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屆溫世仁武俠小說獎。--《荊都夢(下卷)--雲城梟奪》

2015/12/24  
  
本站分類:創作

第十屆溫世仁武俠小說獎。--《荊都夢(下卷)--雲城梟奪》

《荊都夢》不但是綠水第一部長篇武俠小說,甚至於是個人第一部作品,新秀出手,如此成熟,難以思議。──果子離

在《荊都夢》中,我們看到綠水為武俠找到了一個新的演繹、一個獨特的視角:腥風血雨的無情刀劍,為的是讓溫柔的人性之光燭照黑暗。──乃賴

雷翠一直都懷抱著那銳利的仇恨咬牙活著,以仇恨麻木著與趙劍飛分離的傷痛、麻木著與杜紫微相處的恐懼。陷入那樣無邊深沉的泥沼,非上官夜天的死亡,不能挽救。然而當上官夜天終於命懸一線,她的命運依然未現曙光,只因她的人生已被杜紫微緊緊掐住,夢魘似的無從擺脫了……

是不是只要活在世上一日,鬥爭就永無休止?

上官夜天的殺神鞭,從來就殺人不眨眼,直到他終將失去一切,方才覺悟原來一直追求的始終追求不到,無論是上官驪的期望,還是雲城權勢的繼承,都不能是他真正的救贖。直當他體驗過了「死亡」的滋味,明白生之短暫與無奈,惟有沈菱的微笑,是世間唯一的溫暖。

回首從前,不過歲月如流、繁華如煙;高城如囚、荊都如夢……

 

 

內容試閱

第二十六回 浴血中秋

「趙正峰只當上官驪是要為上官夜天尋仇,急忙撇清關係,顧不得掌門威信,當下便將寶蓮寺未尋得上官夜天屍體,以及另有人用毒箭射殺上官夜天之事全盤托出,只盼轉移上官驪的焦點。」

