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生提升品格層面的最佳讀物。--《向歷史人物學品格‧忍讓篇》

2016/1/1  
  
本站分類:創作

中學生提升品格層面的最佳讀物。--《向歷史人物學品格‧忍讓篇》

本書的旨趣,在企圖以歷史人物的事蹟故事,來啟迪當今我們為人處世的道德與智慧。

越王勾踐被吳王夫差兵圍會稽,屈膝求和稱臣,史稱「會稽之恥」。勾踐受辱後,臥薪嘗膽,食不加肉,衣不重彩,折節禮賢,厚遇賓客,賑貧弔喪,與百姓同勞。內以文種治理國政,外賴范蠡對應四方,國勢漸強。終於二十年後,滅吳以雪「會稽之恥」,並使越國聲威顯赫,號令中國。
張良並非體格魁偉、英氣非凡的人物,而是容貌竟像婦人女子一般,跟他的志氣並不配稱。但是,他身逢亂世,胸懷國亡家敗的悲憤,投身戎馬生涯,為漢朝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勞。歷史家無不傾墨書載他那深邃的才智,極口稱讚他那神妙的權謀。

 

內容試閱

忍讓的故事──臥薪嘗膽的越王勾踐

春秋時代,吳、越兩國結下世仇。越王勾踐聽說吳王夫差日夜練兵,將要攻打越國,想先發制人,攻打吳國。
他的大臣范蠡勸阻,說:「戰爭是十分殘酷的事,無端鬥殺更違背德信,這是上天所忌諱的,對出戰者沒有好處,而且非常不利,應該慎之又慎,萬萬不可輕舉妄動。」
可是勾踐不聽,調動全國精兵三萬攻吳,與吳兵在夫椒激戰。結果勾踐大敗,只剩五千殘兵退守會稽山,又被吳兵重重包圍。
這時,勾踐才淒然對范蠡說:「我不聽先生的話,故有此患。要如何收拾殘局呢?」
范蠡進諫說:「持滿而不溢,則與天同道,上天會保佑;地能長萬物,人應該節用,這樣才會受地之賜;扶危定傾,謙卑事之,則與人同道,人可動之。為今之計,只有卑詞厚禮,賄賂吳國君臣;倘若不許,可屈身以事吳王,徐圖轉機,這是危難之時不得已之計。」
勾踐只好派大夫文種去吳議和。
文種初到吳營,受到吳王夫差的大臣伍子胥極力阻擾。
伍子胥對夫差說:「上天把越國賜給吳國,機不可失,千萬不要答應。」
文種只得無奈回來,勾踐痛不欲生,想要殺妻毀室,與吳王決一死戰。
這時,范蠡和文種勸阻他,並且出主意說,:「吳國權臣太宰伯嚭很貪財,可以利誘他,請他去遊說吳王。」
於是,越國以許多美女、寶器買通伯嚭,使他轉獻給吳王夫差,然後再派文種去求和。
文種對吳王說:「大王如能赦免勾踐,越國情願盡獻珍寶,舉國上下降為臣民。倘若不許,勾踐將盡殺妻子,毀盡寶器,然後率軍和大王決一死戰。這樣吳軍一定會付出相當大的代價。殺掉一個勾踐,怎能比得上獲得整個越國呢?」
吳王心動了,想答應和越國言和。
大臣伍子胥深知越王不過是想要委曲求全,然後再圖東山再起,於是諫阻吳王,說:「樹德行善,莫如使之滋蔓;去病除害,務必斷根絕源。現今勾踐是賢君,文種、范蠡是良臣,君臣同心,施德惠民,一旦返國,必為吳國大患。吳、越兩國今已結成世仇,興亡成敗不可不慮。若使越國復存,實在違背天意,養寇留患。」
可是,伯嚭在旁進讒言,夫差最終沒有聽從伍子胥的勸諫,與越國講和,罷兵而去。
越王勾踐君臣到達吳都見夫差,當即進獻大量美女、寶物,並低聲下氣,極力奉承獻媚;再經伯嚭幫腔,終於取得夫差的諒解。勾踐夫婦和范蠡到了吳都姑蘇,就住在闔閭墳墓邊的一間石頭室裡,為吳王養馬。夫差每次坐車出去,都讓勾踐給他牽馬。而勾踐卻無時無刻不心思復仇。
