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裡的民國】從賣藥開始的商業帝國

2016/1/7  
  
本站分類:藝文

【照片裡的民國】從賣藥開始的商業帝國

【照片裡的民國】暢銷全中國的艾羅補腦汁

【照片裡的民國】補腦還是腦補:艾羅補腦汁掀起的風波

 

閱讀小提醒:作為黃楚九系列的第三篇--前兩篇在另一個地方不過其實不太影響--這個主題會由幾篇獨立的故事所組成:分別是腦主宰說、艾羅補腦汁、藥商的競爭與擴張、以及擴張之後的滅亡。可以分別看也可以一起看,畢竟,我們只是章回說書人,順著章回說著一個個可能有趣也可能不有趣的故事而已。

從一開始的梅郎賣藥以來,斷斷續續的賣了快兩個月的藥之後,開場白終於講到一個段落了。

請讓我們回想一下當初的梅郎香煙廣告,在圖片的角落其實有提到,香菸的製造公司,叫做福昌。福昌煙公司的老闆–我想你已經猜到了–就是黃楚九。除了他之外,當時的上海大概也沒幾個人可以請得動菸槍梅郎為一個正在發展的煙公司作廣告。回想當年,他憑藉著廣告主軸別出心裁–利用梅郎是個菸槍的特點,讓觀眾想像跟著偶像一起吞雲吐霧不啻快哉、快哉的共通性–就把一家煙公司做的有聲有色的,其實,手腕還是足以列入近代廣告學課本的。

於是,我們今天就要從這裡講下去了,可是藥還是要繼續賣的,誰叫我們就是來賣藥的呢。

其實,黃楚九能以艾羅補腦汁一舉成名,多少倚仗著長年來與文人之間的良好關係來創造/書寫宣傳用的臺詞/推薦文。當然,還有一個不可忽略的條件:黃老闆「給得大方」多少是上海文人樂於與他打交道的原因之一。儘管如包天笑等報人/評論家們,曾經熱衷於以時論諷刺上述文人:

「近日文人又多一種新行業,則專為各藥房做偽告白也,以言告白學則誠進步。」

但是,如果我們正面思考一點,在大量文人投身於廣告文案製作與各種商品代言活動後,這些廣告代言活動對於擴大本土藥商及醫生的商業版圖,同時證實報紙廣告對普羅大眾的影響力以刺激民初中國的廣告業發展,還是具有積極層面的貢獻。畢竟,有錢大家賺的概念,一直延用到今日也是不曾被拒絕過。包天笑也曾直白的提到為什麼藥商願意花錢在報紙上打廣告:「服那種補品的都是內地人,甚而至於鄉村間的土財主,他常常信局裡,幾十塊幾十塊來購買。住在上海的人再也不上這當,倘然病了,就得請醫生治療,再也不去服他的藥,所以我們住在上海的從來不服那些補品,因此他所以不惜工本的登報了。」

面對藥界各種不實廣告的亂象,雖然立即有人提議此亂象需要整頓,但是,一直到201X年的今天我們還是沒辦法杜絕各種廣告不實與地下電台,何況是沒有法源基礎的民初呢?更何況,比起廣告不實,更致命的藥劑使用審查與許可、藥劑師的執照、藥局營業許可的相關法條,都還沒有出現呢。

「今吾國雖預備立憲,獨醫家之法律尚未釐定;醫士之取締,亦未實行;藥劑之極量,又未檢定。西藥之肆,既漫無限制,而教會之醫書、私家之藥學,方互相迻譯,層出不窮,或中或日,或德或英,派別既淆,名詞互異。」

或許,你會覺得比起藥劑師執照或是藥品許可,藥局營業許可的規定相對不重要。但有趣的是,如果藥商可以花錢買到「外商」註冊執照,就算中國官府想管,考量管轄權與裁量權的難度,其實多半也秉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再加上對於租界的外國人來說,他們一般生病只會看西醫,若要服藥則單純使用國外進口藥品,並不會/不願去華人開的藥店買中西成藥。因此,當外國領館的服務客群並不會受到華人藥店的中西合璧藥品影響,發放外商執照又可以收到各大藥房繳納的相關費用的前提下,領館也樂得外商執照發一張是一張,創收之餘袖手旁觀整場亂象。

