,一路滴往文革。1957年終於撕下民主偽裝的「反右」,赤潮漲頂之拐點,本冊剖因溯源、列示後果。而從儲安平到「兩頭真」,自由爝火幽幽不息。
麵包、情戀、革命、內訌、死亡、冤屈……斑斑紅跡,紅事墜繫紅根,紅冤栓連紅謬,紅色醜陋真正「少年不宜」。

 

內容試閱

被革命吃掉的紅岩兒女(四):投江紅湘女

廖意林(1915~1968),出身湖南寧鄉望族,田產百畝。父親留日,同盟會早期會員,辛亥後廣東汕頭、博羅兩縣知事、湖南省參議員,參加反袁,後退鄉著述。母親為寧鄉婦女職校校長,北伐時由謝覺哉介紹加入中共,寧鄉第一任婦女部長。1929年春,廖意林考入長沙含光初中,畢業後考入女子高中師範部(免收學膳費),1935年畢業,當了小學教師。「一二‧九」後,與祕密讀書會的成員建立「民先」,創辦《湘流》(三日刊)。抗戰爆發後,廖意林走進八路軍駐湘辦事處,要求赴延,與許多伙伴輾轉赴延。先入安吳堡青訓班,再入陜公、馬列學院,1938年夏入黨。

紅岩歲月

1939年9月,南方局從延安調來二十多名青年,內有廖意林、蘇辛濤。廖意林被分配到重慶百里以外的合川古聖寺,輔助陶行知辦育才學校,任該校地下黨支書。
抗戰勝利後,育才學校遷至重慶紅岩村,生源主要為戰時保育院收容的難童,不少後來上了華鎣山打游擊。廖意林極受全校師生喜愛,昵稱「意姐」。1943年,蘇辛濤也來育才任教。1946~47年,南方局、四川省委相繼離渝,他倆失去組織關係,堅持祕密鬥爭,感情日近,但怕懷孕妨礙工作,一直沒敢結婚。此時,江姐(竹筠)下華鎣山找廖意林聯繫,聽了廖的彙報,驚曰:「你哪裡僅僅是一個學校的黨支部書記!好些黨委的聯繫對象也不比你多。」
組織決定廖意林離開育才,完全轉入地下。單身女性容易引起注意,1947年7月1日,她與蘇辛濤「擅自」結婚,住到蘇辛濤主筆的《新民報》宿舍。此時,南方局組織部長錢瑛在滬指示建立重慶新市委,囑聯繫蘇廖夫婦。重慶新市委決定印行祕密刊物《反攻》,廖任社長,刊物祕密發行川黔各地。九月,索要《反攻》的地區越來越多,市委決定把原先油印的《挺進報》與《反攻》改為市委機關報。
1948年3月初,錢瑛調蘇廖夫婦赴滬,正準備東下,廖意林勞累早產,遲滯行程。此時,重慶市委遭偵破,三名常委先後被捕,書記劉國定反水,供出蘇廖夫婦。4月,他們離渝赴湘。1949年2月初,輾轉到達西柏坡。但他們「未經組織批准」的結婚,作為「原則問題」受到批評,寫了檢討。

五七之難

1952年,廖意林出任《新湖南報》副總編,分管農村和群眾生活。1953年秋,統購統銷過度徵糧,農民不夠吃,意見很大。她如實向省委第一書記周小舟彙報,得到讚賞。1954年秋,廖意林調任省委宣傳部宣傳處長。1957年,廖意林升任副部長,剛剛下達任命,突然取消,因為丈夫倒台。《新湖南報》副總編蘇辛濤被劃「極右」,且為「黨內右派集團頭子」,監督勞動,每月只發生活費19元。
丈夫再三要辦離婚,以減少對她及子女的拖累,她斷然拒絕。省委書記周小舟也勸她不要離婚,說是等蘇摘帽後,介紹他重新入黨,再為人民工作,孩子也不會打入另冊。但日子畢竟難過,她悲痛自吟:「小樓坐聽潮頭歌,心事如荼又如火」。1959年反右傾,連最後瞭解並欣賞她的周小舟也成了「彭黃張周反黨集團分子」。

