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現實未來想像+舊時代機械美學。--《恩索夫》

2020/4/29  
  
本站分類:創作

超現實未來想像+舊時代機械美學。--《恩索夫》

超現實未來想像+舊時代機械美學=Chazel《恩索夫》

這個蒸氣龐克很厲害!扎根小琉球的實力派作家--Chazel,繼黑色童話《莉莉絲》、反烏托邦《鯨滅》後,再次挑戰不同以往、嶄新的科幻題材!
自從魔女消失後,沃爾瓦大陸上的這兩百年間發生太多插曲,機械帶來的改變,讓人們得以更進一步的探索這片土地,追求進步的同時導致草木枯黃,萬物失去生機。王公貴族與市井小民的爭執層出不窮,為了弭平紛爭,有人設計了一套看似合理的博弈,其名為「槍輪」。

槍輪,顧名思義,是使用槍作為道具的輪盤遊戲。規則有三:

一、自由選擇一把槍。
二、選擇取出彈巢內子彈並裝入另外一把槍中。(也可以只檢視彈巢不取出子彈)
三、所有人都做完前兩次動作後,依序選擇槍枝朝另一位玩家射擊。

這是專屬於沃爾瓦大陸的死亡博弈。

為了挖掘魔女遺留的魔法礦石,冒險者與執法者聚集在西邊的甜蜜酒鎮。賭徒恩索夫、保安官艾斯艾爾、幫派領袖波里克、盜賊諾瑪……眾人恩怨匯聚交錯,為了自身利益不惜挑戰道德底線。恩索夫用「槍輪」為競爭手段,以「生命」做賭注,展開一場場血脈賁張的鬥智冒險!

「如果死亡代表一切的終結,那活著至今所做的所有努力是有意義的嗎?」

立即訂購《恩索夫》

 

內容試閱

【第三章 邀約者】

保安官辦公室大門轟一聲甩上,腳步聲匆促遠離,恩索夫隨即收斂笑容,轉頭觀察周圍環境以及其他同被關進此處的冒險者們,牢房與牢房之間用鐵欄杆隔開,或許是擔心罪犯撞破隔間的防護措施,他不太清楚,但這種牢籠和辦公室連在一塊的設計,倒是第一次見到。

看來除了顯示治安不太好,保安官本人也有些走火入魔了,是因為時常抓到犯人,這樣比較方便管理?還是自己身兼執法者與審判者,把自己當成甜蜜酒鎮的移動律法?他搔搔後頸,選了個喜歡的角落坐下。

隔壁間是抱胸盤坐的波里克,低頭不知想些什麼,再過去則是兩間較大的共用牢房,雖說是共用,但一口氣塞進二十個人還是過於擁擠,連躺下的空間也沒有,大夥吱吱喳喳,或坐或站,怨聲源源不絕。

夜還長著,但有人已無法再多忍受一刻。

酒精發揮作用,有人在牢房邊角亂尿一通,騷味刺鼻,開始有人喊渴,吵著要水喝,遭其他人喝斥後稍稍安靜,過不久又按捺不住渴意大聲嚷嚷,抱怨人數一次比一次多,如此往復循環,彷彿沒有止境。

止不住笑意,縮在角落的恩索夫抬頭瞄幾眼隔壁牢房上演的鬧劇,從懷中掏出把小短刀,慢條斯理刮起臉上過多的棕灰毛髮,只見毛髮一撮撮落下,露出毫無皺褶與細紋的蒼白皮膚。

「果然是年輕人,挨了那麼多拳還活蹦亂跳也只有年輕人了。」波里克似乎也不想多加約束他的手下,直到恩索夫大部分鬍鬚落地,他才維持著差不多的盤坐姿開口,銳氣逼人。

恩索夫瞇起眼怪笑幾聲,撫著喉頭輕咳,轉換成截然不同的聲調,無論是外觀或特質,完全難以使人聯想到稍早的頹廢大叔,臉頰向下延伸自頸部白淨得不得了,也不太像歷盡滄桑的冒險者,「說不定我還比波里克大哥還年輕個十歲?」

