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夢想道路的青春群像。--《You Rock!逆襲夢想》

2020/3/13  
  
本站分類:創作

踏上夢想道路的青春群像。--《You Rock!逆襲夢想》

★再現《交響情人夢》追逐音樂舞台的熱情!
★媲美《夢想起飛Dream High》青春無懼的衝撞、成長與羈絆!
☆校園純愛系作家 竹攸 全新題材突破,娓娓道來踏上夢想道路的青春群像。

或許在抽屜裡,或許在口袋裡,或許在書桌底下、在枕頭底下;或許當經過街口的雜貨店,抬頭仰望電線上的麻雀;或許當停在人行道邊等紅燈,俯首凝視鞋緣的泥土──那份喜歡、那份夢想會在最不起眼的一隅,與最平凡不過的自己邂逅。

他們原本都只抱持著「如果」的心情參加校內徵選,在選拔第一名的鍵盤手任宥亭欽點下,由鼓手李詠燦、吉他手郭辰禹、貝斯手呂澤與主唱河允書組成的樂團「You rock!」正式成軍,團名集各種盛讚於一身,驚嘆號是期許一直保持驚喜,像初登場時渾身解數的創意。

他們一起練習、一起表演、一起踢到鐵板、一起想破腦袋,就在他們都以為即將站上夢想的舞台──任宥亭,消失了。她毫無預兆的休學、舉家搬遷,完全不留一點痕跡。「這算是背叛嗎?」被留下的團員們內心就此藏有一個空洞,他們有過埋怨與迷惘,他們的夢也跟著她消失了。

倘若時間沉澱了每一刻的發生,歲月將它醃漬成回憶,
只有再次開封品嘗,才會知道它是更加酸澀、甘醇、清鹹,或者……苦得濃郁。

舞台燈亮,萬人歡聲宛如一場大雨,
五人要如何重拾學生時期的約定,用著最初始的樣貌,迎向雨過天青,展翅越過彩虹?

立即訂購《You Rock!逆襲夢想》

 

內容試閱

【第一部】啟航,追逐彩虹(節錄)

