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得獎,小說必讀。--《教你讀唐代傳奇--聶隱娘》

2015/12/10  
  
本站分類:創作

電影得獎,小說必讀。--《教你讀唐代傳奇--聶隱娘》

唐代傳奇上承六朝志怪小說,始創於初唐,大盛於中唐,衰落於宋代,內容有愛情、志怪、俠義、歷史四類。本書收錄裴鉶的〈聶隱娘〉、〈崑崙奴〉、〈孫恪〉、〈裴航〉,袁郊的〈紅線傳〉,李復言〈薛偉〉等篇。作者研究唐代傳奇有長達十年之久,曾於《中華文化復興月刊》發表過相關論文,對唐代傳奇之解讀頗有新意,是研究中國文學者不可不讀的作品。

一次收錄唐代傳奇代表作〈聶隱娘〉等名篇佳製!
逐篇解析故事來由 詳加注釋難解詞句
提供完整故事說明 帶你真正讀懂唐代傳奇!

 

內容試閱

二、聶隱娘/裴鉶
 
語 譯

聶隱娘是貞元年間魏博大將聶鋒的女兒。她十歲時,有一個尼姑到聶家討飯吃。見到隱娘,非常喜歡。她向聶鋒說:「請您把女兒交給我教。」
聶鋒大怒,叱罵老尼。
尼姑說:「那怕您把她鎖在鐵櫃子中,我也要偷走她。」
到了晚上,果然不見了隱娘。
聶鋒這才大吃一驚,令人搜尋,可連影子也不見。夫妻兩個想起愛女,只有相對流淚。

五年後,老尼把隱娘送回聶家。她對聶鋒說:「您的女兒已經學成了,現在領回去吧。」說完話,歘然不見。
一家人高興得又哭又笑。問隱娘「學了些什麼。」
隱娘說:「開始時,讀經唸咒,別無其他。」
聶鋒不信,再三追問。
隱娘說:「說真的,只怕您不相信!」
聶鋒說:「妳還是說真的吧!」
於是隱娘說:「當初被老尼所攜,不知走了多少路,等到天亮了,我們來到一個大石洞,裡面挖空,縱橫數十步。其地寂無居人,但多猿猴。松蘿遍布,甚為深邃。已有兩女童在,也各十來歲。都很聰明溫婉,漂漂亮亮。不吃食物,卻能在懸崖峭壁上飛行,好似猿猴似的在樹木間飛走,毫無失腳踏空之虞。
「老尼給我一粒丹藥服,又給我一口長約兩尺、十分鋒利、能吹毛斷髮的寶劍,令長執著,追逐在二女之後。漸漸覺得身輕如風。一年後,以劍刺猿猴,百發百中。而後刺殺虎豹,梟其首而歸。三年後能飛,在空中能刺殺老鷹隼鳥,劍無虛發。而後,劍刃減五寸,飛鳥遇見,不知劍從那方來,便被刺殺。第四年,有一天,老尼留兩女童守洞穴,攜我至一鬧市,不知何處。指著一個人,歷歷數他的過錯。然後對我說:『把他的頭給割下來,不要讓他警覺。鼓起勇氣來,像殺飛鳥樣容易!』她給我羊角形匕首,才三寸寬。於是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人叢中取人性命。將人頭裝入囊中。返回老尼所居,以藥將人首化成水。
「五年,某日,她對我說:『一位大官有罪,無故害死好些人。晚上去他家,取他頭來。』我帶了匕首,到了大僚家中,穿過門縫,毫不費力。躲在屋樑上。等到天黑了,才割下他的頭而回。老尼大怒,罵我:『怎麼弄到這樣晚?』我說:『因為看到他和一個可愛的小兒玩耍,不忍心立即下手。』老尼叱罵我:『下次碰到這種情形,先殺其所愛,然後再殺他。』我只能拜謝。
「老尼對我說:『我為妳打開了後腦,把匕首藏在其中。用時便可抽出。』又說:『妳已經學成了,可以回家了。』於是送我回來。臨別說:『二十年後我們才能再一次見面。』」

聶鋒聽了,很害怕。其後,隱娘經常晚間失蹤,天明才返回。聶鋒不敢問她。因此也不太鍾愛女兒了。
有一天,一個磨鏡子的少年上門,隱娘對父親說:「這個男人可作我的丈夫。」父親不敢不答應。遂將女兒嫁與淬鏡少年。其人除淬鏡外,也別無本領。聶鋒給了女兒一大筆錢,讓他們住在外面。數年後,聶鋒病逝。魏帥稍稍知道隱娘的特異功能,給小兩口金錢布疋,派他們為左右吏。

