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近代難得的奇書。古錢幣背後究竟藏了什麼歷史? --《讀錢記--誰把歷史藏在錢幣裡》

2016/2/19  
  
本站分類:創作

一部近代難得的奇書。古錢幣背後究竟藏了什麼歷史? --《讀錢記--誰把歷史藏在錢幣裡》

 

從秦漢至民國,錢幣是中國幾千年歷史的見證。本書從一枚枚不同的古錢幣出發,著眼於民族史、社會史、科學史等不同學科的多元角度,結合中國歷史上重要的事件、文獻以及考古重大發現,向普羅大眾呈現出了一部別具一格的中國歷史。

 

內容試閱

【天下千鈞我半兩】

「半兩」是秦代鑄錢的名字,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統一使用的流通貨幣。半兩等於十二銖,銖是當時最小的重量單位,成語「錙銖必較」、「銖積寸累」就是形容「銖」的輕微之處。因此,「半兩」也是當時最小的流通貨幣單位,猶如今日的「一分錢」。
我們知道,秦代戡平了春秋戰國時期的大亂,建立了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春秋戰國時代,雖然沒有近代「少數民族」這個概念,但中原諸國的統治者逐漸認識到了自身和邊疆少數民族的差異,在他們看來,中原土地肥沃、人口繁盛,而周邊的少數民族地區則氣候嚴酷、物產稀少。
用當下的眼光看,「東夷西戎,南蠻北狄」這八個字無疑具備對其他民族的侮辱性,但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了當時樸素、原始的民族觀。中原地區的統治者態度若此,周邊少數民族更難以獲得文化交流、經濟互市的機會了。
與中原諸國相比,秦國地處西北,與西部、北部的少數民族交往頗多,因此秦國歷代君王並不歧視周邊少數民族,相反,他們非常重視西北邊陲的陸路出口,並且嘗試著與中亞、西亞地區的國家、民族進行文化交流。秦國的歷史很短,絲綢之路與出使西域的歷史重任根本沒有辦法實現,最終落到了漢朝皇帝的身上,這是後話。
但秦統一六國之後,對於文字、車軌、度量衡與幣制統一,則昭示了其懷柔天下、全國一盤棋的發展政策。我個人認為,在這「四大統一」當中,最重要的統一乃是幣制的統一,這意味著秦始皇對於全國這個開放性市場的重視,並且大大地繁榮了周邊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簡而言之,畢竟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貨幣統一才是惠及天下的利民政策。
現在許多研究經濟史的學者認為,漢代所呈現出的大繁榮,與文、武兩帝的「休養生息」、「重農抑商」的政策有關。而我卻認為,研究歷史不可忽視其延續性,「文景之治」的實現與秦代幣制統一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秦代在全國性範圍內建立起了統一、有序的貨幣秩序與市場文化,漢代乃是對這一秩序與文化的繼承―譬如漢代所推行的「五銖錢」在本質上是對「秦半兩」這一貨幣制度的發揚與肯定。
在秦漢時代,少數民族與漢族的交流最為頻繁。既有戰爭,也有和親,既有互市,也有出使,和東周列國處理少數民族的關係有著雲泥之判,這與撒遍全國的「秦半兩」密不可分。在春秋戰國時期,中原小國的幣制極其混亂,有刀幣、鏟幣等幾十種,僅一個齊國就有上十種幣制,而在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甚至還有「以物易物」、「以人易貨」的奴隸制交易。毋庸置疑,唯有當經濟發展的政策打破民族、文化的壁壘之後,人類才可以共同地進入到文明世界。
……

