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人性深處惡意的亮眼新作!--《切膚之美》

2020/5/28  
  
本站分類:創作

挖掘人性深處惡意的亮眼新作!--《切膚之美》

阿惠:「小柚子的精神病是最可怕的那一種,惡是藏在她性格流在她血液寓在她身體裡的,她就是惡,完美而討喜的惡,她是真正的惡女……」
盈盈:「我那時真以為是莫莉誤會了小柚子,還曾在莫莉面前替小柚子緩頰,現在想想還真噁心呢……」
小潔:「狗男女、賤男女、天殺的、他媽的爛人一對……若會使,我真想提把刀直接把怹給宰掉……」
美里:「我不系殺人兇手、我不系殺人兇手……」

致敬《驚魂記》的密室經典兇殺!彷若奈沙馬蘭《分裂》眼花撩亂的人格互換!讓你猜不透現在是誰在闡述真相,說的又是真話抑或假話……
可米瑞智百萬電影小說首獎得主馬卡,繼隱喻社會暴力的《人魚之夢》,開闢思覺失調症議題、挖掘人性深處惡意的亮眼新作!

節目主持人黃子佼、作家/節目主持人謝哲青、作家吳若權、導演黃朝亮、導演張作驥、律師賴芳玉、諮商心理師/作家陳志恆──激讚推薦!

竹東派出所接到報案。在竹林大橋下的一個貨櫃小屋裡,陳屍一具臉皮被割下的少女,旁邊躺著一個不省人事的男人。
兇手也是一位少女,她並未離開現場,全身赤裸地坐在血泊中,臉上戴著受害者的臉皮,嘻嘻笑著迎接踏進門的警察。
經由追查,報案人是兇手少女的朋友,同樣也是少女,而且不只一個。報案的「少女們」後來被警方請入一個小房間,接受精神科醫生訪問。他以問答方式與報案少女們討論兇手和被害者的背景,以確認少女殺手的精神狀況是否正常,卻一步步得知駭人扭曲的真相,並被捲入愛恨交織的危險漩渦……

立即訂購《切膚之美》

 

內容試閱

1.預設背景
八月四號這天,氣溫極高,猛烈的陽光像從放大鏡下探出來般,炙熱得不禁讓人懷疑柏油路之所以黑,可能是被它給烤出來的。所幸已過午後,日頭稍斜,讓溫度下降些許,否則走在路上,人可真會被烤得肉乾骨裂吧。
在政府節電的建議宣示下,派出所空調只能設在28度,像裝飾品,不僅讓室內悶熱,還讓派出所充斥著難以忍受的汗臭味,以致廖姓員警有時覺得,自己彷彿從未在男子高中畢業一樣。
剛從外頭抽完菸的他來到桌前,忽感皮鞋底與地板糾纏不清,還以為皮鞋底讓柏油路給燙融了,抬腳一看才知,原來是一塊粉紅色泡泡糖黏上了鞋底。他一手扶窗,一臉無奈用衛生紙清理鞋底時,一位看來年輕的同仁靠了過來,有默契的向他頷個首,再把一個資料夾放他桌上。廖姓員警好不容易把泡泡糖清理乾淨後,開始翻閱那份資料,一面回想那天的事。儘管派出所內依然悶熱,他忽覺背後汗水像結冰一般貼上他的背脊,凍得他不禁顫抖起來;此外,鞋底又與地板糾纏不清,但跟泡泡糖無關,這次他感覺鞋底彷彿陷入濃厚黏涎的血泊中一樣。

