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歷史、文化、思想之縮影。--《教你讀唐代傳奇--紀聞》

2019/10/9  
  
本站分類:創作

唐代歷史、文化、思想之縮影。--《教你讀唐代傳奇--紀聞》

▍現存市面上收錄最完整的《紀聞》,詳加注釋難解詞句,帶你真正讀懂唐代傳奇!

《紀聞》十卷,《唐書‧藝文志》列入「子部‧小說類」,並註明「牛肅撰」。《紀聞》之書名,乃因所記皆作者本人所聞,為「紀實」之作。《紀聞》各篇,大都記述唐玄宗開元(西元713至741年)至唐肅宗乾元(西元758至759年)間徵應及神怪異聞。部分篇章,更直接如實記錄唐朝現實生活故事。

本書從《太平廣記》中尋得105篇,從商務《舊小說》卷六《紀聞》找到40篇,除去重複部分,實得107篇。依照《太平廣記》的先後卷數排列,並將每篇都予以分段,附加標點符號,並將較艱澀之字、句略加解釋。

立即訂購《教你讀唐代傳奇--紀聞》

 

內容試閱

【一、邢和璞】

  邢先生名和璞,善方術,常攜竹算❶數計。算長六寸,到則布算為卦。縱橫布列,動用算數百,布之滿床。布數已,乃告家之休咎。言其人年命長短官祿,如神。
  先生貌清贏,服氣,時餌少藥,人亦不祥所生。唐開元二十年至都❷,朝貴候之,其門如市。能增人算壽,又能活其死者。
  先生嘗至白馬坂下,過友人,友人已死信宿。其母笑而求之。和璞乃出亡人寘於床,引共衾,解衣同寢。合閉戶。眠熟,良久起,具湯,而友人猶死。
  和璞長歎曰:「大人與我約而妄!何也?」復合閉戶,又寢。俄而起曰:「治矣!」
  母入視之,其子已蘇矣。
  母問之。其子曰:「被籙❸在牢禁繫,栲訊正苦。忽聞外曰:『王喚其人。』官不肯。曰:『訊未畢,不使去。』少頃,又驚走至曰:『邢仙人自來喚人。』官吏出迎,再拜恐懼。遂令從仙人歸,故生。」
  又有納少妾,妾善歌舞而暴死者,請和璞活之。和璞墨書一符,使置妾臥處。俄而言曰:「墨符無益!」又朱書一符,複命置于床。俄而又曰「此山神取之,可令追之。」又書一大符焚之,俄而妾活。
  (妾)言曰:「為一胡神領從者數百人拘去。閉宮門,作樂酣飲。忽有排戶者曰:『五道大使呼歌者。』神不應。頃又曰:『羅大王使召歌者。』方駭。仍曰:『且留少時』須臾,數百騎馳入宮中,大呼曰:『天帝詔!何敢輙取歌人?』令曳神下,杖一百。仍放歌人歸。」於是遂生。
  和璞此類事至多。後不知所適。

[校志]
一、本文擾《太平庭記》卷二十六暨商務舊小說《紀聞》校錄。
二、括弧中字係編註者所加,以求文案之通順。

[註釋]
❶竹算──竹子所製用以計數的籌碼似的東西。
❷開元二十年至都──開元二十年、西元七三二年。都、長安。
❸被籙──被符咒禁制住。籙、符籙。

------

【五、王旻】

  太和先生王旻,得道者也,常遊名山五岳。貌如三十餘人。其父亦道成。有姑亦得道,道高於父,旻常言❶:姑七百歲矣,有人知其姑者,常在衡嶽,或往來天台,羅浮❷。貌如童嬰。其行比陳夏姬❸,唯以房中術❹致不死,所在夫婿甚眾。
  天寶初❺,有薦旻者,詔徵之,至則於內道場安置。學通內外,長於佛教。帝與貴妃楊氏,旦夕禮謁,拜於床下,訪以道術,旻隨事教之。然大約在於修身儉約,慈心為本,以帝不好釋典,旻每以釋教引之。廣陳報應,以開其志。帝亦雅信之。
  旻雖長於服餌,而常飲酒不止。其飲必小爵,移晷乃盡一杯,而與人言談,隨機應對,亦神者也。人退皆得所未得,其服飾隨四時變改。或食鯽魚。每飯稻米,然不過多,至蔥,韮、葷、腥之物,鹹酢非養生者,未嘗食也。好勸人服蘆葭根葉,云:「久食功多力甚,養生之物也。」人有傳世世見之,而貌皆如故,蓋及千歲矣,在京多年。
  天寶六年,南岳道者李遐周,恐其戀京不出,乃宣言曰:「吾將為帝師。授以秘籍。」帝因令所在求之。
  七年冬而遐因至,與旻相見。請曰:「王生戀世樂,不能出耶?可以行矣!」於是勸旻令出。
  旻乃請於高密牢山合煉。玄宗許之。因改牢山為輔唐山。許旻居之。
  旻嘗言:「張果天仙也,在人間三千年矣,姜撫地仙也。九十三矣。撫好殺生命,以折己壽,是仙家所忌。此人終不能白日昇天矣。」

