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郭琛:戒定慧

2019/12/6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郭琛:戒定慧

       戒、定、慧是佛學名詞,楞嚴經:「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即藉由戒、定、慧三學能讓修道者斷入世的煩惱,與悟透出世的生死。同樣,一般人不管要學習好知識技能,或領悟出人生智慧,前提都是需具備好「定」的心態,才能較快較好地掌握「慧」。換言之,對很多學習力差的人而言,並不是天生的智力差,而是在學習時無法讓自己進入「定」的狀態。對這些人,若想學習好,就得考慮借助外力來進入「定」的狀態,這外力就是「戒」。

       1979年最榮耀的桂冠──諾貝爾和平獎頒獎時,有媒體詢問獲獎人:「我們能做什麼來促進世界和平?」。德瑞莎修女的回答真誠而睿智:「回家,愛你的家庭!」。同樣,曾有一位小學生問建築大師:「如何造就堅固的高樓大廈?」,大師回答:「建構出堅固的地下樓層」。想為世界和平的目標貢獻力量如同想建構百層的高樓大廈,就從愛自己的家人做起,把基礎打堅固自然能達成崇高目標。基礎都是在不起眼下,平靜而堅定地完成。

 

六波羅蜜多

       生活品質要好,心中就得無煩惱;成績要好,學習、工作時首先就得心無雜念。所以想要有好的成就就需要好的「定力」,而「定力」可以借助「戒律」來增強。「六波羅蜜多」把「戒」再細分為「持戒」、「佈施」、「忍辱」,更適合我們理解如何實踐在知識的學習與智慧的修行上。

       把「持戒」作為任何修行的最基本功,利用戒律可以強制自己的舉止在前往目標的軌道上,同時以滴水穿石的毅力來持續改變言行習慣的偏差,如此終究必可潛移默化原先天不足的資質。另外秉持「民吾同胞,物吾與也」的念頭,以「佈施」來進一步軟化自己冷酷的心地,同時也種植了善能量的種子,借此就可擴大自己的心量、潛能。「持戒」、「佈施」的修行都可操之在我,意願有多大,能力就可到多大。而在現實生活中,最難修行的戒律是「忍辱」,眾多人終其一生就在此考驗裡進進退退,屢次與成功差身而過。首先「忍」本身就是心上一把刀,開宗明義地說明考驗時的殘酷,何況「辱」是常人都不願面臨的情境,而最難受的是羞辱大都為突然降臨的,所以十次發生九次悲劇,即使能不當場爆發,都只是採取了隔離、木訥的態度來克制自己的情緒。

       對於羞辱,如同遇到想蓄意和你爭辯的人,沒有巨大的定力,互動時就引用一位大師的名言回覆:「你說得很對」。這可以有效地避免自己進一步的失控,採取「逃避」、「禁語」、「道歉」都不妨,退一步海闊天空。現實上,「忍辱」的能力決定了自己「定力」能保持多大?多久?用現代話來說,「忍辱」就是能把「IQ」發揮到最大化的「EQ」。要知道「逃避」、「道歉」並不一定是代表「認錯」,有時是為了「珍惜」雙方的關係。

 

「忍辱」就是「EQ」

       我想到第一個工作時的一位在美國副總,他能力非常強而且是一位非常謙和的長者,工作也全力教導後進同事。1985年我初次出國在美國分公司支援數月時,除了在公事上的教導,他幾次週末都到公司宿舍接送我到教堂做禮拜。有一天在會議上,在無預警下被公司老董當所有主管面前,以健康理由辭退掉,這在八十年代的台灣商場上是非常罕見的。他在會後面對其他同事的慰問時,雖說明事前完全不知這結果外,仍淡然回答:「一切上帝自有安排」。由於他多年虔誠的信仰,在面臨突然而來的打擊時,能絲毫不為如此巨大的負面能量所困擾,臨場還是一如平日態度,如此信手轉化為信仰的正能量。

       能克制自己的情緒,也避免了與外界負能量的糾纏,接下來就能把所有資源投入在重建上面,這完全得依賴平日戒律的修行與臨場的警覺。但如果心中的負能量沒有轉化掉,就像身上背負著地雷,累積太多終有一日不是自爆,就是一個小小的新仇,引爆了巨大的舊恨。所以「忍辱」的修行常須定期結合著「禪定」與「精進」來進行事後的消化、轉化,一一找出存留的煩惱來變小變淡。對於引起不順心的人與事,都是解鈴人還需繫鈴人,要心存感激這個考驗,藉由升起的感激能量,來幫助自己正面態度檢視這個考驗,才有可能在「禪定」的外離相、內不亂狀態中,一再突破舊日的迷惑。若無法自然升起感激的能量來平靜浮動的心,就得回頭借助「戒」的修行,來達到基本的「定」狀態。在「返視內照」時,最重要是持「真」的態度,有了誠實的態度,才能看到自己的一切。「真善美」就是秉持誠真、進行改善、趨近完美。

       若已經接近「慧」的修行者,對負能量的來臨如同船過水無痕,不會留下任何的污染與傷害,如顏回的「不遷怒」,若能無須動心忍性下,言行卻完全符合公義道德,即所謂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但孔人自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慾不踰矩。”,連孔聖人自十五歲開始立志學習,即使到七十歲之前還是起心動念後的「不逾矩」,七十歲之後才能「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看曾子自述:“吾日三省吾身:...” ,說明他終其一生還在「有為法」的修行中,我們常人修行更是要時時警惕自己。佛學禪宗就以參話頭:「我是誰?」、「現在受苦的是誰?」,一人扮二角的反觀訓練,行住坐臥都隨時反觀自己是否內心出現了惡能量?所謂「不怕無明,只怕不覺」,當自己內心對外境的惡能量,起了心、動了念,這是說明心裡還有對應的惡能量還未清除,就應藉此追根究柢找出自身惡能量的根源。

 

化忍辱為感恩

       對於得慧的修行者,已明白每個事件的由來都有其原因以及意義,所以對突然而來的羞辱,都能坦然的面對而心懷感恩、喜悅,並能隨即一一化解、收編各種負能量。對他人有意無意做出的侮辱,不但不會與其惡能量共舞,也不會受到糾纏困擾;反之,看到的只是他人正在受苦與求助,能持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胸懷,盡心盡力去化解他人的惡能量。此時才懂得迷時是「忍辱」,悟時是「感恩」,「辱」是苦藥也是補藥,還在迷惑就是煩惱,覺悟就化為智慧了。到此階段不但不認為是在「忍」世俗眼中的「辱」,而是「感恩」有幫人助己「轉迷為悟」的機會,如此次次化惡能量的根源為正能量的泉源,則任何考驗都讓自己的心量更為寬大。此時,「持戒」、「佈施」、「忍辱」就已是「持戒」、「佈施」、「感恩」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