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愛講電話,電信局不得不限時三分鐘?--《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

2016/3/28  
  
本站分類:創作

台灣人愛講電話,電信局不得不限時三分鐘?--《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

作者楊振興為中華電信資深顧問、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展示顧問,有近一甲子電信資歷。本書保存台灣電信文化資產,帶領社會大眾從話筒裡的故事,了解台灣百年來的發展。書中每一個電信故事,都紀錄著台灣的發展脈絡,從電報、電話機、交換機、海纜與衛星、公用電話、國際通信的演進及進步,一直到現代的行動通訊和智慧型手機,是台灣第一本回溯早期道地電信記憶的著作,並以300多張台灣早期珍貴照片貫串全書,帶領讀者輕鬆的閱讀這本書。

本書可以作為大學通識課程選修用書,也可作為國高中生寒暑假作業課外閱讀用書,藉此體驗科技與生活的結合。本書更能夠當成製作教材、教具的參考依據。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淺談電信─從有線到無限

1.從有線到無限
1837年摩斯有線電報開始搭起媒體的高速公路,讓電「信」得以快速暢通無阻。2000年以來,無線行動電話從功能性演進到智慧型,完全改變了人類社群互動的模式。尤其是賈伯斯的「蘋果」手機,吸引了無數死忠粉絲,廣大的「果粉」甚至造就了依賴蘋果為生的企業供應鏈。今日手機無所不在,注意到了嗎?手機通話中常聽見的一句話是「好,我LINE給你」。

2.電信網路的構成
2.1 打一通電話的概念
台灣話「ㄍㄚ電話」,是指磁石式電話用手把「搖鈴」的意思。不知怎的,用國語講就成了「打」電話了。打一通電話,是電信網路最基本的功能。
就以打磁石式電話為例,首先是用戶端要提出服務要求Call for service(CFS),也就是用手搖轉動電話裡的發電機,這時人工台的對應吊牌就會向下翻,值機員出應。接下來值機員選擇接通被叫號碼的塞繩(Cord),檢查被叫是否通話中,如否,則予以接通。等到通話完畢,處理計費並予拆線。

------

第七章 報告,想裝電話要抽籤!

3.3 光復早期的電話建設
戰後百廢待興,各業亟需電話。而為公平分配資源也就實施裝機抽籤制度,由台北市議長主持,抽中後預繳大約2萬元裝機相關費用,再去採購、建設,還要再等待完工才有電話可用。其時台北政經地位重要、人口也成長到近50萬。

3.3.1 台北擴充800門申裝要抽籤
民國38年(1949年) 8月台北電信局擴充完成800門號,登記裝機卻達1261戶。9月2日台北電信局發文於中央、新生、公論報等報社通告,並敦請交通處、省市黨部、參議會及商會推派代表監視抽籤。
有一說當時「電話比黃金還要貴」,擴充工程完工時先接待各機關首長觀禮,出席人員有台灣省黨部副主委李友邦、省參議會副議長李萬居、秘書長連震東、台北市參議會議長周延壽、台北市政府市長游彌堅....以及新生報社社長謝然之、工業聯合會理事長林挺生等,都是一時政商風雲人物,可見其時盛況而且慎重非凡。

3.3.2 全省市電話用戶數成長表
戰後至1949年台北市西門子自動交換機容量(號)整修恢復75%到6000門號,加上擴建及全省其他地區增建成果,用戶數從1950年至1953年成長如表7.3。其中全省統計三年內增長43.1%,而台北市成長三年內成長70%,可見社會經濟上需求之殷切。

3.3.6 台北市市內電話抽籤圖錄
市民申裝電話仍須先登記等候。1956年台北市議會成立電話促進會,由台北市議長在三軍球場主持電話門號公開抽籤,並發佈榜單,抽中者需先預繳總計1萬多元費用。此資金再由電信局週轉去採購交換機、擴充線路及門號,仍然是完工後始能裝機使用。

------

第八章 排隊打電話的時代─公用電話

1.百億奇「績」不再
據訪問電信前輩描述,在台灣光復後有一段時期電話貴如黃金。而公用電話更是稀少,在除夕、新春常有排隊打公用電話拜年的景象。聽起來似乎很自然,卻有一點社會階級的無奈。
行動電話覆蓋率未達50%之前,公用電話一直是許多國家電信建設的標竿。早期開發中國家,甚至有一半以上的國內話務量(Local traffic)就來自公用電話。公用電話規模雖小,但施工、收幣、發卡、維護及帳務系統卻比一般市內電話複雜。而它具有公眾服務的特性,通常平均每具營收(Average Revenue Per Unit, ARPU)非一般固網市話所能及。
台灣公用電話在2000年度創造黃金高峰,總共建置149598具,締造年度營收近百億元的奇「績」。時至今日,根據2015年11月中華電信資料,實裝數只剩下64803具,年營收不及4億,這個情況只會越來越差。在賠本服務的情況下,幸好有政府「電信普及服務基金」提供補助,來維持民眾的基本需求。但公用電話早已步入黃昏。

2.2 台灣早期公用電話建設
2.2.1 台灣在1900年首先有公眾電話服務
(1)1897年澎湖首先有軍用電話,是台灣民間電話之創始,時台北廳設台北交換局及基隆支局,提供市內電話、長途電話服務,台北也首先開放公眾使用的電話,基隆則在1902年在火車站前首先設置公眾電話。日治時代電話業務由各地「郵便局」或「郵便受取所」兼辦,在台灣頭的基隆,以及台灣肚的台中、嘉義,以及台灣尾的高雄,都建有歐風典雅的郵便局。
(2)公眾電話後來又稱為公共電話,但因其名有公共財聯想之虞,1992年之後正名公用電話。據《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陳柔縉》:1936年全台北統計只有10座公用電話,分別設在台北火車站內、站前,還有萬華站前、萬華、古亭、圓山、新公園(今之228公園)、西門町、文武町(今重慶南路和公園路一帶)、和千歲町(今建中和植物園附近)這和電信文物檔案記載相符。

2.3 台灣公用電話發展概述
台灣公用電話發展從人工制→投幣式(撥號/按鈕)→光學卡→IC卡,再到IC卡/投幣兩用。《電信大事紀》記載:1963年本年度全省公用電話裝機紀錄超過1000具(實際裝機記錄1021具)。當時已從人工制走向投幣式,之後公用電話建設開始起飛。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