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獻給生命旅者的心靈故事!--《從心歸零--800公里聖雅各朝聖之路》

2020/6/5  
  
本站分類:創作

一本獻給生命旅者的心靈故事!--《從心歸零--800公里聖雅各朝聖之路》

"Donde se cruza el camino del viento con el de las estrellas."

旅人們,請依循「聖雅各」的指引,
在風之徑與星之路彼此交會吧!
將內心歸零,卸下生活中不可承受之重。

相傳耶穌的愛徒「雅各」在耶路撒冷遭受迫害而殉道,遺體不知去向。西元814年,一位修士得到啟示並藉由繁星指引,於現今西班牙「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古城」(Santiago de Compostela)找到遺體,從此開啟了一條瞻仰「雅各」墓地的聖雅各之路(El Camino de Santiago)。

曾經是電視台記者、主播、製作人、新媒體公司總經理的劉玉嘉,在55歲這年受到電影《我出去一下》(I'm Off Then)的啟示而選擇離開職場,毅然踏上800公里西班牙朝聖之路。他沒有宗教信仰,但接受所有宗教的智慧。透過一路上珍貴的跨國相遇和所見所思,除了拓寬國際視野外,也看見生命的豁然開朗,以及豐沛的人生能量。現在就揹起行囊,跟隨「質男大叔」的腳步,迎接一趟嶄新的人生旅程吧!

人生無懼,何必給自己設下終點?

立即訂購《從心歸零──800公里聖雅各朝聖之路》

 

內容試閱

 

【DAY 12 選擇。辭高薪走朝聖路可惜嗎?】

Agés to Burgos 24.8公里

  「劉,辭掉一家公司高階主管的工作來走這條路,不覺得可惜嗎?」伊米爾走在路上問我。

  可不可惜?是個自由心證的問題。中老年辭去工作,我思考了很久,當然也掙扎過,但是一旦想清楚做出決定,可不可惜就沒那麼重要了,我只需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就好。很多時候做出重大決定的背後,有很多複雜的原因,但需要一個很大的助力推波助瀾,這個助力對我而言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西班牙朝聖之路是條誘惑人的路,不僅僅是路上風光的誘惑,還有自我挑戰的誘惑,如果起心動念後因為顧慮太多而放棄,這條路現在不走,大概以後也不會走了。我的一股傻勁,成就了我今天聖雅各路上逍遙自在的旅行,和一段這輩子都無法忘卻的生命記憶。可惜嗎?一點也不。

  「如果沒走上這條路,我就不會遇見你們、認識你們,這將會是我很大的遺憾。」兩個年輕孩子一臉的感動。

  伊米爾、史蒂娜、安東尼、瑞貝卡和我再度會合結伴上路了,安東尼的爸爸老彼得不想走路,和路上認識的朋友亞歷山大搭車前往今天的目的地布哥斯(Burgos)。安東尼路上跟大家說著他當兵的陳年往事,10年前他自願從軍,前往阿富汗擔任運輸兵七個月,隨時都面臨阿富汗塔利班炮火的威脅,每天開車運輸物資都戰戰兢兢,路上深怕一枚火箭砲就這樣打過來。再談起這段經歷,他很慶幸當時做了這樣勇敢的決定,才能留下畢生難忘的回憶。安東尼今年即將邁入而立之年,是舊金山的一名打火英雄,參與了不少加州山林大火的滅火行動,這次他請年休假三個星期來走朝聖路,只能走到萊昂(León)就得和老彼得打道回美,可惜不能跟我們一起走到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我一定會回來,把剩下的三分之一走完,這條路真的太棒了!」安東尼始終爽朗帶著笑容的一張臉,我們都喜歡他。

  一行人來到阿塔普爾卡小鎮(Atapuerca)入口,被樹立路上的巨幅看板吸引,在畫著應該是尼安德塔人肖像的上方,寫著「世界文化遺產,人類考古遺址」。原來在小鎮附近阿塔普爾卡山的洞穴中發現了大量早期人類化石,經過考證是歐洲最早的人類化石,可以追溯到100萬年以前到公元紀年這段時期。山洞中的化石為歐洲人類學的研究提供了豐富的資料,對於了解人類遠古祖先的生活具有重要價值。小鎮上有一尊雕像,拿著長矛仰望著天空,瑞貝卡看著解說告訴我們,這個人是80萬年前第一位看到日出的人,我想應該是強調80萬年前這裡已經有人類的活動。

