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之我見

2014/11/19  
  
本站分類:藝文

生命教育之我見

簡單來說,生命教育是要引導學生探索人生最核心的問題,例如「我為何而活?」「我該如何活?」「活著是什麼意思?」,進而培養學生積極正向的人生觀等。而在大學中生命教育的課程就包括讓學生閱讀柏拉圖、亞里斯多德有關倫理道德的文章,要培養學生直叩原典能力,來熟悉不同的道德理論。

我自己是哲學研究所畢業,對這些議題很感興趣,但是根據我的教學經驗,在課堂上高談闊論生存的意義,尤其是學術性的理論分析,對於大部份非哲學系的年輕學子是不痛不癢、遙遠、甚至是厭煩的。我認為要理解生命意義,對個別的人而言是在其日常生活中實踐體悟而得,每一個體的生命歷程和意義都是獨特不同而且是多方面建構出來,無法依賴老師在課堂上諄諄教誨來習得。我也相信很多學生在這種生命教育課堂上只想睡覺、發簡訊或啃雞腿,只要洪蘭教授不在場的話。

我並不期待生命教育會讓學生找到自己的生命理想和價值,這種課程很難「知行合一」,或者說應該是「行重於知」,如同「公民與道德」的課程,難以期待上完後課就能讓學生具有現代公民素養和道德行為。不過達不到崇高理想不代表沒有開課價值,我還是支持生命教育課程,這種課程沒有那麼偉大,但是它很重要,而且讓學生從實作中體認會比課堂中講授理論的效果要好得多。

我認為生命教育在課堂上能帶給學生充其量是一項覺醒、一種意識、一個反省的契機,如果學生或多或少聽進去或感受到了,未來他們陷入人生重大轉折或徬徨困惑時,就多了一種思考人生的方式或可能性來面對問題。一旦他們在人生過程中面對的問題多了,累積種種人生困境的歷錬,這些經驗中有些圓滿功成,有些不盡人意,也有些造成不可抹滅的傷痕,但總是要切身經歷過後才可能慢慢形成對於人生的態度和意義,而且是自己的人生,不是老師告訴你的人生。

總之,生命教育的開始可以是在老師主導的教室中,但其完成一定是在於學生自己的人生裡。台灣的教育長久以來太偏重智育的養成,現在生命教育若能有好的開始就有機會產生好的結果。無論如何,雖然生命教育不容易,身為教師的我們卻永遠期盼教育出有意義的生命。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0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