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太平天國史的真相還諸世人。--《簡又文談太平天國》

2020/3/11  
  
本站分類:創作

將太平天國史的真相還諸世人。--《簡又文談太平天國》

「我認為留下來最重要的是他對太平天國歷史學術的貢獻。他在美國芝加哥大學神學院碩士論文的主題,便是基督信徒天王洪秀全的事跡,此後凡四十餘年,斷斷續續收集了很多有關太平天國的文物資料,並為此作書,自己笑稱一生吃太平飯。又曾特別赴洪起義的基地金田村訪問鄉民遺老,以便收集資料,不遺餘力。」 
                     ──簡又文之子簡幼文〈為蔡登山作書引言〉 

本書作者簡又文於1918年美國芝加哥大學留學期間,讀史丕亞教授著作《世界傳教史》中太平天國運動的基督教觀點與博引史料,對其產生濃厚興趣,除以此為題撰博士論文之外,回國後亦將後半生心力皆投注於文獻研究和太平天國歷史考證,長達50餘年。

太平天國史的研究如繁花盛開般遍及海內外,如1914年日本稻葉岩吉《清朝全史》,貢獻最大為太平文獻(官書與文件)之發現,至對日抗戰前的蕭一山、郭廷以和羅爾綱三家,無論於太平天國制度、曆法或考據的研究皆各顯成就。簡又文除憑藉其熱忱與蒐羅考據前人成果,亦是首位利用西方資料周全與詳實太平天國史的中國學者,1939年起立志撰述太平天國全史,1944年出版《太平軍廣西首義史》。1958年《太平天國典制通考》則考證研究太平朝典章制度思想政策,內容豐富,且對於太平天國宗教的研究尤為深入。1962年《太平天國全史》印行,對於太平一朝始末和大事作系統之陳述。1965年,綜合《全史》和《典制通考》以英文寫成《太平天國革命運動史》,更是影響歷史學者史景遷(Jonathan Spence)甚深,不僅親自到廣西金田等地做實地調查,也促成其名著《上帝的中國兒子:洪秀全的太平天國》於1996年誕生。

值得一提的是,簡又文不多攻訐反對或曲解太平革命者,只從積極方面詳敘史實,揭露真相,如《忠王親筆供辭考誤》等篇章,雖校訂前人版本與推翻錯誤,亦不多做揣測,其據實治學的態度令人敬佩。有鑑於簡又文的珍貴研究成果,文史專家蔡登山決定彙整其一生心血精華,集結為《簡又文談太平天國》一書並撰寫導讀。本書亦獨家取得簡又文之子簡幼文醫師之引言,不僅一窺簡又文的側面書寫,也能讓大眾更貼近這位將其成果無私遺愛人間的史學家。

立即訂購《簡又文談太平天國》

 

內容試閱

摘錄自〈洪秀全之死-四、真相大白,最後斷論〉

  至民五一年,台北世界書局出版《李秀成親供手跡》,(確是忠王親筆供辭,此由國藩後人約農先生交出)。洪天王死事的真相乃得大白於天下。在此供辭中,並無上錄流行本之卅三字,但赫然在目者為以下一段原文,為呂氏所未補改者:「天王斯時,已病甚重,四月二十一日而故。此人之病,不食藥方,任病任好,不好亦不服藥也。是以四月二十一日而亡。文按:此是誤記:應作天曆四月十九日,即陰曆四月二十七日。)那時天王又死,九帥軍逼甚嚴,實而無法。後,天王長子洪有福登基,以安合朝人心。天王之病,食甜露病起,又不肯食藥方,故而死也。」(見原供六五頁之背面十一行以下)有此真憑實據,出自當時在天京送終的忠王手筆,豈不完全可信乎?而上錄之卅三字的確為後來竄改者矣。
  又觀幼主供辭,有云:「本年四月十九日(天曆),我主老天王臥病死了。「(載《逸經》廿二期)此雖口供而經書吏改書,但事實仍保留如原供,當是未受修改的忠王供辭之影響,大足為天王病死說之重要證據。
  再讀干王供辭,其上半有云:「至今年四月十九,我主老天王臥病二旬昇天」。(載《逸經》廿期)但干王供辭之下半卻有兩句與上相反的說法,謂:「天王之自殺,更令全局混亂。」「其(天王)結局並非喪在妖軍之手,卻在自己之手。」(上見《逸經》九期,我由英文譯本回譯。)我相信供辭上半之言乃其供辭之原文,而其下半之兩句則由贛撫沈葆楨所蓄意竄改者。天王死時,干王不在天京,當是後來親聞諸由京逃出之幼主及數大臣,故其言可信為真。惟沈葆楨於干王作供時已得閱曾國藩之忠王親供竄改本,(由安慶趕快刻印,其時在兩月後,李鴻章已得閱。)乃故意竄改原文以與曾氏同調,而供辭上半一句之保留,殆是不經意之疏忽。上半一句與幼主及忠王原供同言「臥病」,日期亦相符,自是真實可靠,實與下半竄改兩語相反而不相容的,故不可信以為真。
  此外,復據當時曾國荃幕客趙烈文記云:「聞探報稟稱:逆目洪秀全已於四月二十八日―彼中之四月二十日病死。」(見《能靜居日記》,同治三年五月初六日記)其日實為天曆四月十九日,清方以為陰曆二十八日,即誤以為同在「戊戌」日。不知天曆差錯,提早一天。趙氏此條日記,更足為天王果然「病死」而非「自盡」之一強有力的證據了。
  再據趙氏《日記》另一條云:「又:昨日據偽松王陳姓(按:即陳德風),潯州人,言偽天王實於四月死。或言知事不諧,吞金而絕,或言病死。」(六月十九日記)可見當時亦有天王「自盡」之謠傳與「病死」說同時流出。迨「自盡」說於五月間流傳到曾國藩安慶大營,乃一時不察誤信為真,故於南京一破即據以入奏。考曾氏之奏報向極謹慎,絕少破綻,而此次則誤報洪氏「服毒而死」。因一時鹵莽,無可挽回,故以後不得不多方設法彌縫前失。其強加黃氏宮女之供辭,與竄改忠王之親筆供辭,明奏「自盡」說,更強調其死於五月廿七日,其動機無非如此。否則前奏為虛報欺君,不能強辯脫罪矣。「病死」說之為確鑿史實,則「自盡」之說不攻自破矣。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5  累計人次:57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