[校志]
一、本文依據《太平廣記》卷七十二校錄。

[註釋]
❶旻常言──嘗言之意,曾經說過了。
❷衡嶽、天台、羅浮──衡嶽、衡山,在今湖南衡陽。天台在浙江省天台縣北。羅浮山、在廣東增城東。三山分處三地,而王旻之姑能隨時來去。足見道術高深。
❸陳夏姬──夏姬,鄭國女子,嫁陳大夫御叔為妻,貌美,陳靈公、孔寧,儀行父都和她通姦。她的兒子弒靈公,楚國滅陳,將夏姬給連尹襄老,襄老死,夏姬歸鄭,楚國的甲公巫臣娶了她,投奔晉國,總之,夏姬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
❹房中術──《漢書藝文志‧方使略》載房中八家。書早佚。內容雖不詳,大抵皆言陰陽交合及種子之術,西漢之時,頗為盛行,
❺天寶初──天寶,唐玄宗年號,共十四年,自西元七四二至七五五年。

------

【三十八、隋煬帝】

  唐貞觀初,天下乂安,百姓富瞻,公私少事,時屬除夜。太宗盛飾宮掖,明設燈燭,殿內諸房,莫不綺靡,后妃嬪御皆盛衣服,金翠煥爛,設庭燎於階下,其明如畫,盛奏歌樂。乃延蕭后,與同觀之。樂闋,帝謂蕭曰:「朕施設孰與隋主?」蕭后笑而不答。
  固問之。后曰:「彼乃亡國之君,陛下開基之主,奢儉之事,固不同矣!」
  帝曰:「隋主何如?」
  后曰:「隋主享國十有餘年,妾常侍從,見其淫侈。隋主每當除夜,至及歲夜,殿前諸院,設火山數十,盡沉香木根也。每一山焚沉香數車,火光暗,則以甲煎❶沃之。焰起數丈,沉香甲煎之香,旁聞數十里。一夜之中,則用沉香二百餘乘。甲煎二百石,又殿內房中,不燃膏火,懸大珠一百二十以照之。光比白日,又有明月寶夜光珠,大者六七寸,小者猶三寸。一珠之價,直數千萬。妾觀陛下所施,都無此物。殿前所焚,盡是柴木。殿內所燭,皆是膏油。但乍覺煙氣薰人,實未見其華麗。然亡國之事,亦願陛下遠之。」
  太宗良久不言,口刺其奢,而心服其盛。

[校志]
一、本文據《廣記》卷二百三十六校錄。

[注釋]
❶甲煎──一種香料。

------

【五十六、洛陽鬼兵】

  貞元二十三年❶,夏六月,帝在東京,百姓相驚以鬼兵。皆奔走不知所在。或自働擊破傷,其鬼兵初過于洛水之南,坊市喧喧。漸至水北,聞其過時,空中如數千萬騎甲兵。人馬嘈嘈有聲。俄而過盡。每夜過,至於再,至於三。帝惡之,使巫祝禳厭,每夜於洛水濱設飲食。
  嘗讀《北齊書》,亦有此事。天寶中,晉陽云有鬼兵。百姓競擊銅鐵以畏之。皆不久喪也。

[校志]
一、本文據《太平廣記》卷三三一號錄,予以分段,並加註標點符號。
二、貞元係唐德宗年號,只二十年,自西元七八五至八○四年。「貞元」可能是「開元」之誤。「開元」係玄宗年號,共二十九年。

[註釋]
❶貞元二十三年──見校志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8  累計人次:4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