「您好,這裡是竹東派出所。」那天他接到電話時,中氣十足的說。
電話那一方是個少女,說起話來異常緊張,不僅結巴,聲音也微弱。廖姓員警請她冷靜下來並加大音量,否則他聽不清楚。下一秒她像個男人一樣發出清痰聲,接著恢復鎮定,表示有個少女在竹林大橋下的一個貨櫃小屋裡慘遭殺害,旁邊還有個男人身受重傷,說完她嘻嘻笑了兩聲。廖姓員警問她笑什麼,她卻罵了聲「我笑你老母啦!」,之後又重複說了「快點過去快點過去快點過去」三次,最後她鎮定的說:「因為從失血量判斷,那男的也快一命歸天惹。」說完,她就把電話給掛了。
「我才屌你婆咧。」廖姓員警用客語髒話嘀咕著。
廖姓員警認為這是起惡作劇,但當警察可未有忽略報案的權力。他隨後駕警車抵竹林大橋前的路邊,車未立即熄火,打算抽根菸再下車。陰暗天空下起了雨。這時電話響了起來,他看一眼,是太太打來的。大概又是抱怨浴室蓮蓬頭怎麼還沒修。他故意不接,選擇抽菸。當警察的好處之一是,漏接電話永遠有正當藉口。不一會,偵查隊也抵達,廖姓員警有點意外。對方立即撐著一把黑傘下車,是個矮胖的原住民刑警,身上制服有些過度緊身。他把菸熄滅,車熄火,從置物櫃裡拿出雨傘,下車。兩人微笑打聲招呼,繼而從一旁草叢下去。草地因剛下起了雨,非常滑,拿著老婆的紅色白點雨傘的他,差點摔了一跤,又忍不住咒罵一聲客家髒話。抵達橋下後,他環顧四周,感到十分意外,原來他每天開車經過的竹林大橋下,景色並不差,綠瑩瑩的灌木叢,水石明淨的河流,天空還有飛鳥經過呢!若非這幾天斷斷續續的雨勢,使得滿地泥濘,否則他還真想就這麼躺在草地上。
「嗯……」他心裡暗忖,「好像是個適合BBQ的好地方。」他決定回去跟他太太說。
過許久,他才回過神來,但根本沒看到報案少女所言的小屋。
「哪來的小屋呀?」他跟偵查佐說。對方以短肥手指,指向右邊樹旁。他隨之望去,確實看到一個貨櫃小屋。
兩人隨即往小屋走去。抵達門前時,廖姓員警內心非常平靜,畢竟他就是認為這是一場惡作劇。他覺得裡頭可能什麼也沒有,最慘,大概就是一群嗑藥的青少年,躲在裡頭試圖嚇唬人吧。
可是當他將門打開後,忽然背脊一凉,寒毛盡戴。天呀,小屋地板上都是血,一股濃厚血腥味直衝腦門,讓廖姓員警不住乾嘔。一個被包裹在棉被裡的少女已死亡多時,而一旁全身赤裸的男人則昏迷不醒。現場還有個持刀少女坐在血泊中嘻嘻笑著。然而這一切都非廖姓員警感到冷的原因,而是因那嘻嘻笑的少女的臉上竟戴著一層臉皮,而躺在棉被裡的少女則一臉血肉模糊。拿著刀的少女也全身赤裸,她看到廖姓員警時,忽然笑得更加劇烈,但因臉上戴著別人臉皮的緣故,那笑竟有種惆悵感,好像臉皮在替被摧殘的主人感到遺憾一樣。
「警察先生您們好,我是兇手妹妹,請把我抓起來。」那個少女說,語調像國小生演講一樣,抑揚頓挫都沒少。

經調查,檢警知道報案人是一個叫小潔的少女,但該少女表示報案人不僅自己,她們共有四人,除她外,尚有美里、阿惠和盈盈。小潔還說,她們是莫莉,也就是那個少女兇手,在竹東高中的同班同學。她們認識多年了,彼此深情厚誼,情同姐妹。那個叫莫莉的少女在殺人現場的舉止實在詭異逾常,以致大家都認為她的精神狀況出了問題。但她被拘留後,卻又一派正常,不僅端莊大方,也談吐有致,但她所坦承的殺人動機跟內心的一些想法卻令人咋舌。此外,她還不斷強調自己精神未有異常,應接受正常審判才對。經過幾次面談,及相關生理包括腦波檢查後,精神科醫師依然未能得出確鑿結論。他感到不解,甚至懷疑她有嚴重的自毀傾向,於是打算進行另個鑑定方式―與她身邊親近的人詳細面談―也許能在其他人的說法中,找到能夠證明「什麼的」若干觀點。他最先想到的人選,就是她的這群好友,亦即報案的少女們,於是委託派出所協助。故而在這個當下,少女們被請來派出所的這個小房間裡。而精神科醫生將與她們進行面談,並將自她們的敘述裡,找出關鍵的蛛絲馬跡,做為判定莫莉的精神狀態是否正常,及她犯行當時有無責任能力的依據之一。

這時,我們透過監視器畫面,來觀察這個小房間:
首先,我們看到一個神色自若的少女,乍看之下她很冷靜,甚至拿出菸與打火機,但她的冷靜鐵定是佯裝的,因她神態已告訴我們,她很明顯在猶豫是否抽菸。若你仍有理智考慮抽菸這行為的合理性,代表你這人肯定不是真正放鬆的,對吧?接下來我們看到一個喝著珍珠奶茶的少女,她不斷的數數,猶如在算自己杯子裡還剩幾顆珍珠一般,也許她就像《雨人》的男主角,有超人的心算能力也不一定。再來是一個神態木然的少女,她以頭接連不斷的輕敲牆壁,恍若在耶路撒冷哭牆前禱告的猶太人一樣,但她是否因信仰而撞牆,或者是對生命的存在感到疑惑,而企圖找出撞牆自戕的最好角度,我們則不得而知。最後一個少女則專注的閱讀一本書,我們再靠近一點,發現那是契訶夫的《第六病房》。

