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現代臺灣時事為背景開展的都市冒險奇譚!--《暗影者:甯安》

2020/7/30  
  
本站分類:創作

以現代臺灣時事為背景開展的都市冒險奇譚!--《暗影者:甯安》

金車奇幻小說獎優選強作.以現代臺灣時事為背景開展的都市冒險奇譚!魔幻寫實手法X懸疑解謎事件,深度刻劃私法正義使者在這塊土地必須面臨的政治鬥爭、財團勾結、組織犯罪問題!
國立屏東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院長簡光明、國立屏東大學中文系教授林秀蓉、實踐大學應用中文學系助理教授馬琇芬、高雄市立仁武高中音樂教師石佩蓉、高雄市立仁武高中國文教師童怡霖、高雄市立英明國中教師/學思達講師郭進成、臺中市立臺中第二高級中學國文教師趙瑜珍──激賞推薦!

在一個又一個平凡的日子裡,暗夜中打擊性犯罪者是超能力者甯安的使命,直到紫婆婆找上了她,並要她去暗殺一個人,讓她陷入猶豫與抉擇。
甯安加入神祕組織,一一揪出食安問題、捷運殺人事件、校園割喉案、貪汙政客……這些興風作浪的幕後破壞者,司法無力束縛他們,然而繞過司法的正義早已蠢蠢欲動。不是不報,時機未到,暗影者之後,尚有處刑者伺機而發──

「沒有任何夥伴,就一個人。因為每個人都只有每個人的自己,即使真有夥伴,但前往的時候,仍只有自己一個人通過。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去處。」

立即訂購《暗影者:甯安》

 

內容試閱

1 在夜裡跑步尋求危險喔
晚上十一點對她來說是個適合跑步的時間。至少她最近是以這樣的身分出來的。一個跑步的弱女子。
內衣的鋼絲圈襯起了合身的水藍色棉T,讓她不明顯的胸部寬挺了起來,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短褲幾乎沒有遮掩住大腿,遠遠看見那雙修長的腿會以為是個身高一七○的妙齡女子,性感非常。
她戴著一頂運動小帽,以固定自己亂飄亂飛的頭髮。小帽將額前的頭髮收齊,只要甯安頭稍微偏低,就看不見她的眼睛。更遑論由高處照探下來的監視攝影機。
她以幾乎不會喘的速度慢跑在巷弄之間,這一區的路已差不多熟絡了。每一間房子都有每一間房子的氣息,甯安可以嗅得出來。她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目光與嗅覺之間的轉換所致。
這個時間了,連建築物都睡著了吧,她想。只能從外表來揣測屋裡的人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了,但甯安知道,那不過就是自己的揣測,這些想法像淨空她思緒的道路似的,她的思緒裡,也有一座必需要被安靜的夜深的小鎮。
跑步真不是個好主意。甯安發現自己就像隻靈活的羚羊,看起來就不像容易被追上的小兔子。
不,應該是自己多慮了,有什麼樣的獵物,就有什麼樣的狩獵者。
夜很深很深了,連家犬都不叫了。
她慢跑的速度,和快走差不了多少。大概是秋末,身上的衣服只有些微濕,風有點涼。她轉進巷子,該是休息的時候了,甯安停下腳步,調整呼吸的走,慢慢走。
後頭的人還跟著。
這條巷子還長的。
她不疾不徐的又走了一段路,被擋住了。甯安停下腳步,看著前方兩個不完全擋住巷弄的男子,顯然是針對自己來的。
那兩個人似笑非笑的,朝自己逼近。她感覺得出來,後面的人也是如此。
她身體很自然的因防衛而後退,卻忽然被一隻粗壯的手臂從後方給勒住了脖子。一剎那喘不過氣,還咳了兩聲。
但甯安很平靜,沒有任何一絲的害怕。
這一切很快就會結束了。
「放開我。」她用喉嚨被東西架住的氣絲聲說。
當前方兩個男子快速衝向前,想要徹底鎖住甯安,她明白了世上有些事情是絕對無可救藥的。
甯安很早就明白了。
不可饒恕。
以靜制動是不存在的,這僅用在靜態物比動態物要強上幾倍才得以成立。
三個大男人同時架住甯安,一後二前。她雙掌一翻,抓住那兩個人的手腕。他們因感受到一陣力道而吃驚。
但不會太久的。她的後腦勺朝後一撞,聽到了下顎骨碎裂的聲音。所有人都清楚聽到了。
後方的男子痛得倒在地上,一臉死爹喪娘的委屈樣,已沒有剛才的凶狠。一頭狼忽然變成了小羊似的。
被抓住雙臂的甯安,手一用力,那兩人的手腕骨就碎了。
夜很深,聽得見三條街以外那條狗還在吠叫。
三人的叫聲傳遍了整條巷弄裡,她將那兩人相互一撞,用力往外一推,暈撞了過去。
她回過身,瞪著那名從後方勒住自己的男子。
「饒……啊!」
男子話沒說完,甯安已經踢碎了他右側方的三根肋骨。
「接下來是……」甯安將痛撫著肋骨的男子的雙腿用力撐開。
「!」在男子不祥預感浮現之前,它已經發生了。
甯安的慢跑鞋用力踹了他的下陰一腳。
他忽然沒有了叫喊,發出一種動物自喉間瀕臨死亡的氣嚎聲。另外兩名男子背脊打了個冷顫,但他們想像的惡夢確實是真的。
只見甯安轉過身來,朝向自己走來。
「求求妳,饒命。」男子啜泣的夾緊自己的雙腿。
饒命?你們饒過別人嗎?
另一名下陰還沒遭受踢擊的男子,看到同伴的睪丸再次被暴力的踢擊而發不出叫聲之際,終於尿濕了褲子。
「換你了。」甯安不帶臉色的走向完全失去抵抗力的他。
巷弄裡又是一陣慘叫。
甯安像是沒發生過事情一樣,吹著口哨,輕鬆地離開了巷弄。該換雙鞋子了,甯安心想,濕了的鞋都髒了,噁心。
買鞋要錢,她想到似的,轉回暗巷。那名肋骨斷裂的男子因為看見她又折還過頭,已經分不清楚自己是裝暈還是暈嚇了過去。甯安扒了其中一個人的錢包,把裡面的千元鈔票全取了出來,再把空錢包隨手一扔,走了。


