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青春IP《逆風奔馳》完稿定裝版!--《逆風,奔向你》

2020/5/1  
  
本站分類:創作

運動青春IP《逆風奔馳》完稿定裝版!--《逆風,奔向你》

「他的存在宛如一陣風,吹進我的心底。」
2016、17POPO華文創作大賞優選作家話題新作──本土運動青春IP《逆風奔馳》完稿定裝版!
熱血競技宛如《浪花一朵朵》、浪漫成長堪比《舉重妖精金福珠》!莯寧前作《聽雨的告白》男女主角驚喜再登場!
人氣愛情作家倪小恩、禾風──勵志推薦!

天生擁有一雙快腿的蘇瑾,默默喜歡上了田徑社的王牌──學長戴河俊。
他奔馳的身影顛覆了她對「跑很快」的認知,更入住了她的心。沒想到,冷傲的學長竟開口邀請蘇瑾加入田徑社,這個提議,讓她平淡如水的生活,就此劇烈翻騰,掀起漫天浪花。
不顧青梅竹馬孫晨耀的阻止,蘇瑾仍義無反顧地投入艱辛的田徑社訓練、以及這段苦澀又甜蜜的單戀。
戴河俊是引導蘇瑾朝目標前進的那道陽光,而孫晨耀是默默在身後支持著她的那棵大樹。
無論學姊的破壞、情敵的競爭如何阻擋,在縣賽或全中運的決賽跑道上,我都會逆風──奔向你。

「每個蘇瑾奔跑的場景,都彷彿能隨她一起邁開雙腿,能感受到風逆向打在自己面頰上;同時她的筆觸也是溫潤輕柔的,細膩而漂亮地描寫了暗戀中苦澀卻甘之如飴的心緒,情感層次豐富。」──禾風

立即訂購《逆風,奔向你》

 

