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感受愛情的旖旎與狂熱以及憂傷…… --《風過松濤與麥浪--台港愛情詩精粹》

2016/2/25  
  
本站分類:創作

帶你感受愛情的旖旎與狂熱以及憂傷…… --《風過松濤與麥浪--台港愛情詩精粹》

本詩集由香港詩人秀實、台灣詩人葉莎主編,李曼聿插畫,李桂媚頭像漫畫,集結了35位台灣詩人,以及23位香港詩人,共計58位詩人的愛情意象新詩,每位詩人都有優異突出的表現,帶你感受愛情的旖旎與狂熱,浪漫與憂傷。並在詩末附上了該首詩作者的精闢分析,名詩人蕭蕭、管管專序推薦,台港詩人聯手出擊,絕對值得擁有!

 

內容試閱

〈口紅〉/bai 白靈

我們在屋子裡讀書
霧來了 窗都迷了路
我在玻璃上劃出
幾條水溶溶的小徑
並請你用鮮紅的嘴形
在路的開端
吻上一枚唇印
泡茶時 霧剛散
整片風景的上方
停著一顆
打哈欠的太陽

[論詩]
霧是水氣的化身,撲上窗後,難免留下痕跡,伸出指腹說不定可以劃出痕跡,於是以窗作畫乃成可能。口紅是女性向外留跡最顯明的代表物,吻上窗自是浪漫。待霧散景現,唇形乃有太陽「打哈欠」的可能。霧來得快的時候,躲都來不及躲,人生的故事亦然,很多都突如其來,「唇印」對人的突襲亦然,事過境遷,徒留美好的記憶和詩作,此外皆不可尋。

[知人]
白靈,本名莊祖煌,1951生﹒現任台北科技大學副教授。擔任過草根詩刊主編、台灣詩學季刊主編。作品曾獲中山文藝獎、國家文藝獎、新詩典獎等十餘項。出版有詩集十一種、散文集三種、詩論集五種,建置「白靈文學船」等十一種網頁。

〈那些我去過的地方〉/bu 布詠濤

那必定是目光的一個住址:
儲存著一個與你有關的詞——
我咀嚼每一個寫在路標上的地名,
入迷程度可比咀嚼亨利•摩爾的一塊石雕:

那必定有一種久遠至地心的吐露,像泉水自石縫間湧出,
時間是流動的停駐,由記憶雕琢成形:

野草莓氣息甜美,出賣了蜜蜂的叮嚀——
就像經摩爾的手觸摸過的每一塊石頭,
都長出一張嘴巴,啜飲本地抽象的秘密,噏動著
輕輕觸碰,我的敏感的唇。

[論詩]
詩名為〈那些我去過的地方〉。語言符號的演繹如導遊,引導讀者起頭就進入「目光的住址」,再推進到「與你有關的詞」、「路標上的地名」;緊接著,借用對亨利•摩爾雕塑的評論把敘述者的心理推演進一種美學層次的論述;隨後,引入抽象化的色香味經驗的回憶及漢語諧音的美妙:野草莓甜美,蜜蜂(密封)的叮嚀等意象組群,再經由對摩爾雕刻藝術的敘述,含蓄委婉又不失感性地吐露出:以詩語雕琢愛的秘密。

[知人]
布詠濤,曾用筆名「江濤」。香港女詩人、畫家。出版詩集《七日之城》、《沉默的飛翔》、《獨白與對白》、《等待無人經過》。曾與廣東詩人黃禮孩合編大陸詩歌民刊《詩歌與人》的「女性詩歌系列」的多種讀本。

