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重現上海文壇在孤島時期最璀璨的鋒芒。--《追尋文思匯流之所:《萬象》憶舊》

2019/10/9  
  
本站分類:創作

完整重現上海文壇在孤島時期最璀璨的鋒芒。--《追尋文思匯流之所:《萬象》憶舊》

在上海的孤島時期,有人說,我們要在瓦礫裡建設純粹的文化事業,要在艱困的出版環境提倡文化復興。於是,一群從事於筆墨生涯的人們,有幾個耐不住寂寞、看不慣社會風氣,不免要出來拋頭露面,說幾句話,寫幾篇文字,成就一本包羅萬象的雜誌。

《萬象》從一九四一年七月創刊至一九四五年六月停刊,前後共四十三期,另有號外一期。從創刊號起就表明該雜誌內容要應有盡有,「包羅萬象」,因此命名為《萬象》。內容大致可分為:科普類、時事類、問題討論類、史料鉤沉類和文學類。但其中文學作品占每期的三分之二,而長篇小說更是重頭戲。這些作家群,除了有通俗類的作家如平襟亞、鄭逸梅、程小青、張恨水等外,還有新文藝作家如魏如晦(阿英)、錢金昔、司徒琴(柯靈)等,還有一批年輕文人,包括張憬、沈東海、余愛淥等為代表的「小姐作家」。

《萬象》出版到中期由柯靈接編,最顯著的改變是作家群的變更,原先的通俗作家換成一批新文學作家,包括康了齋(蘆焚)、鴻蒙(王統照)、迅雨(傅雷)等,還有來自國統區的沈從文、姚克等,來自解放區的丁玲、田苗,另外也培植有潛力的年輕人如張愛玲、沈寂、曉歌(徐光燊)等人,裡頭不乏現今耳熟能詳的作家。

文史專家蔡登山透過唐沅等編輯的《中國現代文學期刊目錄彙編》查得四十三期雜誌總目錄,將其附於書後,可供讀者查閱每期收錄的作者與相關文章,省去翻檢之勞。《萬象》出版理念旨在衝破文藝政策的封鎖,致力於轉變知識份子的言路,廣開民眾的言說管道;積極出世的編輯理念,再加上堅強的作家隊伍,締造了《萬象》言之有物的高品質,進而引發上海淪陷時期爭相傳閱的文化現象。如此珍貴的文學集錦,值得典藏。

立即訂購《追尋文思匯流之所:《萬象》憶舊》

 

內容試閱

【女彈詞家的佳話】/張健帆

【一、徐雪月吃癟】

普餘社的翹楚徐雪月,已於五月七日,在蘇州出閣了。她在嫁前,特地到上海來邀客吃喜酒。預先還寫信來,開了腳寸,托我向鞋子店代她定製了一雙做新嫁娘穿的高跟皮鞋。可是她本人既沒有到上海,不知她究竟愛穿那一種顏色和式樣?又恐怕腳寸不對,不敢貿然代定,這正合著那句俗語:「鞋子勿著落個樣」了。及至雪月來滬,親自遍往各鞋肆購買,終因為腳寸奇小,除非定制,竟沒有現成的可穿。最後才被她購到一雙腳寸相配,人家定製尚未去取的高跟皮鞋,總算很湊巧了。當我們設筵替雪月洗塵的時候,談起了她的如意郎君畢公子,有人笑著打趣說:從結婚那天起,雪月就要吃癟了。起初雪月莫明其妙,還不覺得是什麼含意?可是被大家一笑,她再仔細一辨味(癟畢二字,讀音相似),便覺得一語雙關,不禁紅透雙頰,羞不自勝哩!

【二、林娟芳贈馬】

今春年檔,林娟芳隨她父親到上海獻藝。數年不見,出落得越發苗條了!當她在蘇錫一帶說唱的時候,常常和我們幾位老聽客通信,文字也很流利可誦。她哥哥林振民,克紹箕裘,已能獨放單檔;又善製弦馬,雕刻極精。此番娟芳到上海來,特地帶了她哥哥所製的弦馬,分贈老聽客,我也得到一隻,為之愛不忍釋。一時林娟芳贈馬的美談,竟傳遍書場了。

【三、醉疑仙讀書】

退隱已久的醉疑仙,仍舊和她的老母同居在一起。她的胞兄醉霓裳,帶了醉亦仙,卻在蘇錫鄉鎮奏唱。還有一位醉似仙,目前在上海,早已脫離弦索生涯了。醉疑仙家居無聊,每天到婦女補習學校,補習國文英文,已有年餘。我曾看到疑仙所作的文課,文筆清順,字體娟秀,成績極佳。疑仙服飾樸素,吐屬名雋,不愧是個典型的女學生。

