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代日人面對東亞時局的轉變。--《臺灣出發,踏查東亞--《臺灣日日新報》主筆木下新三郎的東亞遊記》

2015/10/27  
  
本站分類:創作

當時代日人面對東亞時局的轉變。--《臺灣出發,踏查東亞--《臺灣日日新報》主筆木下新三郎的東亞遊記》

以《臺灣日日新報》主筆木下新三郎的東亞遊記為主要討論。藉由親身踏查四地的移動過程及觀察紀錄,分析四地的地景環境、風俗民情、文化現象、現代化發展、政治狀態、國際情勢,並在同中有異的文本中就觀察重點、描述內容和敘事特點三方面著墨。
全書共有五章,除第一章序論、第五章結論之外,第二章、第三章分別討論木下新三郎筆下的臺灣、中國以及滿洲地區、韓國。第四章則以同時代日人遊記為討論主題,並將木下新三郎與同時代日人遊記做比較,論述其東亞論述的同異處。藉由遊記內容的分析,重現當時代日人面對東亞時局的轉變,並以臺灣的殖民經驗投射至韓國、滿洲的建設,藉此觀察、評斷中國的內政時局。

 

內容試閱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之後,兩國締結馬關條約,日本獲得中國賠款二萬萬兩並和中國割讓遼東半島、臺灣、澎湖等地。雖然遼東半島在俄、德、法三國的干涉之下,最後改由中國以有償的方式贖回,但日本仍取得臺、澎等地1,同時迫使中國承認朝鮮2獨立。因此,中日甲午戰爭不僅影響臺灣,也改變當時的東亞局勢。不過,由於臺灣在列強眼中是具開發潛力的亞洲據點,日本並非依條約輕易取得,仍與西方列強進行了不少斡旋和協商。3在受到西方列強干預與競爭過程中,取得臺灣對日本更顯得急迫而且重要,事後證明日本確實也藉由取得臺灣、澎湖等殖民地,成功晉身世界帝國主義國家行列。
日本繼甲午戰爭之後,在1904年的日俄戰爭當中獲得勝利。1905年日、俄兩國締結樸茨茅斯和約,條約內容中提及俄國承認朝鮮為日本的「保護國」,將旅順、大連「租借地」及附屬權益轉給日本,並將長春至旅順之間鐵路及支線附屬權益轉讓給日本,亦即該地的煤礦、財產屬於日本。4日本在這兩場戰役中的獲勝,象徵著日本帝國主義在快速擴張。那麼在日本獲得兩場戰役成功而晉身世界列強之際,日本如何看待、評估其所控制、統轄的殖民地和關東州,以及如何思考其與鄰近東亞鄰邦中國、朝鮮的關係呢?除了政治、經濟、外交史料之外,透過民間形式的社會文獻,借助個人視角的特殊性,我們可以看見怎樣的日本人東亞觀點?特別是,在日本人的東亞觀察、東亞想像中的臺灣地位與臺灣形象,又是如何?以上即是本書的主要關懷。
在筆者研閱《漢文臺灣日日新報》的過程中,偶然發現屬名「大東生」的在臺日人記者於1906年3月至1906年11月發表的一系列旅行遊記,由於發表時間正值日俄戰爭結束後的一年,這樣的特殊的時間點,使得筆者對這一系列的遊記深感興趣。這一系列的文章5分別為〈南遊見聞錄〉6、〈清韓漫遊所見〉7、〈滿洲之經營〉8、〈支那雜觀〉9等。隨著大東生的移動步伐,藉以觀察與釐清大東生在東亞的旅行軌跡以及時代背景。首先依照大東生發表順序,簡介四篇遊記。〈南遊見聞錄〉是大東生於1906年3月11日至1906年3月24日於報上發表,一共十篇。透過搭乘鐵路南下,他分別以主題形式的方式,描述、討論臺灣西部沿途的地景、建設探討、分析臺灣建設,並且著重於現代化建設的書寫。結束臺灣西部之旅後,大東生前往韓國,並於1906年7月26日至1906年8月16日發表〈清韓漫遊所見〉,共十三篇。有別於臺灣的敘述方式,大東生著重於比較韓國以及臺灣兩地的建設、社會內部發展,以及韓國內部的政治問題。