為了取得夫差的信任,俾能早日歸國,勾踐很小心地伺候夫差,百依百順。在此同時,文種還經常派人給伯嚭送禮,所以伯嚭總是在夫差跟前替勾踐說情。有一次,勾踐聽說夫差病了,就託伯嚭傳話,要去看望夫差。伯嚭領著勾踐進了夫差的臥房,夫差正在解便,勾踐就過去攙扶他。
夫差叫勾踐出去,勾踐說:「父親有病,做兒子的應當服侍;大王有病,做臣下也應當服侍。再說我有點小經驗,只要嘗嘗大王的糞便,就能知道大王的病是重是輕。」
夫差很高興,就不再拒絕了。
夫差解完大便,勾踐扶著他上床後,去取糞便嘗味,而後向夫差磕頭說:「恭喜大王,大王的病已經沒有危險了,再過幾天就痊癒了!」
夫差問他:「你怎麼知道的?」
勾踐說:「剛才我嘗了大王的糞便,味道又苦又澀,知道肚子裡的毒氣已經散發出來了,病還不快好了嗎?」
這時,夫差對勾踐說:「你待我不錯,等我的病好了,就放你回去。」
之後,夫差親自送勾踐夫婦回了越國。
勾踐回越國後,越國百廢待興,范蠡對勾踐說:「但願大王時時勿忘石室之苦,則越國可興,而吳仇可報矣!」
勾踐連連稱善,立刻命文種主持國政,范蠡治理軍旅。勾踐也苦身勞心,發憤圖強,不用床褥,積薪而臥。又在坐臥的上方懸掛了一個苦膽,無論飲食起居,都要先嘗嘗苦膽,激勵自己不能忘記在吳國的苦難屈辱生活。每到夜裡,勾踐常常暗自流淚,自言自語道:「勾踐,你忘了會稽之恥嗎!」
勾踐以後尊賢禮士,敬老恤貧,以求得百姓擁護。還獎勵生育,積聚財物,演練士卒,修製甲兵,始終不敢懈怠。而對待吳國,也始終謙卑有加,不露一絲野心。這樣十年生聚,十年教訓,勵精圖治,發憤圖強,使越國國強民富,日益強大,最後一雪前恥,消滅了吳國。
【聽劉老師說】
越王勾踐被吳王夫差兵圍會稽,屈膝求和稱臣,史稱「會稽之恥」。勾踐受辱後,臥薪嘗膽,食不加肉,衣不重彩,折節禮賢,厚遇賓客,賑貧弔喪,與百姓同勞。內以文種治理國政,外賴范蠡對應四方,國勢漸強。終於二十年後,滅吳以雪「會稽之恥」,並使越國聲威顯赫,號令中國。
漢代李陵〈答蘇武書〉說:「昔范蠡不殉會稽之恥,曹沫不死三敗之辱,卒復勾踐之辱,報魯國之羞。」是說:昔日范蠡不為越國在會稽蒙受的恥辱而殉難,曹沫不因為三次戰敗的恥辱而去死,才最後復了越王勾踐的仇,洗了魯國的恥辱。
「臥薪嘗膽」一語,指越王勾踐被吳王夫差戰敗後,屈膝求和稱臣,睡柴草、嘗苦膽,艱苦自勵,發憤圖強,立志雪恥復國,已成家喻戶曉的成語了,後人的詩文中廣泛引用。如:
宋代蘇東坡〈擬孫權答曹操書〉:「僕自受遣以來,臥薪嘗膽,悼日月之逾邁。」
明代史可法〈請出師討賊疏〉:「我即卑宮菲食,嘗膽臥薪,聚才智之精神,枕戈待旦,合六州之物力,破釜沉舟,尚恐無救於世。」
「鳥盡弓藏,兔死狗烹。」勾踐後來殺了功臣,其是非又另當別論。而他「臥薪嘗膽」,明恥教戰以復國,堅忍的精神,卻光耀千古,惕勵後世。知恥忍辱者必有勇,人不可以無恥。
燕太子丹說:「丈夫所恥,恥受辱以生於世也;貞女所羞,羞見劫以獻其節也。故有刎喉不顧,據鼎不避者,斯豈樂死而忘生哉?其心有所守也。」
宋代歐陽修說:「廉恥,立人之大節。蓋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
清代顧炎武說:「故士大夫之無恥,是為國恥。」
越王勾踐有大恥,所以「臥薪嘗膽」。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