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與鄉土情懷的幻想力作。--《這個夏天,我碰上了蛙靈》

2020/5/14  
  
本站分類:創作

歷史與鄉土情懷的幻想力作。--《這個夏天,我碰上了蛙靈》

結合環保議題、臺灣歷史與鄉土情懷的幻想力作,從巨大颱風的侵襲中保衛寶島家園的奇幻歷險!
在這個看似與平常沒有什麼不同的炎炎夏日,救生員林侑諺在工作的市立游泳池遇上了三位可愛的小少女:薇薇、鈴鈴與芙。沒想到,行徑可疑的她們竟是「蛙靈」,為了解決攸關人類存亡的重大危機,造訪人類世界。
據說,她們的先祖即將攻擊人間,引發巨大的災難。為了保護人類與這個生存的環境,他們前往花蓮,卻發現自古以來寄宿古老神靈、「護國神山」中央山脈已經因為人類的濫墾而滿目瘡痍。
二十年前,先祖便為了制裁破壞自然生態而發動「茉莉花」颱風,引發七七水災,對臺灣劃下影響深遠的傷痕。然而人類並未因此痛定思痛,如今先祖即將召喚史無前例的強大颱風,威力或將夷平整座寶島!
林侑諺與三位蛙靈必須奮力闖入山頭的採砂場,阻擋不當開發的魔掌,破壞截斷水源的壩堤,還給山林原有的面貌,才能召喚回中央山脈的神靈「大霸」來對抗巨大颱風。在這段冒險、守護的旅途中,他的內心也產生無限的感慨與反思……

立即訂購《這個夏天,我碰上了蛙靈》

 