  或許是考古遺址的關係,之後的2、3公里路面,都是石礫和高低起伏不定的硬石,行走於上必須很小心,避免扭了腳,那就麻煩傷腦筋了。這段石頭路的盡頭又看到一個超大型漣漪狀石頭陣,我們玩興大開,石頭陣中跳進跳出,安東尼拿出他的空拍機記錄了這一刻,我們在朝聖之路上的友情。真開心,50多歲的大叔在聖雅各這條路上,和2、30歲的年輕人玩在一起,完全忘了年紀。

  過了橋沿著阿爾蘭松河(río Arlanzón)穿越一座超長似無止盡的綠帶公園,無法想像走出竟然花了將近兩個小時,這裡春紅夏綠秋黃冬白一年四季分明,讓阿爾蘭松河兩岸隨著季節變換容顏與風情。之後在光禿禿錯枝盤結卻有著美麗視覺的奇特路樹迎接下,終於走到了大城布哥斯,我們下榻的庇護所就在大教堂和中心廣場附近,大夥決定梳洗休息後到大教堂和市中心逛逛,晚上準備大吃一頓。

  布哥斯主教座堂外觀華麗宏偉,無數的細長尖塔形成教堂的特色,讓人過目難忘,根據文獻記載,這座教堂從13世紀蓋到15世紀,足足建了2、300年,也是世界文化遺產之一。教堂中的油畫、金碧輝煌裝飾著華麗雕刻品的唱詩席、陵墓、祭壇和彩色玻璃窗都散發出獨特的藝術之美,我喜歡參觀教堂倒不是宗教原因,而是教堂裡的寧靜氛圍和藝術氣息吸引著我。午後坐在市中心廣場欣賞著教堂外觀,和朋友喝著啤酒聊著天,享受長路征途後的舒適與愜意,這個瞬間就是我認為的幸福。

  辭掉高薪來走朝聖路,可惜嗎?一點也不。
================================
【DAY 22  折翼天使。達比先生的救贖與重生】

San Martín del Camino to Astorga 24.0公里

  伊米爾的腳底起了水泡,我要他別戳破,拿出針線教他穿過水泡,然後把線留在水泡中,貼上OK繃,等水泡裡的水順著線流出,第二天就會沒事了。這是我從網路上學到處理水泡的撇步。

  我沒有水泡的折騰,不過昨晚右小腿脛骨出現僵痛的癥狀,塗抹了瑞貝卡的藥膏,夜裡疼痛磨人,睡睡醒醒,起床後也沒有緩解,一路上都在隱隱作痛,但還不到痛到不能走的程度,可是明顯走不快了。之前朝聖路上我步履輕盈,把伊米爾他們甩得老遠,今天眼巴巴看著他們走在我前面,小情侶走走停停頻頻回首:「劉,你的腳還好嗎?」朝聖路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走路速度,我不想打亂他們的步調:「你們先走,不用管我,我慢慢走隨後跟上。」

  路上遇到舊金山來的萊恩(Ryan)和德國來的拉斐爾(Raffael)。這條路上特別的是,拆解了國界,誰和誰都能很快從陌生變成朋友。拉斐爾是醫學院的高材生,利用修完學分的空檔來走朝聖路思索生命的意義,他半開玩笑說:「也是來找尋女朋友的。」萊恩見我行走緩慢:「你的腳怎麼了,還好嗎?」「右小腿骨有點痛,走不快。」他立刻指著拉斐爾:「這裡有個現成的醫生,問他。」拉斐爾微笑地看著我:「如果你跟醫生說你的情況,他只會跟你說停下來別走了,我也只能給你這樣的建議。」

