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銷愛情作家琉影──落淚推薦!--《遇見你的燦爛時光》

2020/6/25  
  
本站分類:創作

暢銷愛情作家琉影──落淚推薦!--《遇見你的燦爛時光》

他是我閃爍的青春,無可取代的回憶,更是燦爛無比的時光。
POPO華文創作大賞佳作/閃亮星主打作家.倪小恩,虐心又療癒的全新創作,加碼番外耀眼登場!
暢銷愛情作家琉影──落淚推薦!
高中生活,不論悲傷或是難過的成長,又或是喜悅無憂的成長,一定都會是光彩奪目無可取代的。
在這段時光中會遇到不少影響人生的人,有些人或許只是短短相處一兩天,或是一個星期,但就是有可能足以影響一輩子。
我與弟弟吳芊宥一起就讀同一所鄉下高中,在高二的時候我身邊出現了兩位男生。程介祥是班上一位愛搗蛋的同學,動不動就愛作亂;白梓齊是芊宥的同班同學,臉上總是帶著似有若無的微笑。
我喜歡上他們其中一個人,因為曾經被教官性騷擾,造成我的心理疾病,他用他的方式來幫我解決,然而我還來不及感謝他,他卻在我高二尾聲一聲不響的離開,也將我那剛萌發的喜歡情感硬生生的扯斷。
過幾年,發生了一件足以讓我崩潰的事情,我活在悲痛中難以抽離,時不時的就哭泣。
為什麼在我這麼難過的時候,他不在我身邊?
又為什麼當我決定要忘記他了,他又突然出現了?

「這種虐心的情節我真的受不了啊!裡頭有淚水也有珍珠,只能說小恩的文筆太厲害了,看了這篇,感覺她的功力又更上一層。」──忠實讀者龍寂

立即訂購《遇見你的燦爛時光》

 

