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自2016年真實奇案「荃灣灰窰角街工廈水泥藏屍案」。--《阿帕忒遊戲》

2020/3/23  
  
本站分類:創作

改編自2016年真實奇案「荃灣灰窰角街工廈水泥藏屍案」。--《阿帕忒遊戲》

前作連獲2018年香港書獎複選/鏡文學影視長篇小說大獎決選雙項入圍!
八年級香港青年代表作家子謙,改編自2016年真實奇案「荃灣灰窰角街工廈水泥藏屍案」,第六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優選作品聳動問世!
每一章都完成一個結局──展現多重翻轉再翻轉的新本格可能性!讀者必須同時扮演偵探、兇手角色的思考路線,你能夠破解這個禁忌遊戲的真相嗎?

任職警察的良,一天突然被弟弟優的房東追討欠租。兩人關係一直交惡的良和優,已經三年沒見面。良來到了失蹤的優的荃灣租處搜索,找出一篇神祕的日記,裡面卻記載了令人頭皮發麻的詭異內容……
根據記載,一步步沉迷在變態SM遊戲中的優,在失控中意外殺死了性伴侶汶。他將屍體注入石膏後封在一個大箱子裡,再逃去沒有引渡法的台灣避難。
良隨著日記的指示打開上鎖的衣櫃,裡面果然藏著一個用箱子裝著的石膏磚。左右為難之際,他接到打給優的電話,來電者邀請他到咖啡廳碰面。
來電者仁表示身為作家的優有一個怪癖,為了令筆下的人物更生動,他採取希斯.萊傑扮演小丑的「方法演技」,會試著扮演包含殺人犯在內的各種角色,從而增添故事完整度──
隨後,良遇上了來訪的優前女友花。兩人交換了聯絡方式。進一步認識後,花認為自己被優瞞在鼓裡,只是男友寫作取材用的道具,她將感情轉移到與優面貌相似的良身上,更發展出不倫的肉體關係……優究竟消失去了哪裡?日記上的記載內容又有多少可信度?以來自潘朵拉之盒中的希臘神話中欺騙女神「阿帕忒」為名,在各說各話的謎霧關係中說謊的是誰?抑或真相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存在過?

香港作家/科幻推理評論人冒業Faker、金車奇幻/島田莊司雙料小說大獎入圍作家叩叩──獵奇推薦!

立即訂購《阿帕忒遊戲》

 

內容試閱

2月3日
Long vs. Cheing 的訴訟終於都完了,雖然勝算本來就很大,畢竟只是普通的傷人案,
不過知道勝訴的那一刻,還是很開心。說句公道話,真正上場打贏官司的不是我,但是預備文件、出入拘留所的人也是我,也算是有資格高興。
最近我和花也很少談天,應該說連做愛也少了。不是不想幹,只是一貼到床上就睏了。我太忙了,放假的時候也只是想一個人靜靜而已。有時候,花上來的時候,會不經意的掃掃我的胯下,咬咬我的手臂或者肩膀。但是,我總是沒法好好的回應她,只是和她接吻就當成事了。
我並不是刻意要敷衍花,也知道要一個女性這麼主動是一種罪過,但是我腦袋實在轉不來。多等三個月吧,希望申請到年假的時候,就請她去最喜歡的日本或者德國,好好補償給她。


3月24日
又跟花吵架。
我並不想兩人的關係變成這樣,只是我真的沒時間理會她。我知道她是一個怕寂寞的女生,我一直也把她愛撒嬌的性格當成是一種情趣。
但是,我卻沒有想過在這種應該全力奮鬥的時刻,成為了生活上最大的阻礙。有幾次,我在她的挑逗下,完全沒任何反應,我也開始困擾起來了。
究竟是我生理問題,抑或對她提不起興趣?
大抵是後者吧,因為我還有恆常的自慰習慣。
不,我並不是不愛她。真的。只是現在的我,想跟她保持一點距離而已。


