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實再現京津煙雲!--《水流心猶在--從海河之濱到皇城根》

2020/5/27  
  
本站分類:創作

忠實再現京津煙雲!--《水流心猶在--從海河之濱到皇城根》

北京的胡同和天津的海河,
是任風兒也吹不散的長長記憶。

子蘊的童年歲月,在天津的那一片海、那一座座橋、那一幢幢小洋樓、那些神祕莫測的大教堂、那些綠牌電車道上色彩繽紛的霓虹燈、那些鐺鐺鐺行駛著的有軌電車、那些高大的梧桐樹和散發著馨香的榕樹下長大。九歲的她,隨父母回到故鄉北京,北京的博大精深,北京的厚重大氣,北京的文化氛圍,北京的鄉土人情,北京的一切深深地影響著她、更成為了她。正當人生中最美好的年華,躊躇滿志準備考大學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在天翻地覆的動亂中,來到天寒地凍的北大荒、大興安嶺勞動鍛煉十年。北京,更成為她心中最溫暖最神聖最不可觸摸的地方。
子蘊回望了童年、青年時代,寫下記憶裡單純真切的一切,緩緩訴說那個年代京津兩地的世俗風情畫面,皇城根下的北京胡同文化、鄉村文化、里弄文化栩栩如生,更記錄下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北京庶民文化的真實樣貌。

立即訂購《水流心猶在──從海河之濱到皇城根》

 

內容試閱

【庭院深深】

  |欲說當年好困惑|

  一直想寫寫我記憶中的北京四合院,那些和我的家族,我的童年青少年以及中年時代的生活血脈相連,息息相關的北京四合院。北京的四合院,天下聞名,舊時的北京,除了紫禁城、皇家苑囿、寺觀廟壇及王府衙署外,大量的建築,便是那數不清的百姓住宅。《日下舊聞考》中引元人詩云:「雲開閭闔三千丈,霧暗樓臺百萬家。」這「百萬家」的住宅,便是如今所說的老北京四合院。
  北京四合院歷史悠久,據說自元朝就有了,四合院與北京的宮殿、衙署、街區、坊巷和胡同是同時出現的,是一種中國傳統合院式建築,雖為居住建築, 卻蘊含著中國傳統文化的深刻內涵。有錢的人家,可以建三或四個合院,前後相連。合院中以主人好惡決定種植什麼,或植藤蘿架,團松,或種花果樹木, 假山,盆景,魚缸,應季鮮花應有盡有。房屋都是單層。廂房的後牆為院牆, 拐角處再砌磚牆,大四合院從外邊用高大的牆壁包圍,院牆一律不開窗。以家族為中心的全家人合住在四合院裡,十分安逸舒適。白天,院中蘭桂飄香,鳥語蟬鳴,夜晚,微風習習,樹影綽綽,蛐蛐聲聲,全家人圍坐在院中乘涼、聊天、賞月、飲茶,其樂融融。四合院住房也很有講究,老人住北房(上房), 中間為大客廳(中堂間),兒子住東廂,女兒住西廂(要不何來西廂記之說), 傭人住倒房,各不相擾。
  舊時我家在北京也曾經擁有過自家的四合院,爺爺家在南城鐵門胡同的四合院和姥爺(外公)家在北城菊兒胡同的四合院,因為年代久遠及歷史原因, 已無從考證,它們只在母親的講述中出現過:母親的爺爺是安徽合肥人,叫許用海,字平坡,曾任李鴻章的大管家,在北京還任內城中醫院院長,他的宅子就坐落在內城菊兒胡同。那是座非常考究的真正的老北京四合院,每當我看北京人藝的話劇《北京人》、電視劇《大宅門》、電影《城南舊事》時,我就會胡思亂想,爺爺家是不是這個樣子?姥爺家是不是這個樣子?我最愛聽的就是母親講她小時候家族的故事和爺爺家的陳年舊事,當我提起筆想寫寫我記憶中的北京四合院時,眼前浮現的首先是我美麗而憂鬱的母親,母親似夢幻般講述著一個個發生在四合院裡的奇聞異事,其景象就如同昨日……
  我對四合院的認知和熱愛即是從母親的故事開始的:母親說姥爺家是四進的院子,門前有上馬石,門洞(大門廳)裡有僕人坐的條凳,母親爺爺的正房前廊後廈,客廳裡全部是硬木雕花傢俱,母親記憶最深的是牆上的一架西洋掛鐘,那個大鐘擺搖來擺去,每到整點時會有音樂報時,非常奇妙。還有一尊和母親身高不相上下,會吞吐大洋錢幣的金彌勒佛。那時母親還小,只有五六歲光景,母親說,她對二姥爺二姥姥印象最深,二姥爺威武挺拔,是個武官,二姥姥很漂亮打扮很入時,舉手投足都很美,像戲裡的人。忽然有一日,二姥姥吞金死了,原因大約是二姥姥夜晚偷偷出去看戲會友,她的緞子紗巾遺落在了院子的穿堂裡,未及二姥爺盤問她就自盡了。後來我長大看到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三姨太的故事並非虛構,原來也是源於生活啊!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