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永樂到南明,明代的官方與民間如何記述建文朝?--《殤魂何歸--明代的建文朝歷史記憶》

2020/3/6  
  
本站分類:創作

從永樂到南明,明代的官方與民間如何記述建文朝?--《殤魂何歸--明代的建文朝歷史記憶》

明建文四年,燕王朱棣攻陷南京,從姪兒建文帝手中奪得皇位,成為後世所知的明成祖。這場戰爭不僅扭轉了大明帝國的發展方向,更使建文朝相關議題成為一種禁忌,仿如暗影般籠罩整個明代,既困擾著成祖以降的歷任統治者及其臣民,也深刻影響了明代政治、社會、文化的運作和發展。
從永樂到南明,明代的官方與民間如何記述建文朝?本書嘗試探討明人對建文朝的歷史記憶,隨著時間推移如何被形塑、操縱、延續和遺忘,及其於不斷演變下呈現的樣貌與時代特色。曾被政治力量壓制的歷史記憶,其復甦與再續從來都不只是單純因為「人民永不遺忘」,而牽涉種種當代的現實需求及所欲突破的困境。隨著官方控制力的減弱,許多聲音逐漸加入這個「搶救」與「修正」該段歷史的場域,而各方角力的勝敗消長,其實也是明人認知自身處境、建立自我認同的深層反映。

*本書榮獲「郭廷以先生獎學金」獎助,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專刊」第42號

立即訂購《殤魂何歸──明代的建文朝歷史記憶》

 

內容試閱

節錄自本書第三章〈小結〉:

  經歷了正德、嘉靖年間的私史纂述熱潮,萬曆時人回首過往歷史,面臨的是一個撲朔迷離、由真實與想像交織構築的圖景,各種彼此相左的論述在這個場域中並存,共同影響著世人的歷史記憶。萬曆年間有關建文朝的歷史認知亦是如此,禪讓、革命、奪權,尊親、敵對、和解,人們對靖難史事的理解、對建文帝與成祖關係的詮釋,在當時並非單一選項,只是各選項之間既非勢均力敵,亦非涇渭分明。嘉靖以降成祖地位的提升、時人對「永樂盛世」的懷念,以及為建文帝議謚立祀、解除相關禁制的政治訴求,使調和永樂與建文雙方的遜國說成為當時靖難歷史認知的主流。然而,當史家透過各種呈現靖難衝突面的史事來檢視「建文遜國」的論述時,此說似乎又顯得難以招架,從而引發些許質疑的聲音,而其他方向的靖難歷史認知,也相當程度地滲入遜國說的架構中,與之融合。如萬曆年間的遜國說和回歸說,便在當時知識分子的認知中逐步合併,形成的新敘述嘗試將建文帝和永樂政權的和解過程進一步圓滿化,部分出亡說蘊含的衝突要素也能透過建文帝回歸故事加入遜國論述,強化其合理性,故頗能引起共鳴和贊同。
  有趣的是,在萬曆時人傾向遜國論述的同時,其對靖難戰爭的認知又常帶有衝突的意象,這或許透露了明人在面對靖難歷史問題時的矛盾心態:他們的自我定位和政治認同,使之不得不以較「政治正確」的態度來理解明初那段不堪回首的歷史;而他們為靖難歷史建構「和解」意象的嘗試,似乎也反映了對撫平歷史傷痕、解除政治禁制,讓此一「和解」真正落實於當代的渴望。不過很遺憾地,無論萬曆年間對靖難歷史的調和論述有多契合民意,終究無法實際消解建文帝歷史地位對永樂政權合法性的威脅,因此復其年號、立其廟祀之奏請遲遲無法獲得統治者正面回應,也就成了意料中事。
  除了政治與情感認同上的矛盾,萬曆年間的知識分子也在歷史真相與道德價值的抉擇間徘徊。無論是對靖難歷史地景的建構,還是對建文忠臣後裔的認證與宣傳,「真相」往往不是主事者最優先的考量,透過此類建置、行動或文本達到激勵忠節、裨益風教的實效,似乎才是當務之急。雖然在重史風氣的影響下,有不少學者持續投入正本清源、剔除稗史雜說的工作,但終究難以抵擋「寧存忠義美事」的聲浪洪流,一些在他們看來荒誕無稽的故事,仍因為迎合時人心理而持續受到關注和採信,甚至廣為流傳。即使是像王世貞這樣於歷史考誤方面貢獻甚大的學者,也可能基於「喜忠臣有後」的心態,而為自己根本不相信的「殉臣後裔」撰序背書。萬曆初年針對建文殉臣進行的旌表和寬赦,一方面促成了建文朝歷史書寫的再發展,一方面也為相關歷史記憶的形塑,投下了微妙的變數。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2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