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原住民的歷史文化與布農族百步蛇傳奇典故--《蛇嬰石--長篇驚悚懸疑小說》

2015/11/19  
  
本站分類:創作

結合原住民的歷史文化與布農族百步蛇傳奇典故--《蛇嬰石--長篇驚悚懸疑小說》

突然襲來的一樁樁殺人事件,讓與世無爭的小部落籠罩在巨大的不安之中。

一顆罕見的「蛇嬰石」,造就了半人半鬼以獵殺為樂的嗜血者。

冷酷、大膽、機警而殘忍,其幾近無敵的能力,考驗著警方與村民和無端捲入事件的主角。


原住民的地理、文化與傳說,湮滅的歷史真相,懸疑而驚悚的作案手法……抽絲剝繭後,還原了嗜血者背後的歷史與悲慘真相。

 

 

內容試閱

前事

西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下午四點三十分
「教授,天都快暗了,我看我們往回走吧!」沿著一條隱密的山徑走了個把鐘頭後,昇耀再按捺不住地開口說道。
教授抬頭望了望天色,又舉目順著山徑看了看。
「應該快到了,再撐一下吧!」
「你確定這路對嗎?」
「這地圖我研究好幾年,也到此地勘查好幾次了,應該沒錯!」
「但我們都走這麼久了。」
「再忍忍。」
兩人又繼續沿著山徑走下去。這山徑顯然已荒廢許久,路徑兩邊的樹枝橫披其中,腳下雜草叢生,舉步艱難。昇耀走在前頭,兩手忙著撥動樹枝,荒涼的山林與不時傳來的鳥聲蟲鳴,為這不見人煙的山頭平添了一份詭譎的寧靜。
「前面那是什麼?」繼續走了些許路程後,昇耀突然開口問道。
「哪裡?」
「好像是座吊橋。」
「真的嗎?在哪?」
「在靠右手邊方向,應該是座吊橋沒錯吧!」
教授沿著昇耀所指的方向探頭,觀望一會兒後,一陣興奮之情湧上心頭。
「快來……」
四點五十分
「終於還是讓我找到了。昇耀,就是這吊橋,你別小看這吊橋,這吊橋可有七○年歷史,在日據時代就建了。你看它多美,這木頭是紅檜木做的,到現在一點腐敗的跡象都沒有,只是落了漆而鋼索生鏽而已。不過這是歲月給它的的刻痕,它就像這兒的原住民老者臉上滿布的皺紋,充滿著濃厚民族色彩與藝術氣息。」教授一臉興奮的說道。
昇耀望了一下吊橋,吊橋這端直豎著兩根粗大水泥柱,粗厚的鋼索直接鑲在水泥柱內一直延伸至對面山頭,而泥柱另一面拉拔下來平衡拉力的鋼索則緊緊地灌入地面。整座吊橋上著一層濃厚紅漆,橋上的板塊與交錯的鋼索漆色多半剝落,那頹敗的橋身與斑剝的色漆,視覺上給人予一種荒塚般的詭異色調。橋墩旁雜草叢中擱置著一道警示牌,牌上用紅漆寫著幾個潦草日本字「危險!勿近!」。昇耀看著警示牌,有點摸不著頭緒,疑惑地問道:「但我們要找的不是一顆紅色寶石嗎?怎會是這吊橋?」
「是蛇嬰石。這吊橋是必經之路。」教授說著往前走幾步在吊橋前蹲了下來,檢視橋身,並用手摸著橋板與鋼索。
「蛇嬰石在對面的山頭?」
「沒錯!」教授頭也不回地答道,兩眼仍專注研究著吊橋。他起身,走上吊橋,用腳蹬了幾下,橋身隨著他的動作,開始晃動,並發出一陣依呀聲響。
「那……,你打算走這吊橋過去?」
「當然!」
「這吊橋有七十年了,而且還在這深山裡,一定沒整修過,這太危險了,我不走,你聽那橋搖晃的聲音多嚇人,好像人一站上去就要垮掉似的。」昇耀搖著頭,他可不想莫名其妙死在這山谷裡。