2 大河的生活(一)
轉角的彩券行,他站在一整面刮刮樂的玻璃窗前。大河並不是一個貪心的人,要知足喔,東西夠吃就可以了,食物不能夠浪費,他總是將母親的話牢記在心,即使她已經不在了。
他向店員指了指五百塊錢、招財貓圖款的刮刮樂:「嗯,26號那張。」
箔屑隨著他刮開的硬幣化成粉末,數字與金額由左到右漸漸出現。不會有誤的,就像站在籃框前,直接把球投進去一樣的準確。
在離開彩券行、過馬路要去7-11繳費之前,大河向店家領走了五千塊的刮刮樂中獎獎金。


3 昨夜的新聞
通常是從窗簾縫篩進來的陽光弄醒甯安的,她不是一個喜歡設鬧鐘的人。
一定要過了中午才會醒過來,她滾了水,將高麗菜剝個兩葉洗一洗丟下去,再將切好的杏鮑菇丟了,另外滾了麵,加過去以後,最後再下豬肉片,很簡單的解決了午餐。
新聞播了一則關於三名重傷男子送醫的新聞,他們宣稱在夜間被女子襲擊所傷。由於三人均為前科累累的通緝犯,警方不排除是他們三人先襲擊女性當事人。但監視攝影器只能拍到還沒進巷子前周圍畫面,見到一名在夜間慢跑的女子,和早在附近徘徊許久的那三個人。顯然女子比那三個人出現的時間點要早了許多。但沒有巷子裡的畫面,因為監視攝影器只拍攝重要的交通路口。
三名男子前後包夾一位進暗巷的女子,說是被襲擊,怎麼樣也說不過去。警方只好先將那三人移送法辦,以待釐清事實真相。
甯安並不在意他們後來會怎麼了,那不是她所關心的事。這樣的人究竟有多少存活在這個世界上?她沒辦法細算,但那是她關切的問題。要在當下直接施予犯罪者適當的懲罰,才最有效。雖然甯安不確定,所謂的適當是指什麼。那些無罪釋放或是判刑太輕的性犯罪者,就別讓自己給遇上了,否則要倒楣。
必需要像清道夫一樣,每天按時上街打掃才是。甯安覺得,那其實是為了掃除自己內心深處的一種潔癖,掃啊掃的,就像每天都必需要把家裡的地板擦乾淨一樣,即使擦了以後,過沒多久又會有灰塵了,但是擦拭本身就是它最大的意義。
沒有人會特別去感謝清道夫的,起個一大早,跑到家裡附近的街道上,慎重其事的對他說:「真的非常感謝您,是您讓這個世界變得更乾淨了。」不會有人這樣的,清道夫也不會因此而高興,「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該做的事喔。」甯安心想,就是了,每個人都有自己該做的事,不用特別被感謝,那是和生命共連結的東西。
洗完了餐具,她開始對著沙包練習拳擊。碰、碰、碰、碰。有規律的聲響像要穿透牆壁似的。對沙包來說,甯安的拳還是太重了,沙包如果能夠喊痛,每一擊它一定都會大叫。
甯安只是練練手感,要是認真起來,沙包動不動就破了。屋旁那塊鐵,甯安也曾練習打過,她每用力揮一拳,鐵塊就像撞擊到另一塊金屬似的,鏗鏗作響。
她的拳太堅硬了。
午後,她獨自揮著拳,屋內除了沙包悶悶作響,沒別的聲音。甯安有時候聽音樂,有時不聽。屋外不時有汽機車行駛而過的聲音。咚、咚、咚、咚。甯安感覺到自己的拳頭柔軟的撞在沙包上,她的指間感覺到一種碰到物體的舒暢,好像這些指頭天生下來就是要撞打物體的,就像齧齒類每天一定要磨長牙那樣。但如果被這拳頭打到,任誰都不會覺得舒服,只有痛的份,而且不只是痛。
她揮擊著拳,沒有任何多餘的心思,拳就是她的境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96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