內容試閱

第一章
空氣中伴著海水味傳進了我的鼻腔,還在睡夢中的我不禁擤了擤鼻子,睜開眼睛的同時也聽到蚊子聲,模糊視野中我看見有隻蚊子在我眼前飛,嗡嗡嗡的吵不停,最後停在我的鼻樑上,我下意識的伸手一打―
「啊!」
我想,我的聲音打破了這寧靜的早晨。
「好痛……」我起身走到鏡子面前看著我的鼻子,蚊子被我打了扁,奄奄一息的躺在我的鼻子上。
「好痛哦……」我喃喃自語,抽出衛生紙往鼻子擦了擦,用力的將上頭的血漬給擦乾淨。
疼痛的鼻子被我擦拭後紅得更厲害,哀怨地將睡衣換下,我隱約聽見了外頭傳來爸媽的談話聲,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和誰說話,可從談話的內容得知,隔壁新搬來了一戶人家。
我有點好奇新鄰居是怎麼樣的一家人,鬧鐘卻在此刻響起,急促的聲響好像在催促我動作要快點,於是我趕緊拿了書包走出房間。
「醒了?我正打算去叫妳欸!」餐桌上,弟弟芊宥雙手拿著吐司放在嘴邊咀嚼,我拉開他對面的位置,低頭快速的吃起早餐,連應聲也沒有。
「鼻子怎麼了?」他問,我搖搖頭,含糊地說著:「被自己打的。」
說話的時候我忘記刻意將吐司移開嘴邊,吐司夾層中那沒有熟的蛋液就這樣直接沾上我的嘴角處,一抹溫熱的液體黏上,我不禁為自己今天第二次的蠢事拍了拍頭。
拜託清醒一下,吳芊甯。
芊宥伸手抽了張衛生紙給我,我接了下來順勢往嘴角處擦上。
「等等妳騎車還我騎車?」他問,低沉的聲音聽起來平穩。
「我騎車嗎?」他再度問,將最後一口早點塞進了嘴裡,拿起一旁的書包,將書包背帶擱在自己的肩膀上。
「你騎車好了,我早餐帶著吃。」我起身,同時背好書包,然後快速的將早餐塞進袋子中。
「走了。」我與他走向玄關處,穿上皮鞋後我拉開了家中鐵門率先走出去,見到隔壁鄰居家的前方停了一輛搬家貨車,搬家工人正合力抬著家具緩慢移動,爸爸媽媽兩人正站在家門前與一位沒看過的長輩聊天。
看來,這應該就是新鄰居了。我心想。
也許聽見了開門聲與走路聲,他們三個大人紛紛轉頭過來看向我們,我微微的頷首微笑,芊宥這時候也將腳踏車牽出了家門。
「芊甯、芊宥,跟叔叔打聲招呼。」媽媽說。
「叔叔好。」我們姊弟倆異口同聲的說。
那位鄰居叔叔微笑的朝我們揮手,他頭髮有些花白,眼角處明顯的魚尾紋浮出,看起來年紀應該比爸媽更大一些些。
「姊,上車了。」芊宥催促我,我趕緊爬上腳踏車後座站好,一手小心翼翼的扶著他的肩膀,一手拿著剛剛還沒吃完的早餐打算就這樣解決掉。
上頭的陽光將我們身上的制服照耀的更加純白,上半身的白淨制服與下半身的黑色制服裙或是制服褲,這種制服的設計其實常見,雖然死板可卻也單純。
我們居住的地方算鄉下地方,位在海的附近,近到只要經過三條街就可以看到藍藍的一片海,若是居住在五層樓以上的人,從窗外眺望出去也可以看到波光粼粼的海洋。
湛藍的海閃閃發光,彷彿有種吸引人的魔力,經常是學生們翹課會去的地方,而且很明顯的,凡是去海邊的人,身上都會留下海的味道,以及藏在制服細邊裡的細沙,翹課的那些同學們即便不承認自己到了海邊,可衣服上面的味道無法騙人。
我們家離高中很近,腳踏車的車程只要五分多鐘就到,此刻腳踏車已經穩穩地騎進校門口停在樹蔭下,我從腳踏車跳下的時候,早餐正好吃完。
「謝啦!」我拍拍芊宥身上揹的那厚重書包。
吳芊宥小我一歲,是高一的學生,我則是高二生,鄉下高中很好考進,只要有基礎的實力任誰都可以考進,也因此這間學校的學生組成就如同一鍋大雜燴一樣,有成績好的,也有成績差的,相對而言,有操行好的,也有操行差的。
學校也沒有什麼資優班或是放牛班的制度,每一個班的組成也都是混亂的,這就要看每個班級班導的幸運程度與管轄功力了。
而我們班的班導幸運程度就不知道該歸在好還是壞了,因為學年度的全校第一名在我們班,全校最後一名也在我們班級裡面。
與芊宥一同往教室方向走去,高一生分配在第二層樓,高二生則是分配在第三層樓,所以抵達二樓樓梯口的時候,芊宥向我道了別,我抬起腿繼續爬樓梯,卻突然有個人影飛快地從另外一旁出現,差點就撞上我。
「啊哈―」是班上的男同學,明明知道自己差點撞上人但他臉上卻沒有任何歉意,深邃的眼眸直盯著我,然後頑皮的笑了笑,「班長早安啊!」