至於,對於報業老闆們來說,廣告欄位是支撐報紙收入的重要環節,何苦跟白花花的銀元過不去呢?因此,個別媒體只能左手密集刊登醫藥廣告,右手繼續批評廣告造假騙人。畢竟,兩方皆登一方面不會跟銀元過不去,一方面也不會受到良心的譴責。報紙還能因為忠實呈現兩者話語權,銷量蒸蒸日上,一時各大報紙自由發聲歌舞昇平,大報紛紛致力於各種「自由報導」。例如上海《申報》同時在版面上刊登《神州日報》與黃楚九雙方的鄉民對戰筆仗文,於是我們一下看到《神州日報》開分身帳號起底黃楚九,專文暗批黃楚九的艾羅補腦汁為偽藥,一下又看到黃楚九用廣告回應此一指責,雙方你來我往,好不愉快。而《神州日報》在開罵黃楚九的同時,也仍然刊登中法藥房的商品廣告。我想要不是黃楚九有更賺錢的事業,他乾脆就自己辦報寫個痛快吧--畢竟,光寫他自己的八卦就夠博眾人的眼球,廣告費何必給其他人賺呢?

1.jpg

上海《申報》,1910年5月5日

不過,說黃楚九對報業毫不了解其實也是有問題的,畢竟他曾經與孫玉聲共同創辦《笑林報》並擔任此報的經理。在1908 年,他又借入股「茂記」的機會取得了《時事報》的控制權,之後又接辦《輿論時事報》,同時資助孫玉聲創辦《圖畫日報》。所以,黃楚九雖然沒有真正的自己辦過一家報業,但透過買賣與整併這些報紙,他絕對深諳如何從上到下營造撲天蓋地的宣傳網,與如何密集卻又不討人厭的販賣健康生活的夢想。

這大抵也可歸功於他與生俱來的推銷員本能吧。

寫到現在,或許你會發現,這已經不是穿越要不要謹慎的問題了– 而是要體驗民初某些氛圍,其實也不太需要穿越,對吧。

1911年間,為順應時代環境,黃楚九也開始以「販賣國藥」為主題開發新商品。據推測,新藥品的靈感可能是擷取自中藥古方「諸葛行軍散」,但這次有點不太一樣,黃楚九腦內小劇場的假想敵已經不是中國的哪個藥房的藥品了,而是更遙遠巨大的,日本東亞公司大藥房的,仁丹。

仁丹公司–先讓我們這樣叫它–的發展史得從1895年的甲午戰爭/日清戰爭說起。在日清戰爭前,有個叫做森下博的日本人在大阪開了間藥局維生,在日清戰爭爆發後,他應召入伍,戰後曾經隨軍駐守台灣。在駐守期間,他看到台灣民眾為了避免風土病,常常口含一些常備藥,這個觀察引發他的靈感。在回到日本後,他終於有機會積極投入各種新藥開發工作。首先,他嘗試使用笹川三男三博士所開發的配方,於1900年推出治療梅毒的新藥「毒滅」。此公司所生產的「毒滅」很快便獲得民眾的信任並賺取可觀的商業收益,因此,食髓知味的森下博便繼續開發各種新商品。戰後各種在台灣的觀察,一直讓森下博思索是否能提供「預防」病症的藥品。此一想法在經過三輪德寬、井上善次郎(鋼琴家及教師井上園子的爺爺) 的協助開發後,終於有機會得以落實。於是,在千葉醫專藥學部主持者平野一貫監督產製下,1905年2月,「仁丹」終於開始量產,並透過創新而成功的廣告行銷–所以賣藥這件事情廣告才是最重要的– 僅僅兩年後就成為日本銷售第一的藥品,並開始積極拓廣海外市場。

中國是仁丹所嘗試的第一個海外市場,當初的銷售計畫是,透過北方的天津與長江下游的上海(都有日本租界)作為兩大物流中心點,希望藉由港口城市(treaty ports)的交通便捷與運輸動能,得以逐步沿著交通網絡拓展藥品銷售網路。當時間來到了1930年代,隨著日本扶植「滿洲國」的建立,仁丹的銷售網也逐步拓展到東北,並在中日戰爭爆發後,終於擴張到了香港。作家夏衍(1900-1995)曾回憶起青少年時期的家鄉杭州,在日本僑民居住區中輕易可見仁丹與中將湯的廣告。於是,透過前面的一系列陳述及夏衍的回憶,或許正好說明,仁丹在中國的銷售史,有一部分也同時勾勒出了日本在中國的擴張史。