天龍會裡,各色旗幟飄揚;比武擂台,八方劍影交錯。
每一年都如此,同樣的日子、同樣的地方、同樣的人物齊聚一堂,由九大派的領袖們帶著一批氣質、心性、資質、武藝都相去不遠的弟子們,一起比武論劍,切磋較量。
這,就是武林最負盛名的比武大賽―中秋劍會。
任何人只要能在劍會上得到優異的成績,第二天就能在九大派裡享譽聲名。
「名」之為物於正派人士而言,魅力遠勝於「利」。
一生之執著,便是不甘平凡,故比武台上劍光寒凜,凝武者一生之志,揮灑的全是畢生投注於武學的成果結晶。
司空淵身為九大派領袖,高坐於觀台大椅上,看著各派弟子表現。他劍術高超,眼光精準,每年少不得都得在終場時評比一下諸派弟子的劍法益進,指點其優劣之處,惟這一回,他卻心神不屬,時不時就摸著腰間那柄七星寶劍。
實在太平靜了!司空淵心想。
中秋劍會是連三天的盛事,今日已第三日,過後大夥就要各自返家了。
論理,雲城早該要有動靜。他與心腹弟子也早已磨劍霍霍,等著大魚入網,可怎地到了今日,還是風平浪偃的?
「師父。」司空淵的一名弟子快步走來,在他耳邊低語。
「外面有動靜了?」司空淵早在山腳下安置許多眼線。
「動靜倒沒有,不過咱們插在山頭的那根磐龍大旗,不知何時,竟然……竟然給斫了!」
司空淵臉色立變,壓低聲道:「那樣一面大旗,如何會給人斫了?快派人把旗子找回來,要是找不回來,一律依門規嚴懲。快去!」
「是、是!」那弟子惶恐退下。
這時,台下正好響起一片如雷喝采―
「好啊!涂公子又勝了,已連勝四場了!」、「精彩、精彩!這涂爾聰的劍法更勝去年,實在難得啊!」、「好一個青年才俊,九派弟子中,再無人能是他對手了。」
涂爾聰收回長劍,向落敗的對手一揖,耳邊固然讚頌之聲不絕,他仍是一臉平和。
向曉盈與司空雪同坐一處,瞧著又一場比武過去了。向曉盈道:「小姑,看來今年又是爾聰勝出,嫂子我在這裡先恭喜你了。」
司空雪眼中滿是笑意,嘴上只謙道:「嫂嫂言之過早了,還得等下一場比過,才知分曉呢!」
「你不必過謙,以這孩子的資質天賦,我看不出三年,便能跟三莊的掌門人比肩了。倒是你,什麼時候才打算讓他接掌白馬堂啊?」
「嫂嫂錯怪了,不是我不讓他接掌,其實堂中事務早就都由他打理,是他自己固執,說什麼非得等成家之後,才肯當堂主,我也就由著他了。」
向曉盈道:「九大派不知多少姑娘仰慕爾聰,要成家還不容易?」
司空雪微微一笑,不再言語。
是啊,瞧她這兒子在擂台上英姿煥發,何其優秀,可怎麼他喜歡的姑娘,偏偏就不喜歡他了?
思及此,司空雪不禁替兒子委屈不平,更心疼他錯付真心。好難得自秋晴之後,他終於再看上一個姑娘,模樣比秋晴出挑,性情比秋晴單純,那嫩臉薄皮的心性,教她瞧著也打從心眼底喜歡,卻哪裡曉得,沈家小妹有眼無珠,竟至於斯!
唉……
正當司空雪暗自可惜、正當每個人都驚服涂爾聰的絕妙身手之時,忽聽「砰」的一聲,一面大旗帶著斷杆從天而落,直砸向涂爾聰身側。
大旗,赫然便是磐龍旗。
涂爾聰抬首望去,只見伴隨著一聲暴吼,一道曾經見過的身影虎豹似地朝他撲來。涂爾聰駭然瞠目,沒想到竟會再見到此人,全身的神經肌肉立時都繃緊了起來,卻不敢正面交鋒,腳下緊忙一踢,又將那斷杆踢了回去,立向後躍。他無意藉此襲敵,不過爭取保持距離的間隙罷了。
「喝!」
那人見旗子飛來,毫不在意,隨手一扯,旗杆立時碎若敗絮,就像當時那架給杜紫微踢得飛起的黃梨木屏風一樣!
正是,此人身材魁梧,黑衣勁裝,長長的灰黑色瀏海遮住了半邊臉頰,不是穆琛是誰?
遇此變化,九大派泰半人物都站起身來。來人氣勢直如泰山壓頂,沒人可以忽視。