再者,大東生關注韓國的各大城市,例如:釜山、京城、平壤、仁川等地的地理環境、城市發展特色以及人口分布,他以概況式的方式書寫其對於韓國的認識與觀察。在結束韓國之旅後,大東生由韓國進入中國,於1906年8月17日至1906年9月8日發表〈滿洲之經營〉。大東生關注日本與列強各國的關係並且分析日本對於滿洲10之建設的利弊,並且強調水運與鐵路運輸對於滿洲發展的重要性。結束韓國考察之旅之後,大東生由滿洲入關,沿著沿海地帶一路南下,並於1906年9月13日至1906年11月6日發表〈支那雜觀〉,共十五篇。對於中國的觀察,大東生著重於分析中國內部的社會以及新政問題,而並非地景書寫抑或是建設發展。
在探討這系列媒體人遊記之前,筆者想確認大東生的身分?根據筆者調查,大東生於遊記中曾說明「為日本國民,又為新聞記者,則視察之者,正屬本來義務。」,但並無透露自身於報社中的職位。為此,筆者查詢《臺灣日日新報》與《漢文臺灣日日新報》,推測大東生應是曾經擔任《臺灣新報》與《臺灣日日新報》之主筆―木下新三郎11。推論有二:一則為木下新三郎號大東;另為1906年4月24日在《漢文臺灣日日新報》的「官紳紀事」刊載一則關於木下新三郎的紀事:「本社主筆木下新三郎氏,來電云於廿一日由鄉里佐賀啟程昨日經已到韓國釜山。」。12 若將此則紀事與大東生於〈清韓漫遊所見(一)〉中記錄抵達朝鮮的時間:「余之發東京。而就清韓漫遊之途也。時為四月十七日。而初抵釜山港。則為是月二十三日早朝。」13,比對之下則可證明此次前往朝鮮的大東生,正是木下新三郎。瞭解大東生為何人之後,便理解其自述所言之「為日本國民,又為新聞記者」的身分,也因其身分特殊的機緣,獲得考察的機會。(上圖為木下新三郎,又名大東生14、大東學人)
1906年,可謂繼1894年之後,臺灣史與滿洲史再度深入接軌的一年。日俄戰爭結束、條約簽署完成之後的這一年,日本已取得朝鮮的監督以及滿洲鐵路的經營權;臺灣處於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任內最後階段,後藤新平在臺灣的基礎建設也已有了具體成果。朝鮮李氏王朝自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之後,滿清已喪失對其的宗主權,1906年正是大韓帝國逐步淪為日本殖民地的過渡期。對於關東州以及中國地區而言,則處於日本勢力積極進入中國東北地區的敏感時刻。
除了風起雲湧的時代背景之外,這系列遊記的書寫與刊載也有特殊的政治考量,而且大東生的媒體人遊記,其性質介於旅行遊記與記者考察報告之間,並非單純的地景書寫,而帶有深層的社會報導與分析。再者,大東生具有日本國民的身分,使得這系列遊記具有背景、形式以及書寫者身分三方面的特殊之處。
大東生透過媒體人遊記之形式記述自身走訪臺灣、大韓帝國、滿洲以及中國四地的觀察,記錄了臺灣、韓國、中國在日本帝國主義擴張下,共同被捲入的強制現代化歷程,或政治權力移轉之現象。藉由大東生親身踏查四地的移動過程及觀察記錄,筆者將分章探討他在臺灣、韓國、中國(大東生稱之為「支那」)、滿洲四地的旅跡和觀察所得。分析對象包括他有關地景環境、風俗民情、文化現象、現代化發展、政治狀態、國際情勢的描述,筆者分析和比較的重點將置於他同中有異的觀察重點、描述內容和敘事特點三方面。透過遊記這種非主流文獻的細讀,以及在殖民地臺灣的「帝國媒體人」視線分析,筆者希望完成下列結論:第一,比較臺、中、韓、滿等四地敘事差別;第二,歸納兼具帝國國民身分及職業記者的大東生,其身體移動與遊記撰述中反映的東亞觀察,以及在其東亞論述中的臺灣地位與形象。第三,探討同時代日人遊記與大東生遊記中的東亞論述比較。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