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烏托邦」題材科幻力作《容器》系列第二卷。--《容器:璀璨深霧》

2019/10/14  
  
本站分類:創作

「反烏托邦」題材科幻力作《容器》系列第二卷。--《容器:璀璨深霧》

「我站到鐵軌上,羊角與十字架的水晶項鍊同時發出青光,革命將我的頭包覆,我的頭部化為一個巨形公羊骷顱頭,有一雙巨大的羊角……」

新銳青年類型作家豪雨,「反烏托邦」題材科幻力作《容器》系列第二卷.磅礡登場!
繪本畫師馬文海.操刀精緻封面加持!
李洛克(故事革命創辦人)、倪采青(知名作家)、東燁(暢銷作家)、黃大米(知名部落客作家)──各界好評推薦!


高區的最高統治者,在世界領袖會上,向各個政治體的代表傳達了一個訊息:「至寶──靈魂容器在我們手上!」
想推翻高區的組織──沉默動物,以年輕的R為中心,秘密栽培革命小隊。為了引出R體內的「革命」作為戰鬥的力量,不惜使用動物士兵。而經歷六大惡夢後,R的內心也出現異常的變化,分裂出其他人格,讓狀況變得益發複雜。為了尋找完美的答案,R接觸了憤怒拳擊手布雷特,並答應幫他在接下來的比賽中獲勝。
R的恩師──咖啡師法蘭克,為了測試革命墜鍊與尋找靈魂容器,獨自潛入第一平臺,而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開端,賢王亞戴恩告訴R,革命之輪既然已經轉動,就不會輕易停下……

立即訂購《容器:璀璨深霧》

 

