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民初教育以及北京大學發展的重要著作。--《蔣夢麟與北京大學》

2016/2/4  
  
本站分類:創作

了解民初教育以及北京大學發展的重要著作。--《蔣夢麟與北京大學》

本書介紹民國初年傑出教育家與知識份子蔣夢麟的一生。蔣夢麟是民國初年新式教育的鼓吹者,也是職業教育、平民教育的積極提倡者。1919年,蔡元培因為五四運動而辭去北京大學校長的職務,並交由蔣夢麟代理北大校長。蔣夢麟協助蔡元培整頓與恢復五四運動之後的北大秩序,他懷抱「學術救國」和「教育教國」的理想,主張培養自由思想精神、直接向西方學習、注重自然科學、強調科學與人文的並重,在創新與改革北大體制等方面貢獻良大。蔣夢麟是北大歷屆校長中任職時間最長的一位,他的教育理念和文化主張對北大的發展無疑具有深刻的影響,本書是了解民初教育以及北京大學發展的重要著作。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早年歲月】

在美麗的浙東平原,有一座素來被譽為「江南名邑、文獻之邦」的小城,它就是現代中國著名教育家與社會活動家蔣夢麟的家鄉―餘姚。餘姚北鄰杭州灣,南毗四明山,歷史悠久,物產豐富,山川秀麗,土地肥沃。距今七千年前,中華民族的先民就在餘姚創造了輝煌的史前文化―河姆渡文化,使餘姚成為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之一。河姆渡文化在中國考古史上享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與良渚文化、小黃山文化一起被稱為浙江史前文化的「三朵奇葩」。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餘姚歷來是人文鼎盛,名人輩出。自漢代至明清時期,在歷史上著名的有東漢隱士嚴光(字子陵)和學者虞國,三國學者虞翻,東晉天文學家虞喜,唐代政治家、書法家、文學家虞世南,明代思想家王陽明,明末清初思想家朱舜水和黃宗羲(字梨洲),清代學者邵晉涵等。這其中「山高水長:嚴子陵」、「三真不朽:王陽明」、「勝國賓師:朱舜水」、「名邦獻遺:黃梨洲」四人又被稱為餘姚四賢仕。王陽明、黃宗羲與朱舜水三位學者更是直接啟發了在清代學術史上產生了重要影響的浙東學派的形成。浙東學派是傳統中國學術的一個重要派別,其源起於宋,鼎盛於明清時期。因為其代表人物(如黃宗羲、萬斯大、萬斯同、全祖望、章學誠等)多為活動於浙東一帶,或者是籍貫為浙江的學者,故名為浙東學派。該學派不僅是宋學及明清學術中的顯學,而且對近現代學術和海外學術(尤其是日本和東南亞)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浙東學派的學術思想,體系龐雜,著作繁多,其重要學術取向是強調「經世致用」,或者說是「精思力踐」。
……
蔣夢麟九歲的時候,中日之間爆發了甲午戰爭。戰爭的結局是中國戰敗,日本獲勝。甲午戰爭的勝利,使日本一躍成為亞洲強國,完全擺脫了半殖民地的地位,而中國的國際地位則一落千丈,因為割地、賠款,造成財富大量外流,國勢日益衰微。戰爭的失敗,雖然給當時的中國社會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震動,但在蔣夢麟的家鄉卻是另一番戰爭圖景。新年,一些小販到村子裡賣圖畫,一張五彩圖描繪的是渤海上甲午戰爭的海戰場面,畫中日本艦隊的一艘軍艦被火藥擊中,正在下沉的景象,而另一幅畫則畫著一群帶了拷鏈的日本俘虜,有的還被關在籠子裡,表明中國打了勝仗,當時的蔣夢麟對此深信不疑。後來,年齡大一點,蔣夢麟才明白了戰爭結局的真相。
在接受了幾年私塾教育後,蔣夢麟決定繼續努力求學,以準備參加傳統的科舉考試,因此父親將他送進離家不遠的紹興中西學堂就讀。紹興中西學堂是一所新式學校,一八九七年春由當地紳士捐資創辦,是紹興地區最早的一所新式學校,也是浙江最早成立的第一所普通中等學堂,學校創辦人徐樹蘭(古越藏書樓主人)任督辦(校董)。

