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作家盼兮.觸動人心之作。--《比起昨天更喜歡》

2019/11/7  
  
本站分類:創作

美少女作家盼兮.觸動人心之作。--《比起昨天更喜歡》

一天二十四小時,
我會把妳藏在心上二千一百六十個小時,
直到我心臟停止跳動的那天。

-------------------------------------------------
「我的時間不多,喜歡你剛剛好。」

在得知六年前的初戀對象回來的那天,
我和交往兩年半的徐在熙分手。
當年告白未果,任司海這麼告訴我:「妳還太小,以後我們再說。」
他讓我錯以為長大以後就有機會,六年始終為他保留心的專屬空缺,
萬萬沒想到,同一時間從日本回來的姊姊帶來論及婚嫁的男友。
那個人就是任司海。

我不甘心把他藏在心上六年,卻是一無所獲……
於是,我決定在他和姊姊結婚之前讓他喜歡上我。

----------------------------------------------------------------
「如果你還沒有喜歡上任何人,那能不能夠剛好喜歡我?」

然而就在這時候,無故消失了三個月的徐在熙回來了,
他帶著祕密重新回到我的身邊。
徐在熙的出現,不僅大大破壞我的計謀,更打亂了我的生活。
我以為我已經對他感到厭煩,但我好像……再一次對他心動。

原來,這不溫柔的世界之所以溫柔,是因為我遇見了你。

立即訂購《比起昨天更喜歡》

 

內容試閱

0

  你有聽過這麼一個故事嗎?
  有一天,上帝和惡魔打賭,讓世界上學識淵博的智者墮落,於是惡魔下凡接近智者。
  惡魔與智者簽定下了契約,只要讓智者說出:「讓這一刻最美的時光停留吧。」智者的靈魂便歸給惡魔。
  那天之後,惡魔領著智者返老還童,再一次享受青春,體驗世間各種榮華富貴,試圖引誘智者墮入糜爛生活,最後,惡魔讓他陷入戀愛誘惑。
  那場戀愛註定會是場悲劇,愛情裡的女主角和智者沒能逃過惡魔的捉弄,他們的愛情成就了一場腥風血雨的戰場,不懷好意的惡魔最終還是將他們的愛情導向毀滅。
  惡魔說:「我是永遠否定的精靈。」
  祂說:「墮落吧。」
  善良的人也禁不住誘惑,跟隨惡魔的腳步。
  所以墮落吧。
  墮落吧。
  徐在熙對我說:「回來吧。妳沒有成為第三者的天分。」
  韓佳儀說:「妳沒有錯,妳是善良的人。」她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如墨的黑髮使她白淨的臉更加蒼白,她的話毫無說服力,但卻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直到故事的最後,我才終於明白。
  那時候徐在熙對我說故事,要我明白的不是奮不顧身的勇敢,也不是為愛犧牲的愚蠢, 因為我不是智者放在心上的那位特別的人,不是悲劇愛情的主角。
  我是……

 1

  徐在熙家鬧過幾次家庭革命,第一次是他家那個年過四十卻還幼稚的要命的一家之主在老婆生日那天和小三度過,結果好死不死被剛好外出的徐在妤發現,當場人贓俱獲,徐先生因此被罰了整整一個月不能上餐桌吃晚餐,外加上禁足半年。
  聽說那陣子徐先生連續買了一整年的花束和進口巧克力寄到徐太太工作的事務所,事情發展到最後,輿論風向一百八十度大迴轉,從街頭到巷尾都在稱羨這對夫妻都結婚十多了還這麼浪漫。
  那年,徐在熙滿十五歲,人小鬼大的他,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他興高采烈地和我說這就叫浪子回頭,有了那次的經驗後,徐家夫妻史上就沒有再出現男主人出軌的第二次不良紀錄。
  但當我問他徐先生是否真的痛改前非,從此歸順家庭?
  「怎麼可能?只是那之後,我爸他更謹慎的外遇。」當時,徐在熙一臉大義凜然地說。
  第二次同樣轟轟烈烈的家庭革命是徐在熙私自拿了徐阿姨的存摺報名了日本七日旅遊團,徐阿姨在兒子無故失蹤第三日才發現家裡那個浪子又惹事了。
  徐在熙從小就是徐家的麻煩鬼、闖禍精。