我們再從監視器畫面移出,回到派出所。這時,有個身量一般、裝束正式,臉上滿是鬍子的微胖男人抵達派出所。他外型看來約五十來歲,但臉上的緊緻皮膚透漏著更年輕的可能性。天氣實在燠熱,陽光彷若在鬍子先生身上膨漲起來,使得他滿臉汗水,腋下也濕了一片,甚至連手上的手搖杯彷彿也被蒸發到只剩冰塊(但飲料當然是被他給喝掉了)。我們看見廖姓員警上前跟他招呼,又與他說了一些話,鬍子先生的臉色隨即凝重起來,但在他凝重的神色裡,卻又看不出情緒。廖姓員警莊重的把資料夾交給鬍子先生,概述一些內容後,留他獨自在座位上。離開時,他的腳步沉重,彷彿還在血泊中行走一樣。鬍子先生開始閱讀資料夾的文件,期間有人給他一杯水,他把水倒入手搖杯,搖晃幾下,又一口氣喝到只剩冰塊。約莫半小時後,他嘆口意味深長的氣,起身,走進少女們所在的小房間。


2.面談開始
發問者:妳們好,真不好意思。今天天氣很熱吧?幸好這小房間猶有空調,不過依然滿悶的,妳們需要喝點水嗎?
(少女們沒有回應)
發問者:不用是吧?呃……我想妳們一定很緊張吧?身處在這個壓迫感甚重的小房間裡,眼前還坐著一個長相不令人愉快的男人。若我是妳們,一定很害怕。但妳們不用擔心,我可跟妳們保證,這裡非常安全,而且我是精神科醫生,雖說醫生不一定是好人,但至少我絕非壞人啦!
(少女們依然緘默得像一排冰山)
我想妳們也知道自己在這裡的原因吧?呃……是的,沒有錯,是為了妳們的好朋友莫莉。她殺了人啊……還是妳們來報案的。我想妳們一定跟我一樣,認為莫莉應在精神方面有問題吧?畢竟這世上不會有正常人在殺了人後,坐在現場嘻嘻笑,事後還很高興供認不諱的。我幾乎可斷言她是思覺失調,可能聽命於自己妄想,才做出如此殘暴行為。警察叔叔他們啊,也在現場發現一些奇怪東西,如被砍下的雞頭、剪下的指甲、鼠尾草、一團頭髮和狗牙齒等,還找到一本奇怪的手寫書,上頭字跡已證明是莫莉的。我猜想她可能認為自己在執行某種神祕儀式,但她未有自覺,就像夢遊一般,才把小柚子給殺了。妳們認同我的說法嗎?
(少女冰山依然堅固,持續沉默……)
妳們很害羞嗎?不過我當真需要妳們說話喔,否則我很難幫助莫莉。妳們也知道,那個志勇還在昏迷中,幫不上忙,就剩妳們了喔。妳們很關鍵的。嗯……小柚子……那個被殺害的少女,資料上未說明妳們跟她的關係。我猜想,小柚子也是妳們的朋友嗎?
(少女冰山忽然迸裂,發出笑聲)
發問者:嘿,妳們總算有反應了。怎麼了,我說了什麼好笑的事嗎?
小潔:嘖……這位先生,你是抵講笑詼是嗎?阮跟小柚子才不是朋友,而且阮才不閉俗咧。阮只是等著看你愛講什麼而已。是沒錯,莫莉是阮超級好朋友,可講是生死之交。但小柚子喔……阮攏看伊超袂爽的耶。
發問者:為什麼?
阿惠(露出白眼):她太完美了,完美得令人討厭。
發問者:什麼意思?
阿惠:醫生你不覺得嗎?完美的人,令人討厭。
發問者:這……
阿惠:若這完美是佯裝出來的,則不僅令人討厭,還令人作噁。
小潔:阿惠,妳是抵講啥潲啦!醫生我共你講,阮討厭小柚子,純是因伊看阮袂起。
盈盈:對!小柚子超級跩的。妳們都還記得她第一次看我們的眼神吧?好像在說「呃……莫莉怎麼會跟這些人做朋友」的感覺。而且我算過,小柚子的命盤根本也跟我們不合。
發問者:算過?
盈盈:是的,我會算命的哦。咦,醫生你資料裡沒有嗎?我可是個天生的巫師喔。我祖母是原住民,她是族裡的cikawasai,而我是家族中的唯一傳人。
小潔;妳嘛卡好咧!那妳按怎沒算出莫莉的劫數?
盈盈:可能是我功力還不夠。
(小潔這時翻個白眼)
美里(聲音非常小):但系……我覺得小柚己姐姐……一開始系有把我們當姊妹看的……
盈盈:那不是真心的。我很確定,所以說三次,不是真心的、不是真心的、不是真心的……
阿惠:妳強迫症又犯了齁……
美里:嘻嘻!
小潔:反正阮攏不合意小柚子啦!伊太超過了。但看到伊的死樣,阮嘛替伊難過,畢竟伊死得太慘了。醫生你嘛知,阮可是第一目擊者,看到的可是原汁原味,只不過後來阮攏驚甲走甘哪飛。美里當晚猶閣做惡夢咧!(這時美里忽發出一陣害怕尖叫聲)不過阮一點也不同情伊。醫師你愛知影,小柚子是一個沒血沒目屎的人,就連死也不放過阮。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2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