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裡的民國】一個商業帝國的覆滅

2016/1/29  
  
本站分類:藝文

【照片裡的民國】一個商業帝國的覆滅

上一篇:【照片裡的民國】除了賣藥,到底還可以做甚麼?

 

終於,黃楚九的故事,來到了最後。

一個帝國的創立雖要很多年的時間,但是覆滅,卻只要短短的一個瞬間。

有了人潮與錢潮後,黃楚九便更大膽的操作財務槓桿。在房地產風風火火的發展後,上海興起設立交易所從事投機買賣的風潮。當然,這種來錢快的生意一定看得到黃楚九的身影。或許,這次是他的好運還沒用完,當上海各個交易所陷入倒閉風潮時,黃楚九因為投入時間晚,比起另外一個浮沉上海從事投資交易活動順兼聯絡革命事務,卻因證券交易所倒帳風波賠光本金20萬元哀嘆不已的青年穿林北腿,至少這次黃楚九的損失未達傷筋動骨的地步。

所以說,歷史事件一直告訴我們,不要投資自己不懂的東西,看上面,會賠錢的喔。

可是,我們越挫越勇兼膽量越養越大的黃楚九仍不肯放棄金融業的快錢,有鑑於大世界遊樂場已經匯集起可觀的人流,他乾脆就近在遊樂場附近開起「日夜銀行」,游說大世界工作人員在銀行開戶、交易,並請大世界的金主們將款項放入銀行。於是,靠著這些人脈也靠著當時上海的繁榮,日夜銀行匯集了一筆不算小的資金,黃楚九再將這些資金投入他的其他事業—有錢大家賺啊—包含土地開發與房地產興建,在不缺資金也不缺市場的前提下,事業的確暫時看來紅火得很。 

7.png

上海《申報》中的日夜銀行廣告,1924年5月9日

但人的運氣不會一直都這麼好,當危機的根苗已經種下,最終的破滅就將形成骨牌效益,轟動上海。

1929年由美國開始的「經濟大蕭條」,其實也影響到遠在東亞的日本及中國,靠著擴張榮景以支撐的中國城市房市榮景/泡沫,逐漸面臨破滅情境。黃楚九原本設想興建完成後就可以開始定期收租金的辦公寫字樓,頓時面臨完工但沒有承租戶的窘境。在收不到租金的前提下,黃楚九的金流逐漸出了問題,並開始逐漸積欠各種建築費用。雪上加霜的是,黃楚九以日夜銀行的資金/其他金主的錢轉投資自己的新事業,但所雇用的新事業經理人或亂報公帳,或經營情形不理想導致各種虧損,都是潛藏的財務炸彈。更致命的,日夜銀行當初為了要衝存款戶數,黃楚九名下事業員工多被要求在銀行開戶,員工們聽聞各種「可能周轉不靈」的傳言,白領階層的他們不太可能放著血汗錢不管,遍生各種提領存款之心,這種存戶開始爭相提款的狀況對銀行的打擊是致命的,黃楚九逐漸為籌款支應各種提領疲於奔命,妻妾也開始典當首飾應急。一度為了使相對高額的存款人—部分是特種行業從業人員—暫時放棄提款的想法,黃楚九免費供給名下娛樂場所的優待券,但這種飲鴆止渴的方式除了無法改善集團的財務結構,面對大環境所造成的崩毀無異於螳臂擋車。逐漸的,「日夜銀行」在一般金融業名聲與信用已屬不佳,大眾普遍給予「野雞銀行」的譏稱,並盡量避免與之進行信用交易。這樣的情境,對後半生在商場上順風順水的黃楚九是很大的打擊,他因財務壓力捉襟見肘,臥病在床,最終過世,生前留下最後的話語就是:一切有請黃金榮(上海版的「五億探長雷洛」)解決。 

8.png

上海《申報》的黃楚九逝世報導,1931年1月20日 

9.png

1930年代的黃金榮via Virtual Shanghai

的確,黃楚九過世後,名下產業均遭到拍賣以清償債務,如中法藥房由周邦俊等人重組,大世界遊樂場由黃金榮接手。後來經由有心人探訪得知,在優先償還完黑白兩道代表性人物/治喪委員會後—是的,他的治喪委員會都是上海灘叫得出名號的人物,也都是他的大債主群—的第一次清償存戶債務,僅能償還約40萬元,這數額約為存戶債務中的一成。由此推敲,黃楚九可能光銀行存戶就欠下了400萬元的債務,這在當時的上海灘確屬鉅款無疑。

不過,請黃金榮出面主持「債權人大會」解決債務的手段,或許某方面除了息事寧人外--這些人火拼起來可是可以轟掉半個上海灘的--也是害怕會波及身後的老弱婦孺。這方面來說,黃楚九雖然最後輸在永遠有輸家的金融遊戲裡,但顯然腦子是清醒到生命的最後一刻的。