內容試閱

Chapter 01

早晨,熙熙攘攘的街道顯現出整座城市的繁忙,主要幹道塞滿了汽車,捷運湧進大批人潮。
而我,正用盡全力奔跑。
還有二十秒。
咬緊牙根,我朝著不遠處的建築物疾速衝刺,站在校門口的教官此刻舉起手,斜睨了眼手錶,然後轉過頭,與我四目相接。
十、九、八……
教官將手臂橫放在胸前,直直地望向我。
三、二、一……
秒數歸零的瞬間,鐘聲分秒不差地在我耳邊響起,而我的雙腳則穩穩地踩在校門口的界線上。
―安全上壘!
「這是第幾次了,蘇瑾?」相較於我雀躍,教官的神情倒顯得十分無奈。
「呃……報告教官,這禮拜的話是第一次!」我得意地挺起胸膛。
他則是一副敗給了我的表情,「那是因為今天是禮拜一!」
「那我也沒講錯啊……是這禮拜的第一次。」我小聲嘟囔。
「蘇瑾,算教官求妳了,以後早一點來學校,不要每次都讓我看妳滿頭大汗的狼狽模樣。」
「那是青春的汗水。」我振振有辭地反駁。
他顯然不想與我爭辯,「行了,趕快進教室,不然我就要登記妳了。」
「是―」
我嘿嘿一笑,正準備邁開步伐時,一抹熟悉的身影忽然闖進我的視線。
―是孫晨曜。
我移開目光,故作沒看見似的從他身旁擦肩而過。
「真不愧是我們的蘇瑾。」他的聲音從後方傳來,遲疑半晌,最終我還是選擇回首,映入眼簾的是孫晨曜的微笑,「本月第十次安全壓線,佩服佩服。」
「誰跟你我們。」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還有,你是變態啊?偷偷記錄次數。」
「這叫關心。」他加深了笑容,「妳啊,從小到大幾乎沒有什麼優點,唯獨那雙腳。」
「謝謝喔,至少我還有一雙腳能讓你稱讚。」我故作感激地點了頭,「能得到我們孫大人的誇獎,受寵若驚。」
孫晨曜與我的關係,正是所謂的青梅竹馬。
我們自小到大便生活在一塊、「玩」在一塊,而且基本上都是我單方面地被「玩」。
以前我還可以為他開脫,說是小男生調皮、愛惡作劇,所以喜歡鬧人,但怎麼到了高中他還是一個樣。
孫晨曜那傢伙,根本就是個心智不成熟、長不大的小鬼。
尤其是那張嘴,幾乎不會對我吐出什麼好話。
「話說回來,你怎麼在這裡?早自習呢?」我狐疑地望向他。
「班導不在,每個禮拜一早上他都不會來,聽說是去進修。」
「風紀也不管?」
「都高中了,哪有人在管這個?大多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說得一副理所當然,「再說,我跟風紀交情好得很,他真要登記,我說一下就沒事了。」
「我要跟你們老師告狀。」我賊然地笑。
「蘇瑾,妳是小學生啊?」孫晨曜鄙視地看向我,「還跟老師告狀。」
「你才小學生!」我不甘示弱地嚷嚷,「都幾歲了,還刻意跑到別人面前訕笑她今天沒有遲到。」
孫晨曜當作沒聽見似地別開頭。
學校裡有棵大榕樹,據聞創校以前就在了,而這棵榕樹的位置正好是交叉點,往左是教室的方向,而往右則是操場。
走到大榕樹前,孫晨曜理所當然地往左轉,我卻停下了腳步,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紅色跑道。
「妳在幹麼?」走了幾步發現我沒有跟上的孫晨曜,這時轉過身,一臉疑惑地問。
我盯著他,又瞥了眼操場,心裡有兩道聲音在互相抗爭、反覆拉扯。
掙扎許久,最後我將身體向右微轉,回道:「你先回教室吧,我要去操場一趟。」
「操場?」他不解地皺起眉,「妳去那幹麼?」
「你問題很多耶,回去就是了。」
「怎麼,難不成是去偷約會?」
很明顯的,這是孫晨曜隨口一提的玩笑話,可這個玩笑,卻猶如落雷般,擊在我的心上。
我感覺身體微微一震,緊張的情緒像是膨脹般快要衝破我的胸口,掌心滲出的汗水使我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
「怎麼可能。」我扯了扯嘴角,故作沒事地回,「只是想偷懶蹺課,不行嗎?」
「也是。」孫晨曜認同地點點頭,「妳怎麼可能有男朋友。」
「囉嗦。」我狠瞪了他一眼。
孫晨曜沒有再多問什麼,而是說了聲再見後便往教室的方向走了。
看著孫晨曜逐漸縮小的背影,確認他真的離開後,我這才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放心地邁開步伐。
早晨的陽光斜映在操場上,使磚紅色的跑道顯得格外耀眼。
我在操場旁的石階上坐了下來,目光則是朝跑道上幾個正在圍圈討論的男生移去。
很快地,我便找到那抹熟悉的身影,視線就這麼停在那人身上,定格住。
他的存在宛如一陣風,吹進我的心底。
―戴河俊,田徑社的主將,同時也是我只能放在內心偷偷關注的人。
會注意到學長,是在一次周末的下午。
那日陽光明媚,室外的溫度高得駭人。原本跟班上幾位同學約好了要一起打球,卻因為天氣太熱緣故,臨時將集合時間向後推延。
而當時的我已坐在公車上,不得已,只好提早到校,獨自在學校裡閒晃。
假日的校園相當寧靜,沿途幾乎不見人影,照理而言,周末的球場應該還是會有一些學生
才對,今天卻是空蕩蕩一片。
看樣子,再怎麼熱血沸騰終究敵不過豔陽的高溫。
―除了跑道上的那個男生。
選了個有樹蔭的位置,我在操場旁的石階坐了下來,稍作休息,同時將目光朝那人投去。
他站在白色的起跑線上,正在踢腿,大概是為了接下來的練習做暖身。
拿出手機,我大略地滑了一下螢幕,查看是否有新訊息。
當我放下手機的剎那,那男生恰巧蹲下身,一腳膝蓋抵在地面上,另一腳則是微曲。
看著他專注起跑的模樣,我不由屏住呼吸,心底莫名泛起幾絲緊張。
微風吹過操場中央的綠地,草坪隨之擺動。耳邊的蟬鳴聲忽然大了些,顯得格外清晰。
時間的流速彷彿慢了下來,幾秒鐘的時間,恍若一世紀。
我嚥了口口水,原先近乎靜止的畫面,倏地動了起來。
好似有道無聲的槍響,那男生忽地向前衝刺,像是一顆子彈,如風一般朝終點線疾速奔去。
同一瞬間,我彷彿感覺到有另一顆子彈,往我的胸口直衝飛來。
筆直地,朝我的心口狠狠撞上。
而我就這麼毫無防備地被擊中。
一直以來,我對自己跑步的速度相當有自信,雖然沒有參加過田徑社或是田徑隊,但也見過不少速度驚人的對手,甚至較量過。
―但眼前這個男生,卻全然顛覆我的想法。
彷彿一把槌子,毫不留情地敲碎我對「快」的認知。
「你們認識那個人嗎?」
後來,我好奇地問了約好一起打球的同學,此時那個男生已坐在跑道旁的樹蔭下,正在喝水休息。
「咦?蘇瑾妳不知道嗎?」他們瞪圓杏眼,一臉不可思議地盯著我,「那是戴河俊學長啊,大我們一屆,同時也是田徑社的王牌兼社長。」
「戴河俊啊……」我喃喃重複道。
那天之後,戴河俊這個名字,宛如烙印般,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裡。
這個祕密,誰也不知道。
我也沒打算讓其他人知道。
因為我很清楚,學長不是我能輕易觸及之人,所以我只能將這個祕密藏在心底的最深處,不讓任何人發現。
「幹麼,妳男朋友是田徑社的?」驀地,一道熟悉的嗓音從我的後方傳來,我隨即回過頭,孫晨曜的臉龐就這麼闖進我的視線,使我猛然一驚。
我感覺自己的心臟用力抽動了下,一股莫名的心虛此刻自心裡迅速竄起。
「……孫、孫晨曜,你怎麼在這?」我結結巴巴地問。
「被我說中了?」他沒有理會我的問題,反倒繼續追問,「是哪個?沒想到我們的蘇瑾居然有男朋友,藏得真好啊。」
「回答我,孫晨曜!」我怒瞪了他一眼,「你不是回教室了嗎?」
他沒有說話,僅是靜靜地凝視著我,不發一語。
被孫晨曜這麼仔細端詳,我突然有些不自在,彷彿有人拿著一根羽毛,在我的心上不斷挑弄,搔癢難耐。
「孫―」
「跟平常不一樣。」我正要開口,孫晨曜卻出聲了,「剛才的妳,很明顯的跟平常不一
樣,就像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似的。」
「哪裡不一樣了?」我不服氣地問。
孫晨曜究竟是從何處判斷出我的異常,我覺得我跟平時並無區別才對啊。
他的目光先是與我相接,明亮的眼眸透出幾絲猶豫。
半晌,孫晨曜別開眼,回了句:「反正我就是看得出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