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劇是香港一項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飄渺間往事如夢--粵劇教與學》

2020/4/30  
  
本站分類:創作

粵劇是香港一項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飄渺間往事如夢--粵劇教與學》

粵劇教學不但能拓闊學生的創意思維,打破傳統語文的學習空間,對於情意教育也有裨益。通過豐富的戲曲文詞,體驗粵劇的藝術造詣,在香港的中國語文學習範疇引入粵劇元素,能更有系統地學習獨特的本土文化。本書通過粵劇跨學科課程的實踐及評估,提升學生對粵劇學習的興趣和能力;並且針對學習差異,完成多個層面的語文學習教程。

本書以劇本教學(〈帝女花〉、〈紫釵記〉、〈再世紅梅記〉)為經,其中包括語文能力,人物性格,文化學習;並以粵劇教習為緯,通過「唱」、「做」、「唸」、「打」及各項舞台技巧,訓練學生多元智能,建立自信和成就感,從而明白粵劇演出的困難和局限。

此外,本書另一重點是「劇場觀戲」的延展,劇場觀戲將平面的劇本故事立體化、形象化。「西九戲棚考察」讓學生近距離接觸戲棚建築及演出過程,認識及了解傳統粵劇文化。除了知識培養、能力訓練、問題探討、總結學習成果外,教學模式也由課堂走到戲棚,最終培養學生的品德情意及正確價值觀。

粵劇教學內容廣泛,兼顧知識、能力和情意等,有助學生發展多元智能,以應付生活和社會的要求,達成全人發展及終身學習的目標;同時啟發學生關注和欣賞傳統藝術。本書通過多元的教學活動,切合學生不同的興趣和能力,示範靈活多變的學習方法,將粵劇融入課程,提升語文教學的質與量。

立即訂購《飄渺間往事如夢——粵劇教與學》

 

內容試閱

粵劇,早期稱為廣東大戲或大戲(黃淑娉,1999)。粵劇的源頭是南戲,從明朝嘉靖年於廣東及廣西等粵語方言區逐漸出現(〈戲行史話〉,2006),融合了唱、做、唸、打、特殊音樂、舞台服飾、較為抽象的表演形式的表演藝
術。粵劇的不同行當亦保持著自己的特別服飾及裝扮。粵劇最早運用的語言稱為中原音韻,即是戲棚官話(也斯,1993;顧樂真,2000)。到了清末期間,為方便革命宣傳,將表達的語言改為廣州話,使粵語區域的人更易明白。
至三十年代末,粵劇發生了重要的變革:
1. 粵劇舞台的語言,從「戲棚官話」改為「廣州白話」。粵劇的舞台語言直到二十年代末,依然保持半官語半白話的情況。歐陽予倩主編的《戲劇》雜誌,其中第二期發表的一篇《書〈粵劇論〉後》文章,大力支持馬師曾的語言改革,所以馬師曾、薛覺先等人迎難而上,最後得到各方輿論支持,帶領很多粵劇演出者參與改革。一直到三十年代初期,粵劇的舞台語言大抵由「官話」改唱「白話」(《粵劇大辭典》,2008)。
2. 聲腔的結構,由初時的板腔、曲牌齊用,改唱板腔、曲牌聯綴。到了清末民初,粵劇的唱腔除了基本的高、崑、梆、黃之外,同時融合了民間的說唱技巧(木魚、粵謳、南音及板眼等),並且吸收了下江(指長江下游)歌伎(《清稗類鈔》稱為「南詞歌伎」)。除此之外,在梆、黃又新增了「長句二黃」、「八字二黃」、「半截二黃」、「滴珠二黃」、「長句二流」、「長句滾花」等句式唱法。「粵劇所用樂器,初期只二弦、提琴、月琴、簫笛、三弦、鑼鈸鼓板而已」,「千里駒倡用喉管短簫,薛覺先、陳非儂倡用西樂梵啞鈴、結他及北樂二胡,馬師曾倡用北樂九音雲鑼,南樂揚琴,於是古今南北中西樂器蔚然大備。」(麥嘯霞,1958)。及後幾十年,粵劇表演陸續出現不少具特色的唱家,分別在生、旦、丑等行當形成不同的唱腔流派(《粵劇大辭典》,2008)。
綜合而言,就如歐陽予倩在《試談粵劇》說:「粵劇無論吸收甚麼曲調,大體最初是單獨運用,慢慢就混合起來用。粵劇最大的特點,就是無論甚麼曲調都能夠和梆子、二黃結合來唱。」(歐陽予倩,1957)由此可見,粵劇揉合了多種藝術形式的精華,擁有多元文化特質。粵劇的梆黃與小曲、變異形板腔體剛柔並濟,互相交織,集結成廣腔;粵劇的伴奏也從單調的中式樂器而至中西樂器合奏;舞台佈景由傳統形態加入各種新科技的元素,體現了粵劇創新、大眾、現實、相容及開放性的特質(龔伯洪,2004)。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8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