【四、謝小天逼嫁】

謝小天天賦佳嗓,當年在上海說唱的時候,非常「吃香」。數年前,她看中了一位年輕聽客顧公子,前年顧公子的妻子病歿,小天就和他有嫁娶之約,並自國曆元旦起,輟唱待嫁。誰知道了正式訂婚的那天,小天發覺顧公子家道不豐,不治生產,突然留書悔婚,獨自溜到故鄉無錫去。隔了不久,重抱琵琶,再作馮婦,在各鄉鎮獨放單檔。顧公子如癡似醉的追蹤而往,一年來幾經談判,逼著小天,依然下嫁顧公子。如今消息傳來,小天已於徐雪月出閣前六天,在無錫正式遣嫁了。小天擅去白蛇傳中的小青青,和顧公子本有夙緣,有情人終成眷屬,倒也是書壇佳話。

【五、汪梅韻畫梅】

女彈詞家中能夠作畫的,只有汪梅韻。她的老師錢雲鶴,曾替她訂立畫梅潤格,刊在最近出版的《香雪留痕集》中。前年夏天,梅韻手不停揮的忙著繪扇,竟致雙目盡赤。及至醫治痊癒,她的眼眶兒好像小了一圈,略損其美,引為憾事。如今夏令又屆,梅韻說唱餘暇,又忙著繪畫梅花扇面了。一般常去聽書的畫家,都願意指點梅韻畫梅。梅韻周旋於名士隊裡,她的氣度和出言吐語,便越發顯得風雅了。
第一年一期(一九四一年七月)

【我愛講的故事(十二則)】/胡悲

一、垃圾堆中的石頭

有一天,義大利藝術大家米凱朗琪羅在佛羅蘭斯城的馬路上閒步,看見街旁垃圾堆中,有一塊著名產大理石地喀拉拉所出的大理石,不知是被那一位雕刻家或工人雕壞了棄置不用的。米凱朗琪羅對這塊潔白的大理石發生了興趣,走上前去仔細端詳,尋思了一會,覺得這塊石頭雖已被雕壞了,但是棄之可惜,於是就吩咐工人把這塊石頭搬回去。不久以後,米凱朗琪羅的轟動藝壇的傑作「少年大衛」出世,原來就是用這一塊垃圾堆中的石頭雕成的。

良工無棄材。吃進去的是草,擠出來的是牛奶。這是藝術家的偉大處。物質條件相同,然而從手法與技巧上,可以見出藝術的高低。

二、蘇格拉底的小屋

希臘的大哲學家蘇格拉底,有一次築了一所狹小的房子,大家都覺得非常奇怪。他的鄰人就問他道:「先生名滿天下,為甚麼倒築了一間鴿棚似的小房子來住呢?」

蘇格拉底說:「這也許沒有甚麼理由。但是這房子雖小,要是我能使良朋好友坐滿,我也就很快樂了。」

朋友滿天下,知心能幾人?

三、沙漠上的珠寶商

有一個旅行家,在亞洲伊朗北部的沙漠中旅行。有一天,看見兩個人臥在沙上,覺得很奇怪。跑過去仔細一看,這兩個人作商人打扮,原來已經死了,旁邊還有一隻駱駝的屍首。摸索這個商人的身上,腰際珠寶累累,他們無疑是帶珠寶到伊朗去賣的商人,半途缺水,口渴而死的。

雖有珠寶滿身,喪失了性命又有甚麼用呢?

四、自得其樂的台奧澤尼

希臘的犬儒派學者台奧澤尼,是一個怪人。他雖命途多舛,但是狂態不改。

有一次,他被海盜所俘,售為奴隸。他的主人把他解放,讓他管家,並請他負教育子女的責任。可是他輕視財富,不喜浮華,好好的房子不住,卻住在一個大桶中。

有一天中午的時候,他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提點著的燈籠,在街上走來走去,好像是在找甚麼東西似的。大家都覺得很奇怪。有一個人問他說:「太陽照得這麼亮,你為甚麼還提著燈籠呢?」

台奧澤尼說:「我在找一個誠實的人。」

亞力山大大帝長征到希臘,進柯林斯城的時候,城中的名達顯貴都出來迎迓,只是不見台奧澤尼來。亞力山大久仰台奧澤尼的大名,很想去看看他。他找到台奧澤尼在一個僻靜的地方,臥在地上曬太陽。亞力山大走上前去,向他打招呼道:「台奧澤尼,我久仰你的大名和智慧,你要我替你做甚麼嗎?」

台奧澤尼說:「要,請你替我走開一點,別把你所不能給我的陽光遮掉。」

亞力山大非常稱讚他這種自得其樂的精神,告訴他的隨從說:「要是我不是亞力山大的話,我情願做台奧澤尼。」

有堅定一貫的主張,才不致隨波逐流,與世浮沉。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9  累計人次:4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