見他揹著書包,我瞠眼,不敢置信地看著對方,「不會吧?程介祥,你要翹課啊?」
「咦?班長莫非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啊?」程介祥說完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我見到那有些凌亂的制服下擺,最底下的扣子因為沒有扣上而露出了他裡面的黑色背心,制服也沒有紮進去。
聽見他的回答,我無語的看著他。
「對哦!今天是大潮之日,我要去看海―」他大方的承認,更讓我不知道要回應什麼。
做壞事還這麼明目張膽,他是把學校給他的警告與小過那些當作是集集樂,可以換獎品嗎?
「掰啦!班長,上課認真一點哦!」他說完正要轉頭,卻又轉過身,「還有,幫我跟老師說我是因為爸爸生病然後回去看他!」後面跟著兩三名也是班上的學生,他們也都是一樣嘻嘻哈哈的離開。
我無語地看著他們的背影,沒有任何的遲疑,走進教室放好書包後,我就往導師辦公室走去,導師辦公室的窗戶大開,外頭的陽光就這樣灑進,為辦公室裡頭添加了許多生氣與亮度。
早自習的辦公室,日光燈只開了幾盞,其餘的光亮都是因為外頭斜照進的陽光。
我往裡頭看了看,在經過某個老師的座位時,我看到有一名男同學站在那位老師的面前,他看起來像個乖寶寶,純白制服上面沒有任何一點的皺褶,直挺挺的襯著他那有點瘦的身材,他長得很清秀,眉宇間透漏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氣息,是種清淨的感覺,這比喻有點奇特,也許是因為剛剛見到了程介祥的關係所影響的……
我確信自己是第一次見到這名同學的,於是又好奇的觀察他,他身上的書包是新的,黑黑淨淨的,不像程介祥那般人那樣在上頭用立可白做了好多鬼畫符。
是轉學生嗎?這是我突如其來的想法。
這名同學散發著一種像是純淨空氣般的感覺,除了淨,也靜。
只見他面前的老師對他說了一串好長的話語,都不見他有任何回應,僅僅是點頭而已,他點頭的瞬間我看見他額前的髮落在他的眉梢上,好像有些過長……
凝視了一陣子後我收回目光,繼續站在原地等待班導。
大約過了一分鐘,班導手上拿著一杯咖啡走進辦公室裡面,「芊甯,找我嗎?一大早的什麼事啊?」
「小唯老師,我剛剛進教室的時候看到程介祥他們幾個男生又翹課了……」
班導一聽,原本臉上的微笑瞬間垮下。
「他們說要去看海。」我說。
「看海啊……」小唯老師嘆口氣,「想看海什麼時候都看啊!非得要挑上學的時候,根本就是故意整老師的嘛……」
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站在她面前。
也由於安靜,身後不遠處的方向傳來了那名老師的談話內容,「白梓齊同學,若有任何問題歡迎隨時問班上的同學。」
「嗯,知道了,謝謝老師。」這聲不疾不徐的回應應該是剛剛那名男同學的聲音,有點磁性的好聽,而且聲音跟他給人的感覺一樣的純粹且純淨。
我又抽回自己的注意力,覺得自己不應該這麼好奇那名男同學的,又不是我們班上的人啊……這次見面可能也只是曇花一現而已,搞不好從今天開始到畢業的那天我都再也不會遇到他也說不定。
「妳可以回教室了,早自習不是要考試嗎?快回去準備一下。」
「好。」我點頭轉身,轉身的那一瞬間看到芊宥走進辦公室,他看見了我,對我挑了眉,這是他對我的招呼方式。
我朝他揮了手,抬起腳步準備離開辦公室。
「姊,妳便當在我那裡。」他小聲的說。
「噢……」我想到今天出門的時候芊宥他順手拿了我的便當盒,而剛剛抵達學校的時候他也沒有拿給我,我也忘記跟他拿了……
「好,我等等去你們班找你。」我說,說完後快速的離開。
走進教室裡,明明知道程介祥他們一夥人集體翹課的事實,可我目光還是不由自主地往那幾個空座位看過去,座位以程介祥為中間點,他率領著前後左右座位的同學翹課,還真是一位良好的領導者,只是他的領導用錯了地方。
不久,鐘聲響起,我離開座位走向講台,從講台抽屜裡面拿出一綑考試卷,一一的發給同學們寫。
早自習的時間,教室內不斷的傳來此起彼落的書寫聲,沒有多久,我就將考卷寫完了。
我悄悄的從座位起身,走向副班長的座位,小聲的跟他說我要去我弟教室拿回我的便當盒。
接著我才離開了教室。