〈靜靜的〉/cai 蔡文哲

我喜歡坐在黑夜裡
聽樹的呼吸,花開的聲音
喜歡凝視整片星空
整片是你微笑的夏日

草地上微風正緩緩旋落
有夢在我們的掌心發芽
有理想必須抽長。請你
在我們相遇的路口記得
陽光與夢土,悲傷與孤獨

你是否會在我離去的城市
站在我常駐的落地窗前
習慣用想像翻過空盪
一個人面對晨霧或晚霞
為我祈禱並開始信仰

願我倆不再是無帆之船
可以安然靠岸彼此
輪流說幾則簡單生活
無關於愛與旅途的掛記
以額頭輕抵額頭,靜靜
默念彼此的名字靜靜取暖

[論詩]
那晚我苦思應該寫什麼在卡片上。手邊有一本詩集,我找到那首常唸的詩抄給你,我想像你在異地思鄉展讀卡片時心中沸騰的溫度,如此就能感到安心,教我更認真刻寫字辭的筆劃。究竟因為我的祝福賦予詩的意義,還是因你的閱讀讓詩產生共鳴呢?我仍會在某夜讀到觸動心底的一首詩而輕輕唸著它們,它們與我對話時,我更想與你對話。

[知人]
蔡文哲,筆名天涯倦客,1984年生。曾任吹鼓吹詩論壇大學詩園版版主、然詩社社務委員。喜歡靜靜讀詩、寫詩,如同靜靜摸索魔術的伎倆,暗自練習。曾獲基隆海洋文學獎、高雄捷運詩文獎、台北文學獎等,作品散見各報章雜誌。

〈迷離的落花〉/cai 蔡富澧

藤蘿在流水的遠方攀附
落花在你深沉的湖裡滅頂
我們的愛情來得太早待得
太短,說得
太遲,當波瀾不再壯闊
成長是一種凌遲
對愛情來說

邊界是自己劃的
不是為了區別愛情與否
只是測試越界的勇氣
以及堅持
能走多遠的距離
再回頭
從前就是迷人的風景

總有停格的畫面,一瞬
千年,管他落花有意
流水無情
一生就這麼認了
緣起緣滅與前世今生

[論詩]
愛是煩惱的同義詞,佛家如是說了,但我們總是自尋煩惱,追求真愛,許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也許曾經擁有,一瞬千年;真的相知相惜,天長地久,幾人能夠?也許就要走過所有的愛過、失落過、悔恨過,然後才知道,愛沒有天長地久,情總被生涯褫奪,思念,或是今生最美的擁有。

[知人]
愛是煩惱的同義詞,佛家如是說了,但我們總是自尋煩惱,追求真愛,許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也許曾經擁有,一瞬千年;真的相知相惜,天長地久,幾人能夠?也許就要走過所有的愛過、失落過、悔恨過,然後才知道,愛沒有天長地久,情總被生涯褫奪,思念,或是今生最美的擁有。

〈無題〉/cen 岑文勁

玫瑰戴著尖刺的面紗走近
海棠在春睡中敷上掩蓋的面膜

天鵝遷徙延續命運的反覆
遊蕩乾涸的池塘
鴛鴦雙雙哀鳴殉情

粗暴的海豹蹂躪弱小
城市找不到企鵝的堅貞

凝視一具裸體的雕像
內心湧不出纏綿的靈與慾

挖空心思找尋背後的秘密
相識才知道是一場美麗的邂逅

只是一場交易
重新上路
結果都是一個人的
孤獨

[論詩]
「玫瑰」寓意憧憬中的愛情。「海棠春睡」一句指美人睡眠時安靜而醒後醜陋臉孔原形畢露。沉湎於愛情而不懂得生活如「鴛鴦」轉瞬消失的愛侶。或許「天鵝」的靈活變通才得以適應這個殘酷的現實。「企鵝」隱喻愛情的專一,而「海豹」的粗暴使都市人對愛情感到迷亂。沒有愛情的婚姻如一具雕像的裸體,更沒有如魚得水的靈慾一致。最後五行直言愛情建立在「一場交易」上的孤獨而結局茫然。

[知人]
岑文勁,生於猴年5月10日,廣州中山大學漢語言文學專科畢業,2006年從中國廣東肇慶移居香港,現職食品工廠工人。業餘讀書、寫作、編輯文學刊物《工人文藝》。來港曾獲文學獎。作品散見台港及中國大陸文刊。作品選入多種作品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