內容試閱

01 橙色戀人

離營業還有十五分鐘,白布簾上已有許多人影搖晃,磨豆聲蓋過外頭的嘈雜。我深呼吸後吐出雜念,剝下柳橙皮,在店內的昏黃燈光下,擠出晶瑩剔透的橘黃果汁,又一張柳橙皮,被我用刀刻劃出狐狸的模樣,狐狸小腳交錯在馬克杯的杯緣上。
―今天我要沖泡出完美的咖啡。
「艾絲特,水是過濾水嗎?」我問。
她回答:「是過濾水,你已經問第二次了。」
「那巧克力醬―」
「―也持續用文火煮著,你不是才剛進廚房看過。」
我再次深呼吸,「抱歉,我有點緊張。」
艾絲特坐到吧檯前,雙手托腮,像聽故事般。「你為什麼這麼緊張?這又不是你第一次發表新品。」
「這次的新品,我花了很多心思,也做許多改良,還有―」
「―停,不需要對我解釋,我可是陪你完成這杯咖啡的人。相信我,外頭的人也會喜歡。更重要的是這杯咖啡到底叫什麼名字?你想好了嗎?已經火燒眉毛了,我要寫在黑板上。」
我抿嘴,說:「橙色戀人。」
「法蘭克一定會讓橙色戀人加入菜單。」
我對她露出淺笑。
「R,」狄馬從廚房走出。「薑餅奶油已經準備好了,還有什麼需要幫忙嗎?」
「先準備十杯牛奶咖啡。」
「十杯哪夠,外頭都不只十個人。」艾絲特從座位彈起,並調整圍裙。「我看要三十杯才夠。」
「他們不一定全都是點新品。」我說。
「別傻了,他們全都是為此而來的。」她露出饒富趣味的笑。
「好吧,那等下可以把巧克力醬端出來,幫客人點餐時―」
「―要一字不漏,我們就這麼讓你不放心嗎?」狄馬聳肩。
「你盡情發揮吧,我們會做你可靠的後盾,彌補法蘭克的空缺。」艾絲特說,他們嘴角上揚。
十點半,我再次調整袖子,該滿足客人了。
營業時間一到,客人們魚貫而入,他們的容器飾品點綴店裡,在昏黃的氛圍下,星光開始閃耀。第一位到點餐區的客人,西裝筆挺,配戴金光的馬車輪狀懷錶。下一位是配戴鮭魚紅光絲巾的優雅女子,她走起路來,節奏像是慢了一拍。接著是常客―年邁的葛斯明先生。
由於隊伍大排長龍,前三位由我提供點菜服務,狄馬則記錄後面客人的需求,然後整理訂單,並把他能做到的事項先完成,艾絲特負責引導客人,精明的她同時也包辦結帳。
金懷錶的客人來到我面前,「外帶一杯新品,再給我一點驚喜,謝謝。」
「這樣是雙份驚喜囉。」我微笑。
客人朝我眨眼,然後走向一旁等候區。
紅光絲巾客人開口:「請給我新品,然後……」她輕咬下嘴唇,「給我『就是這樣的感覺』,我想要那種不說出口的默契。」
「沒問題。」她應該不確定自己要些什麼,通常這時候只要加入一些信心與準確,她就會舒坦許多。
接著是葛斯明先生,他平時不會這個時間來,他是特地來品嚐新品,他穿米色高領長袖上衣,胸前別了綠藻光的軍人胸章,紀念他以前打過的仗。「早安,R先生。」
「早,類風溼關節炎有好轉嗎?」
「老樣子。」他雙手一攤。「請給我一杯新品,什麼都不用加。」
「今天只是來滿足好奇心嗎?」我開玩笑地問。
「今天只要滿足一種感受就夠了,這樣對未來才有所期待。不過,你的咖啡總能帶給我新感受,你給的情感都很濃烈,那些是我不曾體會的人生。請問你是怎麼豐富生活?你都使用哪種容器?」
「我想就只是年輕罷了。」我撒謊,夾帶爽朗笑容。
消化完早上的人群,已經接近下午一點,高峰過後,下午客流量恢復正常,但有時團體客人進來,仍會應接不暇,到下午五點才有機會擦拭吧檯桌面,將四散器具放回原本位置,這時,麗芙來了。
「R,你好……」她囁嚅說。
「嗨,麗芙。」
她跟我年齡相仿,有頭濃密捲髮,深色皮膚撒上銀光雀斑,從兩側顴骨到鼻樑都是。她大約是三個禮拜前來的,最近一直有個謠言困擾我,說我們這裡提供完美情感,市面上的確會標榜一些完美情感,但老師說那些只供參考,要我別被不負責詞彙所拘泥。
麗芙也是聽信這個謠言,所以前來,那時她想要一杯「完美冷靜」的咖啡。
而當時我不厭其煩地又解釋一次,我說:「我們店沒有提供完美情感的商品。」
「大家都說這裡有。」她堅持。
「我們會盡力確保每杯咖啡品質,我只能對此承諾,對於完美的定義,每人見解都不同。」
她嘆氣,看著窗外,「黃昏是白日與黑夜的交錯,是發狂的時刻,難道冷靜對我來說太奢侈,不配擁有。」她像個詩人。
「我們店走昏黃色調,不就代表我們成天與狂氣為伍。」
「那你是怎麼保持冷靜?」
我建議,「想嘗試加了冷靜的一縷清香嗎?」
「請給我一份。」
一縷清香裡有香草與薄荷的調和,喝起來有種清新的風味。
後來,她每天都會不定時報到,上個禮拜的某天,打烊後,她坐在吧檯與我深聊,絲毫沒有要走的跡象,艾絲特打斷她的話,麗芙卻勃然大怒,並指著她咒罵,為了安撫麗芙,我只好聽她把話說完,整整拖了兩個小時才吃晚餐。之後,她對冷靜的要求變本加厲,彷彿上癮,她告訴我,她對鎮靜、安眠的藥物已經有抗藥性,就算買市售的「冷靜」,效果也只有半小時,只有我調配的冷靜飲品,才能讓她睡得安穩。
麗芙的脫序行為,慢慢地開始干擾其他客人,她會插隊,在店裡歇斯底里,與其他客人爭論不休,在怒目橫眉的麗芙面前,不論苦口婆心,或疾言厲色都沒用。
對於麗芙,我也不堪其擾,但在這快三年的時間裡,不管是多麼棘手的客人,老師從沒下過逐客令,何況,我也有點同情麗芙,為了尋找使她平靜的方法,我們曾經到店裡的獨立包廂,想兜售情感給我們,或想體驗更深層情感的客人,才會進來。我曾檢測她的情感,在水晶中,我看到混沌的瘋狂,她的內心世界七彩波瀾,激盪出抽象的黏呼呼形狀,顏色的界線在這裡模糊不清,狂亂世界中,有隻色彩斑斕的鳥,牠不斷細心修復藍色鳥巢。得知我們這裡是她的避風港後,我更不忍心趕她走。