「怎麼是你?」涂爾聰詫異之餘,橫劍在前,嚴守門戶。
「哈哈哈……哈哈哈哈……」穆琛仰天狂笑,笑聲張狂、囂傲、凌厲,還發動著精強內功,陣陣音波,震人耳膜。
場上根基較淺的弟子們禁受不住,只覺得耳欲聾、頭欲裂,一個個用指頭塞著耳洞,痛苦叫饒。
九大派的掌門人則全都變了顏色。
彭華靖駭道:「淵,是悲聲島……穆琛!是他、是他啊!」不必他說,司空淵也已認出來人。當年悲聲七狼,有六個死在他們手上,獨走了最小的穆琛。轉眼二十五年過去,眼前此人的身材雖更為壯碩、內功更為驚人,然這招「悲聲貫腦」,卻實在是穆琛當年的得意武功,錯不了的!
「上官驪沒來,倒來了悲聲島的餘孽!」
司空淵瞪著擂台,喃喃低語,渾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變局。但就算來的是不是上官驪,他也同樣該出手了,「硜」的一聲,已拔出了七星劍。
台上,穆琛笑聲漸歇,瞪著涂爾聰獰惡道:「怎麼不能是我?涂松巖的兒子,上回在地宮沒能殺你,今天,我要把你們九大派的首腦個個碎屍萬段、挫骨揚灰!」說罷,雙手成爪,指節發出啵啵之聲,先行出招開戰。
涂爾聰不敢大意,他從未見過有人的武功勁氣,能這般霸猛剛勁,心想:「二十五年前,爹爹就是因為對上了這樣的高手,這才大傷功體,至死未癒嗎?」想像著當年血戰,頓時心中含恨,鬥氣凜烈。
他握劍的手背青筋凸顯,挽了一個俐落燦爛的劍花,一上來就是殺招。
只見「翻燕步」何其迅速!他身法發動時,肉眼根本捕捉不到他的動作,只是一團模糊的影子。劍指胸膛,快得晃眼,這一手「啄心劍」百發百中,從來無失。
穆琛也不知道是躲不及還是存心不躲,這一劍亦沒能避開,惟他胸膛硬如鋼鐵,這一劍不過刺入皮膚,便再刺不進肉裡,連劍身都壓得彎了!
「硬氣功!」涂爾聰驚呼。
他知硬氣功乃外家功夫一門極難練就的護身術,練成者渾身堅若鋼石,刀槍難入。他這一招未能得手,便就連抽身也不能了!
穆琛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身子更向前挺進,雙爪暴抓,立時掐住了涂爾聰雙肩,五指如刀,深深插入肌理。
「哈哈哈哈……」
穆琛得意的狂笑聲中,間雜著涂爾聰的慘叫與長劍的落地聲。血痕不斷順著涂爾聰雙臂流下,在地上滴出了兩窪血。
司空雪嚇得心臟似要跳出,尖聲叫喚:「爾聰!」即要下去搶救親兒,卻見另一道身影比她還快,從高台疾奔而下,閃電一般,轉眼已近擂台。
「畜牲,放開他!」
司空淵終於是出手了。
他嘴上說話,手上亦不停,劍光冷銳,從穆琛後腦直劈而去,卻―
司空雪旁觀,又是一道驚聲尖叫。只見穆琛腳步挪轉,竟換了個方向,恰把涂爾聰後頸迎向七星劍劍端!
若換作旁人,以這一劍之勢,必是放而難收,非血濺當場不可。所幸者,出招的是司空淵,見穆琛以他人為盾,神色雖也大變,仍能及時旋身卸力,生生撤止手勁,只在涂爾聰後領輕輕劃過一道口子,便即時收招。
惟他內勁猛然收回,也震得自己整條右臂顫動不止,腳下連退數步。
穆琛見他出手,霍地拔出鮮紅的十指,準備應敵。涂爾聰一陣劇痛,跌在地上,連身子都撐不起來。穆琛一腳重重踏著他背心,向司空淵道:「你方才那招,不是九思劍法吧?」
司空淵不答,逕道:「把人放開,否則我殺了你!」
穆琛鼻孔重重噴氣,嗤道:「聽說你學會了天舞劍,怪不得敢說這等狂話。這世上我惟一忌憚的劍法就是天舞劍,至於你們九大派的武學嘛,哼哼,我只當垃圾、只當屁!」
