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时光倒流》(二)

2015/10/19  
  
本站分類:創作

中篇小说《时光倒流》(二)

第一章

在我的記憶中,我沒有叔叔大爺,也沒有舅舅姨媽,這是因為,父親獨苗,母親也是單蹦兒。上天好像有了歉意,到了他們結婚,忽啦一下,給了一大群兒女。我和雙環出生時,我的上面,已經有了大哥宋富,二哥宋貴,三哥宋榮,大姐宋華。我和雙環的名字父親本想繼續叫宋福宋祿,被母親堅決的制止了,她不同意兩個姑娘也這麼叫,“俗氣”。再說了,福和祿不男不女的,母親給我們起了雙蓮和雙環,雖然這樣的名字使長大後的雙環也極為不滿,她還自作主張地改為宋昭陽,但小時候,我們還是歡喜的。比起鄰居家的小紅小霞,我們的名字,已經讓老師高看了。弟弟一出生,父親又恢復了他的冠名權力,弟弟叫宋財。那時鼓勵女人多生產,添一口人,不管男女,均獎勵五元錢。每當一個孩子“哇兒”的一聲落地,父親就會歡天喜地,去領他的五塊錢了。那時父親一個月的工資是二十五塊,生一個孩子,天上就掉下工資的五分之一。可以想見,他對母親的生殖能力,是多麼的讚賞。他還打算,弟弟下面,再來他幾個,富貴榮華,金銀財寶,加上我們兩雙,就占全了。十全十美,多好。

母親生育能力超人,後來,到我能打醬油的時候,又一對胞妹,出世了。父親惋惜,說你看看你看看,這對兒,該是小子呀。都有一對兒丫頭了,再來對兒小子,多好。

母親用鼻子哼了一聲,說種了辣椒就別想長出黃瓜。

父親一想也是,算了,丫頭小子,添丁進口總歸是好,人多力量大。他樂顛顛的去街道居委會領他的五塊錢去了。回來,手中搖動著一張“大團結”,遠遠的就對母親說,“十塊呀,這回,又是雙份兒,十塊!”

看來養了雙胞胎,按獎勵的標準應該算高產高效率。

母親嗔他別美了,生這麼多,看你拿啥養。

父親不愁,他說怕啥,一個也是趕,兩個也是放。

他是把孩子當羊了。

 

我在此,不是要敍說母親的生殖能力,我想告訴大家,母親因為兒女成群,夫愛鄰睦,她曾一度,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忽略了“我從哪里來?我的爸爸是誰,媽媽是幹什麼的”這些問題的答案。姥姥那次來,她苦口婆心,跟姥姥做思想工作,希望姥姥告訴她,她是在怎樣的情境下,來到的她家的。母親還保證,說許多人家抱養了孩子,千方百計的保密,是怕小孩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去找他們的父母。而你告訴我,我不會去找他們。讓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就行了。

母親還說,你告訴了我,不但我會繼續養你,江林也會對你好,你不是一直誇他是個厚道的姑爺嗎?他會更孝敬你。

宋江林是我的父親,鐵驪縣火柴廠工人。

姥姥耷著眼皮兒,思考了有數分鐘,一抬,抬得很堅決:“我不是說了嘛,你媽是個大姑娘,有了你,沒臉活,把你撂到道外醫院,就跳江了。”

“你還說過我爸是抽大煙兒的呢,沒錢了,賣給你家。”

——哦,姥姥想起來了,是這麼說過。她為自己的謊言又耷拉下了眼皮兒,思考,猶豫,然後抬起,顯得很無奈:“是,你爸是抽大煙兒的,抽不起了,托人,把你換了十塊大洋。我出的。”

母親沒有退步,她逼視著姥姥的眼睛:“可是,媽,你還說過,我是誰家的私生子,都給扔桶裏要浸死了,命大,被女傭撈了出來。轉了幾手給了你。”

姥姥生氣了,問母親你審賊呢,“是,我說了,我說啥我都忘了,你愛信哪個信哪個吧,反正,跟我沒關係”。

母親靜靜的,看著她的母親,說:“媽,其實我聽說,我根本就不是外人生的,我就是你們老李家的人。那年在江北,我曾找過老鄰居趙大娘”。

姥姥的臉一刹那就白了,慢慢的,又緩成黃,再漸漸,紅上來,她憤恨且惱怒的看了母親一眼,轉而,目視著空氣,好久,好久,才說:“嚼舌頭根子的婆娘,下了地獄閻王都不放過她的舌頭!”

以上對話,是我長大以後,從母親的回憶中,斷續插補進來的。事實上,姥姥那次走後,母親看謎底無望,她有過一大段時間,不再跟姥姥糾纏,無暇追問自己的身世。丈夫愛,孩子孝,她又成功地打敗了嬸公嬸娘,和父親勝利地出來單過,好日子讓母親從不後悔她離開了哈爾濱,離開了姥姥奢華的生活。鐵驪縣這樣一個沒有“老鼎峰”點心,沒有裘皮大氅的小地方,物質生活是委屈了點兒,可是,有父親這樣一個隨她心的丈夫,白天晚上豐沛的感情生活,讓年輕的母親,樂不思蜀。連養兒養女的勞累,都在她們洶湧的愛情生活面前,忽略不計了。

母親再度尋找生之源,是她人到中年,兒女都長大了,父親的愛情也趨於平淡。她的日常生活,出現了鬆馳,也叫無聊。父親從一名工人,當上了國家幹部,人稱宋監理。宋監理白天忙工作,晚上忙飯局。母親和他抗爭的方式,是她開始了賭博。在撲克牌局上,母親一顯身手,她的賭博天賦得益于童子功,姥姥當黃太太時的薰陶。母親玩紙牌玩到很晚,回到家,父親痛斥她:“跟你媽一樣,吃喝玩樂!本性難改!”

這句話,可捅了馬蜂窩了。我前面說過,在我們家,如果誰被說成像了姥姥,那這個人基本就完了,貪婪自私,水性揚花,等等等等。而此時的父親,一定還有另外的含義,那含義,是母親堅決不能接受的。她當初,不就是為了逃避這些,才離開姥姥,跟父親這樣一個窮光蛋結婚的嘛。現在,父親怎能這樣血口噴人?

還有更難聽的。父親說,“整不好,你就是你媽生的!你們太像了。”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母親是害怕這個現實的,她怎麼能是姥姥生的呢?姥姥有過那樣的經歷,姥姥一生男人無數,姥姥的日子有奶便是娘。而她,自從懂事,就厭惡了夜夜笙歌,稀哩嘩啦的麻將,張太太李太太的逗笑,還有隔長不短換成的窮富爸爸。她為了離開那樣的生活,十四歲時到了鐵驪,便不再隨姥姥回哈爾濱,咋說也不回去,怎麼誘惑她都不動心。嫁給父親時,父親窮得沒有一件囫圇的衣裳,她是為了愛情而結婚的呀。關於身世,她寧肯相信真有那麼一位父親,抽不起大煙了賣了孩子,或者,母親是個好姑娘,被人騙了,拋下她。無論如何,她也不希望姥姥是她的親生母親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