  噹噹噹噹!
  放學鐘響,走廊上立刻衝出成群脫韁野馬,抓著書包爭先恐後地往校門狂奔──在校風嚴謹的私立米亞中學,這光景並沒有不同於其他學校,昏黃的操場上,拉長了一道道嚮往自由的身影。
  「阿澤!社團!」女孩闖進教室,朗聲呼喚還在緩緩收拾書包的呂澤。
  「好啦,不要催!」呂澤拎起書包,揹起貝斯,與女孩並肩往綜合大樓走去。「敢在高三教室這麼大聲的可能就只有妳了。」
  「放學了嘛……」任宥亭揚起笑容,在夕陽之下更顯開朗。「你有聽說嗎?『青春原創熱音大賽』,比賽簡章出來了!」
  「嗯,聽說了,妳那麼興奮幹嘛?」呂澤看向身邊那雙不知是因為笑著還是因為陽光太刺眼而彎曲的眸子。「想參加喔?」
  「當然啊!贏了就可以出專輯不是嗎?」她抬頭,正好對上眼。「你呢?都高三了,最後再陪我一下嘛,等你畢業了,我就一個人了耶。」
  他們是青梅竹馬,比任何人都更深刻的依賴彼此。
  呂澤移開目光。「誰知道,難道妳沒有聽說學校要介入……」
  話還沒說完,他們才要推開練團室的門,就被一陣怒吼震住。
  「憑什麼?我們是熱音社,這個比賽理所當然由我們參加才對啊!學校辦什麼甄選?」尖細的咆嘯竄出門縫,飛快的語速夾雜濃濃的憤慨。「我不同意!」
  深吸一口氣,宥亭推門而入。「怎麼了?」
  「學姐,社長聽說學校要舉辦校內甄選就在生氣。」一個社員悄悄來到宥亭身邊,消息是她帶來的,明明只是想要通風報信卻被颱風尾掃到,只好滿臉無辜地向宥亭求救。
  「什麼甄選?」
  「是我們剛剛在講的熱音大賽,學校說要派最好的人選出去比賽,所以要先舉行校內甄選。」呂澤解釋道,也剛好把沒說完的話說完。
  宥亭看著不遠處壟罩在盛怒之下的蔡宜景,思考了一會兒。「其實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好啊,誰說只有熱音社可以代表學校參賽?」
  無論是站在這間新創學校的立場,還是為了其他擁有才藝的同學著想,舉辦甄選都是一套兩全其美的方法,不但可以保證選手實力,還可以宣傳學校。
  「任宥亭,妳都不會為熱音社著想嗎?別的學校都只派熱音社的人參賽,那是屬於熱音社的榮譽,妳身為副社長怎麼一點向心力都沒有啊?」蔡宜景氣沖沖地走到宥亭面前,指著她鼻子就是一頓罵。
  「熱音社沒有損失吧?學校也沒說我們社團的人不能參加甄選,說穿了我們不管是經驗還是技術都佔優勢,擔心什麼?」宥亭並不在意蔡宜景的指責,反而冷靜地分析事態。「妳實力很好,妳可以選上的。」
  「我實力怎樣還要妳說嗎?反正妳贊成學校做法就對了!」蔡宜景滿臉不甘願。
  宥亭笑著點頭,呂澤跟著點頭,其他社員也都紛紛點頭。
  「你們!」見現場大部分社員跟自己意見相左,蔡宜景滿肚子氣無法發洩。「你們這群人看著好了,我會證明我們熱音社才是最有資格參賽的,其他雜碎不算什麼!」語畢,她摔門而出。
  巨響之後,練團室一陣靜默。
  「好啦,該練習啦!」社長不在,宥亭擔起組織練習的責任。「沒組團的在大練團室自己找地方窩著,有組團的來跟我拿其他練團室的鑰匙。」
  見沒什麼事了,大夥各自散開,呂澤收好書包後,提起兩支譜架,在大練團室的角落擺著,再拿來兩張椅子,還替宥亭架好了鍵盤,等她忙完後,所有東西都已經就緒。
  「喔,貼心小哥哥!」宥亭這時才放下書包,翻看呂澤帶來的新編曲。「謝啦!」
  「妳要叫哥的話我沒意見,但不要加『小』字。」呂澤一邊調整樂器,一邊抗議宥亭對自己的稱呼。
  但她似乎正在假裝沒有聽見他的抗議。
  「妳還想參加比賽嗎?」呂澤問道。
  「嗯!我真的覺得學校這方法很好,像我們這樣組不了團的正好可以找到合適的團員。」她仔細地在譜面寫上記號,這是她的習慣,總是在讀譜時就為演奏做好一切準備。
  聽見她的話,呂澤暗自嘆氣。不是別人不想跟她組團,是她對團員的要求極怪,不過這些呂澤都能理解,畢竟技巧並不是選擇團員的首要條件,同時他也很好奇她理想的樂團究竟是什麼樣子。
  「阿澤,你這邊貝斯這麼編的話,吉他是不是要做點變化?」宥亭走到他旁邊,對譜上某個部分提出意見。
  「我有想過,但是這個時候吉他如果太低調會失去亮點,太華麗會破壞曲子的和諧度……」呂澤在貝斯上試彈了幾下。「鍵盤的部分又怎麼辦?」
  宥亭沉吟了一會兒。「這裡不需要鍵盤吧,和聲很足、節奏也很夠,鍵盤插進來會讓旋律沒有連續性,聽起來有點互相搶風頭的感覺。」
  「那這樣呢……?」
  這是宥亭的創作,兩個人都會在練習時討論編曲,這種模式早已成為習慣,或許這也是別人無法插足在兩人之間的原因,在有深厚音樂底子的他們身邊,總是讓人忍不住自卑。可誰都想不到,宥亭根本不在乎這些,對她來說,能夠融洽地討論音樂,這件事本身就能夠成為快樂的條件,做音樂就是應該快樂。
  練習結束後,她和呂澤到活動組辦公室填好了甄選報名表,相互約好誰都不許放水。
  「對不起,請問這裡是活動組嗎?」一個怯生生的男孩打斷了兩人的談話,他滿臉不安,還不敢看他們。
  「是……」宥亭見男孩的制服樣式,是國中部的學生,心下一瞭他來到高中部的忐忑。「要找誰嗎?」
  「報名表?」沒等男孩回應,呂澤便發現了男孩手上的資料。「是參加校內甄選的嗎?」
  「對。」
  「進去後交給裡面那位穿黃色衣服的老師就好。」宥亭指向辦公室裡,順著視線即可看見黃色衣服的老師正仰頭將最後一口茶喝掉。
  「謝謝學長、學姐!」男孩恭敬地九十度鞠躬,起身時表情明朗許多,笑出了雙頰的酒窩。
  兩人愣在原地,幾秒後才轉身往校門走去。
  「剛剛那學弟好可愛喔。」
  「是吧!我也這麼覺得,他笑起來有一種自帶光芒的感覺。」當有人跟自己持相同的看法時,宥亭都會特別興奮。「不過從你嘴巴裡面講出『可愛』兩個字感覺很不合。」
  「妳皮在癢是不是?」呂澤用力推了推她的後腦勺。「不教妳數學了!」
  「啊!不行啦!」宥亭一聽就覺得不妙,立刻跟在身後求饒。「我數學會被當掉的,學長!阿澤哥……」
  呂澤背對著她,得逞地笑。

  ***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3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