黃楚九生前財源的大金雞—大世界遊樂場,由黃金榮接手經營。日後在《1942年大上海》還可以讀到這個遊樂場的風華:

(大世界)它的創辦人是大名鼎鼎已故黃楚九先生,現在的經營者也是上海的聞人黃金榮先生,因為做這生意的,非名人濶老實不易咧。大世界裏主要的遊藝是京戲,文明戲,影戲三種,此外如群芳會唱,西洋魔術,天津大鼓,口技,蘇灘,申曲,四明文戲,三弦戲,紹興文戲,摩登歌舞,武術表演,雙簧,滑稽戲,崐戲,南方歌劇,常錫(常州無錫)新戲等等,不下數十種之多,至於奇形怪狀的東西,也常羅列供眾參觀。

果然,黃楚九的請黃金榮「解決」,最後就是以出讓經營權換取一家安寧了。

但是,這些曾經的藥房、廣告、遊樂場,也確確實實的告訴我們曾經有一個商業奇才,他是怎麼靠著與生俱來的生意頭腦發跡,卻又毀在複雜的金錢遊戲裡,但至少至少,還是留給了民初的上海灘一些東西。 

10.png

上海《申報》「樂口福麥乳精」促銷廣告,1941年9月27日

黃楚九其餘親族,在黃楚九過世後仍能憑藉專業技能立足上海。畢業於愛知縣醫科學校的長女婿臧伯庸,靠著個人醫術信譽與和為名流診治累積的人脈關係,籌集了足夠的資金盤下「九福」,持續製造「百齡機」。九福最初由三女婿陳星五留任經理,但因為兩者經營理念有異,加上重新營業時市況不佳,陳星五另起爐灶,成立了另一家製藥廠。1937年,臧伯庸從瑞士取經,製作出「樂口福麥乳精」—這是一種沖泡麥芽糊的飲品,但這時期的配方還不是後世所熟知的口味—試圖再創高峰,但他終究不是黃楚九,缺乏其膽識與商業眼光,再加上上海戰役爆發,營運仍無起色。在中共實施商業「公私合營」後的1961年,「樂口福」由接手的國營廠商參考新配方後重出江湖,並終於成為一個時代的象徵。

二女婿曾煥堂(?~1949),聖約翰大學畢業,曾在會審公廨當翻譯,他是上海大戲院的主人,曾創辦新華電影學校,「電影皇后」胡蝶(1908-1989)就是此校校友。三女婿陳星五是南洋公學畢業,曾任上海急救時疫醫院董事,擔任黃楚九出面組織的上海新藥業公會監事、正德藥廠常務理事兼總經理。五女婿許曉初(1900-1998)是復旦大學經濟系畢業生,長年負責中法藥房營運,在中法藥房改組後以專業經理人身分留任。許曉初以生活習慣特殊族群/回民資格當選國民大會代表後,1948年底遷居台灣,1949年冬以其輩分與資望,獲邀擔任臺北衡陽路新開之上海聯合大藥房的董事長。

寫到這裡,黃楚九的故事終於可以告一個段落了,感謝大家耐著性子看到這裡…..甚麼你說還有月份牌跟假藥,我有說我要說這些故事嗎?(困惑貌)

下次,如果還有下次的話,我們要暫時離開一下魔都來到民國時期的帝都……海豚跟白熊也好想去醉生夢死取材旅行啊。 

本系列的寫作過程感謝魟魚小姐的無償協助,感謝妳以一隻海魚(?!)之身就翻了一千三百多篇的《申報》廣告,讓我們大幅降低了作業時間。

P.S. 作為一個說書人,我們非常歡迎大家跟我們分享讀後心得,有疑問需要來函刊出也可以酌情辦理,倒到我們的信箱裡面就可以了,如果要點故事的話,就要看我們書架上有沒有相關的書了。

 

參考資料:

  1. 戚再玉主編,《上海時人志》(上海:展望出版社,1947),頁132、153。
  2. 史悠良,〈『父親頌』兼簡述我國父親節發起人先父史致富先生生前事略〉,臺北《浙江月刊》,483期(2009年7月),頁14。
  3. 〈褒揚令〉,1998年12月8日,總統府第三局編印,《總統府公報》,6250號(1998年12月16日),頁6-7。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5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天啊....這根本華爾街風雲民初版嘛!果然歷史的教訓就是人永遠都學不會教訓
回應    1    0

阿狗    
阿狗
「歷史事件一直告訴我們,不要投資自己不懂的東西,會賠錢的喔」←超中肯 不過,現在人買投資型保單,應該也沒幾個人實際懂吧?(還是只有我不懂...
回應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