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少女秀妍」系列第四部驚悚現身!--《黑塚之絆》

2020/5/17  
  
本站分類:創作

「詛咒少女秀妍」系列第四部驚悚現身!--《黑塚之絆》

集懸疑、靈異、推理等現今流行元素,「詛咒少女秀妍」系列第四部驚悚現身!
鬼婆揮下巨大菜刀,是有意維護秩序的執法?還是無端製造混亂的殺戮?

滅門凶案慘絕人寰 一家七口僅活兩人
警方控告戶主妻子 蛇蠍美人?含冤少婦?

《轆轤之匣》事件過後,家彥、秀姸、昕涵回歸到難得的平靜日常。藉由昕涵的熱心幫助,家彥、秀姸兩人的曖昧逐漸發酵。此時秀姸輾轉得知應該在十年前意外死亡的童年好友--志美,突然重返人世,並開始對應該與她素不相識的男子--子諾進行長期跟蹤,她目的為何?

來自伊邪那神社的僧人森木翔一郎,奉師傅之命,來把擁有「閱讀他人回憶」能力的秀姸帶回日本古神社,更在她手上綁起一條封印的手繩子,家彥、昕涵該如何阻止?

徐文軒到診所複診,意外發現他的醫生朋友謝子磊,抽屜中藏有一對小女孩手套,就在當天下午謝醫生失蹤了,隨後傳說的「鬼婆」身影不斷在眾人面前出現,一件悲慘的命案猝然發生……

三件看似毫不相干的獨立事件,卻牽涉到二十五年前一宗滅門慘案。一條被詛咒的黑色繩子,伴隨著黑塚的古老詛咒,到底會如何把眾人的命運巧妙地羈絆在一起?

此外,秀姸的最大敵人,那個一直覬覦她的詛咒力量,在系列所有詭異事件扮演關鍵角色的「他」,陰謀是否會因此得逞?

香港怪奇作家--金亮再次嘗試日本鄉野題材,
讓腎上腺素飆漲、冷汗直流的怪談故事就此展開!

「當你凝視那一如往常的景象,或許鬼婆正在暗處凝視著你。」

立即訂購《黑塚之絆》

 

內容試閱

【緣起】

  踏著滿是碎石子的泥濘小路,男人一步步沿山坡往上走,清晨的陽光已經沒有炎夏時的霸道,乾爽的秋風從坡頂迎面吹來,把身上僅餘的汗水也吹乾掉,男人毫不費力爬到坡頂,然後走進前面一片竹林。

  這條路,男人已經走過千百遍,但每次重來,都有一份陌生的感覺,是因為這片竹林的緣故嗎?就跟白茫茫的雪地,或一望無際的汪洋一樣,這片竹林,倘若獨個兒置身其中,往往會因周遭的環境缺乏變化,從而產生一種孤寂的疏離感。

