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懷念湯定宇教授

2015/12/21  
  
本站分類:藝文

永遠懷念湯定宇教授

對於一個廿來歲的小伙子來說,湯教授的涵養、學識和睿智都是令人折服的,要寫一篇關於他的文章,只能以孩童懷念家中長輩的心情落墨,希望文中的點點滴滴,能作為記念他的一份小小心意。

 

當我在大學一年級時,湯教授是中文系新生輔導日的負責老師。我從來沒想像過向我們解釋課程內容的是位穿著唐裝的長者。我起初有點怕,怕他是食古不化,見人就罵的學究,但他一開腔,感覺截然不同,他的聲線柔和,笑容慈祥,恰似和孫兒耍弄的老爺爺。當他再說下去時,感覺更加特別,他講的並非我預期的課程內容,需要考獲的分數等事情,而是讀書的重要性、樂趣和讀書可以培養真善美的品格等其他人看似毫不務實的東西,而這些話卻使我在四年的大學生涯中大受裨益,積極發掘文史哲蘊藏的真諦。雖然湯教授未必勝過許多先賢,但他那副文人的風骨在當世確實已鮮見了。

 

湯教授平時像慈父,喜與學生促膝長談,有時在小息向他請教一個小小的問題,他會教導更多讀書做人的道理;而在課堂時則是嚴師,一字不許我們苟且,其中句讀和朗讀課文更是指定動作,他認為若我們連課文都不能通曉的話,就不要談學習大道理了。我們如句讀不通,咬字不清就會給他立時糾正,讀得好時會得到他連聲的讚揚,他活像個大小孩,高興時手舞足蹈,氣結時兩腳直跳,不知道是否承習了上一輩文人的大情大性呢?

 

講學問,湯教授學貫中西,從外到內都能找到明證。外在方面,他並非時常如古老學究般穿唐裝,反而會穿上入時的西服,甚至牛仔套裝,活像準備到舞場跳牛仔舞的健兒﹗內在方面,他並舉中西文化,認為只要是進步的思想,一定會信服,所以他會因應我們身體的需要而勸籲我們服中藥還是西藥。他又時常鼓勵我們多看些外國的書籍,不論是英國、法國,甚至是德、俄、意等世界各地的作品都是值得一讀的,尤記得他很欣賞赫胥黎的《天演論》,說這是進步思想的一大例證,雖然我不大認同此書的見解,但湯教授讀書的態度確實影響我對閱讀的心態。

 

湯教授在我畢業以後一年也因身體不適而再次退休了,後來也只有道聽途說有關他的事情,而我有幸受他的薰陶,其教導之恩畢生銘記。但我亦有愧於他,因為他曾給予我輩一份書目,共有二十四本好書,鼓勵我們每本都讀一讀,但至今我只能讀完其中六、七本,希望在我餘下的時光能讀完它們,並好好的作一個人,以報師恩。

 

(我在一九九八年畢業於香港樹仁學院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湯教授任教古籍導讀、史記兩科。)

 

照片中間者為湯教授,其右側者為香港樹仁大學校監胡鴻烈博士,左側者為前校長鍾期榮博士。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