  國小新生入學那天,徐在熙小弟弟就把熱心到校門口接待班上新生的班導師假髮扯了下來,還有打掃廁所的時候,不小心把在裡面拉肚子的班主任反鎖在裡面……依當事人的說法,這些全都是不小心,諸如此類的失手紀錄全部寫出來大概比一本字典還要有份量。
  我會知道這麼清楚,百分之百並非本意,比方說現在──
  「筱薇,妳有沒有看到我兒子。」徐阿姨從半開的鋁門後面探出頭來。
  「沒有。」
  我正好在打掃廁所,戴著粉紅色塑膠手套,一隻手握在門把上,一隻手還舉著馬桶刷。
  徐阿姨半信半疑地又往屋內看了一眼,咖啡色波浪長髮隨著她的晃動,幾咎髮絲落入門內。
  我快速瞥了一眼身後又收回視線,本能地伸手想擋住大門的空隙,無奈地問道:「阿姨,妳兒子又闖了什麼禍?」
  「沒什麼。如果他有來找妳,打電話跟我說一下。」徐阿姨閃爍其詞,避重就輕地回答。
  「我知道了。」我不忍心對徐阿姨表現不耐煩,努力壓下心中的不悅。
  「那我走了。要是有看到我兒子,真的要告訴我。」再三強調,可想而知當事者肇事逃逸的事跡已經給她帶來不少的心理陰影。
  徐阿姨拿手機晃了晃自己的line和臉書,各種能聯絡到她的通訊管道都在我面前展示一
遍之後,她才安心收手離開。
  用馬桶刷頂著鋁門,看著徐阿姨有些落寞的背影消失在電梯,每次兒子闖禍,總能看到徐阿姨在後面收拾殘局的身影,每一次看見徐阿姨,我都覺得她好像又老了一歲。
  其實我知道徐在熙又闖了什麼禍,好像……徐在熙騎走了徐阿姨的機車,徐阿姨回家的時候,只看見一輛撞成破爛的機車,據說是可以直接送去回收報廢的廢鐵程度。
  「悶死我了!」
  剛把鋁門關上,一團毛毯球從身後的懶人椅上彈起,伴隨著響亮乾淨的聲音。
  我轉過頭,上個禮拜新買的棕色毛毯一半垂落到了地面,毛毯上方探出了一張清爽燦爛的笑臉。
  沒等我開口,對方眨了眨眼,往毛毯外挪了挪,上半身露了出來,領口外翻,露出了修長的鎖骨,大喇喇地對我豎起拇指,「妳的表現,我給妳一百分。」
  我把手上的馬桶刷砸向他,開始頭疼了起來。
  回想起徐阿姨登門拜訪的十分鐘前,我難得早晨出門上課前想清理一下浴室,掃到一半,聽到門鈴聲,以為是房東請來的水電來了,誰知道是個大麻煩包。
  「喔我差點忘了,剛才阿姨交代我看到她那個敗家子,要打電話告訴她。」我從口袋裡拿出手機。
  流暢地在手機螢幕上畫出了一個Z字,我瞄了眼椅子上的男人,黑色的短髮像是爆炸的鳥窩,白色T-Shirt比我家的抹布還要皺,就像是剛睡醒的樣子……但這裡是我家。
  怎麼有人臉皮這麼厚,一闖禍就把別人家當避難所!
  「我媽才沒這樣說我,那台機車本來就快壞掉了,我不過借用一下,要去路口買早餐, 結果騎到半路煞車失靈撞到電線桿。」徐在熙懶洋洋地抬起手指,語氣不緊不慢:「不過我上個月就幫我媽買新機車了。」
  我咬牙切齒,想著怎麼把他趕出去,對上我的視線,他一臉無辜,還不忘眨了眨他那水靈的大眼。
  「你自己跟她說。」我懶得跟他吵,揚揚手上的手機,手機畫面已經開到聯絡人畫面。
  「妳不會真的打給我媽的,筱薇。」徐在熙揚起眉,眼底滿滿都是自信,「我說的對嗎?」
  驕縱柔長的嗓音勾住我的心神。
  徐在熙有一副好聽的嗓音,加上彷彿能看穿人心的細膩心思,儘管有著天使外表,但骨子裡是惡魔。
  「我會打,這一次我會打給你媽。」我假裝不為所動,努力壓住動搖的內心。
  「別打,你從以前就不擅長和我媽相處。」掌中忽然空無一物,我抬起頭,徐在熙依舊桀驁不馴之姿,菱角分明的下巴輕輕擦過我平滑的額頭。
  他很懂如何利用自己的個人魅力,懂如何靈活的利用自身優勢和他人的弱點操控他人。

  見我略有動搖,徐在熙繼續加油添醋。
  「筱薇,妳太心軟了,想想要是我媽趁機抓著妳不放怎麼辦?要是又像上次一樣,逼著妳跟她一起來和兒子的前女友吃飯怎麼辦?」
──很不巧,徐在熙就是我的弱點。
  他是我的前男友。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8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