為此,我前去請教容器公會的其他調配者,當中有飲食調配者、成功激發者、心魔摘除者……,關於容器所衍生的職業,多到族繁不及備載,與他們討論後,心魔摘除者建議使用水晶膜,進行延遲調配法,水晶膜會自動將情感包覆,而水晶膜的厚度會影響釋放時間,些微改變比例,都會影響時間。
之後,我在一杯冷靜飲品中,讓冷靜分次釋放,這比長效型情感更持久。在我跟艾絲特、狄馬試驗幾次延遲調配法後,便讓麗芙嘗試。我將高濃度冷靜分成十等分,使用間隔六小時的水晶膜。
這次麗芙三天後才出現。「我要冷靜的一縷清香。」她只點這個。
「要試看看新品嗎?」
「裡面加了什麼?」她看手寫板。
「柳橙、巧克力、暗戀。」
「你推薦嗎?」
「當然。」我淺笑。
「那我都要。」她今日前往窗邊的位子。
狄馬為她端上咖啡,因為艾絲特不再為她服務,我也沒特別注意之後的事,是狄馬走到吧檯旁,小聲地告訴我:「麗芙一直盯著你耶……」
六點半,結束營業時,麗芙結帳後走過來,她說:「我會仔細考慮的。」
一般來說我會收到客人的讚美或感謝,鮮少收到錯愕,而且一次三人份。
麗芙走後,狄馬說:「那女的沒毛病吧?」
「顯然病得不輕。」艾絲特說。
我嘆氣,「不論如何,今天順利落幕,延遲調配法的效果也不錯。」
結束營業後,我盤點容器庫存,棒狀的海綠光「果決」這陣子消耗得很快,七彩漩渦的「想像力」,與暗灰光的「堅持磚」也都該訂貨。
「R,狄馬去廚房洗碗盤了,你需要幫忙嗎?」
「那補貨交給妳,有些已經低於安全庫存量。」
「沒問題,老闆。」
艾絲特擺出敬禮手勢,我則是笑而不答。老師突然被組織徵召,已經超過一個月,這陣子到遠方去參與沉默動物的機密行動,預計今天回來,不然就可以請教他該如何為麗芙調配。
她盤點時問:「橙色戀人的構想,是來自你親身體驗?還是容器的?」
「兩者都是真實的,不是嗎?」我笑答,帶著防備心,並順手拿起鋼杯擦拭。
「但自己的總是比較特別,雖然不一定比較好,我想這是人類的矛盾吧,對自己的情感永遠無法客觀打分數。」她墊起腳尖,取下容器櫃上方的「知足」,雪白的光球,與她白皙皮膚相襯,巴掌臉的她鼻梁高挺,上唇稜角分明,纖眉如畫下有一雙空靈的褐色大眼。「如果今天的新品,加入霍華德的愛情,或許可以賣個天價吧。」
「是芙瑞雅說的嗎?」我問。
「她不肯告訴我太多關於霍華德的事,是我看研究資料時發現的,上面特別註明他的愛情很危險,所以我很好奇,你要告訴我他的事嗎?」
她在以退為進嗎?她到底知道多少?是在試探嗎?
艾絲特與狄馬是情侶,到THE NEST剛滿一年。在老師向沉默動物高層透露我的存在,與我體內的革命後,組織便派他們兩人到這裡工作,並與我同居。老師對此沒有表示意見。
不過,我與他們只能像過去的人,緩慢的試著培養友誼,因為革命的關係,我無法與他人訂下水晶契約,在容器世界中,在訂下水晶契約前,任何口頭情感只是不負責詞彙。我總是與人們保持六步,這是我從前在實戰練習中的領悟,是最進退得宜的距離,內心世界同樣適用。
「三年前,我剛來到高區時,遇到一位絕美男子。」我觀察她的反應。「他的愛情確實很危險,看到的女性會陷入瘋狂,而我的好友,也不幸被捲入那致命愛情而喪命。」
「我知道這件事,」她坦承,「芙瑞雅說你傷得很重?事情過了這麼久,有好些嗎?」她輕皺眉頭,露出一絲關懷眼神。
被那樣瞧,我覺得不自在,所以轉身繼續收拾吧檯,現在她試圖踏入我內心,大約是觸手可及的兩步,我說:「已經好多了。」
「偷偷告訴你,芙瑞雅其實很珍惜霍華德的書,就是那種叫做『流行雜誌』的書。」
「那很正常,我們店的女客,應該有許多人保留。」先弱化,三步。
「他的愛情後來怎麼了?」
「毀了。」不多談,四步。
「我對他們的遭遇感到遺憾。」
沒回話,五步。
「橙色戀人,是為了紀念逝去的他們嗎?」
「不是……是紀念他們活過。」六步,不論她此時說什麼,我都予以否定。
事實上,我不曾想過要紀念他們,霍華德的水晶戒指在我手上,莉迪亞的愛情也還在我體內,我想瓦解黑色傑森。心海的暴風雨仍在肆虐,但我已經學會下潛至深海,這裡是我的棲身之所,不讓我被瘋狂的復仇附身。在內心深海中,我有時會想,是我的遭遇讓我築起層層防備?所以革命才不讓我與他人訂下水晶契約嗎?
晚餐時間,在艾絲特準備掛上休息牌子後。叩、叩―外頭傳來敲門聲,門外站了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


02 雛鳥五穀雜糧店

「要吃晚餐了嗎?」芙瑞雅進門就問。
艾絲特繞過吧檯,用雙手環抱芙瑞雅的脖子。「妳怎麼會來?」
「我待會要帶你們去新的訓練場所。」她坐到吧檯前的位子,望向一旁手寫板。「完美先生有新作品嗎?」
在我剛認識芙瑞雅時,以為完美先生是在稱讚我,後來才瞭解是在調侃我,她覺得我不管什麼都喜歡做到最好,後來,當我滿足許多客人後,才明白這會帶給人壓力。
客人們也常說,今日的咖啡很完美,待我自己喝下後,除了我給的情感外,並沒有完美的感受。我曾跟老師討論過這種矛盾,他淺笑說我對自己要求太高,要我放輕鬆,因為評論自己永遠不可能客觀,老師也提到,看似完美的人並不值得信任,原因在於人非聖賢,那就表示,那種人擅長隱瞞不利自己的事。
不過有機會的話,我還是渴望體驗完美的一刻。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5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