「想想那顆蛇嬰石吧!我們只要走過這吊橋,到對面山頭去,就一定能找到它。」
昇耀默不作聲地走到吊橋,也用腳在那橋板上踩了幾下,手握著鋼索用力扯動一會兒。吊橋左右搖晃的甚為劇烈,那依呀聲響刺神般地一再鼓譟。
「我不知道?看起來好像很危險!再說你怎麼能那麼確定那石頭一定在對面山頭呢?」
「因為它就被含在一具屍體口中,我們只要找到那具屍體就行了。」教授說著開始慢慢地往橋中移動。
「屍體?」昇耀一臉迷惑!
「沒錯!這就是我找你一起來的原因,我需要一個有膽量、喜好冒險又不怕屍體的年輕人同行,我一把年紀了背不動這許多登山裝備。」教授又往前更進了幾步。
「那倒好,原來我是來當挑夫的。」昇耀說著也試探性地踏出腳步。
「不,你是我的合夥人。那蛇嬰石是一顆大寶石,保證會讓你大開眼界的。」
「多大?」昇耀加大步伐趕上教授,心下想著,看樣子這橋似乎還很堅固。
「布農族的文獻記載中,提到它有一顆雞蛋那麼大,只是它是扁平的。」
「一顆雞蛋?這太誇張了吧!」
「找到就知道了。」教授加快腳程,若有所思繼續說道:「這橋好像還很牢固,瞧你之前怕的。」
「不,不,等一下,你在騙我吧!」昇耀的疑問越滾越大,不及理會教授的調侃就急急問道:「就我所知,早期的布農族是沒有文字的,他們就像山頂洞人一樣,只會畫畫圖,或畫些符號記錄罷了!你說的文獻是打哪來的?再說你又怎能確定我不怕屍體?」
「你一個醫生怕什麼屍體,醫院看的還不夠多?那文獻就是一張圖沒錯!圖上畫著一個獵人從一隻母蛇腹中取出一顆寶石。別浪費時間了,這傳說要講的話,說來話長,回去有機會再告訴你。現在,我們得趕快,要不天暗,就不好走了。」
五點四十分
「呵呵,這下好了,這也是必經之路嗎?」昇耀調侃說道。
「沒錯!」教授給了他一個毫不遲疑的回答。
兩人望著眼前的景象半晌,昇耀再也按捺不住,「教授,等等,我陪你來是因為你說這蛇什麼石的是個古物,它會是考古學上一大發現,我才捨命陪君子的。但你不會真得要我賠上一條老命吧?你看這斷崖這麼陡峭,邊上只有一條鑿刻的小徑,那小徑小的只能容身,這叫人怎麼過啊?那你再看看底下,看得到底嗎?你忘了我們現在是在海拔兩千多公尺的高山上?」
「我們現在是在整個山脈之中,就算是峽谷底,也有海拔二千多公尺高,你別講得那麼誇張好不好。峭壁上釘有一列石釘,而且纏繞著一條粗大繩索,雖然危險,但我們小心握著繩索走,應該還是可以過才是,再說,這斷崖不長,大概只有一百公尺長而已。」教授輕描淡寫地說著。
「又是文獻記載的?」
「呵,你又猜對了。」眼看著目標逐漸接近,教授整個心情愈加地快活。
「難道沒有別的路走了嗎?」
「有,不過你不會想要走的。」教授又開始先行動作了。他拉扯著繩索,檢視著這趟攀崖的危險性。
「說說看。」凜冽的山風徐徐吹著,吸著這高山上特有的稀薄空氣,已讓人覺得有些心寒,這下又要攀越這斷崖,昇耀心裡頭是十萬個不願意。
「翻過這座山頭,而且是沒有路徑可依循的,山頭的海拔高度大約在三千公尺。」教授還在檢查繩索。
「那你還等什麼?快點走吧!天都黑了,冬季晝短啊!現在才五點多就這麼暗了。」昇耀無可奈何地發著牢騷。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6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