司空淵沉下臉色,厲聲道:「不知死活的狂徒,你馬上就會為這句話付出代價!」他容不得任何人輕蔑天龍會,當下怒火大熾,顧不得涂爾聰安危,一招「霹靂星火」即朝穆琛雙眼刺去。
這一招乃九思劍法當中的必殺七式之一,威若霹靂,疾若星火。司空淵年輕時練習此招,曾在彈指之間,一劍滅盡整排紅燭的光影,從此,他這一招就專門奪走別人的光明―永遠的光明!
無論是金鐘罩、鐵布衫,還是硬氣功這類強硬橫練的外家功夫,仍有些部位跟穴道無法兼及,例如:眼睛!
穆琛精敏乖覺,一見司空淵發勢,未曾思考,直覺地便向後退。
但凡高手,都是從數不清的戰役裡造就的,這些戰役給了他們寶貴的經驗,是從師父與秘笈身上得不來的。穆琛只消一瞧司空淵那眼神與起勢,便料算此招後著必定厲害無比。
果真,司空淵不愧為九大派第一高手,只見他邁步躍前,橫劍一劃,帶著一種強勢逼人至死的銳氣―穆琛分明早已後退,竟爾還閃躲不開,驟退的身勢只能及時向後一仰!
這一仰,劍鋒急掠,將他那片飄起的瀏海一劃而過。
穆琛仰面瞧見劍鋒掠眼,心頭一凜,暗道:「厲害!」手指及時從腰帶摸出一枚彈丸,朝對方臉面彈去。
司空淵本欲追擊,然見彈丸射來,只得身勢一歪,連忙避過。穆琛稍得喘息,立時遠遠退開。
此刻他無瀏海覆面,露出了那道可怖的傷疤,人人瞧見,都是一陣驚愕噁心。
司空淵也自一愣:「你那疤是……」
穆琛一開始還連忙用手遮掩,惟聽他見問,索性也就坦然以對,瞪著他道:「哼,這道疤,乃是拜你所賜!」
「胡說八道,你我今日乃是第一次較量。」
穆琛冷笑道:「我這道疤,自然不是你砍的,你也不會有這等本事。我這疤,是蕭朗給的,而當年是你把他引到悲聲島上的!」他提到「蕭朗」二字,幾個掌門人都繃緊了耳朵。
司空雪早已從看台下來,將涂爾聰帶離擂台包紮療傷,忽聽穆琛言及此人,臉色也立時變了。
「娘,怎麼了?」涂爾聰相問,司空雪卻沒有回答,只是直瞪台上,似乎在等著穆琛接下來要說的話。
司空淵緩緩放下長劍,道:「蕭朗去悲聲島救他未過門的妻子,與我何干?」
穆琛卻呸的一聲,往地上唾出一抹濃痰,道:「司空淵啊司空淵,你們幾個就跟地上這抹痰一樣,又髒又臭,教人噁心!」
司空淵怒色道:「你說什麼?有膽便再說一次!」
「我說什麼?我說的正是你們幹的齷齪事!那個時候,你們九大派給我們悲聲島殺得毫無還擊之力,若非半途殺出一個蕭朗,差一點整個中原武林就是我師尊的天下了!
「可你們這幾個偽君子,非但不感謝蕭朗,一心只怕他奪走你們的威風,於是先把顏小釵騙上悲聲島來,又去跟蕭朗說什麼他的女人給我師父擄走,存心就是要利用他殺上悲聲島來找我師父麻煩。
「哼,我尊師跟蕭朗同歸於盡,這世上便再也沒有人能威脅你們九大派的安危與地位了。司空淵,這些罪行,你認是不認?」
司空淵的臉色如罩寒霜,道:「你張冠李戴,含血噴人,還敢質問我認不認罪?好大膽子!」說罷,隨之擺出了一個劍勢,殺氣凜烈。
「嘿嘿,我就知道你絕不會認罪。眾目睽睽之下,你怎好意思承認自己是卑鄙小人?也罷,我就再說一件事情,教你無從抵賴。」
穆琛指著自己的左肩後背,邪惡笑道:「你這裡,有三道鐵勾爪留下的疤痕,是也不是?」
司空淵一聽,臉色立時變了。
「你一定覺得奇怪,怎麼我會知道你肩後有疤?哼,因為給你留疤之人,就是我三師兄李玄燄,他的兵器正是一對鐵爪。」
司空淵臉色一白,就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給人逮住了。
