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認識沙特與卡繆的存在主義精神。--《戰爭‧存在‧世代精神--台灣現代主義小說的境遇書寫研究》

2016/3/11  
  
本站分類:創作

重新認識沙特與卡繆的存在主義精神。--《戰爭‧存在‧世代精神--台灣現代主義小說的境遇書寫研究》

本書主要研究戰後台灣現代主義世代的小說,以「戰爭」、「存在」、「世代精神」為切入點。戰爭背景與意象、存在主義思潮、世代精神三者在冷戰時期台灣的空間,既是並列關係,也是層遞關係。現代主義世代作家,他們從拋不掉的歷史與世界的「戰爭」框架,促使其對西方存在主義產生媒合與接受,使戰爭意象與存在主義在現代主義世代作家當中成為一種交織混雜的元素,最後表現在他們文本時,成為這一代作家特有的世代精神面貌。
在學術研究史上,本書延續七○年代以來鄉土文學論戰對台灣現代主義作品的第一讀,與解嚴前後為現代主義平反並經典化的第二讀,自我定位為現代主義經典的第三讀,期能從現代主義的研究中,細部分殊出一條存在主義文學的研究脈絡,並考察其與台灣「戰爭背景」之間的在地生成關係。
本書前後分七個章節,從歷史、記憶、思潮到作品,多面向考察台灣存在主義文學作品的媒合歷史成因及在地化面貌,並特別串聯世代作家在「戰爭」與「存在」之間的關係性思考。王文興《背海的人》、郭松棻《驚婚》、黃春明《看海的日子》、王禎和《嫁粧一牛車》、施叔青《倒放的天梯》與李昂《花季》……本書以現代主義世代的重要作品所表現的「境遇書寫」作品,去觀照存在主義如何受到現代主義世代作家的接受與轉化,並考究世代作家小說文本的在地化與經典化現象,以呈現世代作家整體的精神史樣貌。

 

內容試閱

二十世紀堪稱人類歷史中戰爭局面最為慘烈的一頁。以世界史的角度來看,1914-1918年爆發了以歐洲國家為主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相隔二十年,隨即於1939-1945年又從歐戰擴大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爭幅度席捲歐、亞、非、大洋各洲,全球人口泰半籠罩進戰爭與毀滅的陰影之中。以近代中國的角度來看,晚清以來,中國飽經內憂外患(太平天國之亂,與經歷西方各國的挑戰),民國後,軍閥派系間戰事不斷,又經歷長達八年(1937-1945年)的對日抗戰,及1946-1949年的國共內戰,顛沛流離的難民所在多是。以台灣的角度來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台灣人開始受到日軍徵召至中國大陸與南洋打仗,島上居民則面臨美軍的轟炸,1945-1949年期間部分台籍軍人則被徵召至中國大陸戰場打國共內戰。國府遷台後,即使中國大陸戰場已大勢底定,國共沿海的零星戰事仍舊持續上演,如古寧頭戰役(1949年)、舟山登步島戰役(1949年,1950年5月國軍自動將軍隊全數撤回台灣本島,後改由中共解放軍佔領)、海南島失守(1950年)、一江山島失守與大陳島撤退(1955年)、八二三砲戰(1958年,此後中共仍不時對金馬外島發動小規模砲戰,至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建交結束才結束),從五○年代初到五○年代末,兩岸戰事從激烈的傳統肉搏戰,逐漸轉為「宣誓意味大於實質意義」的現代式隔空砲戰 ,一直到六○年代之後,台灣國府與中共隔海對峙的局面逐漸趨於穩固。
二戰終結後,國共之間的戰役逐漸平息,但以美蘇為代表的兩大陣營(自由資本主義VS.共產社會主義)間的冷戰格局 卻才正要開始,東西德分裂,東西歐分為兩方勢力板塊的對峙,1950-1953年的韓戰,1959-1975年的越戰,國際間瀰漫著第三次世界大戰一觸即發的氣氛,核子武器的軍備發展更大大提升人類未來走向毀滅的可能性。五○年代到七○年代間美蘇陣營在東亞地區雖有局部地區(韓國、越南)的代理戰 ,但雙方皆有默契地避免戰事擴大至全球的全面性熱戰(第三次世界大戰),因此由1945-1991年間的冷戰,從東歐地區美蘇集團的矛盾開始,進而演為東亞地區中蘇集團對抗美國及其東亞盟友圍堵的角力戰 ,東亞地區兩場局部性熱戰在冷戰框架下更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因此對東亞大部分的國家與人民來說,戰爭與浩劫並未完全離去,隨時可能爆發大戰的威脅與兩次世界大戰,甚或是長年的內戰,對於人類的創傷,都標誌了「後二戰」時期「戰爭」此一符號對全球當代社會的影響力。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2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