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截句詩寫邁入第三年里程碑!--《淘氣書寫與帥氣閱讀:截句解讀一百篇》

2019/11/9  
  
本站分類:創作

推廣截句詩寫邁入第三年里程碑!--《淘氣書寫與帥氣閱讀:截句解讀一百篇》

「淘氣」,是詩語言的「隱」而不明說。
「帥氣」,是閱讀者接觸作品時的直覺。
兩者相遇,是讀與寫彼此交集的共鳴?還是各持己見碰撞的火花?

本書為推廣截句詩寫邁入第三年的另一個里程碑。共收錄100篇作品:
勝利的手勢:競寫優勝Ⅹ 20
放奔的足印:競寫佳作Ⅹ 20
停泊的眼睛:兩回合入圍之作、臺灣詩學‧吹鼓吹論壇分行詩版主創作Ⅹ 15
湧動的舌尖:臺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同仁的截句解讀Ⅹ 45

透過各種不同形式的書寫,感受截句無窮的魅力!

立即訂購《淘氣書寫與帥氣閱讀:截句解讀一百篇》

 

內容試閱

我是這樣完成一首攝影截句──自解〈香港‧速寫〉/卡夫

【截句原作】
 
 〈香港‧速寫〉 作者:卡夫

 明明伸手不見五指
 還要捉住黑 插進去
 直到一陣陣心痛
 醒來

【解讀】
 
  這首截句是因為這張照片而寫的。不過,當初拍這張照片時,並沒有想過以後它會成為寫詩的一個素材。
  這是我2014年12月到香港旅游時,某個晚上在維多利亞港隨手拍下的鐘樓照片。凡是高的建築物,我都喜歡從低往上拍,以突出它們的「高」不可攀。(這就是紹連兄說的「截空間之一角」。)
  我拍的照片很多,它就與其他我拍的照片一樣,冷藏在我某個移動硬盤裡。直到某一天,我在尋找其他的照片時,偶然發現了它。
  這幾年香港的政治環境已經進入了「冬天」,當我重溫這張從前拍的照片時,因為整個天空是全黑的,一種難以形容的「壓迫感」觸動了我,這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後來就越來越清晰,我一直在思索要如何以意象來把它表現出來。
  換一句話說,這張無意中拍的相片讓這些日子壓抑在心底許久的「詩緒」找到了出口,獲得了一次釋放的機會。在我眼中,這「鐘樓」好像一把直刺進黑暗心臟的利刃。它也好似可以讓人爬上天空的雲梯,不過等待著的是一個無邊無際的黑夜……經過一段很長時間的「詩」考後,我看見的是「一隻手」捉住了黑,但卻看不見手指, 它們已經被吞噬了。
  攝影和畫畫不同,後者是主動的,詩人可以把自己的詩想通過色彩和線條畫出來。前者則是被動的,看見什麼就拍什麼。一不小心,詩人就會變成「看圖寫詩」,把光影用文字再復述一次。我以為照片應該是點燃詩思的一種「火花」,詩人的詩緒是一直在醞釀著的,他最終會藉著景象來表達自己的詩想。他從照片中的影像獲得靈感寫詩,但寫出來的詩意卻不受圖像的限制,能給人多種思考的可能。
  如果先有了詩,再去拍成照片來搭配,這與一般人喜歡給自己的詩配上圖是沒有差別的。
  一個詩人,如果也是攝影師,當他按下快門,截取「空間之一角,時間之一瞬」時(引自紹連兄臉書),他也同時完成了一首詩。(引自葉莎幾年前在新加坡一個公開座談會的談話)因為眼睛截取的圖就是她要寫的一首詩。



亢龍應有悔,恆河吐哀歌──讀白靈〈恆河邊小立〉/寧靜海

【截句原作】

 〈恆河邊小立〉 作者:白靈
 
 河裡每粒沙都寫著佛陀的偈語
 風到處搜尋當年他殘留腳印
 卻捕捉到屍味煙味牛糞和檀香
 恆河明日會捧起今日如一粒沙洗淨

【解讀】

  啟始句的「河」刻意不說破,將印度的聖河──「恆河」伏筆於會「寫」「佛陀的偈語」以普濟芸芸眾生的「沙」為線索,昭示此河有著不平凡的身世,有著始終如一澤被每一個仰其鼻息、賴以生計的慈悲心,並提供後續產生「變化」後的對照。
  第二句的承接以「風」(詩人)的主動「搜尋」暗示「他」(恆河)是真確有過如何的「美好」流景,而「腳印」的「殘留」即是記憶的種種象徵,正試圖予以一一召回,以驗證此河繼往開來的不變的存在,卻也意謂著此河從「當年」(過去)來到現代之後,即將面臨或已經面臨的巨大變化。
  於是在第三句裡有了大翻轉,我們果然見到了詩人──痛陳的巨變畫面,詩中還以「捕捉」一詞自諷,亦同步嘲諷於世人。見聞那駭人的屍味、有害的煙味、作噁的牛糞……竟與供佛的檀香和平共處於同源同流的河水之中。這不遠千里的追尋究竟所為何來?那顆朝聖之心又是如何的一種情何以堪?驚恐畫面比比皆是,亦歷歷在目, 宛若一場揮之不去的惡夢。
  恆河自古即是飽受外物反覆污染的河川,詩人在末句的表現極為動人,除了與第三句調性反差,詩人還刻意將此句與前三句分段、斷開,藉以切割不好的,對恆河也表達敬畏之意(捧起),那恆久不變的如日月般輪番照拂、洗滌人心、淨化人心的悲憫襟懷,故仍願意抱著一絲希望,期許未來有所「美好」的轉變(再如何被糟蹋也是如此了),所以即便已身是渺小的一粒沙,即便這個期望是那麼的那麼的微弱。
  詩中末句/一粒沙/的收束與首句/每粒沙/相呼應;四句詩都做意識主動性的表態:/河「寫」佛陀的偈語/、/風「搜尋」殘留腳印/、/「捕捉」到屍味煙味牛糞和檀香/、/明日的恆河會「捧起」今日的自己/。就詩的完成度已具備,但就主體「恆河」卻是未完成(恐難完成)且極為艱鉅的課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2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