內容試閱

第二章

一直到離場館很遠,四個人才停下來。
「剛剛怎麼了?」林侑諺問道,快步走了這麼一大段路,他已經氣喘吁吁,他自詡體力已經不錯,但三姊妹卻大氣都不吭一聲。
「剛剛有貓。」薇薇回答。
「貓?」
「對,一隻橘色的,那是我們的天敵。」薇薇嚴肅的說道:「很危險,一旦被貓盯上就死定了。」
「哈哈,真的呀。」林侑諺笑道,接著想起,三姊妹畢竟是青蛙,會怕貓那種食物鏈的高等角色,也不奇怪。
林侑諺很快找了間餐館,帶她們用餐。
三姊妹並不挑食,考慮到預算問題,林侑諺直接點了一大盤水餃,整整有五十顆,應該夠吃了。
「哇!」鈴鈴看著眼前的水餃,嘴巴都流口水了:「白花花的,好像雞母蟲。」
「嘖,不要用那種比喻。」薇薇說道,見鈴鈴伸手就要抓,便拿起一雙筷子,塞到她手裡:「在人間不可以用手吃飯,要用筷子。」
「筷子是什麼?」鈴鈴好奇的握著手中的小木棒,她第一次到人間來,什麼都不懂。
「唉,妳插著吃好了。」薇薇收走了她一根筷子,打算讓她就用剩下的一根插著水餃吃。
「為什麼一定要用這個?直接吃也可以呀?」說罷,鈴鈴就伸出她那充滿彈性的舌頭,在一眨眼間就捲住盤子裡的水餃,吃下去,簡直就像青蛙一樣,但接著就被燙到。
「哇,好燙燙燙燙燙燙!」
林侑諺雖然已經見識過這一幕,但還是目瞪口呆。
「鈴,妳忘記我們約法三章嗎?」薇薇耐心的說道:「不可以吃蟲子、不可以伸舌頭,還有什麼?」
「不可以……」鈴鈴苦著臉,還在處理著嘴裡滾燙的水餃:「不可以隨便跟人類說話。」
「答對了。」
「但我們現在跟人類一起吃飯耶。」鈴鈴又哈哈笑道,舉起只剩一支的筷子,比著林侑諺:「你的這個食物好好吃哦!」
「不可以這樣子比人,很沒有禮貌。」薇薇無奈的說道,再這樣下去,她也覺得自己很嘮叨,便決定不再唸鈴鈴。
她夾了些水餃到小盤子讓鈴鈴用筷子插著吃,然後就轉身照顧芙,芙年紀太小,別說用筷子了,似乎舌頭也不太靈光,所以得靠薇薇親手餵。
「辛苦了。」林侑諺看著她們說道,打從心底覺得敬佩:「妳就好像她們的媽媽一樣呢。」
「還不至於啦,哪有那麼老呢。」薇薇開玩笑的說,接著問:「你不吃嗎,侑諺?」
「我剛剛才吃完便當呢,這些都是妳們的。」林侑諺指著桌上的盤子說道,然後凝視著芙:「她……是不是還不會說話呀?」
「噢,沒有啦,她只是很膽小,除了家人,她從來不會對別人說話。」薇薇解釋道:「從小就這樣,個性很害羞。」
講到這裡,芙的臉紅了起來,生氣的躲到薇薇身後,對著她的耳朵說悄悄話,彷彿在叫她不要亂說她的壞話。
這是第一次,林侑諺見到她最接近說話的舉動了,雖然還是沒有聽到她的聲音。
「好啦好啦。」薇薇應付著芙的抗議,笑著對林侑諺說:「芙真的很怕生呢。」
就在三人聊天的這一片刻,鈴鈴竟已經將大盤的水餃都吃掉了,林侑諺不得已,只好再叫了一盤。為了填飽這群「蛙靈」的胃,他月底可能要吃土了。
「我上次在人間待了三個月。」薇薇說道,間接解釋了她對人間這麼熟悉的原因:「當時也是為了找先祖,跟著很多長輩來。」
「那當時有找到嗎?」林侑諺問道。
「沒有。」薇薇苦笑道
「所以後來發生什麼事了?出現了什麼災難?」
薇薇沒有回答,只是笑著搖搖頭。她始終對災難的事情語帶保留,這只是更加深林侑諺的擔憂,如果很嚴重怎麼辦?
「上次來的時候,人間不是這樣的,還沒有這麼多高樓。」薇薇照著回憶描述道:「以前有很多水的,不管是河流,還是水塘,但現在都找不到了。」
「妳是多久以前來的啊?」林侑諺對她的話表示懷疑。
「有幾十年了吧。」
「幾十年?!」林侑諺十分吃驚:「所以妳現在幾歲了。」
「姊姊四十七歲了。」正在大快朵頤的鈴鈴回答道:「我二十八歲,芙只有十九歲。」
「天吶,這是什麼概念呀?」林侑諺聽了簡直崩潰:「妳們都比我還大呀,怎麼長得跟小孩子一樣?」
「蛙靈的成長是很緩慢的,壽命也很長,不像人類那麼短暫。」薇薇解釋道:「長老說,是我們生活的世界不一樣。蛙界是很和平、安靜、緩慢的地方,不像人間這麼吵雜,步調這麼快。」
林侑諺無言以對,一時之間還無法接受事實。
這三個小女生竟然比他還老,尤其是薇薇,都可以做他媽媽了。
「吃飽了嗎?」薇薇對著兩個妹妹問道,接著擺出一副嚴肅的樣子,眼神轉回林侑諺身上,語重心長說道:「那我們該來討論一下,接下來的任務。」
薇薇從懷中拿出了一份地圖,這份地圖是手繪的,記載著「領地」的位置,是她在出發前,向當年一起來過人間的那些長老們請教所畫下來的。
地圖所勾勒的圖案簡單明瞭,藍色的長條線就是河流、黃色的三角形就是山、綠色的長圓團子就是樹、還有些正方形的房子,雖然看起來像塗鴉,但卻很清楚的表達了目的地的位置。
不過這份地圖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它的範圍太小了,只簡單記載著一條河流的後方有兩個山坡,山坡內有散狀的樹,樹林中所圍著的區域就是「領地」;除非能直接飛到地圖中位置的附近,對照周圍的景色,否則根本不知道這塊地方是在台北?台中?台南?