  男人穿過蒼翠的竹林繼續向前行,周圍除了毛竹,還是毛竹,既是熟路,亦是陌路,他三步併作兩步,終於走到竹林的深處。

  「師傅。」

  男人輕聲喚了一下,一把低沉的女聲回應。

  「來了嗎,翔一郎?」

  「嗯。」

  「辛苦了,」女人抱歉地說,「要你大老遠從京都過來找我。」

  「不,師傅多年來的教誨,弟子銘記於心。」翔一郎跪坐著,雙手緊握拳頭,左右按地,頭向前鞠了一躬,額頭貼著地面。
  
  「只要師傅有什麼吩咐,弟子定當全力辦妥。」

  「好,好孩子!」女人的聲音變得有點亢奮,「過兩天,你去香港一趟,給我把一個人帶回來。」

  「誰?」翔一郎抬起頭,坐直身子,雙腿仍舊跪坐著。

  「一個女孩,」女人繼續說,「她的力量愈來愈強大,若不及早把她帶回神社洗滌污穢,生與死的秩序,恐怕會被她擾亂。」

  「師傅,她也是被詛咒之人嗎?」翔一郎問。

  「沒錯,就跟當年來到神社,留下一雙手的那名老婦人一樣,這位女孩,正是她的外孫女。」

  「這麼說來,女孩豈不是繼承了……那個詛咒?」

  「這正是我今天叫你前來的原因,」女人語氣變得擔憂起來,「那個詛咒,隨著女孩一天一天的成長,威力也一日一日的壯大,她今年只有二十歲,已經能夠把死人的執念完美具現化,長此下去,她身上詛咒所帶來的惡果,恐怕比起她的外祖母,猶有過之。」

  「所以……師傅吩咐我帶她回來,就是想……把她的雙手也斬下?」翔一郎猶豫地問。

  「我的好孩子,」女人嘆一口氣,「坦白說,這個詛咒威力之大,我也不知道能否成功把它袪除掉……」

  「可是,除了這裡,世間上再沒有任何一處地方,能夠把她身上的詛咒清除,師傅答應你,會先嘗試各種方法,但倘若仍然沒效……斬下雙手,可能亦是辦法……又或許……總之,為師一定會以最合適的方法,處理她的問題。」

  翔一郎皺了下眉頭,雖然,消滅詛咒是他的本命,但他不想做出傷害人的事,況且,為了解除一個人身上的詛咒,而把那個人的雙手斬掉,詛咒跟斬手,到底哪個對當事人傷害更深?

  「翔一郎,你應該明白,為師為什麼要派你去?」女人溫柔地說,「你母親在當地出生,嫁了 過來,你雖在這兒長大,但懂漢語,年紀亦跟那位女孩相若,跟她談起上來,應該比較容易說服對方。」

  「記住,見到她時,不需要隱瞞什麼,坦白說就行了,告訴她身上詛咒的危險性,以及袪除的必要性,然後請她來這裡作客,對她說,為師會想辦法,把她身上的詛咒清除掉。」

  「假如她不從呢?」

  「這樣……你就用你的方法,把她帶回來!」

  的確很符合師傅的作風,但翔一郎心裡仍有問號,他將身子稍微前傾,雙手仍舊放在膝蓋上,眼神向前望。

  「師傅,天下間身負詛咒的人那麼多,我們要管也管不來,以前您一直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由得他們自生自滅。」翔一郎戰戰兢兢地問,「但為何這次,卻偏偏要弟子去帶這個女孩回來?而且……我們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去辦嗎?」

  一片沉默,翔一郎擔心自己說錯話開罪師傅,連忙低下頭來。

  「好孩子,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女人淡淡地道,「那位女孩,一定要帶回來,因為她身上的詛咒,不單會對身邊的人造成傷害,也會賠掉她自己的性命。」

  女人的語氣突然顯得哀傷。

  「至於那個人……以你目前的修為,還不是他的對手,為師了解你的心情,知道你很想為神社出一分力,但對付他,不能操之過急……」

  「可是……那個伊邪那的叛徒……」

  「翔一郎,聽師傅說,暫時放下那個人不管,你現在要辦的事,就是把那個女孩帶回來見我。」

  翔一郎應了一聲,俯身再次鞠躬。

  「那個女孩,有能力看穿別人的回憶,愈藏得深的過去,愈能被她看見。」女人關切地對翔一郎說,「你面對她時,記緊要把腦子清空,什麼也不去想,一切處之泰然,千萬別被她看見你的……過去。」

  「弟子知道。」

  「翔一郎,你是我們年輕一輩中,資質最好,功力最深的一個,女孩的詛咒雖然厲害,但為師相信,你有能力應付……不過……以策萬全,為師贈你一樣東西,可以用來對付她,你過來。」

  翔一郎站起身,走上前……

  一塊用黑白二色棉織布帛包裹著的東西,他打開一看。

  裡面是一條棕紅色的手繩子。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1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