又過了幾年,到元和年間,魏帥和陳許節度使劉昌裔不和,他派聶隱娘去殺劉昌裔。於是隱娘辭別魏帥赴許州。
劉昌裔能神算,他算出會有人來行刺。他召來一個衙將,對他說:「明天早上到城北,等候一男一女,男的騎黑驢,女的騎白驢,到達城門口時,遇見有喜鵲前噪。男人用弓彈打,打不中。妻子奪下弓,一彈而喜鵲喪命。你向他們行禮,告訴他們,我要見他們。所以派你恭敬等候。」
衙將聽命前往,果然遇見了隱娘夫婦。
隱娘夫妻說:「劉僕射果然是神人,不然,怎麼知道我們會來,我們願意見他。」
於是劉昌裔對隱娘夫妻慰勞備至。隱娘夫妻拜謝。說:「對不起僕射,罪該萬死。」
劉昌裔說:「不要那樣說。各為其主,人之常情。魏博和陳許沒有兩樣。願賢夫婦便留在陳許。不必見疑。」
隱娘道謝。說:「僕射左右無人,願舍彼就此。我們實在佩服您的神明。」她知道魏帥不及劉帥。
問其所須。對曰:「每日兩百文錢便足夠了。」於是便每日付給二百文。但兩匹驢子卻不知所在。
劉使人尋找,不知去向。後偷偷翻他們的布口袋,見其中有兩個紙剪的驢子,一白、一黑。

一個多月後,隱娘報告劉昌裔說:「魏博方面不知道住手,一定會再派人來行刺。今晚請您剪一束頭髮以紅綃繫上,我們會將頭髮放到魏帥枕前,表示我們不回去了。」
劉帥聽從她。隱娘去了,四更時分才回來。報告說:「信已送到了。後天晚上,他們會派精精兒來殺我,並取僕射的首級。此時,我們也會想盡辦法殺他。請不必擔心。」
劉昌裔豁達大度,也沒有害怕。
當晚,高燒明燭。
夜半之後,果有一紅一白兩桿旗子,此來彼往圍著床四週纏打。好一會兒,只見一人由空中跌落,身首異處。
隱娘也現身。說:「精精兒已死了。」把屍體拖到堂下,用藥把屍身化成水,毛髮都不存在。
隱娘又說:「後天晚上魏博方面當派妙手空空兒來。空空兒的神術,人看不見他的動作,鬼神都無法追蹤上他。他能從虛無中現身,也能從無形中而遁影。隱娘可沒能到達哪一種境界。這要看僕射的福命了。請用于闐玉圍在頸子上,蓋上被子。隱娘當化成小蟲子,潛入僕射腸中聽伺。其他別無法子了。」
睡到三更時分,劉昌裔還只是閉著眼睛,還沒睡熟,只聽到頸子上發出鏗然的聲音。隱娘乃從他口中躍出,賀曰:「僕射不必擔心了。此人有如鷹隼鳥,一擊不中,即飄然遠走,以未中為恥。不到一更天,他可能已走了一千里路了。」劉昌裔把頸子上的玉拿下來看,果有匕首劃過的痕跡,深達數分。
自此,劉昌裔對隱娘特別厚待。

元和八年,昌裔回朝入覲,隱娘不願相從。她說:「從此遊山玩水,尋訪至人。只求給拙夫一個有薪給的虛職。」
劉如約。隱娘不知去了哪裡。
劉昌裔逝世,隱娘突然現身到靈前,慟哭祭拜,而後離開了。
開成年間,昌裔的兒子劉縱任陵州刺史。在四川棧道上遇見隱娘,容貌完全沒變。甚至還是騎一匹白驢。見面都很高興。她對劉縱說:「郎君有大災,不適合來此地。」
她拿出一顆藥給劉縱,要他服食。又說:「明年火速辭官離陵州回洛陽,才能免禍。我的藥力只能保平安一年。」
縱不太相信。他送給隱娘繒綵,隱娘也不受,只是喝酒,喝醉了,才離去。
後一年,劉縱沒聽隱娘的話休官,果卒於陵州。
自後,沒有人再見到隱娘。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