「說不定?」

兩人相視而笑,恩索夫刮去臉上最後幾根亂翹毛髮,握柄轉向,遞出短刀,「波里克大哥之後或許會需要用到。」

「剛剛搜身沒被搜到?」接過刀的波里克也不急著動作,三指輕捏刃部,握把在掌中轉啊轉。

「沒搜到的東西可多著。」

恩索夫邊說,甩甩斗篷,一口氣十數瓶黑色小罐滾落地面,罐上分別貼了一到三的數字符號,在髒亂地上堆成小丘。

「這是?」

「解藥。」恩索夫嘴角微揚,將罐子按照順序分類,接著掏出一顆小小方骰,扔給隔壁牢籠的壯碩男人。

「什麼意思?打算繼續賭嗎?」

「是,是繼續賭沒錯,但不是殺時間,也沒有其他目的,我說過了,這是解藥。」

「什麼意……」波里克順勢撿起骰子,上頭只有三個數字,每個數字各佔了兩面。

「這是只有三個數字的骰子,也就是說,每個數字出現的機率是三分之一。」

「等一下。」
「怎麼了?」恩索夫問道。

「在遊戲開始之前,我有幾件事情想問。」

「波里克大哥儘管問。」

「為什麼要殺了霍特安薩里?」沒有猶豫與遲疑,波里克單刀直入,雙眼直勾勾瞪著前方令人捉摸不定的年輕男人。

「遊戲規則就是這樣,我只是按照規則做出相應動作。還有,在賭博開始之前,所有人應該都已經明白遊戲相應的後果了吧!」

================================
【第六章 答覆者】

廣場上,和稍早全然不同的外型與氣質,自稱恩索夫的年輕人不知在何時刮去了滿臉鬍鬚,他並沒有伸出手回應波里克,僅只點頭示意,眼裡雖帶著笑意,卻絲毫不顯露真正想法,全身上下都戴著層面具。

「我還是傾向合作大於服從你的命令喔─只是剛好讓某個女人能順利完成她的任務罷了。」

「也就是說,你輸給了諾瑪對吧?」波里克露齒淺笑,肩頸肌肉放鬆,全然不同於方才惡狠狠揮拳的模樣。

默默觀察兩人互動的艾斯艾爾微微曲身,右手扶在膝上,雖多次拒絕阿毛攙扶,他仍非常虛弱,失血量之大出乎他的意料,連好好直立都有些困難。

「賭博就是這樣,有輸有贏,」恩索夫苦笑,打了個響指,身旁的蒂蕊立即戴上鹿角帽大步跑開,不曉得要到哪去,「我跟酒吧老闆簽的契約還在她手上啊!」

「這可就要你們自己私下解決了,現階段有更重要的事。」

波里克說完,扭頭轉向一旁的艾斯艾爾。艾斯艾爾試圖集中精神,抬眼,多花了幾秒望向兩人,「我說過了,我是甜蜜酒鎮的保安官,絕不允許罪犯試圖─」

「試圖怎樣?」

清甜女聲打斷艾斯艾爾的發言,長髮女子自不遠處緩步走來,和小女孩蒂蕊一起抬著一張木椅,哐啷兩聲放在艾斯艾爾的腰後,「坐下吧保安官,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

「妳又是……?」

「諾瑪妳來啦,這樣我們就可以正式開始了。」不顧艾斯艾爾反對,波里克一把將他壓坐在椅上。

恩索夫斜瞪了諾瑪一眼,伸手輕輕將蒂蕊拉向自己身後,蒂蕊起初抗拒了一會,但隨即被黑色斗篷外側的黑布繩結引開注意,好奇把玩,諾瑪倒也沒說什麼,雙手抱胸,指尖輕敲手臂,發出詭異的噠噠聲響。

「開始什麼?」

「不,這樣好了,我們先移動到保安官的辦公室裡吧!」波里克比了比身後木樁上渾身是傷的兩位人質,邁開步伐,恩索夫則走向艾斯艾爾,一把拿起尚未坐熱的木椅,不讓諾瑪有機會接近蒂蕊。

艾斯艾爾低聲咕噥,拖著沉重腳步,再次拒絕阿毛等醫療人員的幫助,跟隨其他人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雖說是自己的,但早已堆滿冒險者們的武器與生活用品,廚房則是塞進數量誇張的食物與酒,似乎全從酒鄉街運來的,搖身一變成為波里克一派的大本營。

「保安官,先暫時借用下啊!」波里克開口,全無歉意,再度伸手將艾斯艾爾壓回他的躺椅,波里克的其他手下全去忙了,只剩下這五人在塞滿各式雜物的辦公桌各占一方,木椅則擺在恩索夫身前,輪到蒂蕊坐著休息。

「所以要開始什麼?」

「天一亮,軍隊會過來,以各種罪名對我們發動攻擊。」

「是那兩位說的嗎?」恩索夫歪著頭,彷彿聽見什麼不可思議的言論。

「不,是自稱什麼日落之處王城護衛小隊長的那位,他說他叫伊萊德。」

「這樣啊,那他為什麼會說?」

「我們玩了誠實答覆。」波里克掏出硬幣,大拇指彈向空中,被站在對面的諾瑪一把接住,擺在掌心仔細端詳。

「是男女約會時玩的那種嗎?」

「約會?」

「我們剛剛也是在約會……」
「別理她,」恩索夫打斷諾瑪,瞪了她一眼,對著滿臉困惑的波里克開口,「我知道這遊戲,輸的一方必須誠實回答問題對吧?」

「沒錯,」波里克點點頭,「也就是說,以下情報都是伊萊德那傢伙在遊戲裡吐露的─敵軍三百人、作戰方針是全數擊斃、以及軍隊中的三百人全是菁英,單憑鎮上的爛醉冒險者們是無法與其抗衡的。」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5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