「為什麼一定要先找到這個地方呢?」林侑諺問道,這是他一直很想問的問題:「這塊『領地』有什麼神奇的魔力,可以讓你們找到蛙靈先祖嗎?」
「也不算。」薇薇搖頭:「之所以要找到『領地』,只是跟生存有關而已。」
「生存?」
「我們蛙靈離不開水。」薇薇說道,語氣中透露一股淡淡的憂愁:「如果太久沒有接觸到水,我們會很難受,逐漸枯萎死掉。」
「其實任何生物都離不開水,沒有喝水就會死掉耶。」林侑諺說。
「不是那個意思。」薇薇苦澀的笑道:「我講的不是喝水,我們需要的也不是你們街頭那種水龍頭打開的水,我們蛙靈是很純淨的生物,我們需要一個純淨的水塘,來維持我們的生命力。」她試圖解釋這妙不可言的概念:「我們需要待在一個活水的附近,休息、睡覺,否則只要幾天的時間就會死掉,人間是不適合我們生存的。」
「是這樣啊。」林侑諺思索著:「所以那個『領地』,就是一個活水池就對了?」
「不僅僅是活水池,它有樹木、有泥巴、有蘆葦、有蟲子和其他生命。」薇薇回憶著當年的畫面:「它是一個很棒的地方,不到完美,但已經很適合了,當年長老們第一眼就看上它,我們就在那邊紮營,直到任務失敗才回到蛙界。」
「我們已經找了兩天了,都快死掉了。」鈴鈴在此時說道,吃飽後的她沒事做,便開始聽他們講話。她盯著自己的手掌說:「我的手昨天都皺掉了,好痛。」
「還好找到了你們那個游泳池,解了燃眉之急。」薇薇補充道。
這事講起來就有趣了,其實剛來到人間的第一天,薇薇就注意到了林侑諺所在的那間市立游泳池,但游泳池館的外觀是硬梆梆的水泥、灰色的磚地鋪出來、來往的汽機車臭氣哄哄的,縱然有水池,完全就不是蛙靈們會想接近的地方。
直到最後真的沒辦法了,再不補水會死掉,薇薇才硬著頭皮帶著妹妹們進去,才有了後來的和林侑諺相遇。而且剛進場館時因為沒錢、不知道要穿泳衣、泳帽,還鬧出不少笑話,是靠著薇薇的機智才解決一切。
「所以妳是從哪裡弄來的錢呀?」林侑諺的問道。
「我們從樓上溜下去的。」鈴鈴誠實說道,並自豪起來:「有一個圓圓的管子可以溜下來,我們還從架子上拿那種通關衣服。」
「逃票呀?!」林侑諺皺眉想了一下,腦海竟很自然的浮現了三姊妹從一些通風管線溜下來的畫面,而且還順手牽羊偷了泳衣:「妳們這樣不行呀!」
「為什麼不行?誰叫你們的通關程序那麼複雜!」鈴鈴回答。
「妳們偷了泳衣,他們一定會調監視器的,下次妳們就不能再去了啊,會被抓的」。」林侑諺替她們感到煩惱:「這樣以後,妳們也不能再去那裡補水了。」
「這倒是還好。」薇薇若有所思的說道:「那個地方我們也不會再去了,它的效果不是很好,我們的生命力沒有完全恢復,可能只能撐到明天中午,所以要趕快找到『領地』。」
「對嘛,只是一個長方形的裝水箱子,一點都不舒服呀。」鈴鈴描述著她所感受到的市立游泳池,和心目中的水塘相比可差遠了。
「哼,但我記得妳那時也玩得挺愉快的嘛?」林侑諺說道。
「我哪有,我只是勉強游一下。」鈴鈴嘟著嘴說,接著又笑出來:「不過也好多啦,泡泡水感覺又有精神了。」
「言歸正傳,侑諺,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呢?」薇薇指著桌上的地圖說:「能不能幫我們找到『領地』?」
林侑諺仔細的看了一下地圖,汗顏。
他怎麼可能會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呀,這麼不清不楚的。
「有點困難,因為沒有具體的位置。」林侑諺說道,然後指著那黃色三角形繪成的山:「這座山大概有多高呢?是屬於高山?還是山坡?」
「山坡。」薇薇篤定的說道,還記憶猶新呢:「大概就這麼高而已。」她比了一下,竟只比到餐廳天花板的位置。
「啊?就這麼矮?」林侑諺有些吃驚:「那根本也不算山坡,只是個土堆吧?」
「嗯,應該吧。」
「土堆就更難找了耶。」林侑諺說道,原本想著若是高山,台北的高山也就那麼多而已,要找到兩座挨在一起的並不難,但這下又回到原點了:「這條河大概多大呢?」他指著那條藍色的線問道。
「沒有很大。」薇薇說道,伸出雙臂,筆劃了一下寬度:「就是一條小水溝,裡面有魚有蝦。」
「有魚有蝦呀。」林侑諺苦惱的沉思著:「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
「為什麼這麼重大的任務,蛙界就只派妳們三個來?」林侑諺懷疑的問道:「如果真的很重要,不應該是派更強大的人來嗎?」他看著芙和鈴鈴,覺得她們實在是累贅。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2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