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張大千在繪畫上並稱「南張北齊」。--《國畫大師齊白石的一生》

2019/10/9  
  
本站分類:創作

與張大千在繪畫上並稱「南張北齊」。--《國畫大師齊白石的一生》

●齊白石親自口述+張次溪貼身採訪、記錄,完整記述齊白石的一生。

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齊白石

齊白石,出生困苦農家,一生與勤勉相始終;持家和律己,處處不忘「勤儉」兩字。
其一生屬「大器晚成」型,二十七歲開始學畫,六十歲後筆法爐火純青,畫風獨樹一格;八十歲後達到登峰。其書畫不局限於傳統的山水與花鳥,而是反璞歸真,回到個人的生活與真實。

張次溪,史學名家,與齊白石為忘年之交,兩人在一九二○年相識,當時張次溪十二歲,齊白石五十八歲。兩人往來了四十個年頭,亦師亦友,一直保持著深厚情誼。一九六三年,由齊白石自述、張次溪記錄,以第一人稱視角的《白石老人自傳》出版,全書僅記敘到一九四八年。
一心想為齊白石作傳的張次溪,為補前傳缺憾,改用第三人稱的觀點,以《白石老人自傳》為基底,補記一九四九年後的齊白石生平,寫成《齊白石的一生》。無奈一九六六年,文革開始,張次溪在東莞會館的住所遭查抄,一萬七千多件書冊資料被封存,當時尚未出版的《齊白石的一生》手稿也一同遭劫。
經過多年波折,《齊白石的一生》終於一九八九年出版,這不僅是目前所知記述齊白石生平最完整的傳記,也讓讀者對享譽國際的國畫大師能有更全面的認識。

立即訂購《國畫大師齊白石的一生》

 

內容試閱

│出生在貧農家庭│

  湖南省湘潭縣城的南面,離城一百來里有個小村莊,名叫杏子塢。鄉里人叫它杏子樹,又叫它殿子樹。東頭有個水塘,名叫星斗塘,傳說早年天空中掉下過一塊隕星石,落在塘裡,因此得了這個名稱。這地方,在紫雲山的山腳下,背後靠著山,面前對著水,風景非常的好。紫雲山上邊,樹木很茂盛,松樹長得更多,一片蔥蔥茸茸的,冬夏常青。星斗塘面積並不大,魚蝦出產得卻不少。到了夏天,滿塘都是荷花,風送過來一陣陣的香氣,清爽得很。星斗塘邊上,坐西朝東,有所小茅屋,齊白石就是在那裡出生的。
  他們齊家,原先是住在江蘇省碭山縣的,明朝永樂年間(西元一四○三—一四二四)才搬到湘潭,落戶定居。到清朝乾隆年間(西元一七三六—一七九五),有一位名叫齊添鎰的,從他們世居在曉霞峰的百步營,搬到了杏子塢的星斗塘。這位齊添鎰,是齊白石的高祖。這所在星斗塘坐西朝東的小茅屋,是齊添鎰的孫子齊萬秉蓋成的。齊萬秉是齊白石的祖父。
  齊白石出生於西元一八六三年(清同治二年癸亥)陰曆十一月二十二日,按照舊風俗的推算,他的生肖是屬豬的。他誕生的時候,祖父、祖母、父親、母親都在堂。他父親是他祖父的獨子,他是他父親的長子。那年,他祖父五十六歲,祖母五十一歲,父親二十五歲,母親十九歲。他出生後,他們家就五口人了。據齊白石自己說,高祖以上的事情,祖父在世時,曾對他說過一些。那時年紀還小,時間相隔久了,已經完全忘掉。只記得曾祖的名字,叫潢命,排行第三,人稱命三爺。但曾祖母的姓,他到了老年,卻記不起了。他七十多歲時,回到過家鄉,問了好幾個同族和鄉親,因為輩分年紀都比他小,出生得晚,誰都答不上來,這是他認為很遺憾的事。他們齊家,族分倒很不小,有所宗祠,在煙墩嶺,離他家不到十里。逢年過節,同族的人,都去上供祭拜,他在家鄉的時候,也是常常去的。
  齊白石家世代務農,從老祖宗一直到他父親,都是耕田種地的莊稼漢。在那個年月,莊稼漢被壓迫得氣都喘不過來,熬窮受苦,是翻不了身的,只能世世代代窮苦下去。他中年以後,畫過一幅《星塘老屋圖》,題了一首詩說:

   星塘雨過跳珠急,杏塢花開老眼明。
   白屋有知應悶殺,公卿不出出窮人。

  又刻過一方石章,文曰:「星塘白屋不出公卿。」他也常對人說:「我們星塘老屋,沒有出過公卿。」他所說的「公卿」,是廣義的。
  他出生時,家裡窮得很,除了幾間東倒西歪的破茅屋為全家五口人勉強能夠遮擋風雨以外,只有大門外曬穀場旁邊的一畝水田了。這一畝水田,叫作「麻子丘」,「地步」要比別家的一畝田大得多。好年景,五六石稻穀是可穩打到手,收成不能算少。不過就這麼僅有的一畝水田,五六石稻穀,要想糊住五口人的嘴,無論如何是不夠的。何況年景好壞,很難把握,遭逢著旱澇災荒,收成打了折扣,缺糧就更厲害了。他祖父和他父親,一年到頭在「麻子丘」裡想主意,不惜工本,勤耕細作。到了農閒時候,常常出去張羅點零工活做。湘潭鄉間的零工,那時通行的規例是主人管飯,做零工活的人吃了主人的飯,一天才掙二十來個制錢。這麼一點少得可憐的工資掙到手,卻也不太容易。因為窮哥兒們特別多,都想賣力氣掙錢養家。聽說某家要僱人,就紛紛搶著去做,甚至還有自願減少工資相競爭的。而且凡是出錢僱人做零工活的,都是些刻薄鬼,掂斤估兩的挑肥揀瘦,並不是好相處的。這種零工活,不能天天有得做,無非是「一天打魚,三天曬網」,指望著一家子靠它吃飽肚子,真是難上加難。他祖父和他父親,只得另想辦法,到紫雲山上去打點柴,賣幾個錢,貼補家裡。就這樣,手不歇、腳不停地終年勞動著,總算把一家子對付著活下去。齊白石就是在這樣一個貧農家裡生長大的。
  他小時候的名字,叫齊純芝。「純」字是他們齊家宗派的排法,輪到他這一輩,名字的上一字,都用這個「純」字。他祖父母和他父母,平時都叫他阿芝,他自己也刻過一方「阿芝」的石章。他當了木工以後,出外做活,人家都叫他芝木匠,也有叫他芝師傅的。他原來的號,叫渭清,祖父給他取的號,叫蘭亭。這齊純芝、齊渭清、齊蘭亭等名號,在他中年以後,久已廢除不用。現在盛傳的齊璜、齊白石兩個名號,是他二十七歲時老師給他取的,不論國內國外,幾乎無人不知,可算得名馳天下。當初老師給他取名齊璜,號瀕生,而知道瀕生的人,似乎也不很多。「白石」是「白石山人」的簡稱,原係他的別號。離他住的星斗塘不到一里地,有個驛站,名叫白石鋪,那時他已開始賣畫,老師說畫上題款,總得用個別號,就借了白石鋪這個地名,給他取號「白石山人」。他到老年,自稱「白石翁」。後又自稱「白石山翁」。他做了一篇短文說:「余有『白石翁』三字印,友人常言,前朝有同字者,余又刻一印,加以『山』字。老年常二印並用,使來者知其故也。」但是人家叫起他來,總是把「山人」、「山翁」這兩個字省略了,光叫他「齊白石」,日子一久,他就自己也叫做齊白石了。他生平自己取的別號很多,都是作畫和刻印時題款用的。大概可分作四類:一類是不忘所本,說明他是木工出身,如「木人」、「齊木人」、「老木」、「老木一」、「木居士」等。一類是對於家鄉故居的懷念,如「杏子塢老民」、「星塘老屋後人」、「湘上老農」等。一類是頻年旅寄,像萍飄似的,所以取此自慨,如「寄園」、「寄萍」、「老萍」、「萍翁」、「寄萍堂主人」、「寄幻仙奴」等;而「萍」字的原意,據他說是從瀕生的「瀕」字想起的。一類是表示他隨遇而安的意思,如「借山翁」、「借山吟館主者」等。此外還有「三百石印富翁」、「千石居士」等,是他收藏了許多石章的自嘲。「江南布衣」,是他沒有功名的表示。「齊大」,是採用「齊大非偶」這句成語,而他在本支,排行恰又居長,取用這個別號,並不是毫無意義。天資聰穎的人,往往涉筆成趣。「老齊」、「老齊郎」、「老白」等,這都是他從姓字中化出來的諧名。「飯老」、「一粟翁」等,是他作畫刻印謀生的謙辭。這一大堆別號,他自己都刻過印章,內有許多他是不常用的,知道的人也就很少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4  累計人次:4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