3月29日
原來是刺激。我和花之間所缺失的事情,是刺激。
這是我意外發現的。在我下班之後,花往常等待著我,但是比起平時,她的聲調明顯冷淡起來。
雖然下班之後腦袋轉不過來,但是我還是確信是因為這幾個月的冷淡而生著悶氣。
大部分時間,她都故意背著我,即使喚著她的名字,又或者牽起她的手,花的反應像是把我這個人當成不存在一樣。
身為男朋友,我理所當然而哄回她,從後擁上去。即使我很疲累,明天還要上早班,不過那天的心情還不錯,而且我很清楚演變成現在的局面,我也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幹嘛?不開心?」
我半開玩笑地,手一下子拍在她的屁股上。整天的勞累壓著腦子,精神有點恍惚的我,一時間控制不著力度,撞在手上的反作用力,還有響徹在屋內的聲音,著實嚇了我一
跳。但是全部也比不上花的尖叫,更讓我心腔裡內為之一顫。
「痛啊!」
她轉過身來,苦皺著臉,回頭狠盯著我。
正常而言,我應該急忙帶著可目視的誠懇向她道歉,柔聲拉住她的手,還有輕摸著她的痛處。不過在這一刻,我卻無法行動。她帶著嬌喘和訝異的叫哭、短促而充滿實感,她那張我幾乎不可能看到的苦臉上、確切地需要呵護的疼痛,讓我突然清醒過來,然後思考又倏地變得模糊。前額和腹部閃過一陣難以名狀的電流,但是又同時讓身體各處冒起感受不到外在真實的麻木,腳底和兩頰的麻脾,熟悉得令人吃驚,海馬體透過視膜,顯現一個晝面,是某次錯誤下載的一部動晝裡,一個擺動著的女生裸著上身輕輕叫嚷,那時我還不知道甚麼是性愛,只是知道是某種被人發現就不得了的東西。當我奪回意識之後,我勃起了。就像第一次和女生牽手一樣、又或者字典上的簡約的裸體,強烈而又尷尬,即使我已經和花玉帛相見,連對方的敏感位置也一清二楚。
「喂呀,你倒是說話吧……」
她微嗔的語氣,去到後來漸漸變得不肯定。她應該是察覺到我不尋常的轉變,我也知道自己正不自覺的盯著她的臉,而且,她小巧的巴掌臉不知為甚麼逐漸在眼前變大,後來我才明白,自己已經走近她的臉前,正抱著她的臉吻下去。
她發出不情願的「哼哼」叫,我順著她的頭頂,滑到馬尾上,然後手指橡皮圈退去,繼續落到及肩的黑髮上,接著緩緩掃往卡到胸罩帶的背部,最後又到達剛剛才拍打過的屁股。赤紅般的熱度,我不確定那純粹是她興奮的體溫,抑或是剛剛擊打過後的生理熱。我再一次使力打下去。這次的力度,可是比剛剛更狠,更有著惡作劇般的刻意。她在我的嘴巴前,發出更痛苦的叫嚷。
她猛然的推開我。
「優。」
她喚著我的名字,眉頭皺得比剛剛更深,我知道她開始有點不高興,她對於我用力拍打她後臀這件事相當不願意,然後,這麼強烈露骨的情緒,讓我更高興。我撲上去,她輕呼一聲,隨著我的重量倒在沙發床上。她還沒有來得及推開我,我已經把嘴巴放在她的耳後,輕咬著耳窩,舔吃著她的耳環和耳珠。另一隻手則在頸項和胸前漫遊著。我知道這一刻的她不會抗拒,因為耳後的小黑痣附近,還有耳骨,也是她的敏感帶。她的哼聲變得柔和而不抗拒,這個時候,落到腰肢的左手,一把掐到她肚皮上的脂肪。
我從她身上的抖動得知她的不滿,她大概也察覺到我的異常,於是發出抗議。「來吧,快叫。」我命令道,在她的耳邊吹著風,同時也用力咬著她的耳朵。她開始尖叫起來,然後又怕是被鄰居聽到般,壓成嚶嚶的低嚷。我把手扣著她的兩腕,然後舉起,貼在牆上,嘴巴已經把陣地轉移到她的頸部,像尼古拉斯伯爵一樣,張口噬咬。「別,會留下印、有人會看到。」她像狗娘般低嗚,反而成為了信號一樣,我在頸上不同的位置大咬,留下牙印。剛開始時她還會哇哇大叫,到後來就只有促音。我注視著她的臉,花咬著唇,兩頰滑著淚。她瞇著的眼睛裡面,除了困惑,還有夾雜著更難解讀的意味。我傷害了她。