  停下別走,我沒有這樣的打算。

  患難見真情,雖然我要伊米爾和史蒂娜不用管我,但他們並沒有拋下我,每到一個小鎮或休息站就會停下來等我,關心我右小腿的情況,儘管實質上減緩不了疼痛,但精神上很安慰,感動並感謝他們的貼心。才20天,我和這兩位年輕孩子的情感為何能交融如此濃烈?我深信,決定來走這條路,真的就只是為了和他們相遇。

  沿路的小麥田農人開始收割翻土,眼前一片土黃的世界,不同的視覺風情,果然數大便是美,黃土大地和朝聖行者的結合是絕佳的構圖。拄著登山杖慢步前行,來到聖胡斯托德拉偉加(San Justo de la Vega)小鎮郊外,遠遠就看到一群朝聖行者聚集在一起,伊米爾向我招著手,經驗告訴我又有中途補給站出現了,自從布哥斯之後,已經好久沒看到它,此刻我正需要停下來休息一下。走近第一眼吸引我的,是水果群中紅艷艷的西瓜,幾乎比我早到的都人手一片;拿起瓜咬了一口甜且多汁,真是滿足。看到一位蓄著落腮鬍、包著灰花布頭巾、穿著短褲涼鞋的男人在人群中穿梭,不斷補充被取用殆盡的西瓜,我知道他就是今天休息站的主人,而他,也是我今天故事的主角,達比(Darby)先生。

  仔細觀察這個中途補給站,有整理搭建過的空間和設備,像是儲放食物水果的廚房、火爐、讓人坐下休息的左右兩張木長椅,以及種植花樹的庭園。這一切應該都規劃過,但是沒有家的封閉性,全部都是開放的,這和之前看到的中途站,有種說不出的不一樣。

  我邊啃著手上的西瓜,因為好奇問了包頭鬍鬚男一個問題,揭開了今天主要故事的序幕。「你是從其他小鎮過來提供飲料食物服務大家?還是就住在這?」「我住在這裡已經9年了,聖誕節、新年我都在這過的。」「你睡在哪?我沒看到房間和床。」他手指著右邊方向的木長椅,「那就是我的床。」我這才發現木長椅上鋪了一個睡袋。

  他開始說起為什麼住在這裡弄這個朝聖者的休息服務站,他的英文極為流利而快速,像連珠炮般,我幾乎快跟不上他的速度去聽他的過往與不幸,其他行者也都圍了過來。他說他曾經是名商人,有了錢卻過著荒唐混亂的日子,酗酒、吸毒、女人一樣不少,結了兩次婚,也離了兩次婚,割腕自殺過,也進過牢獄。在他出獄後,重新審視那一段往事不堪回首的日子,並且思考了生命的意義。9年前他來到這個地方,重新展開他的生活,什麼都沒有了,但他知道自己還有一顆心。他內觀自省,發現內在的力量非常強大,過去的一切不再折磨困擾他。他開始為路過的朝聖者服務,提供食物和飲料,從「心」出發,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快樂。

  我和其他人聽的忘我入神,他突然指著他摘種的黃色雛菊:「你們看到它們了嗎?那是我用我的心摘種的,然後它們開花張開臂膀迎接你們,讓你們這一路上都能感受到美麗。」他說相信自己內在那股豐沛的力量,就來自於自己的心,能夠轉變一切。

  感覺這時候的他像個哲學家,過往的不幸與折翅已經獲得救贖,昇華了生命。「他是上帝派下來的天使,」離開的路上我對史蒂娜這麼說,史蒂娜點頭同意:「我覺得他的改變很了不起。」達比先生不是治癒我腳痛的天使,但他的故事和在這條路上所做的一切,療癒了每一位朝聖行者的心。這也是為什麼聽完他的故事大家都跟他擁抱,而我從來沒感受過如此溫暖的擁抱,竟然是來自一個男人,心裡激動非常。

  「你能像他這樣生活嗎?」史蒂娜問我。「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和毅力,我不知道如果是我能不能這樣活著。但是誰知道呢?也許走完這條路,我也可以。」「走完這條路,我和伊米爾也可以。」我們說著說著快樂地笑了起來。但是這裡的冬天會下雪,達比先生究竟如何度過呢?他以天地為家,9年了,自有生存之道,因為,他是天使,我朝聖路上遇見的天使。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118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