------

【第二章 新教育的鼓吹者】

一九一七年六月,蔣夢麟結束了長達九年的留美生涯,啟程回國。在離開美國之際,蔣夢麟倍感傷懷,同時也明白自己的責任。他說:「我在民國六年即一九一七年六月間離美返國,美國正為有史以來第一次參加歐戰而忙著動員。離美前夕,心情相當複雜,那晚睡在哥倫比亞大學的赫特萊樓,思潮起伏,一夜不曾闔眼。時間慢慢消逝,終於東方發白。初夏的曙光從窗外爬藤的夾縫漏進房裡。清晨的空氣顯得特別溫柔,薔薇花辮上滿積著晶瑩的露珠。附近圖書館前石階上的聖母銅像,似乎懷著沉重的心情在向我微笑道別,祝她撫育的義子一帆風順。我站在窗前眺望著五年來朝夕相伴的景物,不禁熱淚盈眶。難道我就這樣丟下我的朋友,永遠離開這智慧的源泉嗎?但是學成回國是我的責任,因為我已享受了留美的特權。」
八月,蔣夢麟抵達上海,然後回到了久別的家鄉,隨後又在杭州等地探親訪友,重遊了許多少年時代常去的名勝古跡。他發現上海已經大變樣,街道比以前平坦和寬闊了,百貨公司、高等旅館、屋頂花園、遊樂場、跳舞場比以前多了好多倍,已經趕上紐約的風氣了,家鄉也有變化,父親已經剪掉辮子,越來越多的女孩子開始接受新式教育,而杭州已經有了電燈、電話,似乎已經到了工業化的前夕,但在離商業中心較遠的地方,舊式生活受現代文明的影響還不是很多。「不過,現代文明的前鋒已經到達,學校裡已經採用現代課本。在現代教育的影響下,雖然生活方式未曾改變,新生一代的心理卻正在轉變。播在年輕人心中的新思想的種籽,遲早是會發芽茁長的。」

------

【第三章 與北大結緣】

五四運動爆發時,蔣夢麟正陪同杜威在上海演講。運動爆發的第二天,蔣夢麟又陪同杜威赴杭州演講,並在此地遊玩了幾天。五月九日,蔣夢麟由杭州返回上海。這時,學生運動愈演愈烈,蔣夢麟開始關注起運動的發展和北京大學的情形,這在蔡元培當時的日記中多有反映。據蔡元培日記記載:五月十八日「午前,蔣夢麟、黃任之、沈信卿、趙厚生來,商發一電于總統、總理、教育總長」;二十日「夢麟來,攜示適之一函」;二十二日「得夢麟函及北京兩電」;二十三日「得夢麟函及肖莊、爾莊、仲藩、鑄生電」;二十四日「致夢麟函,並致各校長函稿節本,屬登報。……昨夢麟函中,言杜威可留華一年,已得哥侖比亞覆電。本日又得夢麟函,附來湯爾和及朱一鶚各一函」;二十八日「得夢麟函,並爾和兩函,晚又得夢麟函。」
蔡元培南下後,當時在北大主持校務的胡適,面對日益複雜的形勢,頗感責任重大,因此多次致信蔡元培,催促其返校。為了鼓勵處於內外交困中的胡適等人支撐北大校局,五月二十二日,蔣夢麟與黃炎培聯名致函胡適,勸胡適等人「萬勿抱消極主義,全國人心正在此時復活,後來希望正大也。」同時,這封信也透露出他們有意在南方重新辦一所大學的計畫。「辦成後漸將北京新派移南,將北京大學讓與舊派,任他們去講老話(亦是好的),十年二十年後大家比比優劣。」隨後幾天,蔣夢麟又兩次致信胡適,詢問北大和學生運動的情況,並透露出要改變教育方針,訓練學生自治的方案。
六月十二日以後,因為曹、陸、章三人被北洋政府撤職,學生罷課、工人罷工與商人罷市鬥爭開始逐漸平息。六月十三日,蔣夢麟致信羅家倫表示:「此後吾人但抱定宗旨,信仰惟學可以為人,惟學可以救國,毀譽成敗等浮雲耳。」三天後,全國學生聯合會成立,蔣夢麟與北大代表許德珩、段錫朋出席了會議,蔣夢麟在會上作了演講。大會不僅反對在巴黎和約上簽字,也要求政府請蔡元培回北大復職。

------

【第四章 代理北大校長】

同意代理北大校長後,蔣夢麟與湯爾和,以及北大學生代表張國燾等人於一九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從杭州抵達北京。張國燾後來回憶當時的情形時說:「政府發表任命胡仁源任北大校長。但他不敢到校就職。北大學生和教職員一致認為蔡校長沒有復職,我們的護校運動就仍未完成。因而同學們推舉我再度南下,去浙江作為迎接蔡校長返校復職的代表。我抵達上海後,還留在上海的同學段錫朋等告訴我,他們已會見了蔡校長,他表示此時絕不回校,並推蔣夢麟先生以北大總務長的名義暫行代理校長職務。他們還說,北大教職員代表和留在上海的北大同學們都表示接納蔡先生的意見,要我不必再去浙江。他們認為北京教育部對蔣夢麟暫代校長職務一事是會認可的。我於是和段錫朋等到江蘇省教育會去訪問住在那裡的蔣夢麟先生,向他表示我們北大同學歡迎他去北大任代理校長的職務。於是蔣先生也即到達北大,代理校長,肩負起這一艱巨的任務。」
為了支援蔣夢麟代理校長一事,七月二十三日,蔡元培又致電北大全體教職員:「元培因各方面督促,不能不回校任事。惟胃病,未瘳,一時不能到京。今請蔣夢麟教授代表,已以公事、圖章交與蔣教授。嗣後一切公牘均由蔣教授代為簽行。校中事務請諸君均與蔣教授接洽辦理。」兩天後,北洋政府教育部回文,同意由蔣夢麟代理蔡元培主持北大校務。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