走廊上空蕩蕩的,我的腳步聲顯得有點明顯,怕吵到其他班的同學早自習,我刻意放輕腳步,走了一小段路,抬頭看著外頭的天氣。
湛藍的天與棉花般的雲朵,簡單的組成卻勾勒出一幅想往天空方向走去的美景,看來程介祥他們挑對了一個完美的時機,這時候的海不知道看起來怎麼樣呢……
搖頭甩開這些思緒,我走到芊宥的教室外面,他們班並沒有舉辦考試,我的目光飄向他們班的最後一排,因為芊宥這學期的座位就是在最後一排,望過去的同時,我卻被他身邊那個座位上的人給抓住了目光。
我記得他們班上的這個座位並沒有坐人,而此時此刻卻坐了一名男同學。
他直挺挺的坐在三分之一的椅子上,微微垂下頭認真的閱讀桌上攤開的課本,我感到有點訝異,因為這個人竟是剛剛在導師辦公室遇到的那名男同學。
「學姊,妳找吳芊宥嗎?」靠窗的同學發現我的存在,抬頭問我。
「對,他在嗎?」我問。
「他跟班長兩個人去幫老師的忙,學姊,要幫妳轉達什麼嗎?」
「那你幫我跟他說……我拿走了我的便當盒,他就懂了。」我又問:「我可以進去拿便當吧?」
「可以啊!妳自己進來吧!」
我放輕腳步走到芊宥的座位,看到有兩個便當袋掛在他的椅子上。
輕輕的扯了便當袋的帶子,我以為可以輕易的拿走,但由於芊宥又在上頭掛了他的手提袋,手提袋的帶子整個壓住便當袋的帶子,重量很沉,也不知道芊宥在手提袋裡面放了什麼東西……
我最後決定先將他的手提袋給先拿開,當腦中有這個想法的時候,旁邊傳來了一個聲音:「需要幫忙嗎?」
瞪大眼睛,我微微愣住,下一秒鐘就與這名男同學對上眼。
他盯著我看,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動也不動的停留在我身上,剛剛在導師辦公室察覺到的純淨氣息此刻從他身上渲染出來。
不對……是聲音的關係,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純淨,好像是幽谷中聽見的聲息。
「我……」我話還沒有說完,他就從他的座位站起身,一隻手輕易的就將那沉重的手提袋拿開,我看著他的纖細雙手,愣愣地說:「謝謝你啊……」下一秒鐘趕緊將我的便當袋給拿出來。
「謝謝。」不自覺的,我又說了一次。
「小事情而已。」他那爽朗的聲音再度響起,見我將便當袋拿好後,他將手提袋掛回去,轉身又坐回他的座位上。
我的目光再度停留在那個袋子上,悄悄地拉開看想知道裡面到底裝了些什麼,可卻在我拉開的那一瞬間,旁邊這同學又說話:「我覺得……不要窺探別人的隱私會比較好。」
對上他的眼眸,他的眼眸靜如止水,眸光沒有任何一點波動,這感覺好像是做錯事情被抓到的那一瞬間,可我沒有做什麼壞事啊。
「同學,你誤會了,我是他的―」急於解釋,我沒有注意到便當袋的帶子什麼時候脫離我的手掌,也許我從剛剛就沒有抓好也說不定,就只是這一剎那的瞬間,手上的便當袋就這樣直落下去,用力的砸在了地上,發出了不小的聲響。
砰!
打破寂靜的這一瞬間,教室有了騷動,每個人的目光都看向我。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說完我趕緊逃離教室。
「喂,便當……」
我幾乎落荒而逃,逃到了樓梯的瞬間才發現自己兩手空空,那掉落在地上的便當忘記撿起,於是我又轉身打算回去拿,卻見到我身後站著剛剛那名男同學。
「便當在這裡。」那名男同學說,眼睛裡面有些微笑意在,這笑意好像在嘲笑我剛剛發生的蠢事。
「謝、謝謝……」我接過便當,低下頭不敢看他。
「妳對我說了好多次謝謝。」
唉,我不得不承認,他的聲音真的好好聽,很像幽谷中那溪水的流動聲,每一個字都是那麼的清淨、舒服。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37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