「那時蕭朗身受重傷,昏迷不醒,你們把他藏在天龍會裡,好教顏小釵相信他是落在我師父手裡。可惜你們料算不到,那時候我三師兄剛好潛入了天龍會想偷走司空雪,正好撞破你們把蕭朗偷藏起來。
「你發現我師兄行蹤,便與他動手想殺人滅口,我三師兄因此才在你後肩留了這一道傷痕。他的鐵爪淬了劇毒,論理,你該捱不過這關的。雖然我不知道何方名醫,竟將你性命救了回來,可我相信你背上的毒疤肯定是除不去的。」
話到此處,穆琛朗聲道:「司空淵,我用我的項上人頭跟你打賭,你左肩膀一定有三道毒疤,你敢不敢露出來給大家瞧瞧?」
司空淵怒道:「有疤又如何?無疤又如何?我遭李玄燄偷襲受傷,因此留下疤痕,這跟是否設局蕭朗,又有什麼關係了?你如此張冠李戴,強加誹謗,今日我司空淵若讓你活著離開,從此便跟你姓!」語罷,即發殺招。
穆琛不敢硬接,急忙閃避,惟仍不住說道:「怎麼?說不過我,便想殺人滅口嗎?你要不要說說看,蕭朗醒來之後,你跟他說了什麼來著,你跟他說悲聲島的弟子不但擄走顏小釵,還潛入天龍會要置他於死,幸賴你捨命保護,捱了我三師兄一招,他這才保下性命來。
「那傻子因此對你天龍會感激涕零,對我悲聲島恨入骨髓,這正是你們刻意挑撥的結果。否則―哼,他既從天龍會離開,你司空淵怎不陪他一起上島,找我三師兄報仇?」
他刻意與司空淵保持距離,絕不讓他長劍近身。他身法輕功還在杜紫微之上,在寬廣的擂台上趨避閃躲,自不為難。過一會兒,他見司空淵劍路漸亂,趁隙向司空雪道:
「司空雪,你這女人也真狠心,想當年我三師兄好喜歡你,要不是蕭朗出手阻撓,你早就是他老婆了。想不到你居然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大哥大嫂算計救命恩人,嘿嘿……果真是最毒婦人心啊!」
他步法如魅,勝絕場上所有高手,惟這身勢挪移之際,仍能隨意說話,字字清楚,非內功絕頂者,不能如此。
涂爾聰聽了,忍不住問道:「娘,那妖人……說的可是真的?」
司空雪心頭一陣酸楚,豆大的眼淚立時滑了下來,低聲泣道:「若非如此,蕭朗他焉會上悲聲島送了性命?我們九大派……實在對不起他……」
涂爾聰聞言,頓時心神震盪。這下子他終於曉得了:原來蕭朗襄助九大派免於覆滅,九大派卻算計了他!
他額上青筋浮現,沉聲問道:「舅舅為什麼要這樣?他是不是嫉妒蕭朗?」箇中緣由從沒人告訴他,他是依司空淵的性子推測的。
司空雪只是蹙眉長嘆,沒有回答。當年往事,於她實不堪回首,更不知該從何言說。
只見穆琛疾步退到擂台邊緣,仰天道:「蕭朗,你都看見了!司空淵作賊心虛,不敢脫下衣服讓人瞧他傷疤,可知我沒騙你!你跟顏小釵一生不幸,全拜此人所賜!」
他朝校場東向的一座旗桿上大聲呼喊,人人順勢瞧去,只見杆頂居然站著一道墨色人影,凝風端立,俯看一切。
眾人抽息,為之驚駭。那旗竿高達五丈六尺,那男子穿著這麼顯眼的服色,可究竟是何時上去,又如何上去的,大夥兒面面相覷,竟無人知曉!
隨後,那男子一躍而下,中途不曾踏物借力,一逕平穩地落足於穆琛與司空淵之間。擂台近前數人看到他的臉,都驚得呆了,如墜入五里霧裡。
司空淵胸口猛地一窒,踉蹌地退了好幾步,目光帶著深深的疑惑,顫聲道: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還活著?蕭……朗!」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2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