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昭之心,舉世皆知。--《美國重返亞太戰略對亞洲權力結構的影響》

2014/10/30  
  
本站分類:創作

司馬昭之心,舉世皆知。--《美國重返亞太戰略對亞洲權力結構的影響》

歐巴馬政府要遏制中國在亞太地區逐漸增長的影響力,美國要重新奪回他在亞太地區的地盤。本書以戰略研究途徑做為切入點,透過相關國家決策者的戰略選擇和相對應國家的應對決策選擇以及其相互作用,觀察亞太地區權力結構的改變過程。

 

2008年年底,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民主黨重新獲得美國的執政權力。歐巴馬上任之後,重新檢討美國的對外政策,並且開始改變小布希執政時期的反恐戰略,歐巴馬認為反恐戰略不能成為美國主要的外交政策,美國的對外政策不能一直圍繞著反恐戰略行走,美國必須要改變,要著手進行調整,當然,這並不是意味著歐巴馬要立即將小布希的反恐戰略完全終止,但是逐步調整,逐步減弱勢必要的。
既然歐巴馬要改變小布希的反恐戰略,他要用什麼戰略或外交軸心來取代呢?歐巴馬提出了美國要重新回到亞洲,要重新領導亞洲,換言之,歐巴馬要將他的外交政策重點放在亞洲上來。當然,「重返亞洲」這樣的論述是經不起簡單的質疑,那就是,美國在事實上就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亞洲,何來重返亞洲之理呢?
基本上,歐巴馬政府提出這樣的宣告,針對性是很強的,換言之,歐巴馬的意思就是要遏制中國在亞太地區逐漸增長的影響力,美國要重新奪回他在亞太地區的地盤。只是,一個國家的對外政策論述是不能夠如此的赤裸裸,所以,採用迂迴的表述法。即使是迂迴的表述法,但是所有的明眼人卻是看得很明白,因此,亞太地區的相關國家都打著自己的盤算,也都在應對著美國外交政策的調整,加緊的為自己爭取更多的利益。因此,隨著美國逐步落實他的重返亞太戰略,更多的矛盾和衝突不斷的發生和發展,就不足為奇了。
這些被美國有意激活的矛盾和衝突,將給亞太地區的權力結構帶來許多的挑戰和變化,而這些變化並不會完全都照著美國原先打的盤算走下去。事實上,更多的時候是與美國原先的規劃和預期的效果方向相反,美國也就因為新情況的產生,而作出政策性的調整,這些政策的調整又有了新的應對措施,雙方或多方,也就是利益的攸關方在這樣不停的相互作用下,亞太地區的權力結構發生了新的變化。
這個課題相當值得我們重視,因為,我們是亞太地區的一分子,亞太地區權力結構的變化當然會對我們的生存和國家發展利益產生深刻的影響,因此,釐清新的亞太地區權力結構有助於我們政策的應對選擇,對國家生存和發展有著密切的關係,這就是,本研究的主要目的。
進行這項研究,我們選擇戰略研究途徑做為切入點,透過相關國家決策者的戰略選擇和相對應國家的應對決策選擇以及其相互作用,我們可以觀察到亞太地區權力結構的改變過程。

 

內容試閱

1992年,柯林頓在民主黨都不看好的情形下贏得黨內初選,並且順利的擊敗老布希總統,入主白宮。當時的老布希總統剛剛取得1990年波灣戰爭的勝利,這個戰爭的勝利並沒有能夠在他繼續尋求連任時助他一臂之力。
  在柯林頓就任前夕,老布希政府預估,到了1997年,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將從2370億美元增加到3050億美元。面對這樣的財政惡化,柯林頓在他的第一次發表國情諮文演說的時候,就立下誓言,要在四年內將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降低一半,當時大家覺得這個誓言有點不切實際。然而,柯林頓的確做到了,他所提出的目標不僅提前達成,而且在1998年的時候,他已經成功的將美國財政收支由虧轉為盈,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成就之一。根據《富比世》雜誌的評估,柯林頓在削減政府財政赤字、提高國民就業率、降低失業率、增加每人平均年收等方面的排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歷任總統表現最佳的,人民對他的經濟成就都給予高度的信心與肯定。
  除了經濟表向量力,財政收支大有斬獲之外,柯林頓在外交的表現上也相當亮眼。柯林頓不但有效的使得美越關係走向正常化、他也成功的調解波士尼亞的紛爭、他還呼籲國際社會應該聯手對抗防禦恐怖主義、限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擴散、他也協助北愛爾蘭在追求獨立的過程中走向和平進程等等,這些外交作為使,他成為一位優秀的協調者,從而使美國在世界上居於不可動搖的領導地位 。
總體上來說,柯林頓的八年執政時期使得美國的「家庭平均收入增加了7500美元,他還提供了2200萬個就業崗位 。」
如此高速度的經濟成長和大幅度降低美國財政赤字,使得美國的國力大為增加,如果我們依據當時的總體國力來做一比較,柯林頓在2000年卸任美國總統,並將美國交給共和黨的小布希的時候,美國這樣的一個國家,他的總體國力已經超過俄國、中國大陸和歐盟等的總和。這樣強大的美國就給小布希創造了可以走單邊主義的充分條件。
根據德國社會學家同時也是哲學家的齊美爾(Simmel Georg, 1858~1918)的二對一理論(two against one),也就是三角小群體間的「既聯合又鬥爭理論」,在A、B和C三方之中,如果有一方的力量超過其餘兩方力量的總合時,這一方將不會採用聯合他方的策略,激本上,他會走向單邊主義 。
所以當美國的國力大於歐盟、中國大陸和俄國等的總和時,小布希認為美國在國際社會上的作為應當要與其國力相當,因為這是歷史上留給美國最好的時機,也就是所謂的難得的基預期。所以,美國必須要趁著俄國尚未復甦,中國大陸也還沒有能夠崛起到成為世界大國之前,去搶占地緣政治和地緣戰略上最為重要的位置--中亞,這是一塊美國的軍事力量在當時仍然無法進入,也是唯一一塊尚未能進行軍事部屬的權力地帶,這個地帶受著俄國和中國大陸,主要是俄國的制約,也就是說是屬於俄國的勢力範圍。
2001年發生的911恐怖主義攻擊事件提供給美國去攻打阿富汗的正當性,也成為美國能夠獲得聯合國安理會授權出兵的必要條件,即使小布希提出的理由有點牽強 ,但是由於美國是國際恐怖主義攻擊的受害國的角色,加上他表現出相當強勢的作為,因此,於同年9月20日,在美國國會召開的聯合會議上,他要求世界上所有的國家應當選邊站,不是加入美國這邊,就是加入恐怖主義那一邊 。
美國發動的阿富汗戰爭,軍事行動上進展相當的順利,隨著軍事上的成功,使美國的軍事力量能夠順理成章的進入中亞地區,這一重要的地緣戰略的要地。由於阿富汗對俄國的南疆安全和中國大陸的西側區域的安全具有相當重要的牽制性功能,所以,美軍如果能夠在這個地區建立起足夠完整的軍事基地,未來即使俄國重新復甦了,中國崛起成為世界大國了,他都能夠提供美國有效的軍事力量對這兩個大國造成牽制作用。除此之外,美國如果能夠打下阿富汗,也就為美國創造了進軍伊拉克、敘利亞和伊朗等支撐點。所以,如果能夠再拿下伊拉克,這樣對伊朗就形成了東西夾擊的包圍態勢,這是非常有利於快速解決伊朗戰局的戰略布署。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