公報私仇

1959年廬山會議後,周小舟倒台,湖南省委三把手周惠積極反右傾,狂曰─
我和周小舟鬥了好幾年。他學得烏龜法,在常委會上慢慢地伸出頭來,我就敲他一下,他馬上縮回去;再慢慢伸出頭來,我又敲他一下。現在好了,從高處跌下來,連烏龜殼都打碎了。哈哈!
1980年代初,周惠出任內蒙第一書記。
1959年,廖意林戴帽「右傾機會主義分子」、「階級異己分子」,放逐湘陰屈原農場勞改。她想一死了之:「對我們來說,生命難道不就是為人民服務的同義語?!為黨為人民工作的權利已經被剝奪了,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都已經脫鞋下河了,最後關頭顧及必須接濟丈夫與孩子尚幼,才上岸穿鞋。1963年後,她被塞入新華書店當勤雜工。

熬度文革

文革之初,紅衛兵見《新湖南報》編輯部近半「右派」,再看看劃「右」根據─爭論辦報方針,認為可能是省裡「走資派」製造的一起冤案,支持翻案。蘇辛濤等被冤右派認為「機會來了」。可1967年冬報社造反派追捕蘇辛濤,想要借批鬥「右派集團頭子」大造聲勢,壓倒另一派。為逃避追捕,也為了「同案」的囑託,蘇辛濤赴京申訴。蘇離開長沙前,廖意林送行,鼓勵他以「不到長城非好漢」的精神爭取勝利。
1967年底,湘雲突變,支持《新湖南報》翻案的紅衛兵失勢,定為「反革命大雜燴」,申訴翻案的老「右」均遭批鬥。蘇辛濤於回湘半途被捕,定為「右派翻案急先鋒」,打得死去活來。
1968年4月14日,長沙夜雨瀟瀟,廖意林留條子女─
海林、海南:我出去了,再也不會回來。希望你們聽毛主席的話,痛恨你們罪惡的爸爸和媽媽。
失蹤約半月,瀏陽河邊發現一具模糊腫脹面目難辨的女屍,衣著與廖意林出走時相同,附近還找到她的雨傘。造反派為推卸逼死人的責任,「認定」不是廖意林,不予收屍。隨後,河水上漲,屍體漂走。丈夫蘇辛濤五個月後才偶然得知愛妻已死,判斷她是在瀏陽河與湘江匯合處投水。
廖意林之所以走絕路,因為被劃「階級異己分子」─進了棺材還得戴著鐵帽,沒有翻身的機會了。促使她下最後決心的是:4月16日新華書店造反派要開她的批鬥大會,除了「右傾機會主義分子」、「階級異己分子」,另加「叛徒」、「支持愛人翻案」。此前,她看到蘇辛濤被打得頭破血流、掛牌遊街,還有三個死有餘辜的罪名─「特務」、「叛徒」、「國民黨殘渣餘孽」。他們夫婦成為人民的「兇惡敵人」,不僅永遠喪失為黨為人民的工作機會,也無權再做子女的父母。

人生尾聲

1974年,其女蘇海林26歲,沒工作,不能升學。省幹校負責人每年給姐弟插隊所在公社黨委發函,希望給以照顧,但一政審,什麼事情都完完。招工、上學、參軍、提幹,什麼好事都沒份。
文革後,蘇廖夫婦冤案澈底平反。1938年千山萬水去延安「朝聖」的湘女廖意林,歡欣鼓舞迎「解放」的紅岩兒女,聽不到了。2002年2月,丈夫蘇辛濤辭世,戰友歎曰:「建設民主富強幸福的現代化國家的理想,至今還遠遠未實現」。

2010年12月28日於滬
原載:《開放》(香港)2015年1月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7  累計人次:7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