【換個角度看「熙寧變法」】

北宋是一個年號比較多的朝代,所以發行的貨幣種類也非常多,筆者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前前後後有三十多種,這在中國歷史上是非常鮮見的。
可是,年號多,並不代表著每一個年號都有特殊意義,或者說,並不代表每一年都發生了多麼重要的事情。縱觀北宋幾十個年號中,有一個年號尤其重要,甚至可以這樣講,這個年號直接決定了北宋的政治格局與文化傳統,並對後世產生了重要的歷史影響。
說到這裡,我相信許多人都能猜出個八九不離十,這個年號,就是熙寧。
熙寧年間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熙寧變法」,也叫「王安石變法」。這個事情國中歷史書裡都有,我在這裡不作過多敘述。王安石提出了「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財,取天下之財以供天下之費」的觀點,變法持續了好幾年,但最終卻慘澹收場。列寧曾評價,王安石是中國十一世紀的改革家。
很多人對王安石評價很高,黃仁宇先生就曾認為,王安石早出生了一千年。言外之意,王安石有著二十世紀現代人的思維方式。我認為這是過譽之語。歷史地看,始於熙寧二月的王安石變法,註定要走向失敗,而且會將宋王朝拖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理由很簡單,王安石變法的政策制定並非起於國家需要,其變法由頭看起來也無比荒唐。宋神宗即位後,它向契丹、吐蕃與西夏三個少數民族政權派遣了一位叫孫坦的使者,並帶了大量的禮物,希望這三個少數民族政權能夠發賀信前來祝賀,結果沒有想到的是,這三個政權收到錢財之後,不約而同地裝聾作啞,宋神宗等到花兒也謝了也沒等到賀信的到來,這大大地掃了宋神宗的顏面。
這種「花錢買賀信」的無聊做法是否始於宋神宗,我不敢說。但這卻大大觸怒了宋神宗,讓他有一種難言之火。一方面,北宋確實不是這三個少數民族政權的對手,莫說三個少數民族政權聯合起來,就算一個個的單打獨鬥,北宋也夠嗆;另一方面,宋神宗這種行為本身就是偷偷摸摸的做派,根本上不得檯面,你哪裡有資格還去找人家理論?
……

【成於海也敗於海】

後代歷史學家考察北宋歷史,多半會從海上貿易這條「海上絲綢之路」出發,認為這是中華文明開始呈現出海洋文明徵兆的歷史起點,泉州於是成為了中國海洋貿易的千年名港。北宋興起海上貿易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北方少數民族政權的阻礙,讓自漢代以降的「陸上絲綢之路」不得已而中斷。喇叭不響掉頭吹,北宋王朝於是在南邊開闢了海上貿易。
因此學界認為,海上貿易不但充實了北宋王朝的國庫,而且還改變了中原政權的經濟格局,更關鍵的是,這一貿易方式一直拓展延伸至南宋,一度成為南宋時的貿易主力,並帶動了兩宋海上文明―包括指南針、造船、製圖等領域的發展,形成了中國歷史中的海洋文化。因而,「海洋文明」被看做是兩宋文明的重要組成,甚至還有觀點認為,海洋是拯救兩宋政權的重要利器,如若沒有海洋,北宋的經濟早為北方所封鎖,那麼,兩宋的書法、繪畫、雕塑、詩詞乃至早期商業文明,亦都為大江東去的金戈鐵馬所取代,中華文明或許會乏味許多。
但實際上,說北宋成於海並不錯,但說北宋敗於海,也不是沒有道理。譬如被史家時常忽略的「海上之盟」,就證明了這個論斷。
宋徽宗執政年間,邊疆不穩,戰事頻繁,因此宋徽宗喜歡用「和」字作為年號中的一個字,其中很有名的如「政和」、「宣和」,沒有什麼太大影響的如「重和」―這是一個只使用了兩年的年號。雖然影響不大,但卻在歷史上有不可忽視的一筆:重和元年,宋金簽下「海上之盟」。這是北宋王朝一次最為愚蠢與被動的政治選擇,顯示其統治者處理民族關係問題時盲動與無能的一面。
在宋徽宗即位後,女真部落改國號為金,開始進攻氣數已盡的遼國。北宋統治者希冀能參與這一戰爭並從中分一杯羹,於是向金國統治者完顏阿骨打提出要求,希望能夠與金國結成同盟軍,一併攻打遼國,在戰勝遼國之後,請求金國將遼國的土地出讓一部分給自己,然後將原來賠給遼國的歲幣轉給金國。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