我和她對望之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強烈的罪疚感從胸中擴散,然後我的眼圈有點好,抓緊她手腕的左手,指頭慢慢想鬆開。
「抱歉。」
我發出氣音,只能透過唇語把意思傳給花。
「抱歉。」
但是,只有這次機會。求求妳,只是今次……
我的身體,從沒試過火燙到這個地步,也沒有試這麼想將一個人完全佔據,在她身上留下沒法磨滅的痛苦,只有這樣,才能夠確實證明我在她身上有過聯繫,讓我們真正的感受彼此。在這一刻,我覺得以前愛的方式,也只是形式而已,只是模仿著色情電影和朋友傳言。而這一刻,花和我,也是用著最真誠確切的方式互動著。她的痛是真實的,我的狂熱―對於想讓她從痛覺和不快中得到快樂的奉獻―也是真實的。
我強行拉扯著她的內褲。我可以不這樣做,但是我沒有停止這樣做。她放棄了叫嚷,但是腿不斷的抗拒。我用大腿壓著她的大腿,右手伸往長印花T恤內一探。
你這個小賤貨―
我咧起嘴巴,完全禁不住笑意,牙也不顧儀態表露出來,但是我沒有想要將他們收起來。搞不好我從一開始已經處於大笑的狀態。我的西裝褲子只是褪到小腿邊,下身已經隨著右手的位置用力的一挺。我聽見她受傷的小狗般的尖叫,從緊咬的唇中洩出。我從當中聽到痛苦,還有歡愉?我不肯定。不,她應該有,我感受到不斷圍推著自己下體的燙濡。
之後我幾近是失去意識的行動。像是永動機一樣,只是一味前行,彷彿是永遠不會終止的物理作業。同時間,我清晰知道那不會是甚麼科學性的產物―只有是身而為生物,才能夠從當中獲得非常性的靈欲體驗。不過,我還有拍打著花的記憶。她已經不再叫嚷,只是雙目緊閉,間中從鼻裡哼出呼救。
取得意識的時候,我已經不再動了。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內外也是乾冷的。我抬眼望向,被我伏在身上的花,眼睛沒閉上,只是盯著天花板。
我一剎那間,以為她已經死掉。我摸著她的臉,她抖縮了一下,卻沒有退開。「抱歉……」我又再一次道歉,「我……妳是不是很痛?嗯?」她的臉很冷,臉頰的彈性也像
是錯覺一樣消失了。她的眼睛骨碌一下望過來。
「是、是不是痛啊?」
我覺得自己做了無法挽回的事,包括剛剛的明知故問。我等待著她的喝罵,還有毆打。但是她統統也沒有做。只是點頭。
「對不起……真的、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我、我以前也沒有試過……」我的嘴巴像是短路一樣,不斷重複著道歉和辯護。
「你是不是覺得很舒服?做這種事。」
她突然打斷了我。
我發現自己正在流淚。
「……嗯。」
我想否認。我對她的身體留下創傷,這是無可置疑的,但是,我卻不折不扣地,為著這種事而蒸發了理性。在的最愛的女人面前,我不可能說謊。而在我下筆的這一刻,我也慶幸自己當時沒否認―如果並不是為了舒服才去做這種事,那不是表示單純的只是想傷害她嗎?
「那就好了。」
她的聲音裡面,感受不到一絲的力氣,但是彷佛她說的確是實話。在日出之前,我不斷的擁吻著她,撫摸著她。
那時的我完全睡不著。除了因為事件嚴重到我無法陷入睡眠之外,還有,我對花所做的一切,不得不說,給了我奇怪的力量。
嘿,我把這件事寫下來,其實是為了讓自己記著不可以因為一時的快感而傷害花。但是,我竟然連細節也寫得鉅細無遺,簡直就像是在回味一樣。
我真的是一個沒用的男人。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9  累計人次:11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