此外,由於日本明治時期便開始管制醫藥廣告用語,但中國卻等到1930年代才由衛生部初步建立管理制度,更使得海內外藥商們有機可乘,誇張藥效。

所以說,當時在中國,你要賣藥,首先就要說的一口好藥。

2.jpg

可能是森下博藥房最早刊登的仁丹廣告,大阪《每日新聞》,1905年5月10日

 

(以下待續)

 

參考資料

1. 包天笑,〈寸鐵〉,《時報》,1909 年 11 月 19 日,第 5 版,轉引自張仲民,張仲民,〈晚清上海藥商的廣告造假現象探析〉,《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85期(2014年9月),頁225。

2. 包天笑,《上海春秋》,頁 236。轉引自張仲民,〈晚清上海藥商的廣告造假現象探析〉,頁226。

3. 倪壽齡,〈論輕用西藥之害〉,《醫學新報》,期 2,頁 1,轉引自張仲民,〈晚清上海藥商的廣告造假現象探析〉,

頁228。

4. 〈黃楚九駁神州報館覆函〉、〈黃楚九再駁神州報館登報之覆函〉,《申報》,1910 年 5 月 5 日,第 1 張第 2版;〈黃楚九駁神州報館第三函〉、〈黃楚九敬告旅滬皖省路礦公會〉,《申報》,1910 年 5月 6 日,第 1 張第 2、3 版。

5. 馬光仁主編,《上海新聞史(1850-1949)》(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1996),頁 360-362。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5  回應:18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路西    
路西
文史專家蔡登山也評論過黃楚九,大家可以對照參考:http://showwe.tw/blog/article.aspx?a=808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說到上海申報,就會想到民初四大奇案,不知道未來有沒有機會看到類似的文章:)
回應    0    0
城市裡的海豚白熊    
城市裡的海豚白熊
這個,目前現有的公開資料可能不太足夠來寫這些案子。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咦??所以坊間改編自四大奇案的小說還是臆測的成分居多囉??
回應    0    0
城市裡的海豚白熊    
城市裡的海豚白熊
歷史謎團之所以為歷史謎團,就是我們還沒有辦法透過檔案資料,用歷史書寫的方式去完整整個敘述吧。
回應    0    0

阿狗    
阿狗
什麼!?這麼久以前就有仁丹這東西!實在好難想像。是說,肚子痛吃的正露丸不是也很久以前就有了?我只聽說跟征Russia有關係,但是不是也有更詳細、趣味的故事啊?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我知道我知道,因為日本把俄國稱作露,征露丸就是他們和俄國打仗時會帶在身上使用的藥!!!(舉手
回應    1    0
路西    
路西
天啊!神人出現了~~居然知道這種事
回應    0    0

繼續想    
繼續想
征露丸為日本與夏目漱石齊名的文豪森鷗外所研發。森是留德陸軍軍醫,日俄戰爭時,為解士兵腳氣病而發明征露丸。但卻「藥到命除」(不死也半條命),後來證明,此丸無法治任何疾病,反會傷身,但森本人堅不認錯。
回應    2    0
路西    
路西
所以森鷗外是郎中!!
回應    0    0
阿狗    
阿狗
那我們現在怎麼肚子痛還吃正露丸!?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現在的正露丸成分和以前的不一樣了吧,大概只有名稱延續。
回應    0    0
城市裡的海豚白熊    
城市裡的海豚白熊
因為他真的是主治腹脹腹瀉,但不治維生素B1缺乏。當時日本軍隊的腳氣病,指的是由於維生素B1嚴重缺乏引起的一連串神經跟心臟受損.....所以根本不對症,當然越治越缺,"藥到命除"。
回應    1    0

路西    
路西
話說....梅蘭芳是個煙槍這點,我嚇了一跳。我還特地去找搜尋了一下
回應    0    0
城市裡的海豚白熊    
城市裡的海豚白熊
民初的伶人大部分都有這個習慣~~~~
回應    0    0
何必問    
何必問
突然覺得韓國明星李準基長的跟梅蘭芳有點像說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我記得之前有在書裡面看到,京劇名人譚鑫培還是奉慈禧旨意可以抽鴉片的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